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 第411章 這是他祖宗

第411章 這是他祖宗

作品: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作者:琉璃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最新章節!    風千墨不動聲色地闔上了甦雲沁的屋門,動作非常輕,擔心會吵醒甦雲沁。

    “嗯。”他眉眼淡淡,並沒有因此有太多的反應。

    而金澤更是一臉興奮,恨不能拍手叫好。

    金冥要面癱些,但心底也依舊是有些喜悅的。

    ……

    陽光輕柔照入屋,甦雲沁睜眸起身發現身邊並沒有風千墨的身影。

    靜容听見她起身的動靜,連忙上前來替她更衣洗漱。

    “娘娘,听邪風說陛下三更天時就走了,不知去了何處。”

    甦雲沁揚了揚眉。

    “邪風說,听金澤說好像是什麼‘魚兒’上鉤了。”

    魚兒?

    甦雲沁很好奇,風千墨要釣的魚兒是誰?總不可能是君浩吧?

    她由著靜容攙扶起她,卻沒有繼續靜容的這個話題,而是道︰“那天香樓如今怎樣了?”

    “听說已經正常開門營業了。”

    “呵。”甦雲沁冷笑一聲,“今日我們去天香樓坐坐。”

    “啊?”靜容睜大了眼楮,目光一下落在了甦雲沁隆起的腹部上,暗想他們皇後娘娘不是開玩笑吧?

    天香樓那樣的煙花之地,對甦雲沁這樣的孕婦非常不利。

    “別啊了,出去吩咐邪風。”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天香樓里應該會有答案。

    ……

    天香樓。

    經過前兩日的事情,天香樓的客人卻不減反增,客人在門外來往許多,直到甦雲沁走入天香樓。

    她特別穿了寬大的男袍,身形看起來格外古怪,梳著男子的發髻。

    為了表示自己真的就是個男人,還特別在嘴角上貼上了八字胡。

    這會兒靜容陪同在她的身邊與她一同踏入天香樓,一時之間成了眾人的矚目對象。

    雖然往常大腹便便的男人總是有的,可像甦雲沁這樣挺著肚子的男人還真是難得。

    有人低聲道︰“那男人跟有孕了似的。”

    另一人隨即附和︰“恐怕是有病的人。”

    挺著他們的議論,甦雲沁淡淡勾了勾唇角,仿佛沒有听見似的。

    有花枝招展的姑娘上前來招呼她,目光看了一眼甦雲沁隆起的腹部,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不過很快就恢復了自然。

    “公子,您是預訂了哪位姑娘伺候?”

    “你們的頭牌呢?”甦雲沁邊問,目光邊搜尋了四周。

    女人見她四處張望,心升起一絲懷疑。

    這眼前貼著八字胡的臉分明長得格外美麗,甚至肌膚白皙至極,看上去像個女人。

    難不成……

    這是哪家公子的夫人,其實挺著大肚子來抓男人的?

    這種事情每天都有發生,只是挺著肚子扮成男人闖入春樓還是頭回見。

    “公子,頭牌沉魚和落雁二人都已經被人定了呢,您……”

    “那位定了的公子不嫌棄跟我一同分享吧?”甦雲沁語出驚人。

    這話,差點沒讓一旁的靜容摔倒。

    她也真的是淡定不了了,真的要敗給皇後娘娘了。

    一同分享是什麼鬼?

    姑娘表情也僵住了。

    靜容在一旁更是尷尬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許久之後才說道︰“你們到底行不行?告訴我們在哪個屋子,我們過去就行了。”

    “這……”小姑娘犯難。

    畢竟那屋子里的男人是個不好惹的人,她哪里敢隨便做主。

    甦雲沁忽然伸手覆在了自己的腹部上,湊到了姑娘的耳邊低語了一句。

    一听這話,小姑娘的臉色瞬間變幻,竟是有了一瞬地害怕,于是忙點頭︰“在上房的雅間內!”

    她覺得自己一定會死的,不管是惹了哪邊都是死路一條。

    她想到這里,告訴了甦雲沁拔腿就跑。

    靜容古怪地問道︰“公子,您是說了什麼嗎?”

    “她大概回去收拾包袱準備跑了吧。”甦雲沁揚了揚唇角,笑意在眼底閃爍。

    靜容其實更想知道甦雲沁對人家姑娘說了什麼,竟是能夠讓姑娘害怕地跑掉了。

    甦雲沁往樓上走,才低聲向靜容解釋︰“我與她說,雅間內的是我夫君,我肚子里懷了他的孩子,若是不給我進去,我便將她扔給一個沾染了花柳病的男人。”

    “她……她這都信?”靜容咂舌。

    “能不信嗎?”甦雲沁漫不經心地反問道。

    那雅間內的男人身份非富即貴,那小少女一听肯定就是信了的。富家子弟的夫人肯定都是手腕極其厲害的主,哪里會容得下這樣的煙花巷柳之地出來的女人。

    靜容沒敢多問,只是輕輕點點頭。

    她們循著少女所說的方向而去,最好的一間雅間大門敞開著,里面絲竹樂聲不斷,還有不少男人歡呼雀躍叫著的聲音。

    听見這樣的聲音,靜容只覺得反感。

    甦雲沁正要往里走,就被靜容給拉住了。

    “咱們進去做什麼的呢?”

    “抓人。”甦雲沁輕瞥了一眼靜容。

    靜容啊了一聲,實在不明白抓什麼人。

    甦雲沁也是听到了靜容說的“魚兒上鉤”她才頓悟過來這所謂的魚兒是什麼。既然風千墨要釣“魚”,那她也要抓條大魚。

    在靜容愣神至極,甦雲沁已經踏過門檻走入了。

    屋本就一派和諧氣氛,突然因為甦雲沁的她踏入,大家的目光紛紛看向了她。

    “這是誰?”有人小聲問道。

    屋坐了十幾個男人,有胖有瘦,有黑有白,一雙雙眼楮莫不是都盯著甦雲沁看。

    但很快,有人的目光一下便落在了甦雲沁那隆起的腹部上,驚呼道︰“這人的肚子好大,跟個懷孕的娘們似的!”

    大家一听也哄笑一片。

    為首的男人衣著華貴至極,墨發梳的一絲不苟,模樣也不過二十歲左右,神情冷漠也看向了甦雲沁。

    听見了大家的議論聲,他自然是特別看了一眼甦雲沁,但看見了甦雲沁的樣貌後,他端著酒盞的手不知因何故抖了一下,連同著酒水也灑滿了一桌。

    “喲,世子爺,你慌什麼呀?”一旁的好友連忙嗤笑起來,“難不成這是你家的婆娘?不是吧?年紀好像大了點吧!”

    靜容听出這言語明顯是在侮辱甦雲沁,氣不打一處來,真想罵人。

    甦雲沁倒也不惱,她的唇畔輕輕勾了勾,冷然的笑意在唇畔邊綻開了幾分。

    “我是他祖宗。”她忽然道。

    “噗……”有人被驚得一口茶水噴了出去。

    “都出去!”世子突然出聲,赫然將人全部趕了出去,包括在屋搔首弄姿的女人。

    眾人一見他臉色難看,也感覺到了氣氛不妙,紛紛起身離開。

    難道……這女人真的是世子的祖宗?

    人一散去,世子才站起身來,朝著甦雲沁跪下行禮。

    “臣參見皇後娘娘。”

    “呵呵。”甦雲沁低低地笑了笑,“你認得本宮?”

    跪在地面上的男人輕輕點點頭,“是……之前有幸隨我家父王參加過宮宴,當時見到了娘娘的容貌……”

    “行了,你起來吧。”甦雲沁選了一處位置坐下,“既然認得我,便知道我所為何事而來。”

    這位就是贛城的甘王的二兒子。

    甘王風明是先帝的堂弟,身份擺在這兒,自然是加封了王爵。之後風千墨登基後,有些邊緣化的王爵也沒有處理。

    而風明從來不過問這朝廷之事,也從來不會插手,一直生活在贛城,甚至贛城的大小事務也從來不過問。正是如此,風千墨才從來沒有想要把風明給除了。

    這位甘王非常懂什麼叫自保。

    可他的兒子……

    這位風天豪據說在贛城就是一等一的紈褲公子,酒樓賭坊春樓,都是他最常光顧的地方。

    說來也奇怪,他既然是如此紈褲,但狐朋狗友倒是一堆。

    甦雲沁坐下後,風天豪站起身來,小聲問道︰“不知皇後娘娘來此所為何事?若是只是想要尋臣,大可到王府送個帖子,臣必定……”

    “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最近經常出入這間酒樓,是不是藏了什麼人在這兒?”她毫不客氣地打斷了風天豪的話。

    她就等著這人直接承認。

    君浩一定是藏在這兒的吧?

    整個贛城都搜捕過了,所有該找的地方都找過了,但是回來稟報的下屬也說過,只有甘王府沒有進去過,因為甘王向來與世無爭,既然如此,想必也是不會藏人。

    之前听見下屬如此匯報,她是相信的。

    現在回頭想想,她覺得這絕對只是有人包庇的理由罷了!

    風天豪假意地笑了笑︰“娘娘怕是糊涂了吧,臣一直都喜歡出入這兒,這天香樓可是我每天必經之地。”

    “哦?你知道最近有個逃犯從牢獄被人救走,不但如此,而且這名逃犯還是天焱國的王爺。不知道世子爺可知道?”

    風天豪輕輕咬住下唇,不敢說話。

    他當然知道,君浩跟他可是好友……

    “整個贛城都搜捕過了,唯獨這甘王府沒有搜捕……”

    “娘娘這話可就有污蔑之意了,臣等可不敢做這樣荒唐之事,娘娘若不信的話大可派人去搜捕!”

    他說得理直氣壯,倒是讓人找不到破綻來。

    甦雲沁也不急,身子輕輕倚在椅背上,“我自然會派人去搜,就是世子爺這家春樓也需要搜一搜。”

    “搜便搜,這間春樓可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嗎?”甦雲沁又一次打斷了他的話,似笑非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