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02章 屢次反駁北辰玄的耶律齊 欲聯合大國 拒絕耶律齊留宿

第1102章 屢次反駁北辰玄的耶律齊 欲聯合大國 拒絕耶律齊留宿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簡靈其實很想叫住甦雷霆,再逼問他有關沐辰溪的事,但心里又沒底,唯恐甦雷霆所言之事再給她造成不小的心理負擔,就遲疑了這麼一小會兒,甦雷霆就不見了,簡靈表情陰沉地看著大敞四開的房門,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待情緒有所平復後,簡靈也從北辰玄的住處離開了。+++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簡靈離開十分鐘之後,屋主也露面了,不過北辰玄並不是一個人單獨回來的,他身邊還跟著耶律齊,耶律齊俊臉表情很是隱晦莫名,薄唇緊抿,明顯不怎麼高興,也不知道究竟是被誰刺激過。

    “看來我們還是來晚了一步。”

    北辰玄檢查過所有房間,卻沒有發現任何形跡可疑之人,他皺著眉頭,目光陰翳地跟正倚著餐桌,低垂著腦袋,不知道究竟在琢磨什麼的耶律齊說道。

    北辰玄的出聲打斷了耶律齊的出神,耶律齊抬眸,表情淡漠地看了一眼一臉失望的北辰玄,而後輕啟薄唇道,“人家也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等你‘甕中捉鱉’?”

    耶律齊這話听起來稀松平常,但卻惹怒了北辰玄,北辰玄臉色陡然陰沉,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更是寸寸收緊,他眸光猩紅地瞪著太過于氣定神閑的耶律齊,語氣生硬道,“你是不是就等著看我笑話?耶律齊,我知道你瞧不上我,但你也別太過分,如今的你,同樣什麼都不是,你又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拽?”

    北辰玄突然沖著耶律齊發難,耶律齊臉色也不太好看,眉眼之間的煞氣跟冷意更是愈發濃烈,讓人都有些頭皮發麻,但北辰玄卻沒有反省自身的意思,只是冷著臉,目光凶殘地瞪著距離自己不過三步之遙的耶律齊,兩人之間的氣氛越發劍拔弩張,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開戰,就連空氣中都彌漫著一股讓人倍感緊張的壓抑感。

    好在最終還是耶律齊控制了自己的情緒,他並沒有跟北辰玄斤斤計較,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他眸光泛冷地打量著依舊臉色鐵青的北辰玄,而後四兩撥千斤道,“多謝你提醒,我並沒有什麼國君包袱,也沒覺得自己比你們優越多少,眼下還是先想想怎麼才能揪出沐辰溪吧?”

    耶律齊知道北辰玄如今情緒不穩定,自己若真要跟北辰玄擰著來,估計也討不到任何便宜,再說了,他跟北辰玄現在也隸屬同一個‘陣營’,更加沒必要……內@訌了。

    在給自己做好各種牢不可破的心理建設之後,耶律齊就話鋒一轉,直接將話題轉移到美人丞相沐辰溪身上,旨在提醒北辰玄不要……本末倒置。

    耶律齊這話一出,北辰玄也跟著冷靜了不少,眉眼之間的陰蟄也有所緩解,他深呼吸了兩三次,眸光幽幽地看著耶律齊,而後接話道,“你不是已經見過甦雷霆了嗎?甦雷霆好歹也是沐辰溪的舊主,甦雷霆都露面了,難道沐辰溪還會繼續蟄伏嗎?只要我們盯緊了甦雷霆,勢必能夠成功地守株待兔。”

    北辰玄想了想,而後就將主意打到了璇璣帝甦雷霆身上,說起甦雷霆的時候,北辰玄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未加掩飾。

    一听北辰玄這話,耶律齊當即就搖頭道,“我總覺得甦雷霆有點不對勁,在沒有搞清楚甦雷霆的問題之前,我們不宜貿然行動,免得到時候雞飛蛋打,得不償失。”

    從耶律齊這話可以看出,他並不贊同北辰玄的提議,而且耶律齊只要一想起之前他跟甦君琰,還有之殤在皇家墓地見到甦雷霆的場景時,他就越發一個頭n個大,怎麼琢磨都覺得甦雷霆‘大有貓膩’。

    就在耶律齊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畔響起了北辰玄那不懷好意的輕笑聲,北辰玄雙臂環胸,微微抬高下巴,他斜睨著眉頭深鎖的耶律齊,而後語帶嘲諷道,“你好歹也曾是北辰的開國之君,怎麼會這麼怯懦?說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

    面對北辰玄的冷嘲熱諷,耶律齊根本就沒有流露出任何類似慍怒的神色,他只是目光幽深如古井寒潭般看著北辰玄,而後語調平平道,“正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如今局勢復雜,情況不明,敵我不分,再謹慎都不為過,除非你想體驗一把陰溝翻船。”

    耶律齊才不會跟北辰玄一般見識,畢竟他覺得自己的境界可比北辰玄這種半路修行出jia家的貨色強多了。

    要是北辰玄知道耶律齊是這樣diss自己的,估計也會被氣得恨不得仰天長吐三口老血了。

    耶律齊的話讓北辰玄有些遲疑,他沒有再口出惡言,只是輕皺著眉心,眸光微閃地看著耶律齊,片刻的沉默之後,北辰玄再度薄唇輕啟道,“豐子睿不也來了津南市了嗎?你可曾想好怎麼對付豐子睿?”

    北辰玄腦海里突然閃現出一副久遠的畫面,畫面之中就有這位夕照國的鐵血君王,說起豐子睿的時候,北辰玄臉色也一度陰沉得有些可怕,可想而知,那並不是什麼愉快的回憶就對了。

    耶律齊一听北辰玄這話,當即就愁眉不展道,“我們也不能一口吃成個胖子啊,總是要一步一步來的,先想辦法弄清楚沐辰溪的行蹤,最好可以在三天之內逼他現身,至于豐子睿,暫時放在一邊吧,如今北辰梵音去向不明,歸期不定,就我們兩個人,又能干多少活兒……”

    耶律齊覺得北辰玄就是異想天開,居然還想同步進行兩樁大事,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應該說北辰玄……太過于天真,括弧也就是愚蠢滴意思。

    耶律齊的反駁讓北辰玄心情不佳,北辰玄原本打算跟耶律齊正面開杠,但殘存的理智及時上線,提醒北辰玄不要如此胡來,所以最終北辰玄還是選擇了……鳴金收兵。

    北辰玄眸光陰蟄地盯著不遠處的耶律齊,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如此跟耶律齊說道,“如今我們的確是人手不夠,要不我將邀月找來?”

    北辰玄剛說出邀月名字,就被耶律齊駁回了,耶律齊一臉嫌棄道,“我看你還是算了吧,就邀月那連半桶水都不到的實力,你讓他加入,不是專業拖後腿,又是什麼?我可不想再騰出手來,給他收拾爛攤子,我謝謝你。”

    從耶律齊這番話可以看出,他對邀月的實力,是沒有任何信心的,咳咳咳,好吧,也許在耶律齊的心目中,邀月連實力二字都不配提。

    見耶律齊不答應,北辰玄也沒辦法,只好暫時打消了這個‘湊人頭’的念頭。

    好半晌,兩人誰也沒有再開口交流,只是各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緒之中,難以自拔,整個別墅都安靜得出奇,但這種安靜卻會在無形之中加深人的焦慮,反正漸漸地,北辰玄又有些煩躁了。

    北辰玄眉頭狠狠地皺了皺,想了想,而後就再度跟耶律齊說道,“我們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你說,我們能不能聯絡東海那兩位,他們不也已經閑了很久了嗎?”

    北辰玄口中所提到的東海兩位,指的當然是大國北皇宮北漠跟嵇王宮羽漠兩兄弟了。

    北辰玄這話一出,耶律齊眉頭也快要打成死結了,他張了張嘴,本來又打算駁斥北辰玄一番,但轉念一想,他又覺得這或許也是一個可以打開眼前死局的突破口,未必不值得嘗試。

    思及于此,耶律齊就眸光微微閃爍道,“好吧,這件事情交給你處理,你親自去找宮羽漠,或者是宮北漠,先試探看看他們的反應,如果他們也有此意,我們就可以借力打力,但這件事情必須要暗中進行,絕對不能泄露半點風聲,大家的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得相當到位,要知道這一次我們所面臨的敵人實在是太不簡單了,任何一點紕漏都有可能讓我們萬劫不復。”

    從耶律齊的千叮嚀,萬囑咐,就可以看出事態的嚴重性,要不然耶律齊肯定也不想讓自己化身‘教導主任’,對北辰玄各種耳提面命。

    耶律齊的顧慮跟擔憂,北辰玄當然也懂,所以北辰玄這一次並沒有跟耶律齊擰著來,而後表情嚴肅地點頭道,“我贊同你的看法,我也會格外小心,絕對不會泄露半點風聲。”

    說這話的時候,北辰玄也格外嚴肅,沒有再為了反對而反對。

    見北辰玄態度也跟著端正了,耶律齊那顆高懸在嗓子眼的心也跟著平穩地落進了肚子里,他臉色稍霽,目光柔和地看著北辰玄,而後語帶關切道,“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畢竟宮北漠跟宮羽漠都不是省油的燈,要是發覺苗頭不對,就立刻找借口開溜,不用跟他們對著干,反正他們也不是我們唯一的選擇。”

    耶律齊再度叮囑起北辰玄來,就是希望北辰玄學會靈活應對,不要太過于死板。

    一听耶律齊這話,北辰玄也有些不耐煩了,他沒好氣道,“你別跟個事兒媽似的,行嗎?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兒,知道該怎麼處理。”

    北辰玄這話成功地噎住了耶律齊,盡管耶律齊心里也很不高興,但他面上還是沒有表露出任何端倪來,只是冷哼了一聲,而後就閉口不言了,反正自己該說的,不該說的,統統都已經說了,如果北辰玄還能將事情辦砸了,那就只能說明是北辰玄智商有問題了。

    這麼一想,耶律齊也就不再瞎操心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很快,北辰玄就抬眸看向耶律齊,而後直接向某人下起逐客令來,“你還杵在我家里干什麼?我也要休息了,你是不是該麻溜地滾蛋了?”

    北辰玄這話說得相當不客氣,而且眉眼之間的嫌棄更是未加掩飾,耶律齊被氣得不輕,臉色更是難看得一比,但他還是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並沒有當場沖著北辰玄發飆,只是皮笑肉不笑地跟北辰玄說道,“你怎麼就不知道盡盡地主之誼呢?好歹我也是客人,你這里房間又空置了這麼多,就借一間給我住,又能怎麼著?”

    如果擱在以前,北辰玄肯定是沒膽子跟耶律齊正面抬杠的,但現在北辰玄的身份有所轉變,他的膽子當然就跟著變肥了不少,耶律齊話剛落地,北辰玄就冷笑連連道,“耶律齊,我跟你也不是什麼好兄弟,你就別在我這里說這種惡心吧唧的話了,就算我有多余的房間,我也不願意留你住我家,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看到你就一肚子的火,再讓我跟你同在一個屋檐下,我估計也會瘋。”

    既然北辰玄都把話說得這麼難听了,耶律齊還能說什麼,他總不能死乞白賴,撒潑打滾地非要留宿北辰玄家里把?耶律齊覺得自己的臉皮還沒有厚到這樣的地步。

    耶律齊眸光陰冷地瞪了北辰玄一眼,而後就氣呼呼地轉身,大長腿一邁,徑直朝著玄關走去,顯然是打算離開了。

    北辰玄並沒有出言挽留,只是站在原地,表情略顯詭異地打量著耶律齊離開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眼看著耶律齊身影就要消失,就在這時,北辰玄突然輕啟薄唇道,“等等。”

    一听北辰玄這話,耶律齊眉心輕皺,他當下就停下腳步,扭頭看向身後的北辰玄,而後輕嗤道,“怎麼?你老人家又改變主意了?願意留我住下了?”

    耶律齊話音剛落,北辰玄就沖著他翻了一個不太雅觀的白眼,而後就快速地走進廚房,沒過多久,北辰玄又出現了,只不過,他手里卻多了一袋東西,只消一眼,就能知道那不過就是廚余垃圾罷了,看到此情此景,耶律齊嘴角各種抽搐,臉色更是難看得一比,他將拳頭捏得咯吱響,而後就憤然離開了……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