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06章 互相試探互相戒備的貴人們 大國的暗潮洶涌 墨斐的意有所指

第1106章 互相試探互相戒備的貴人們 大國的暗潮洶涌 墨斐的意有所指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靈約跟初曳都在極力慫恿甦君琰前往城東桃花塢,一探究竟,盡管兩人貌似都是一片好意,但甦君琰又不是傻子,豈會輕易相信他們?

    甦君琰眉頭狠狠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縷暗芒,轉瞬即逝,他將拳頭捏得咯吱響,而後扭臉看了一眼距離他不過兩步之遙,神色顯得有些隱晦莫名的容逸,嗓音清冷道,“我想回去了,你呢?他們混戰嗎?”

    甦君琰這話說得相當諷刺,他也一點都不在意墨斐,靈約,初曳還有之殤到底會作何反應,只是表情不善得催促起容逸來。+++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狂沙免費在線閱讀)

    容逸本來也是沖著甦紫宸而來,既然竹子嶺沒發現甦紫宸的蹤跡,他也不願意再跟這幫‘牛鬼蛇神’打交道了,容逸黑眸精光乍現地掃了一眼身旁心思各異的眾人,而後對著甦君琰點頭道,“走吧,我們先回。”

    說話間,容逸就轉過身,徑直朝著正西方走去,顯然是準備離開,甦君琰也陰沉著臉,跟上了前面的容逸,可就在這時,大國北皇宮北漠卻突然縱身一躍,直接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容逸眉頭狠狠地皺了皺,眸光淡淡地瞥了一眼宮北漠,似笑非笑道,“北皇,這是何意?”

    盡管被人攔路,但容逸還是保持著基本的禮儀,並沒有失態,可甦君琰就不一樣了,他直接繞開容逸,上前,目光帶著幾分凶狠之意,語氣生硬道,“宮北漠,這里可不是你的地盤,更不是古代位面,我勸你還是別擺皇帝的架子了,再說了,這里也沒人會吃你這套啊。”

    說這話的時候,甦君琰的表情看上去相當不屑,絲毫沒給宮北漠留任何面子。

    若是擱在平時,宮北漠肯定早就炸毛了,但這會兒,他卻氣定神閑得跟個無事人一樣,甚至給人一種錯覺,那就是眼下被‘挑釁’and‘怒懟’的並不是他,而是另外的人。

    當甦君琰突然跟宮北漠正面交鋒的時候,嵇王宮羽漠並沒有挺身而出,他只是黑眸幽幽地瞥了一眼自家皇兄,而後又掃了一眼臉色陰沉得有些可怕的甦君琰,便將視線移開了。

    既然宮羽漠都沒有聲援甦雷霆,另外幾人就越發不會參與其中了,但靈約,墨斐,之殤跟初曳都擺著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只差當場給他們人手一包瓜子,再發個標配的小板凳,估計全場動作都能整齊劃一了,括弧,也就是說,大家都能‘一片祥和’地充當熱情高漲的吃瓜群眾了。

    甦君琰本來情緒就有些低落,這會兒又被宮北漠攔下,他心里的戾氣越是按捺不住,直線上升,這才跟宮北漠杠上。

    面對甦君琰的‘討伐’,宮北漠並沒有流露出任何類似慍怒的表情,他只是伸手輕輕拍了拍衣袖上那不甚分明的灰塵,而後輕挑眉心道,“甦君琰,你這火氣還真不小,不過這會兒跟我動怒又有何用?你不就是想找甦雷霆嗎?我倒是可以給你指一條明路,甚至都不用你跑什麼桃花塢了。”

    宮北漠也沒有繼續兜圈子,而是直接當著眾人的面,提到了璇璣帝甦雷霆來,而且還‘大言不慚’地給甦君琰充當……軍師。

    宮北漠這話一出,在場眾人臉色當即就變了,大家的視線全都齊刷刷地投向嘴角含笑的宮北漠,顯然都有些好奇。

    墨斐跟宮羽漠站得比較近,他扭頭看了一眼神色幾分冰凍的宮羽漠,而後湊近宮羽漠,刻意壓低聲音,追問起宮羽漠來,“嵇王,你皇兄到底是在說大話,還是真知情?”

    墨斐聲音雖然不大,但在場的人都不是普通存在,自然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之殤跟初曳都齊齊看向宮羽漠,視線在半空中曾有過短暫的踫撞,但剛接觸,兩人就不約而同地皺了皺眉頭,臉色陰沉了好幾分,而後就錯開了視線,可見兩人關系真的不是一星半點的差勁啊喂。

    靈約當然也听到了墨斐的問話,但他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興趣來,至少他沒有過多關注此事,而是繼續盯著還在跟宮北漠對峙的甦君琰,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誰也不知道此刻,曾經叱 風雲的征西大將軍這會兒究竟在盤算著什麼。

    容逸是距離甦君琰跟宮北漠最近的人,他本來還打算上前調解,但後來容逸還是改變了主意,只是事不關己地站在一旁,冷眼旁觀著,場面越發顯得詭異……

    面對墨斐的試探,嵇王宮羽漠只是眸光泛冷地看著俊臉表情略顯高深莫測的墨斐,而後輕嗤道,“你不是邪祟老祖嗎?你不是號稱上知天文,下曉地理?怎麼?現在就被難住了?這還需要問我們嗎?”

    宮羽漠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才不會讓自己被墨斐帶到溝里去,宮羽漠語氣不善地懟起墨斐來,對此,墨斐只是輕扯薄唇笑了笑,卻沒有再跟宮羽漠針尖對麥芒,只是將視線轉移到不遠處的宮北漠身上,而後揚聲道,“北皇,你跟甦君琰說,你可以給他指條明路,這話到底是噱頭,還是確有其事啊?”

    墨斐居然跟大國兩位貴人死磕上了,既然沒辦法成功撬開宮羽漠的嘴,索性就再度將話題拋給了‘始作俑者’宮北漠。

    當墨斐突然化身‘十萬個為什麼’的提問機qi器人時,在場的其他人誰都沒有再吭聲,只是神色各異地打量著墨斐跟宮北漠,顯然也听听答案。

    墨斐這話一出,宮北漠抬眸掃了薄唇含笑的墨斐一眼,而後語帶諷刺道,“這事跟你又有什麼關系呢?我憑什麼向你解釋,你又算老幾。”

    如果說先前宮羽漠的回答還算‘克制’,那麼眼下宮北漠就是想徹底跟墨斐撕破臉了,要不然也不會……當場口出不遜。

    宮北漠這話讓墨斐唇邊的笑容都凝結了,他目光陰翳地瞪著一臉挑釁的宮北漠,陰陽怪氣道,“是啊,我們這些人當然都不如北皇你來得尊貴,可你別忘了,這里不是東海,而是津南,所有人都受制于同樣的規則,如今任意門開啟的時間更是遙遙無期,北皇若再沒了外援,又該如何重返東海?”

    墨斐不免也有些惱火了,他將拳頭捏得咯吱響,而後就威脅起宮北漠來。

    對此,宮北漠只是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視線一一掠過在場眾人,而後皮笑肉不笑道,“我有何懼?你方才也說了,大家受制于同樣的規則,那麼我若是回不去,你們同樣也只能陪我一道呆在津南,大家如今都在同一條‘起跑線’前,敵不動,我不動,誰都別想動。”

    隨著宮北漠來津南市的時間變長,他也已經可以……入鄉隨俗了,墨斐若是想憑借這一點來打擊宮北漠,估計也只能鎩羽而歸了,畢竟宮北漠也不是一般人。

    甦君琰跟容逸看著直接開杠的墨斐跟宮北漠,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盡管甦君琰心里有些七上八下,也很想再追問宮北漠,但殘存的理智還是提醒甦君琰,不要在人多口雜的時候,授人以柄,這麼一想,甦君琰便將臨到嘴邊的話都咽了下去,只是眉心輕皺地看了表情很是隱晦莫名的容逸一眼,而後給容逸使了個眼色,示意容逸先走。

    接觸到了甦君琰的眼神,容逸當下就秒懂了,他那漆黑如墨的眸子閃過了一抹暗芒,轉瞬即逝,而後就抬步朝著正西方走去,這一次,再也沒人阻撓容逸了,很快,甦君琰也跟上,面無表情地離開。

    宮北漠本來還想再跟甦君琰說些什麼,卻被自己的親弟弟,嵇王宮羽漠給喊住了。

    “皇兄,時辰也不早了,我看我們也先回去好了。”

    宮羽漠本來是不願意介入此事,但他見宮北漠居然還沒有‘消停’的意思,不得已,宮羽漠只好硬著頭皮,再小心翼翼地提醒起宮北漠來。

    宮北漠听到宮羽漠的話,其實心里也很不痛快,但宮北漠面上並沒有表露出任何端倪來,只是恰到好處地沖著宮羽漠笑了笑,而後聳了聳肩道,“好吧,反正也沒什麼好戲看了,再說墨斐也不會拿出他的血刃。”

    宮北漠說著說著,又將話題轉移到血刃上面,說起血刃二字時,宮北漠黑眸之中的惡意更是未加掩飾,墨斐又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宮北漠此舉到底有何目的,但墨斐還是沒有接這個話茬,只是表情略顯高深莫測地笑了笑。

    靈約跟之殤並沒有插手此事的意思,初曳更加不會自討麻煩,他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邪惡的笑容,讓人有些不寒而栗。

    宮羽漠眸光微閃地看了一眼宮北漠,而後就大長腿一邁,快步朝著宮北漠走去,走到宮北漠跟前的時候,宮羽漠就再度輕啟薄唇道,“皇兄,你想必也累了,我們還是盡早回去休息吧,其他的事,明日再說。”

    宮羽漠這話算得上是催促了,宮北漠當然也听懂了,但宮北漠這一次並沒有沖著宮羽漠發難,而是微微點了點頭,很快,大國兩位身份尊貴的大<a href="/gi/il-ess="___emaita-emai3e3">[email&nbsp;edj</a>佬就轉身離開了,一下子人就走了一半。

    等宮北漠跟宮羽漠的身影齊齊消失在轉角之後,靈約挑眉看了一眼身旁的三人,而後似笑非笑道,“你們說?宮北漠的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藥?他又想挑起什麼紛爭來?”

    靈約這話問的當然是初曳,之殤,還有墨斐。

    靈約的出聲打斷了三人的出神,之殤擰眉看了一眼靈約,而後四兩撥千斤道,“宮北漠代表的是大國,他也只會為大國的利益‘錙銖必較’。”

    之殤顯然是話里有話,他話剛落地,一旁的初曳就冷哼道,“可宮羽漠卻未必願意替宮北漠鞍前馬後啊,所以這兩兄弟注定還是談不攏,有些計劃就算再天衣無縫又如何,執行計劃的人,一旦心不齊,到時候也只會雞飛蛋打,得不償失。”

    從初曳這番話可以看出,他根本就不看好宮北漠還有宮羽漠兩兄弟,甚至覺得大國無法一句拔得頭籌,更沒辦法讓他們大國脫穎而出。

    初曳表態過後,墨斐當即就低低地笑了起來,仿佛听到了什麼笑話似的,初曳一看墨斐那模樣,心里也有些惱火,臉色更是陰沉了好幾分,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更是寸寸收緊,可想而知,初曳這會兒也不怎麼待見墨斐就對了。

    好在墨斐很快就收斂了自身言行,他的視線一一落在身邊三人身上,略顯思索了一下,而後語出驚人道,“我看宮北漠手里肯定抓著一張王牌,要不然他也不敢如此試探甦君琰?甚至還拿甦雷霆說事?這位大王倒是讓我刮目相看……”

    墨斐這話一出,無論是之殤,亦或是靈約,還是初曳都很是驚詫,他們目光齊齊地掃向墨斐,而後不約而同地開口追問道,“墨斐,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說完,三人又齊齊地皺了皺眉頭。

    聞言,墨斐只是目光陰冷地看著虛空某處,而後就抬步朝著正東方走去,一邊走,一邊跟身後的三人說道,“沒什麼意思,字面意思罷了,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先走一步。”

    撂下這話,墨斐就身法詭異一閃,不過眨眼功夫就借著夜色成功逃遁了。

    靈約並沒有去追趕墨斐,之殤跟初曳更加不會有任何動作,竹子嶺一下子就恢復了原有的寧靜,但這種寧靜卻讓人心越發浮躁,甚至有一種如鯁在喉,如芒在背的緊迫感跟不適感。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最後還是靈約率先打破了這越發詭異的沉默,他扭頭看了一眼表情如出一轍凝重的之殤跟初曳,而後輕扯嘴角道,“你們兩個難道真的都不去見見甦雷霆嗎?我相信他一定還在等著你們出現?”

    靈約突然又將話題轉移到璇璣帝甦雷霆身上,而且還同時影射之殤跟初曳,擺明了就是已經成功地掌握了別的重要情bao報……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