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09章 非要前往莽山櫻花齋的甦君琰 怒火中燒的容逸 聯絡無塵為哪般

第1109章 非要前往莽山櫻花齋的甦君琰 怒火中燒的容逸 聯絡無塵為哪般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很快豐子賢就從宮羽漠的視線範圍內消失了,宮羽漠眉頭深鎖地注視著某人離開的方向,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沒過多久,宮羽漠回頭眺望了一眼竹子嶺,而後也身法詭異一閃,不過眨眼功夫就從原地消失,仿佛從未出現過。

    讓我們再度將視線轉移到甦君琰跟容逸這邊,上車之後,甦君琰薄唇抿得死緊,鷹隼如炬地盯著被夜色籠罩的城市,誰也不知道這會兒甦君琰究竟在盤算什麼,容逸在前面開車,起初也沒有搭理甦君琰的意思,但腦海思維還是相當活躍,畢竟今夜發生的事太過于匪夷所思了,也給容逸造成了不小的困擾。

    當邁巴赫駛入下一個彎道時,甦君琰突然偏頭,眸光淡淡地瞥了容逸一眼,而後薄唇輕啟道,“你覺得靈約跟初曳一唱一和到底是出于什麼目的?”

    甦君琰的出聲打斷了容逸的出神,容逸黑眸精光乍現,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側目看了後座的甦君琰一眼,語帶疑惑道,“你是指他們攛掇你前往桃花塢的事?”

    容逸話音剛落,甦君琰就有些不耐煩道,“不然呢?”

    甦君琰的語氣談不上多友好,自然也讓容逸心生不滿,但容逸還是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並沒有選在這個節骨眼上跟甦君琰針尖對麥芒,容逸皺眉想了想,而後就再度跟甦君琰說道,“甦雷霆到底有沒有在桃花塢,這一點還需重新確認,我只是覺得靈約跟初曳這樣的組合太過于突兀了,他們兩個人以前貌似也沒有什麼密切的來往吧?”

    說到這里,容逸停頓了一下,眉頭越發緊蹙,很快,容逸就輕嘆一聲,而後幽幽補充道,“靈約此人城府極深,且疑心病很重,他不是一個會輕易與他人結盟的人,更別提初曳還跟之殤關系失和,靈約若真選擇初曳,無疑就是跟麻煩為伍,我覺得這並不符合靈約的利益,可偏生他卻反其道而行,這里面大有貓膩,值得深究。”

    容逸並沒有刻意隱瞞甦君琰的意思,他直接將自己心中所想都事無巨細地說給甦君琰听。

    甦君琰眉頭皺得死緊,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有些不寒而栗,甦君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半晌沉默後,甦君琰再度揚聲道,“停車。”

    一听甦君琰這話,容逸也很是驚訝,他先將車子靠邊停下,而後扭頭看向已經拉開車門,正準備下車的甦君琰,語調滿是不解道,“這麼晚了,你要去哪?”

    此刻容逸也有些看不透甦君琰,他總覺得今夜的甦君琰跟往日有了很大的不同,愈加浮躁,甚至有些不安,盡管甦君琰在竭力保持冷靜,可還是讓容逸窺探到些許端倪。

    容逸這話一出,甦君琰下車的動作頓了一下,可很快,他就推開車門,面無表情地走了出去,並沒有正面回應容逸這個問題。

    看到此情此景,容逸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他搖下車窗,再度沖著甦君琰的背影喊道,“你倒是跟我說句話呀,這荒山野嶺的,你還能去哪?”

    如果不是容逸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恐怕他也會當場發飆,好在容逸沒有情緒失控,畢竟眼下情況有些詭異,容逸也不想讓簡單事情復雜化。

    就在容逸以為甦君琰會繼續保持沉默的時候,卻听到那個漸行漸遠的家伙嗓音低沉道,“這里離莽山不遠,我想去櫻花齋看看。”

    甦君琰終于說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可容逸一听,臉色當即就變了,他趕忙從車上下來,撒丫子朝甦君琰跑去,很快就攔住了甦君琰,容逸臉色鐵青道,“你瘋了嗎?大半夜的去什麼莽山,那個鬼地方磁場有問題,你又不是不知道?甦君琰,你能不能別想一出是一出?我們先回去,一切等到天亮再說。”

    容逸一听甦君琰要單獨前往莽山櫻花齋,他哪里還沉得住氣,當即就呵斥起絲毫都沒想過後果的甦君琰,顯然是不贊同某人此舉的。

    容逸的反對並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因為甦君琰眸光堅毅道,“我一定要去,你別管我。”

    甦君琰眉眼之間的冷意跟煞氣更是未加掩飾,擺明就是不接受任何勸導,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劍拔弩張,隨時都有可能爆bao發另一場沖突。

    容逸目光陰蟄地瞪著俊臉表情緊繃的甦君琰,深呼吸了兩三次,而後再度苦口婆心道,“祖宗,我喊你祖宗行不行?你就算真的要前往櫻花齋一探究竟,也等到天亮再說,好歹讓我先把無塵喚來,多個人也能多個照應不是嗎?”

    容逸雖然恨不得直接跟甦君琰干架,但殘存的理智還是提醒容逸不要選在這個時候內訌,所以他表情有些扭曲地看著甦君琰,再度咬牙切齒地勸說起某人來,就是希望甦君琰能夠等個一夜,明日再行動。

    容逸甚至直接搬出了國師無塵,就是指望甦君琰可以先冷靜一下下。

    可容逸的算盤還是落空了,因為甦君琰再度斬釘截鐵道,“我一刻都等不了,今夜非去不可。”

    撂下這話,甦君琰就徑直越過容逸,饒是容逸脾氣再好,這會兒也被甦君琰的執拗給惹毛了,他黑眸一厲,想都沒想,直接沖甦君琰出招了,甦君琰也不是省油的燈,自然也有所察覺,所以很快,兩道身影就交纏在一塊兒,攻勢凌厲地對打起來,哪怕兩分鐘之前,兩人還同乘一輛車,兩分鐘之後就已經是……短兵相接了。

    “你這個人真的是冥頑不明,勞資讓你往東,你非要往西,現在去莽山,你不是送人頭嗎?就算你再著急,也不能急于一時啊,到時候你再發生點什麼意外,勞資想救都未必救得了你。”

    容逸一邊出招攻擊甦君琰,一邊沖著甦君琰破口大罵,臉色更是鐵青一片,顯然被甦君琰刺激得夠嗆。

    面對容逸的怒斥,甦君琰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我不會讓自己有事,更不需要你救我。”

    甦君琰這話無疑就是火上澆油,容逸臉色更加難看,他眸光猩紅地瞪了固執己見的甦君琰一眼,而後虛晃一招,穩穩地降落在另一邊,沒再繼續跟甦君琰對打。

    “算了,你既然非要作死,勞資也懶得理你了,隨你便,想去哪,就去哪,勞資若再多管閑事,勞資就跟你姓。”

    容逸絕逼就是被氣糊涂了,不然怎麼可能會說出這樣的糟心話來咧?他跟甦君琰本來就是出自同宗,大家原本都姓甦呀,他不就是曾經的明隸大帝甦秉宸嗎?

    容逸這話一出,甦君琰眉頭也跟著狠狠地皺了皺,黑眸閃過一縷暗芒,轉瞬即逝,甦君琰張了張嘴,本來還打算跟容逸說些什麼,但最終甦君琰還是將臨到嘴邊的話都咽了下去,只是眸光幽深如古井寒潭地看了怒火中燒的容逸一眼,而後就徑直朝著西北方走去,顯然還是要深入莽山地界。

    容逸站在原地,高大的身軀輕顫,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更是握緊了松開,松開了握緊,明顯就快被甦君琰氣死了。

    盡管容逸已經撂下狠話,不再管甦君琰死活,但等甦君琰身影徹底消失在轉角之後,眸光陰翳的容逸就趕緊掏出口袋里的手機,直接撥打起無塵的電話來。

    訊號倒是通了,可無塵不知道是不是睡得太沉,好久都沒有接听容逸電話,容逸臉色越發難看,低啐了一句什麼,無人听清,就在容逸打算直接掛斷電話的時候,那端的人終于劃過了接听鍵,語調有些含糊道,“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

    听到無塵嗓音的時候,容逸眸光一厲,而後就各種咬牙切齒道,“甦君琰剛才去了莽山。”

    容逸也沒有故左右而言他,直接將甦君琰前往莽山的事說給無塵听,無塵本來還睡眼惺忪,精神疲憊,一听到莽山二字,疲態一掃而空,猛地從床上坐起,表情不善道,“他又受了什麼刺激?居然深更半夜去刷莽山的副本,他不想活了嗎?”

    跟容逸的反應如出一轍,無塵也覺得甦君琰就是作死,誰讓某人做事完全不經腦子呢?無塵這話一出,容逸也眉頭深鎖道,“先前甦君琰接到豐子睿電話,豐子睿告訴他,紫宸來了津南,而且出現在竹子嶺,君琰不放心,我們兩就一道來了竹子嶺,想一探究竟。可非但沒看到紫宸,反倒遇到了正在那里打群架的墨斐,靈約,之殤跟初曳,當然與我們一道觀戰的還有大國那兩位,我跟君琰抵達竹子嶺的時候,他們兩兄弟也恰好趕到。”

    容逸並沒有刻意隱瞞無塵的意思,他大概解釋了一下先前的情況。

    容逸的話讓無塵眉頭越發緊皺,好半晌他都沒有開口,只是忙著整理思緒,誰讓容逸一下子給他灌輸了這麼多‘情qing報’呢?

    見無塵不吭聲,容逸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眸光微微閃爍地注視著先前甦君琰離開的方向,此刻,容逸心里也七上八下,他不知道甦君琰到底會在莽山遇到什麼。

    就在容逸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畔終于響起了無塵的清冷嗓音,無塵如此跟容逸說道,“眼下甦君琰已經進了莽山,我們兩就算再擔心,也于事無補,我看這樣好了,我現在聯絡豐子睿,看看他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藥?”

    “你最好去一趟東苑,看看北辰梵音回來沒有?要是北辰梵音不在,那就直接找北辰玄,他不是魔之子嗎?或許他能幫忙,不過你要注意分寸,盡量別刺激他就對了。”

    在權衡過一番利弊之後,無塵打算跟容逸分頭行動,他負責試探豐子睿,而容逸則去北辰家族踫踫運氣,畢竟眼下局面有些失控,無塵也擔心再耽擱下去,事情會生起更大的變數來。

    無塵的出聲打斷了容逸的出神,容逸想了想,而後就點頭道,“好,我現在就去東苑,我們隨時保持聯絡。”

    聞言,無塵只是‘嗯’了一聲,他已經掀開被子,走到沙發前,正快速地換衣服,就在無塵打算直接掛斷容逸電話時,容逸突然想到了什麼,他眉心輕皺地跟電話那端的無塵說道,“對了,無塵,方才初曳跟靈約都在攛掇君琰前往城東桃花塢,影射甦雷霆極有可能在那里,你若是得空,最好去看看。”

    這件事終究還是容逸的一塊心病,所以他才趕緊將消息透露給無塵。

    無塵一听容逸這話,俊臉表情也顯得很是詭異,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抬頭看了一眼雪白牆壁上的不規則掛鐘,當下時間恰好是凌晨一點過十分,無塵輕吐口中濁氣,聲線低沉道,“我知道了,我會再找時間處理此事,有消息,我也會通知你,還有別的事嗎?”

    見無塵接應了這事兒,容逸那顆高懸在嗓子眼的心也跟著平穩地落進肚子里,他當即就搖頭道,“沒了,那我先去東苑,拜拜。”

    很快,容逸就掛了無塵電話。

    容逸抬頭看了一眼黑沉可怖的天色,又扭頭看了一眼竹子嶺的方向,心情很是煩躁,他甚至有些記恨豐子睿,如果不是豐子睿那通電話,或許今夜甦君琰就不會如此浮躁,如此反常,他也不至于被折騰著……東奔西走,這個時間點都沒辦法休息,還要去東苑找北辰家族的人。

    一想起這些,容逸也是氣不打一處來,他將拳頭捏得咯吱響,而後用力地甩了甩腦袋,深呼吸了兩三次,大長腿一邁,徑直朝著停靠在路邊的邁巴赫走去,很快,容逸就上車,發動引擎,一腳油門,揚長而去……

    當容逸出發前往東苑的時候,無塵也沒有耽擱,他直接拿起手機撥打起夕照帝豐子睿的電話來,訊號倒是通了,可豐子睿卻沒有第一時間接听,無塵眉頭深鎖,心情不免有些不爽……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