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10章 深夜擅闖刑堂的無塵 消失的玉卿 沖突再起之元靈的挑釁

第1110章 深夜擅闖刑堂的無塵 消失的玉卿 沖突再起之元靈的挑釁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最終,豐子睿還是沒有接听無塵電話,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反正無塵大為光火,但他又拿某人沒辦法,既然聯絡不上豐子睿,無塵不得不另闢蹊徑。+++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斷、青>絲、~

    思來想去,無塵最終深夜駕車去了刑堂,抵達刑堂時已經快凌晨兩點半了,無塵敲了很久門,刑堂的人才出來給他開門,看到是無塵,來人也不敢怠慢,便領著無塵去了迎客廳。

    沒過多久,刑堂的大總管般然就睡眼惺忪地出現了,看到無塵時,般然也有些惱火,語氣不怎麼和善道,“國師你難道都不睡覺的嗎?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就算是要拜訪,就不能早上再來嗎?”

    般然真的是快郁悶死了,這些日子為了照顧玉卿,他真的累得跟土狗似的,好不容易才得空睡下,又被無塵給擾了清夢,他怎麼可能不生氣?

    面對般然那控訴的眼神,無塵依舊各種風輕雲淡,他只是眸光微微閃爍地看著一臉疲態的般然,而後直接開門見山道,“你們家堂主人呢?醒了嗎?我想見見他。”

    無塵並沒有跟般然廢話,他直接說出了此行目的,就是為了見刑堂堂主玉卿。

    玉卿醒來的事,其實刑堂並沒有對外宣揚,所以說這個消息還是被捂得很嚴實的,但這會兒無塵卻明確指出要見玉卿,其實也打了般然一個措手不及。

    盡管般然知道面前的男人不是普通人,也掌握著一些秘密的渠道,能夠讓他第一時間獲得最精準的消息,但般然卻不能承認,至少現在他不可以主動透露玉卿的真實情況。

    這麼一想,般然便裝模作樣道,“國師,你是不是弄錯了,我家堂主到現在都還昏迷不醒,你想見他,恐怕沒那麼容易。”

    般然話音剛落,無塵就嗤笑道,“般然,你這話也就騙騙別人,騙我沒用,我是真有十萬火急的事,需要跟玉卿當面談,你別攔著了,趕緊帶我去見玉卿,若晚了,你們刑堂同樣沒好果子吃。”

    無塵可沒心情跟般然打啞謎,他再度催促起般然來,俊臉表情看上去很是凝重。

    般然一看無塵這架勢,其實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但般然還是沒有松口,畢竟先前玉卿已經對他下過死命令,般然哪里敢忤逆自家堂主,思及于此,般然便再度搖頭,眉心緊皺道,“國師,我真沒騙你,我們堂主是真沒醒,你別鬧了,要不先回去?等我們堂主醒來,我一定第一時間通知你,你看這樣可以嗎?”

    般然繼續苦口婆心地勸說無塵,就是希望這尊大fo佛趕緊離開,不要再打破砂鍋問到底了。

    般然終究還是低估了無塵的決心,無塵見般然一再否認,心里也有些煩躁,他也懶得再顧及禮儀了,黑眸一厲,而後身法詭異一閃,逼近般然,手法快如閃電地點了般然的穴道,而後就直接朝著玉卿所居住的梧桐苑飛掠而去。

    般然壓根就沒有料到無塵會突然來這一手,再說了,般然本來也不是無塵的對手,如果動起真格來,般然也只剩下被無塵單方面吊打的份兒了。

    盡管般然為自己的‘輕敵’跟‘無能’有些懊惱,可眼下他也只能接受這樣的局面了,般然不斷地祈求著,希望他家堂主已經收到了消息,知道無塵擅闖的事了,同時般然也希望他家堂主不要因為今夜的事情責難于他,畢竟他已經盡力了,而且算是盡了全力的那種。

    其實這一次玉卿的昏迷也讓般然很是疑惑不解,玉卿昏迷得毫無征兆,甦醒得更是毫無征兆,盡管靈約曾經向般然解釋過,可般然還是有些懷疑,只不過,般然沒那麼傻,也沒那麼直,非要追問一些不該他追問的事。

    就在般然各種頭腦風暴的時候,無塵已經成功地進入了玉卿所在的梧桐苑,無塵剛進入院子,就察覺到一股非同尋常的氣息,盡管那股氣息瞬間就消弭于無形,但還是引起了無塵的注意,無塵黑眸一厲,眉頭狠狠地皺了皺,原本空無一物的掌心也迅速地幻化出一柄通體泛紅的長劍,無塵手執長劍,一步一步地逼近玉卿的房間。

    起初,院子里還有風,將樹葉吹得沙沙作響,可很快,風聲停歇,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格外安靜,而且這種安靜還會讓身處其間的人心緒不寧,哪怕強大如無塵,此刻都有些莫名的緊張,掌心甚至都沁出了一層薄薄的汗。

    無塵眉頭越發深鎖,他知道這樣的情況很不對勁,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因為無塵心里清楚,越是在情況不明朗的時候,他越發不能自亂陣腳。

    有了這樣的心理覺悟,無塵當然不會再讓自己受到外物的干擾。

    很快,無塵就來到了玉卿房門外,房門是虛掩著,里面卻沒有透出一絲的光,無塵眉頭用力地皺了皺,而後就揚聲道,“玉卿,是我,無塵,我可以進來嗎?”

    盡管無塵已經屬于擅闖了,但他還是沒有忘記禮儀的重要性,起碼在進入玉卿房間時,提前詢問了一下屋主的意見。

    無塵手中的血色長劍在黑夜之中散發著凜冽的寒芒,讓人有些畏懼。

    無塵表情很是機警,他知道這座梧桐苑很不對勁,所以越發不敢掉以輕心,從他進梧桐苑之後,就一直在關注著周圍的動靜,尤其是在玉卿的房門外,無塵的警惕程度更是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房間里還是沒有傳出任何聲響,更沒有任何人回答無塵,無塵眉眼之間的疑惑之色越發明顯,他突然有些吃不準,不知道玉卿到底有沒有在房間里面。

    就在無塵走神的那一剎那,原本被黑暗吞噬的房間,突然閃過了一道細弱的白光,引起了無塵的注意,無塵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他眸光一厲,而後就提著血色長劍,直接踹開房門,飛掠進去。

    可房間里面根本就沒有任何人,更別提玉卿的蹤影了,無塵在玉卿房間轉悠了一圈,又一圈,還是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可方才那一抹光亮,明明就大有問題。

    無塵提著劍,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他心里依舊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心生挫敗的無塵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就抬步朝著玉卿的床榻走去,他彎腰俯身,伸手摸了一下被子,被子上余溫依舊,這就足以證明,方才房間里是有人的。

    這個發現讓無塵臉色越發難看,很快,無塵又提著劍,從玉卿房間走了出來,他剛踏出門檻,就瞥見了一抹頎長的身影,在西廊的盡頭,那棵枝繁葉茂的梧桐樹下,站著一個身穿一襲靛藍色長袍的男子,男子有著一頭銀色的長發,隨意披散著,那人背對著無塵,所以無塵也不知道來人究竟是誰。

    無塵眸光一厲,更是瞬間就握緊了手中的長劍,他站在房門口,表情顯得有些詭異,腦海思維更是高速運轉,這個藍衣人究竟是何時出現的,無塵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這意味著來人身手比他要好,這樣的念頭讓無塵更加緊張。

    先前容逸電話中所提到的事也讓無塵倍感壓力,如今又遇到了這個神出鬼沒的家伙,無塵越發覺得自己最近有些倒霉,要不然怎麼總是縷縷不順呢?

    盡管無塵內心有些忐忑,但他還是用最快的時間讓自己冷靜下來,無塵依舊站在原地,他將長劍握得緊緊的,而後就輕啟薄唇,直接開門見山地追問起藍衣人來,“閣下到底是誰?怎麼會在玉卿的梧桐苑?你~可是來找玉卿的?”

    無塵話音一落,那個背對著他的藍衣人就低低地笑了起來,笑聲顯得很是愉悅。

    听到男人的聲音時,無塵臉色一變再變,黑眸之中的驚詫更是掩飾不了,無塵再度揚聲道,“你是沐辰溪?可~可你怎麼會?”

    無塵終于意識到出現在梧桐苑的不是別人,正是先前深受裂變之苦的沐辰溪,可沐辰溪突然出現在刑堂,甚至來了玉卿的住處,就讓無塵越發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無塵此刻臉色很是陰郁,他其實很想直接上前,好好地查看沐辰溪的情況,但殘存的理智還是提醒無塵,不能貿然行動,無塵依舊不敢放松,畢竟此刻的沐辰溪明顯大有問題。

    為了避免自己陷入被動的局面,無塵只是站在原地,俊臉表情各種戒備地盯著沐辰溪的背影。

    此刻,無塵也在琢磨,他到底有幾分把握,可以成功地離開這個鬼地方,擺脫沐辰溪。

    就在無塵思緒萬千的時候,沐辰溪終于轉過身來,看到沐辰溪那張禍國殃民的臉時,無塵不再有任何僥幸的念頭,他知道自己這一次肯定要栽了。

    “你是元靈?”

    盡管無塵這話是疑問句,可他說話的語氣卻格外篤定,無塵曾經設想過,要是如今出現在梧桐苑的是沐辰溪的元神,那麼自己或許還能夠憑借當年跟沐辰溪的那點交情,全身而退,但他運氣實在是太不好了,遇到的居然是沐辰溪的元靈,所以無塵也只能接受……悲催的命運了。

    就在無塵各種沮喪的時候,耳邊響起了沐辰溪元靈那惡意滿滿的話語,“是啊,我是元靈,無塵,你很失望吧?但你也不好好想想,沐辰溪的元神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刑堂呢?玉卿先前早就在刑堂設了結界,元神是不可能成功進入的,可我就不一樣了。”

    說起這事的時候,沐辰溪的元靈很是自豪,那架勢就好像他比元神要更厲害似的,盡管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一听元靈這話,無塵眉頭越發深鎖,他表情古怪地看著神色很是愉悅的元靈,想了想,而後再度小心翼翼地開口道,“據我所知,沐辰溪的元靈也已經來到了津南,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做到在彼此分離的時候,還能互不干擾?”

    這個問題始終困擾著無塵,當然同樣也困擾著別的人,譬如甦君琰,容逸,還有豐子睿,墨斐,靈約等人。

    無塵這話一出,元靈當即就哈哈大笑起來,仿佛听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似的,其實元靈這樣的態度是很讓無塵反感的,但無塵還是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並沒有選在這個節骨眼上跟元靈起正面沖突,因為無塵知道自己絕對不是面前這人的對手,如果真的激怒了元靈,恐怕到頭來倒霉的還是自己。

    一想到這個可能,無塵更加不敢輕舉妄動,他只是目光滿是戒備地盯著距離自己不過五步之遙的元靈,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好在今日的元靈攻擊性並沒有以前那麼強烈,所以元靈沒有一上來就直接跟無塵干架,反倒是心情不錯地跟無塵閑聊起來。

    “無塵,你方才也進了玉卿的房間,應該也發現了端倪吧?”

    沐辰溪元靈突然將話題轉移到刑堂堂主玉卿的身上,而且說起玉卿的時候,元靈表情看上去也有些古里古怪,反正同樣引起了無塵的注意。

    無塵黑眸閃爍著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想了想,而後就迎著元靈那讓人有些頭皮發麻的視線,四兩撥千斤道,“具體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覺得這里的磁場有些問題,而且我沒有發現玉卿的蹤影,明明情qing報顯示他已經醒了,卻不知為何突然消失,他的被子明明都還是溫熱的……”

    無塵知道元靈是在試探自己,所以他也不敢說太多,只是將自己所了解的基本情況,和盤托出。

    無塵話音剛落,元靈又哈哈大笑起來,但他的笑容卻顯得很是陰蟄,讓無塵看得有些心驚肉跳,握著血色長劍的手跟著越發收緊,無塵已經做好了迎ying戰的準備,盡管他同樣知道,自己若跟元靈對上,壓根就沒有任何勝算。

    無塵的戒備自然也落入了元靈眼里,元靈表情很是嘲諷地看著無塵,而後輕嗤道,“你不是我對手,何必做無謂的反抗呢?”

    元靈話音剛落,另一道低沉嗓音就無縫餃接地響起,“若再加上我呢?”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