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11章 夜羅剎回歸 國師無塵的憋屈 想要搞事情的權墨 元靈之禍

第1111章 夜羅剎回歸 國師無塵的憋屈 想要搞事情的權墨 元靈之禍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當身後突然響起另一道低沉沙啞的嗓音時,沐辰溪元靈也臉色微變,他猛地回頭,而後就看到了許久都未露面的夜羅剎,只不過這會兒夜羅剎看上去格外狼狽,身上的衣服也是皺皺巴巴,哪怕三人之間明明隔了一段不算太短的距離,可無塵跟元靈都能輕而易舉地聞到,從夜羅剎身上散發出來的酸臭味,那氣味真的不是一星半點滴……燻人好嗎?

    盡管無塵知道隨著夜羅剎的現身,他肩上的壓力也能有所緩解,畢竟老天爺‘體恤’他,在危難之際給他‘隨即發放’了一個盟友,可無塵還是沒能忍住,當即就緊皺眉頭,下意識的動作就是捂住鼻子,要不然他非得……當場嘔吐不可。+++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狂沙免費在線閱讀)

    而沐辰溪元靈的忍耐力也不比無塵強多少,因為他也趕緊閃到一旁,刻意拉開自己跟夜羅剎之間的距離,連帶著落在夜羅剎身上的視線也是各種嫌棄,只差當場沖夜羅剎說一句,“你太臭了,給勞資滾遠點。”

    夜羅剎那兩眼楮又不是擺設,當然也把無塵跟元靈的反應看得清清楚楚,不過夜羅剎並沒有因此流露出任何類似窘迫,慍怒的表情,他只是低著頭,輕皺眉心,表情略顯無奈地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套早就看不出本來面目的行頭,而後語調滿是郁悶道,“降落時出了一點岔子,不小心掉進了下水道,為了趕時間,我也沒辦法先回去換身衣服,只能拼命往刑堂趕,你們還是多擔待點吧?”

    夜羅剎這話一出,無塵當即就雙眸圓睜道,“任意門不是已經被破壞了嗎?眼下都還沒能被修復,你又是通過什麼渠道成功返回津南市的?”

    這是當下最困擾無塵的問題,甚至比玉卿的失蹤還來得詭異,為了盡快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無塵不得不再度追問起夜羅剎來,就是想要多掌握一些有價值的情qing報。

    無塵話音剛落,一旁的元靈就輕嗤道,“無塵,我發現你的智商最近退化得特別嚴重,誠然任意門被破壞了,可難道對于我們這樣的存在,除了任意門,就真的不能使用別的法子了嗎?倘若任意門真的變成了唯一,你覺得那幫人會‘愚蠢’到直接破壞殆盡嗎?”

    元靈說這話的時候,眉眼之間的嘲諷跟奚落之意更是未加掩飾,無塵臉色先是一陣青,後是一陣白,顯然也被元靈刺激得夠嗆,不過,無塵還是在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並沒有選在這個節骨眼上跟元靈正面沖突,尤其是當著夜羅剎的面。

    無塵深深地看了欠扁的元靈一眼,輕吐口中濁氣,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再度薄唇輕啟道,“你的意思難道是說,任意門並沒有完全關閉,而是被人施加了障眼法,這才讓我們‘集體’產生錯覺?是這樣嗎?”

    說到集體錯覺的時候,無塵刻意加重了語氣,顯然是別有深意。

    無塵話音一落,沐辰溪元靈只是眸光微微閃爍地看著眉眼愈加嚴肅的無塵,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誰也不知道此刻元靈到底在琢磨什麼。

    元靈並沒有正面回答無塵的問題,而是扭頭看向不遠處某個稍顯安靜的夜羅剎,而後挑眉道,“夜羅剎,你說呢?”

    元靈再度將問題拋給夜羅剎,後者只是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而後四兩撥千斤道,“真亦假來,假亦真,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能說的就是,我沒走‘特殊通道’。”

    夜羅剎這話說得有些高深莫測,反正無塵听得越發雲里霧里,眉頭更是快要打成死結了,連帶著落在夜羅剎身上的視線也顯得格外嚴厲,一看就是有些惱火,誰讓某人非要故作高深and故弄玄虛呢?

    跟無塵的郁悶相比,沐辰溪元靈倒是顯得很是高興,至少他的笑容也跟著真誠了不少,終于不再像先前那麼虛偽了。

    元靈腦海思維高速運轉,想了想,而後抬眸看向依舊站在原地,身形未動的夜羅剎,而後再度輕啟薄唇道,“夜羅剎,你應該不是一個人單獨回來的吧?”

    盡管這是疑問句,但沐辰溪元靈說話的語氣卻格外篤定,顯然已經猜到了答案。

    當元靈跟夜羅剎你來我往時,無塵並沒有加入對話,他只是緊皺眉頭,表情隱晦莫名地看著兩人,心思微動。

    對無塵來說,夜羅剎本來就充滿了謎團,首先某人也沒有正面回應,他到底是如何成功回到津南市的;而沐辰溪元靈同樣也給無塵帶去了不小的困擾,畢竟無塵壓根就沒想到,今夜會在刑堂正面遭遇元靈,甚至還險些讓他成為元靈的……獵物。

    只要一想起這茬,其實無塵心里也很是膈應,好歹他曾經也是牛逼哄哄的大da人物,誰又能想到,這一次回到現代位面,會過得如此這般的憋屈呢?

    就在無塵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響起了夜羅剎的低笑聲,夜羅剎目光泛冷地看著元靈,而後避重就輕道,“你想試探我,可沒那麼容易,如果你真想知道答案,好歹也應該讓我看到你的誠意。”

    說起誠意二字的時候,夜羅剎黑眸之中也醞釀著一股駭人的風暴,給他平添了幾分威懾力,讓人都有些頭皮發麻。

    夜羅剎顯然是意有所指,沐辰溪元靈又不是傻子,當然也听懂了某人的話外音,但元靈並沒有給夜羅剎面子,他只是冷哼了一聲,而後語氣生硬道,“夜羅剎,你真以為自己很厲害嗎?我憑什麼受制于你呢?眼下的局面依舊對我有利,我更加不需你臉色。”

    元靈還是一副拽得二五八萬的模樣,顯然並沒有將夜羅剎放在眼里。

    對此,夜羅剎還是沒有表露出任何被激怒的神色,他只是輕扯薄唇笑了笑,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沉默半晌之後,夜羅剎如此跟沐辰溪元靈說道,“你如今敢這麼囂張,無非就是覺得墨斐不敢跟你正面杠,而玉卿又是一種息事寧人的態度,所以你覺得沖突很難爆bao發,主動權依舊掌握在你手里?我說得對嗎?”

    夜羅剎再度質問起沐辰溪元靈來,兩人唇槍舌劍的時候,誰也沒有將無塵放在眼里,更加沒人會在意無塵是怎麼想的,無塵算是被忽視得徹徹底底了。

    其實無塵此刻內心也很是挫敗,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坐在冷板凳上,誰也沒有將他當回事,更別提會多尊重他了。

    這樣的念頭一出,無塵臉色也跟著變得格外難看,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更是寸寸收緊,就在這時,原本黑沉的天幕突然被一道紫色的流光劃過,不過眨眼功夫,另一道頎長的身影就再度飄然而至,出現在梧桐苑的[email protected]北角,無塵,元靈跟夜羅剎當然也發現了這個不速之客,三人都齊刷刷地看向來人,表情各異。

    無塵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濃郁得有些可怕,反觀元靈跟夜羅剎倒是顯得較為平靜,至少他們沒有因為來人而大變臉,只不過所有人都在‘關注’這個後來者。

    “你們這麼盯著我干什麼?大家也不是頭一次見面。”

    來人嘴角勾勒出一抹無懈可擊的笑容,而後主動跟神色各異的三個老相識打起招呼來,看上去似乎顯得很興奮,給人一種故友相見的感覺。

    來人話音剛落,沐辰溪元靈當即就眉頭輕皺道,“權墨,果然你也來了。”

    最先接話的不是旁人,真是元靈,只不過元靈這句話就顯得很是微妙了,尤其是在他加了一個‘果然’的時候。

    夜羅剎跟無塵都沒有開口,只是目光隱晦地看著身穿一襲白色西裝,風采依舊的權墨,腦海思緒翻涌如雲。

    元靈話音一落,權墨當即就低低地笑了起來,笑容越發璀璨,愣是沖淡了他身上原本的陰柔氣質,平添了一絲絲英氣,讓人越發移不開眼楮,倘若這個時候,現場有女粉絲的話,肯定會被權墨給折服,畢竟權墨是唯一一個可集帥氣跟嫵媚于一體,卻不會讓人心生膈應的俊美男子,盡管這兩種氣質本就截然相反,互相矛盾,可卻總是可以在權墨身上完美地共存。

    權墨一笑,沐辰溪元靈跟無塵都齊齊皺眉頭,當然夜羅剎表情看上去也有些古怪,畢竟他們不是權墨的腦@殘粉,在跟權墨打過無數次交道之後,大部分人都知道,權墨笑得越好看的時候,就證明他的危險程度越高,因為那個時候,權墨極有可能是在打壞主意。

    場面一下子就變得越發安靜,誰也沒有再開口,只是一臉戒備地打量著權墨,各有所思。

    好在權墨很快就收斂了自身言行,他黑眸幽幽地看了一眼沐辰溪元靈,而後又瞥了一眼薄唇緊抿的無塵,跟一言不發的夜羅剎,聲線低沉道,“正所謂相逢不如偶遇,既然大家都不約而同地來了刑堂,我們不妨借此機會開個小會,若是可以達成一致,倒也能省了後續的麻煩,你們說呢?”

    權墨再度將話題引到刑堂上面,明顯是在影射著什麼,盡管權墨沒有將話說得很直白,可他眉眼之間的算計卻未加掩飾,夜羅剎先是扭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無塵,而後又將視線轉移到沐辰溪元靈身上,他伸手摩挲著自己那稜角分明的下巴,想了想,而後就輕啟薄唇道,“眼下就我們幾個人,就算開了會,達成一致,又如何?外面那幫人未必會認可我們的提議啊,你這不是吃飽了撐的嗎?”

    夜羅剎也沒有給權墨什麼面子,當場就懟起權墨來。

    好在權墨並沒有因此動怒,他只是鷹隼如炬地盯著距離自己至少有五步之遙的夜羅剎,似笑非笑道,“雖說我們幾個人力量稍顯薄弱,但眼下也就我們來了這里,這也是可以轉變成優勢的,我們先談談,不管成不成,也不管外面那幫人會不會認可,我們權當摸底不行嗎?”

    權墨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黑眸更是精光乍現,他眸光銳利如刀地盯著眉頭緊皺的夜羅剎,很快,又再度幽幽補充道,“或者說……是夜羅剎你慫了,不敢參與這樁大事?嗯?”

    權墨話語之中的挑釁更是呈現得淋灕盡致,他輕輕彎了彎唇瓣,而後當著無塵跟沐辰溪元靈的面,再度嘲笑起夜羅剎來。

    夜羅剎臉色當即就變了,黑眸更是醞釀著駭人的風暴,顯然是被權墨給刺激到了,權墨不是沒發現夜羅剎那愈加陰沉的臉色,但他根本就沒有反省自身行為,畢竟他也不 夜羅剎,自然不需某人臉色行事。

    無塵只是冷眼看著沖突雙方,他才不會讓自己卷入麻煩之中,此刻,無塵更希望他能夠盡快離開刑堂這個是非之地,講真,無塵根本就不想參與眼下的事,可問題是,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成功脫身,所以只能繼續耗著,還是屬于最為被動的那種。

    沐辰溪元靈表情淡漠地看著針尖對麥芒的夜羅剎,權墨二人,腦海思維高速運轉,片刻的沉默過後,元靈輕扯薄唇笑了笑,他以拳抵唇,輕輕咳嗽了一聲,而後就上前兩步,擲地有聲道,“我倒是沒意見,不就是談一談嗎?反正也沒任何損失。”

    元靈率先表態,表完態之後,他還扭頭看了一眼玉卿房間所在的方向,黑眸精光乍現,誰也不知道此刻元靈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藥,更加沒人知道元靈又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元靈話音一落,無塵的心也跟著跌入谷底,他有些煩躁地瞪了非要搞事情的元靈一眼,後者不是沒有察覺到來自于無塵的不善眼神,但元靈壓根就沒有將無塵看在眼里,只是微微抬高了下巴,輕勾嘴角笑了笑,一副挑釁至極的模樣。

    權墨一听元靈的話,也顧不上跟夜羅剎撕逼了,他立刻點頭附和道,“還是沐辰溪你爽快,不像某些慫貨,那我們就先從玉卿的失蹤開始吧?”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