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16章 給般然布置奪命任務的玉卿 哭天搶地的般然

第1116章 給般然布置奪命任務的玉卿 哭天搶地的般然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在跟靈約不歡而散之後,玉卿拿著破雲箭,面無表情地回到了自己的梧桐苑,還沒等玉卿走回房間,他隔老遠就看到了正在他房門口來回踱步,神情很是不安的般然。

    玉卿發現般然的時候,般然同樣也注意到玉卿了,盡管般然這會兒依舊有些 他家堂主,但他還是硬著頭皮,一溜小跑朝著玉卿飛奔,很快就來到了玉卿跟前,般然小心翼翼地觀察著玉卿,而後小小聲道,“堂主,您~沒事吧?”

    般然實在是太緊張了,甚至對玉卿用上了‘您’這樣的尊稱,盡管以往般然都是‘你來你去’,何曾如此謹小慎微過。

    不過般然的轉變只是因為他覺得如今的堂主威懾力十足,實在是讓人亞歷山大,所以他也只能更加謹言慎行了。

    般然話語之中的關切之意,玉卿不是沒有察覺,但玉卿還是冷著臉,搖了搖頭,以示回答,而後就徑直越過眉頭緊皺的般然,直接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般然站在原地,神情有些遲疑,他伸手撓了撓頭,突然有些不太確定,自己究竟是該跟上去,還是立刻滾蛋走人。

    很快,玉卿就推門,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而後就啪地一聲將房門掩上,玉卿並沒有開燈,般然也不知道他家堂主是不是就此睡下了,就在般然打算離開梧桐苑的時候,玉卿又突然打開房門,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俊臉表情看上去很是陰郁,般然心里咯 了一下,甚至有些害怕這樣的玉卿,不過般然還是用最快的速度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只是輕皺眉頭看向玉卿,而後小小聲地詢問起玉卿來,“堂,堂主,您~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般然見玉卿只是站在門口‘發呆’,便趕緊出聲,心有惴惴地提問。

    講真,這會兒般然腦海里已經自動浮現出很多血xing腥殘暴的畫面來,而在沒一副畫面中,悲催的都是他,般然越發害怕,身體甚至都開始不受控制地抖動,誰讓玉卿太特麼……嚇人了呢?

    就在般然以為自己今晚免不了‘帶傷上陣’的時候,原本太過于沉默的玉卿終于開口了,他鷹隼如炬地盯著跟自己有段距離的般然,聲線低沉道,“這些日子,可有簡靈消息?”

    玉卿眉頭狠狠地皺了皺,黑眸之中也浮現出某些類似糾結的復雜情緒,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跟影後妹子簡靈有關系。

    一听玉卿這話,般然表情也顯得有些古怪,他張了張嘴,本打算跟玉卿說些什麼,可後來又閉口不言了,只是下意識撓著頭發,似乎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玉卿的視線始終都落在般然身上,當然也看出了般然的遲疑,玉卿心思微動,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攏在袖間的手下意識捻了捻,煙波流轉之際,很快,玉卿就再度薄唇輕啟道,“說。”

    盡管只是一個言簡意賅的‘說’字,但卻足以讓般然魂不附體,般然知道他家堂主是動怒了,哪里敢支支吾吾,很快,般然就語出驚人道,“堂主,那個,半個月前,不是您親自潛入紫荊花園,將龍涎珠放在簡靈臥室的木雕工藝品里面的嗎?我估計簡靈這會兒都還沒有發現龍涎珠,也肯定不知道此事跟堂主您有關……”

    般然也是被玉卿嚇的,這才當著玉卿的面爆bao了一個猛料。

    玉卿其實只是詢問般然知不知道簡靈的行蹤,卻沒想到會從般然這里听到有關龍涎珠的消息,而且還牽扯到了他。

    玉卿俊臉表情很是隱晦莫名,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更是握緊了松開,松開了握緊,顯然也被這個消息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玉卿好半晌都沒有開口接話,只是神色幾分冰凍地打量著般然。

    般然本來就覺得他家堂主很不對勁,這會兒又被玉卿如此瞅著,般然都快嚇尿了,他哭喪著臉,虎軀猛抖地看著玉卿,而後磕磕巴巴道,“堂主,屬下不是有意跟蹤您,屬下那日恰好去紫荊花園附近出任務,突然瞥見了一抹酷似您的身影,心生好奇,這才跟著您進入紫荊花園,但屬下可以發誓,這件事情,屬下根本就沒有跟第三人提及過,堂主,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別跟屬下一般見識……”

    般然都快要哭了,他腦海里已經閃現出千百種不重樣的死法,般然甚至一度覺得自己已經一腳踏入了鬼門關。

    般然這話一出,玉卿眉頭越發深鎖,他目光微微閃爍地看著般然,而後有些不耐煩道,“閉嘴。”

    被玉卿這麼一吼,般然哪里還敢繼續絮絮叨叨,他下意識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但眉眼之間的懼色還是呈現得淋灕盡致。

    般然其實很想掉頭就跑,他覺得自家堂主太恐怖了,真的是讓他亞歷山大,可殘存的理智卻提醒著般然,絕對不能擅作主張,更加不能選在玉卿狀態不對勁的時候跟玉卿正面杠。

    有了這樣的心理覺悟,般然當然不會貿然行動,只是各種戒備地打量著玉卿,仿佛玉卿真會當場取他小命似的,那瑟縮的模樣真的跟般然平日里的威猛形象形成了鮮明對比。

    玉卿擰眉看著般然,思緒翻涌,片刻的沉默過後,玉卿再度揚聲道,“你可還記得那日我將龍涎珠放在哪個工藝品里面了?你現在去紫荊花園一趟,將龍涎珠帶回來,交給我。”

    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玉卿最終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他吩咐般然前往紫荊花園,替他取龍涎珠。

    本來般然就各種心有惴惴,這會兒一听玉卿這話,般然整個人都不好了,般然甚至很後悔,他為毛要心血來潮地進入他家堂主的梧桐苑,如果他沒有產生這個念頭,是不是就可以避免眼下的窘況了。

    見般然半晌都不吭聲,玉卿又有些不耐煩了,他目光泛冷地瞪著表情很是糾結的般然,語調不善道,“怎麼?你這是打算忤逆我了?”

    玉卿再度出聲打斷了般然的出神,般然虎軀又是一抖,而後趕忙將頭擺得跟撥浪鼓似的,忙不迭地解釋起來,“堂主,您別生氣,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眼下權墨,夜羅剎,無塵,沐辰溪元靈還有別的人都已經來了津南市,倘若屬下這個時候前往紫荊花園,會不會~會不會再被人抓個現行啊?屬下我不是怕死,只是擔心會因為屬下的愚笨牽連到我們刑堂,再給堂主你惹來麻煩罷了……”

    好在般然急中生智,當著玉卿的面,解釋起來,而且般然很聰明,直接將話題轉移到那幫凶殘的大o佬們身上,旨在提醒玉卿‘三思而行’。

    般然這話一出,玉卿薄唇更是緊抿,眉眼之間的冷意越發強烈,反正般然是不敢迎著玉卿的視線就對了。

    般然低垂著腦袋,盯著腳下的地面,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這會兒,般然無比希望自己就是一只鴕鳥,他只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效果還是不甚明顯。

    就在般然胡思亂想的時候,耳邊再度響起了玉卿的低沉嗓音,“般然,我將破雲箭交給你,你帶著破雲箭潛入紫荊花園就好。”

    般然一听玉卿這話,猛地抬起頭來,臉上的血色更是悉數褪散得干干淨淨,般然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家堂主,各種天雷滾滾,如果不是事情太過于突然,般然或許也不敢質問他家堂主,可這會兒般然實在是接受不了這個差事,所以他深呼吸了兩三次,將拳頭捏得咯吱響,而後表情抵觸道,“堂主,您不是在拿屬下開玩笑吧?就屬下這半桶水的能力,我怎麼能用破雲箭?再說了,就算您放心,屬下也不敢用啊,要是弄壞了,屬下更賠不起。”

    般然死活都不願意接這個差事,開什麼玩笑?就算真的要派人出任務,天地玄黃四大分@支堂主哪個不比他更有資格,為毛玉卿非要將此事派遣給他呢?未免也太瞧得起他了吧?

    <這種看重,般然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他才不要去當炮灰,他才不要被人吊打好嗎?

    般然煩躁得不行,他都恨不得當著玉卿的面跺腳呢?誰讓玉卿非要想一出,是一出呢?

    般然的負面情緒,玉卿不是沒有察覺,但玉卿卻沒有改變主意,他鷹隼如炬地瞪著般然,而後再度揚聲道,“我沒跟你開玩笑,這事就這麼定了,你帶著破雲箭前往紫荊花園,不得有誤。”

    玉卿這話一出,般然的臉當即就刷白一片,他各種抖如篩糠地看著不容置喙的玉卿,哭唧唧道,“堂主,我求你了,你別折騰我行不行?要不,我現在就去叫昌烈他們,他們比我更合適呀。”

    般然還是想要垂死掙扎一把,說完,他就轉身,撒丫子跑,明顯是決定去把另外幾大分支的主事者叫來梧桐苑,反正般然才不會讓自己一個人頂#雷。

    般然是全身心地在反對這個任務,不免也將玉卿給激怒了,玉卿黑眸一厲,臉色也跟著變得陰沉起來,他看著般然逃跑的方向,稍加思索,而後就身法詭異一閃,不過眨眼功夫,就瞬移到般然跟前,直接攔住了般然的去路。

    般然沒想到他家堂主會如此固執,居然直接攔下他,各種抖如篩糠的般然,心理壓力太大,再也扛不住,噗通一聲就跪在玉卿面前,哭天搶地道,“堂主,你放過我行不行?我不要拿破雲箭,我也不會去紫荊花園,這個任務,誰愛出,誰出,反正我絕對不會接受的,你要是不高興,你干脆現在就殺了我算了。”

    估計是被刺激大發了,般然也沒管那麼多了,當著玉卿的面,就咆哮起來。

    般然甚至以性命相挾,核心宗旨就是讓玉卿不要給他指派這種……糟心的差事。

    般然這話無疑就是火上澆油,自然越發讓玉卿惱火,玉卿目光銳利如刀地瞪著恨不得捶胸頓足的般然,嗓音清冷道,“你~就這麼不願意接受這樁差事?嗯?”

    面對玉卿的反問,般然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跟天借了膽子,立刻回嘴道,“堂主,這是會死人的,真的會死人的好嗎?倘若我接受了,我就真的是‘壯士一去兮不復還’了,堂主,我是一個熱愛生活,也熱愛生命的人,我不想去紫荊花園,真的,我一點都不想去,這些年的經驗一再告訴你,要離簡靈的住處遠點,那個妹子就是一個倒霉鬼,誰沾惹上她,誰都倒霉,屬下實在是怕了,真的……”

    般然都快要哭了,為了讓玉卿改變主意,他也算是豁出去了,反正橫豎都是一死,般然選擇死在他家堂主的掌風之下,也好過去紫荊花園……遭罪。

    一開始,玉卿還有些惱火,臉色也跟著變得很難看,誰讓般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質疑他的決定,可最終玉卿還是冷靜了下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目光冷厲地看著還在那里鬼哭狼嚎的般然,語調平平道,“你起來吧,這事我交給旁人。”

    一听玉卿這話,般然也不哭嚎了,他立刻從地上爬起來,表情狐疑地看著自家boss,而後再度挑眉追問道,“堂主,你說真的?真不用我出馬了?”

    玉卿擰眉看著般然,眉頭緊皺道,“再問我就改變主意了。”

    玉卿的威脅當即就奏效了,般然趕忙伸手,用力地捂住自己的嘴,沖著玉卿拼命搖頭,直接用實際行動來向玉卿表示自己的配合。

    玉卿目光略帶嫌棄地瞪了慫貨屬下一眼,而後就徑直越過般然,抬步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般然伸手撓頭,盡管心里依舊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可為了避免引火上身,般然沒有再找玉卿‘東拉西扯’,很快,般然就快速地跑出了梧桐苑,畢竟般然還是有些不放心,唯恐玉卿又出爾反爾,繼續抓他當壯ding丁,讓他帶著破雲箭,夜探紫荊花園……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