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19章 質疑旭日東升圖殘圖的甦雷霆 夜半聯絡豐子睿 北皇守株待兔

第1119章 質疑旭日東升圖殘圖的甦雷霆 夜半聯絡豐子睿 北皇守株待兔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我是跟蹤你來的呀。”,正當玉卿思緒百轉千回之際,耳畔突然傳來甦雷霆那不懷好意的低笑聲,他扭頭瞥著玉卿側臉,口中猛不丁地冒出這樣一句足以讓玉卿後背生寒的話來。

    玉卿心下一沉,眉頭更是狠狠地皺起,捏雪茄的動作不免都有些僵硬,盡管心里已經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可玉卿還是用最快的速度讓自己鎮定,他輕吐一個煙圈,略顯粗魯地將尚未抽完的雪茄丟在地上,用腳踩了踩,而後側頭,鷹隼如炬地盯著俊臉表情格外高深莫測的甦雷霆,語氣不善道,“飯可以亂吃,話卻不可以亂說,璇璣帝,我如今可沒心思跟你開玩笑。”

    盡管玉卿內心依舊有些慌亂,但他還是將自己武裝到牙齒,當場就反駁起甦雷霆來。

    一听玉卿這話,甦雷霆輕輕搖了搖頭,漆黑如墨的眸子洋溢著讓人無法忽視的笑意,彼時,璇璣帝明顯心情不錯,可甦雷霆越是這樣,越發容易激怒玉卿,從玉卿那陡然陰沉了好幾分的臉色就可見一斑了,但甦雷霆依舊‘我行我素’,絲毫沒打算檢討自己,更不覺得他的行為會否有何不妥之處。

    玉卿將拳頭捏得咯吱響,眉眼之間的戾氣越發濃烈,眼看著玉卿就要爆bao發時,甦雷霆終于有所收斂,他再度語不驚人死不休道,“約莫晚上十點半的時候,我就成功潛入你的梧桐苑了,不過那會兒你忙著對比兩幅旭日東升圖的殘圖,估計是太入神了,自然沒留意到我。”

    璇璣帝不愧是璇璣帝,非但不覺得自己此舉有‘梁上君子’的嫌棄,甚至明目張膽地說了出來,而且表情看上去還頗為坦然,那從容不迫的模樣,一度讓人容易產生錯覺,甚至會傾向于將某帝的‘無chi恥行徑’合理化。

    玉卿原本還在琢磨著,甦雷霆到底是從何時開始‘跟蹤’他的,卻沒料到,甦雷霆會突然自動爆bao了另一個猛料,玉卿再度被甦雷霆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俊臉表情更是變幻得跟什麼似的,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握緊了松開,松開了握緊,整個人情緒起伏真不是一星半點的大。

    甦雷霆饒有興致地欣賞著玉卿的變臉,右手輕輕叩擊著下巴,黑眸之中的審視之意更是未加掩飾,很快,甦雷霆就傾身向前,突然靠近玉卿,後者當即就狠狠地皺眉,下意識就往後退開了兩步,刻意拉開了自己跟甦雷霆之間的距離,擺明了是在防備甦雷霆。

    甦雷霆自然也將玉卿的反應盡收眼底,他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而後再度幽幽補充道,“玉卿,我索性再送你一個順水推舟的人情好了,其實你拿到的那兩幅殘圖,真的沒有任何價值,雖說看起來挺像‘真跡’,足以以假亂真,但說到底還是拓本,拓本做得再逼真,那還是假的,非但排不上用場,若是貿然拿出來,恐怕還會給你,以及你們刑堂帶去滅頂之災,所以你還是謹慎點吧。”

    甦雷霆似乎對玉卿手中的旭日東升圖殘圖,很感興趣,要不然他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此物了,而且乍听上去,甦雷霆貌似是關心玉卿,但玉卿又不是傻子,他豈會相信面前的男人?

    玉卿眸光銳利如刀地盯著依舊笑得如沐春風的美男子,而後冷哼道,“是真是假,我自有判斷,無需璇璣帝費心。”

    玉卿同樣也沒給甦雷霆任何面子,說完,他就抬步朝著紫荊花園走去,顯然是不準備搭理甦雷霆了。

    見狀,甦雷霆只是彎了彎唇瓣,黑眸閃爍著凜冽的暗芒,轉瞬即逝,只見某帝伸手輕輕叩擊著引擎蓋,歪著腦袋,思索了一下,而後再度沖著玉卿的背影,輕飄飄地來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語,“你確定你真要帶著異bian變了的破雲箭進紫荊花園嗎?你明知道簡靈別墅里的東西會跟破雲箭‘相沖相克’,還要一意孤行,玉卿,看來你如今不是一星半點的浮躁啊,你到底在擔心什麼,又在害怕什麼?”

    甦雷霆的話讓玉卿臉色一變再變,腳步也停頓了一下,他萬萬沒想到,甦雷霆居然洞悉了他的想法,盡管內心已經警鈴大響,但玉卿還是沒有改變主意,他用力地捏了捏拳頭,輕吐口中濁氣,而後就重拾腳步,目光堅毅地朝著紫荊花園a棟走去,那誓不回頭的模樣,彰顯了玉卿的決心。

    甦雷霆依舊站在原地,黑眸寒光乍現,他微微勾了勾薄唇,嘴角的笑容看上去卻顯得有些陰森,有些涼薄,甦雷霆沒有再繼續勸說玉卿,因為他知道,玉卿也是個固執得可怕的家伙。

    甦雷霆斜倚著玉卿的大奔,心思微動,他的視線一直跟隨著玉卿,直到玉卿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轉角,甦雷霆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那修長如玉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叩擊著引擎蓋,思緒翻涌,很快,甦雷霆就從口袋里掏出手機,翻了一下通訊錄,而後輕扯薄唇,表情略顯高深地笑了笑,他的動作很快,當即就撥了一通電話。

    很快,電話那端就響起了一個略顯不耐煩的低沉嗓音,“甦雷霆,你是不是想挨揍?大半夜的不睡覺,騷擾勞資作甚?”

    咆哮甦雷霆的不是旁人,正是已經跟甦雷霆杠過好幾次的夕照帝豐子睿。

    豐子睿本來睡得就很晚,好不容易睡著,卻被甦雷霆一通‘午夜驚魂’的來電給擾了清夢,他如何會給習慣性給他添堵的甦雷霆任何好臉色呢?倘若此刻,豐子睿就在甦雷霆跟前,他一定會直接動手胖揍某個從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了。

    面對豐子睿的咆哮,甦雷霆依舊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愜意模樣,他語調慵懶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居然還睡得著?瘋子睿,看來你的心才是最大的,誒,我說,你要不要來紫荊花園一趟,這里正在上演著好戲,很有意思喲……”

    說起好戲二字時,甦雷霆刻意加重了語氣,黑眸之中的幸災樂禍更是未加掩飾,很顯然,甦雷霆大概知道接下來究竟還會發生什麼。

    盡管豐子睿對甦雷霆無甚好感,可這會兒一听甦雷霆提到紫荊花園,豐子睿也睡意全無了,他猛地從床上翻身坐起,黑眸閃爍著凌厲的暗芒,豐子睿皺著眉頭,想了想,而後再度跟電話那端的甦雷霆說道,“你這個時候居然敢跑去紫荊花園,甦雷霆,看來我還是低估你了,你難道不知道那幫人都在找你嗎?”

    豐子睿不得不佩服甦雷霆的‘勇氣’,這特麼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嗎?

    豐子睿顯然是話里有話,在跟甦雷霆通話的時候,豐子睿已經從床上下來,一邊快速地換衣服,一邊靜候著甦雷霆的回答。

    甦雷霆眉頭幾不可察地皺了皺,黑眸精光乍現,很快,他就四兩撥千斤道,“既來之則安之,再說最危險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是嗎?”

    聞言,豐子睿當即就冷笑道,“你這心態倒是不錯,不過我希望之後你同樣笑得出來。”

    豐子睿話語之中的嘲諷更是呈現得淋灕盡致,對此,甦雷霆也沒有流露出任何被激怒的表情,他只是斜倚著引擎蓋,沉默了小半晌,而後再度催問起電話那端的豐子睿來,“你別跟勞資廢話連篇了,你就說,你到底要不要來紫荊花園吧?錯過了,就是你損失。”

    甦雷霆這話听上去略有些夸張,但效果卻是杠杠的,反正豐子睿臉色當即就變了,一向注重儀表儀態的夕照帝,愣是沒忍住,當場就翻了一個不算雅觀的白眼,而後沒好氣地懟起甦雷霆來,“甦雷霆,我說你能不能稍微注意點自己的形象,雖說這里是現代位面,可你不是普通人啊,別一口一個勞資,像話嗎?”

    豐子睿先是陰陽怪氣地嘲諷了甦雷霆一通,而後就斬釘截鐵道,“等著我吧,我立刻過去,這種好戲,怎麼能缺了我呢?”

    甦雷霆自動略過了豐子睿對他的冷嘲熱諷,直接摳住了重點,他輕扯薄唇笑了笑,心情明顯不錯,很快,甦雷霆就如此跟電話對面的豐子睿說道,“那你就趕緊,別磨磨蹭蹭了,我就在西北門這里等著你。”

    甦雷霆跟豐子睿約好的見面的地點,而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愣是沒給豐子睿再開口的機會。

    豐子睿皺眉看著手機屏幕上方顯示的‘通話結束’字樣,低啐了一句什麼,無人听清,不過,他並沒有再浪費時間,穿戴整齊後,拿著車鑰匙跟手機,就快速地離開家門,直奔紫荊花園的方向而去。

    凌晨的津南市當然不堵,所以豐子睿只用了三十分鐘就趕到了目的地,可等豐子睿抵達時,視線範圍內卻沒有看到甦雷霆的身影,豐子睿臉色當即就陰沉了下來,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

    豐子睿將車子靠在路邊停下,而後推開車門,下了車,他環顧起四周來,依舊沒有發現目標人物甦雷霆,豐子睿心下一沉,一抹不祥的預感瞬時彌漫心間,他想都沒想,趕忙上車,打算開車離開,可就在這時,豐子睿卻被另一輛車攔住了去路。

    那輛車是從另一個方向突然毫無征兆地駛出來的,就跟鬼魅似的,無聲無息,明顯開車的人不是普通人。

    豐子睿有些煩躁地砸了一下方向盤,低聲咒罵起甦雷霆來,因為豐子睿知道,這特麼絕逼就是甦雷霆給他挖的坑。

    一想起甦雷霆,豐子睿整個人都被低氣壓縈繞,連殺sha人的心都有了,奈何眼下甦雷霆並不在場,所以豐子睿只能自己氣自己。

    不過豐子睿也已經想好了,等到下一次,他絕對會給甦雷霆一點顏色瞧瞧,好讓某帝知道,他也不是好惹的。

    心思百轉千回之際,那輛攔住豐子睿去路的銀色邁巴赫里,走出了一道頎長的身影,那人身穿一襲靛藍色的長款西裝,內搭一件白色的馬甲,身姿挺拔,姿容出眾,氣質更是甩了普通人至少十八條街,豐子睿依舊穩坐在車內,視線則牢牢鎖定著這個‘不速之客’。

    盡管豐子睿面上沒有表現出任何端倪來,但心里卻已經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他那修長如玉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擊著方向盤,目光如炬地盯著正抬步朝他走來的矜貴男子。

    很快,男人就來到豐子睿車旁,他微微勾了勾唇瓣,沖著車內的豐子睿笑了笑,而後輕敲車窗道,“怎麼?難道不打算邀我進去坐坐?”

    說話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東海大國的皇者---北皇宮北漠,只不過宮北漠為毛也來紫荊花園湊熱鬧,就不得而知了。

    宮北漠只是要求豐子睿讓他上車坐坐,但其實豐子睿壓根就沒興趣跟宮北漠‘扯閑話’,他皺著眉頭,表情有些不悅地盯著車外某個笑容太過于璀璨的家伙,而後語氣有些不善道,“黑燈瞎火的,我們兩個大老爺們在這里干坐著,有什麼意思?”

    豐子睿此話顯然是在拒絕宮北漠,但宮北漠卻裝出一副‘听不懂’的模樣,眼波流轉間,再度提議道,“要不你隨我去桃花塢,那里風景不錯,早茶更是出了名的好吃,我們邊吃邊賞景,順便聊一聊?”

    宮北漠當著豐子睿的面,提到了桃花塢,乍听上去他是有意邀請豐子睿吃早茶,可豐子睿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北皇目的不純。

    豐子睿原本還打算拒絕,可轉念一想,有些事情,他其實也需要仰仗東海大國,而宮北漠又是執掌大的皇帝,他貌似怎麼都繞不開面前的家伙,思及于此,豐子睿便點頭答應了。

    他將車窗搖下,目光隱晦莫名地看著車外的宮北漠,嗓音低沉道,“你開你車,跟著我就好,我可不想給你當司機,說出去不是折損我面子嗎?”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