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21章 對簡靈怨念頗深的容逸 甦雷霆的來電 清心咒之甦君琰的疑惑

第1121章 對簡靈怨念頗深的容逸 甦雷霆的來電 清心咒之甦君琰的疑惑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簡靈出事了。”,甦君琰見到容逸後的第一句話就是醬紫,而且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令人後背生寒,拳頭也捏得咯吱響,明顯情緒已經瀕臨失控了。

    本來容逸就對甦君琰頗有微詞,誰讓他先前不听勸,非要貿然進莽山,害得他跟無塵忙得焦頭爛額,盡管甦君琰後來在發現苗頭不對後,又趕緊下了山,但容逸心里那口惡氣可還沒消……他都還沒來得及跟甦君琰算算這筆舊賬,這會兒又從某人口中听到跟簡靈相關的消息,容逸不免也有些抓狂,他眉眼不善地瞪著距離自己不過兩步之遙的甦君琰,沒好氣道,“她就是個麻煩精,哪天不出事?”

    一听容逸這話,甦君琰面色越發陰沉,目光倍加凶殘地睨著表情同樣不怎麼好看的容逸,語氣生硬道,“那也不是她的本意,你又不是不清楚?何必這樣挖苦她呢?”

    甦君琰習慣性地替簡靈打抱不平,頗有一種‘沖冠一怒為紅顏’的既視感。

    若是擱在以前,容逸肯定不會跟甦君琰在此事上多做糾纏,畢竟容逸了解甦君琰,也深知甦君琰對簡靈的重視程度,哪里會跟甦君琰‘正面開杠’?但這一次,容逸卻有些忍無可忍了,畢竟津南市的局面已經全線崩潰了,容逸內心也很慌亂。

    容逸目光陰鷙地瞪著甦君琰,陰陽怪氣道,“不管是不是她本意,你都沒辦法否認一個事實,那就是津南市的失控跟簡靈脫不了干系,倘若不是簡靈壞了規矩,我們一幫人也不至于疲于奔命,甦君琰,勞資已經受夠了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我特麼都恨不得直接弄死簡靈這個禍害了。”

    容逸此刻是真的氣,要不然也不會如此這般的粗魯。

    這段日子發生了太多事情,害得容逸連睡個好覺的時間都沒有,容逸自然越發反感簡靈了,哪怕容逸知道簡靈在某種程度上也算受害者,但也無法掩蓋自己的‘悲催’是來源于她的事實。

    容逸氣得不行,高大的身軀都有些微微顫抖,連帶著落在甦君琰身上的視線也變得越發嚴厲,明顯是連甦君琰一並‘恨上’了。

    甦君琰眉頭越發深鎖,本來還想為簡靈說句‘公道話’,但迎上容逸那雙凌厲非常的眸子時,甦君琰還是將臨到嘴邊的話都咽了下去,但這並不是因為甦君琰害怕容逸,只是擔心若是就此激怒了容逸,容逸之後會選在暗中給簡靈使絆子罷了。

    眾所周知,甦君琰唯一的軟肋就是簡靈,所以他不得不替簡靈多考慮考慮。

    這麼一想,甦君琰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他撐著身旁的古董方桌,眸光微微閃爍道,“現在說這些也無事于補,哪怕是為了大局著想,我們都該盡快找回簡靈,不然怕是會鬧起更大的亂子來。”

    甦君琰顯然是在提醒容逸不要‘因小失大’,更不要‘本末倒置’。

    容逸又不是傻子,豈會听不懂甦君琰的話外音?盡管容逸還是惱火得很,但殘存的理智也在不斷地提醒容逸,不能將時間浪費在無謂的情緒上。

    他深呼吸了兩三次,竭盡全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腦海思維更是高速運轉,片刻的沉默過後,容逸輕嘆道,“安嘉儒已經來了津南市,或許他還在東苑,我再去跟安嘉儒談談,看他們冥煞能不能出份力?”

    容逸先前跟安嘉儒已經見過面了,盡管兩人之間鬧得有些不愉快,但為了盡快找到簡靈,搞清楚情況,容逸也只能再跟安嘉儒接觸接觸了。

    先前安嘉儒聯絡無塵的時候,曾誆騙過無塵,讓無塵誤以為容逸被他控制了,但其實這根本就是安嘉儒有意設的圈套罷了,只是無塵心系容逸,才會被安嘉儒給誆了,不過這就是後話了。

    當甦君琰從容逸口中听到冥煞之主的名字時,他的表情也跟著變了,黑眸更是諱莫如深,甦君琰低眉垂眼地看著腳下的紅木地板,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如此跟容逸說道,“我不太贊同你的提議,這會兒聯絡安嘉儒,恐怕有些不妥……”

    就在容逸掏出手機,打算聯絡安嘉儒的時候,耳畔響起了甦君琰的清冷嗓音,甦君琰直接投了反對票。

    一听甦君琰這話,容逸當即就怒目而視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說現在我們到底該怎麼辦?簡靈真特麼就是一個禍害,而且還是屬于遺千年的那種級別,這些年來,為了她,勞資遭了多少罪?”

    容逸的負面情緒又被成功地挑起來了,要不然也不會當著甦君琰的面,再度破口大罵了。

    一看容逸這狀態,甦君琰眉頭狠狠地皺了皺,俊臉表情更是陰沉了好幾分,顯然也有些煩躁了。

    就在兩人之間的氣氛越發劍拔弩張的時候,容逸的手機鈴聲有些突兀地響起,打斷了兩人的對峙,容逸定楮一看,來電顯示赫然可見甦雷霆三字。

    “甦雷霆?”

    看到甦雷霆名字的時候,容逸黑眸之中的狐疑更是呈現得淋灕盡致,他挑眉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對面的甦君琰,後者表情也有些古怪。

    “你接吧,看他到底想干什麼?”,說起甦雷霆的時候,甦君琰面色越發凝重,盡管兩人是親兄弟,可關系卻好不到哪里去?這會兒甦雷霆突然致電容逸,也讓甦君琰有些疑惑不解。

    聞言,容逸點了點頭,他沒有再跟甦君琰說什麼,而是直接劃過了接听鍵,面無表情道,“你怎麼不繼續東躲西藏了?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所為何事?”

    容逸也沒給甦雷霆任何好臉色,在容逸看來,甦雷霆跟甦君琰一樣,都不省心就對了。

    有時候,容逸內心既悲憤,又憋屈,若真的‘論資排輩’的話,明明他才是最牛逼的明隸大帝,可偏生讓兩個‘小輩’折騰得夠嗆。

    就在容逸思緒有些飄遠的時候,電話那端響起了甦雷霆的低笑聲,從笑聲可以看出,甦雷霆此刻心情不錯。

    “容逸,我可是來給你報喜的,你理應感激我。”

    甦雷霆在說道報喜二字的時候,刻意加重了語氣,黑眸之中的玩味之意更是未加掩飾,誰也不知道甦雷霆這話到底何意。

    容逸一听甦雷霆這‘意有所指’的話,當即就冷哼道,“還報喜?你別給勞資報<a href="/gi/il-ess="___emaita-emai2ada483">[email&nbsp;edj</a>喪就不錯了,別廢話了,直奔主題吧,你到底想干什麼?”

    容逸不想跟甦雷霆彼此試探了,他再度催問起甦雷霆來,就是想要搞清楚某人的真實意圖。

    甦雷霆輕扯薄唇笑了笑,笑容看上去略顯涼薄,他那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叩擊著總裁椅的扶手,稍加思索後,甦雷霆就再度語不驚人死不休道,“旭日東升圖已經出現了,不過是殘圖,而且真偽莫辨,這個時候就是考驗各位眼力跟經驗的時候了,而且生魂鈴也出現了,兩相疊加,你說這到底算不算好消息呢?”

    甦雷霆直接跟電話那端的容逸提到了旭日東升圖殘圖,還格外強調了生魂鈴。

    說這話的時候,甦雷霆雖然依舊嘴角含笑,但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周身更是被駭人的冷氣縈繞,很明顯,此刻的甦雷霆精神也有些緊繃。

    容逸曾經設想過很多種可能,唯獨沒料到,他會從甦雷霆口中听到這樣的消息,所以容逸起初也有些怔住了,好半晌都沒有吭聲。

    甦君琰本來就站在容逸對面,視線也一直落在容逸身上,自然也察覺到容逸的不對勁了,甦君琰眉頭狠狠地皺了皺,想了想,而後輕啟薄唇道,“甦雷霆跟你說了什麼?”

    甦君琰的出聲打斷了容逸的走神,容逸當即就將甦雷霆透露的消息,轉述給甦君琰听。

    甦雷霆這才知道原來甦君琰此刻就跟容逸待在一塊兒,甦雷霆黑眸精光乍現,略微思索了一下,甦雷霆再度勾唇道,“容逸,你把手機給君琰,我有事跟他說。”

    一听甦雷霆這話,容逸只是眸光淡淡地瞥了甦君琰一眼,而後語調平平道,“你哥要跟你談。”

    說話間,容逸就將手機遞給了甦君琰,甦君琰雙眸寒光凜冽,不過並沒有拒絕,他從容逸手中接過電話,而後就跟電話那端的甦雷霆說道,“你什麼時候才願意跟我見面?”

    甦君琰也問得很是直接,眼下津南市的局面太過于復雜,甦君琰只希望甦雷霆不要再‘暗中搞事’,雖說兩兄弟之間還是存在著一些難以調和的矛盾,但甦君琰還是願意暫時摒棄前嫌,跟甦雷霆‘開誠布公’地談一談,不然的話,有些結可能永遠無解。

    甦君琰話音一落,甦雷霆眉心幾不可察地皺了皺,他從總裁椅起身,抬步朝著落地窗走去,甦雷霆看著被薄暮籠罩的城市,而後意味深長道,“君琰,不是皇兄不願意跟你見面,而是時機未到,生魂鈴跟旭日東升圖的出現,究竟代表了什麼,你不會不清楚,既然這兩樣東西都先後出現在津南市,那就證明我們的大方向是對的,接下來,需要關注的就是天鑒推演圖了,可到底誰會成為那個幸運兒,誰也不清楚。”

    甦雷霆說這話的時候,俊臉表情看上去越發嚴肅,此刻的他,心事重重,因為他知道局面早已失控了,盡管甦雷霆也曾采取過很多補救措施,但貌似效果不佳。

    甦雷霆突然當著甦君琰的面提到了天鑒推演圖,自然也讓甦君琰亞歷山大,好半晌,甦君琰都沒有接話,兩人都保持著一種詭異的沉默,容逸目光隱晦莫名地打量著甦君琰,張了張嘴,原本還打算跟甦君琰說些什麼,可最終他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只是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表情若有所思……

    片刻的沉默過後,還是甦君琰率先開口打破了這越發壓抑的氣氛,他輕吐口中濁氣道,“就算前三者集齊了,不是還有清心咒嗎?只要清心咒遲遲不出現,那麼這場較量就分不出勝負,皇兄,你說是不是?”

    甦君琰作為知情者,自然也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他當著甦雷霆跟容逸的面,再度將話題轉移到清心咒上面。

    甦君琰這話一出,容逸眉頭也快要打成死結了,略微思索了一下,他伸手輕輕拍了拍甦君琰的肩膀,而後沖著甦君琰搖了搖頭,示意甦君琰冷靜點。

    甦君琰眸光微微閃爍,並沒有吭聲,而是耐著性子等著甦雷霆回話。

    甦雷霆手指輕敲著落地窗,想了想,而後如此跟甦君琰說道,“君琰,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了,將一切都想得太簡單,清心咒根本就不是必需品,倘若有人搶在我們前面集齊了其他幾樣,就意味著我們璇璣皇朝完了。”

    甦雷霆說這話的時候,嘴角依舊帶著一絲淺笑,但笑容卻會讓人頭皮發麻。

    甦君琰一听甦雷霆這話,黑眸滿是狐疑之色,他皺著眉頭再度追問起甦雷霆來,“皇兄,你這話到底什麼意思?”

    甦君琰知道甦雷霆並不是一個信口開河的人,哪怕他知道甦雷霆不信任自己,但在大是大非上,甦雷霆還是不會‘胡來’的。

    可這一次,甦雷霆並沒有給甦君琰釋疑解惑,他只是避重就輕道,“很快,你就會明白皇兄這話代表著什麼,君琰,我再次提醒你,不要忘記你肩負的使命,你是璇璣甦氏皇族的子孫,所有的一切都應該以家族為重,切記,切記。”

    撂下這話,甦雷霆就直接掛斷了電話,壓根沒給甦君琰再開口追問的機會。

    甦君琰看著已經顯示‘通話結束’字樣的手機,臉色越發難看,他有些挫敗地低聲咒罵起甦雷霆來,誰讓甦雷霆非要說一半,留一半呢?

    容逸眸光微微閃爍地看著表情略顯陰沉可怖的甦君琰,原本還打算追問甦君琰什麼,但最終容逸還是選擇閉口不言,因為他知道此刻甦君琰心情不爽,而且還是屬于超級不爽的那種……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