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24章 挾@持安嘉儒的神秘人形物 簡靈脖間的魚鱗 夜探皇家墓地

第1124章 挾@持安嘉儒的神秘人形物 簡靈脖間的魚鱗 夜探皇家墓地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原本安嘉儒還在琢磨,耶律齊的話到底有幾分真,卻猛不丁听到了某人那不留情面的警告聲,冥煞之主臉色一變再變,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不斷翻涌著,他哪里還敢繼續耽擱時間?趕忙加快腳步,目標明確地朝著西北方的出口走去,那架勢仿佛身後的耶律齊就是洪水猛獸似的。

    很快,安嘉儒的身影就消失在轉角,耶律齊並沒有回頭,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邪肆的幅度,不過耶律齊的笑容只是曇花一現,待他再度看向角門的時候,眉眼之間的陰鷙更是讓人心驚膽顫,他握緊了手中的龍泉劍,而後跨過角門,頃刻間,耶律齊就消失在那代表著不祥的黑暗中……

    讓我們再度將視線轉移到安嘉儒這邊,在跟耶律齊分開後,安嘉儒本來還有些擔心,自己會不會再遇到類似早前那種鬼打牆的場景,畢竟東苑本來就是北辰一族的地盤,平日里或許還不太邪門,但今夜恰好是十五,這就意味著東苑的危險程度會……暴增,哪怕作為冥煞之主,安嘉儒心里都沒底。

    好在一路上,安嘉儒並沒有遇到任何‘魑魅魍魎’,他那顆高懸在嗓子眼的心這才跟著平穩地落了地,直到安嘉儒走出東苑,他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安嘉儒站在東苑大門口,皺眉看著那寫著兩個龍飛鳳舞大字的牌匾,俊臉表情要多陰沉,就有多陰沉,安嘉儒將拳頭捏得咯吱響,低啐了一句什麼,由于話語太過于含糊的原因,誰也沒听清。

    雖說安嘉儒已經安然無恙地離開了東苑,但眼下無塵可還在里面,但安嘉儒也不是什麼良善之輩,他才不會替無塵擔憂,再說了,無塵好歹也曾經是譽滿天下的國師,豈會那麼容易撲街?

    這麼一想,安嘉儒也就沒有再浪費時間了,他目光幽幽地瞥了一眼東苑的牌匾,而後就轉過身,大步流星地朝著停靠在榕樹下的黑色勞斯萊斯幻影走去。

    安嘉儒打開車門,剛坐在駕駛位上,脖子就被一個觸感冰涼的利器抵住了,安嘉儒黑眸一厲,心下一沉,以他那豐富的經驗就能知道,自己這是被人劫jie持了……

    安嘉儒面沉如水,心里其實已經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他都恨不得爆粗口了,與此同時,更對自己的實力產生懷疑,畢竟方才他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任何不對勁,哪里知道車里還有‘驚喜’等著自己呢?

    盡管安嘉儒各種挫敗,可他還是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盡量不讓自己流露出任何懼色來,他只是輕扯薄唇笑了笑,而後透過後視鏡,跟身後某個被一團濃郁黑霧層層包裹的特殊存在說道,“閣下到底是誰?此舉意欲何為?”

    安嘉儒也沒有跟對方廢話,他直接開門見山地詢問起對方來,盡管眼下情況對自己不利,安嘉儒也沒有表露出任何怯懦的表情來,因為冥煞之主知道害怕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而且只會讓對方……變本加厲。

    安嘉儒這話一出,那個拿著匕首,抵住他脖頸大動脈的人形物,只是低低地笑了笑,笑聲明顯已經做過特殊處理了,反正安嘉儒一時半會兒也有些分辨不出,面前這人到底是男,還是女。

    就在安嘉儒不斷地搜刮自己腦海,想要搞清楚他究竟招惹了什麼狠角色,能讓人不惜直接找上門,當面威脅他時,他的耳畔再度傳來了一道雌雄莫變的沙啞嗓音,“安嘉儒,你現在開車去皇家墓地,你最好不要跟我偷奸耍滑,不然的話,我不介意直接送你見上帝。”

    來人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惡意,除了威脅安嘉儒,再來就是給安嘉儒下達最新指令,讓安嘉儒駕車前往皇家墓地。

    一听到皇家墓地的名字,安嘉儒眉頭也跟著狠狠地皺了皺,畢竟方才在東苑里面的時候,耶律齊也曾跟安嘉儒提到了皇家墓地,而且還言之鑿鑿地聲稱,他手中的龍泉劍就是在皇家墓地撿的。

    這會兒,又再度從這個身份不明的家伙口中听到了皇家墓地,安嘉儒可不會覺得這就是什麼巧合。

    見安嘉儒居然在發呆,後座的人明顯有些惱火了,ta手中的匕首微微用力,安嘉儒那白皙的脖子立刻就多了一道傷痕,彼時正在冒血珠,脖間的刺痛感讓安嘉儒眉頭狠狠地皺了皺,他趕忙跟身後某個脾氣明顯不太好的神秘人說道,“好,好,好,我立刻開車過去,你冷靜點,刀子別亂動。”

    安嘉儒何曾如此憋屈過,但眼下自己被他人挾持,他除了妥協,也只能妥協了。

    一听安嘉儒這話,那人冷哼了一聲,不過終究沒有再用刀‘劃拉’安嘉儒,可那人同樣也沒有給安嘉儒重新營造一個‘輕松愜意’的開車環境,因為ta的刀依舊離安嘉儒的腦袋很近,很近,近到安嘉儒一旦耍花招,那人就可以直接弄死他。

    某人的虎視眈眈也讓安嘉儒不敢輕舉妄動,他趕忙發動引擎,而後就將車子平穩地駛了出去,目標則是皇家墓地。

    見安嘉儒沒有起別的心思,很是配合,後座的那人似乎也沒有先前那麼‘狠厲’了,至少ta已經將刀子收了回去,而且整個人也成一團,窩在後座。

    安嘉儒透過後視鏡,自然也能看到後座的情況,可那團黑霧還是讓安嘉儒心生忐忑。

    安嘉儒心思微動,想了想,而後再度小心翼翼地開口道,“那什麼,我能問你,為何要去皇家墓地嗎?那里到底有什麼?”

    安嘉儒也是一個好奇寶寶,反正現在他也已經老老實實地配合了,按理說,這個家伙應該不至于什麼都不願意透露吧。

    可安嘉儒還是將情況想得太美好了,很快,他就被某人嚴厲地呵斥了,“好好開車,別刺探這,刺探那。”

    安嘉儒被噎得一句話都不敢說,俊臉更是陰沉得有些可怕,可見他也有些惱火了,但殘存的理智還是提醒安嘉儒,不要跟這個來路不明的家伙正面杠,所以安嘉儒只能竭盡全力克制自己的情緒,而後目不斜視地開車。

    因為凌晨的緣故,所以一路上也沒什麼車,兩人愣是只用了半個小時就成功地抵達了皇家墓地,安嘉儒將車靠邊停下,而後就畢恭畢敬地請示起身後的人形物來,“你看我們是不是現在下車?從哪個入口進最合適?”

    此刻的安嘉儒態度真的好到不行,畢竟第六感告訴安嘉儒,他車上這個家伙不但心狠手辣,甚至還戰斗力爆表,暴躁程度更是直逼五顆星,明知形勢對自己不利,安嘉儒哪敢梗著脖子跟對方叫囂,只能溫順得跟小綿羊似的。

    安嘉儒笑容很是溫和,他小心翼翼地詢問起後座的‘大o佬’來,畢竟他們都已經抵達目的地了,總不可能一直窩在車子里面,而且皇家墓地的入口大大小小都有不下六個,安嘉儒也不敢隨便選,只好將選擇權交給後座的神秘人。

    安嘉儒這話一出,後座的人形物起初並沒有正面回應,氣氛顯得很是詭異,安嘉儒覺得自己的臉都要笑僵了,但他還是不敢出聲催問,只是耐著性子,安安靜靜地等著某人發話。

    好在那個被霧氣層層包裹的人形物也沒有一直故作高深,就在安嘉儒有些耐心告罄的時候,耳邊終于響起了神秘人的沙啞嗓音,“你下車,直接去簡靈的衣冠冢看看,帶上這個就好。”

    說話間,人形物就丟了一個東西過來,安嘉儒眉頭狠狠地皺了皺,雖然有些抗拒,但還是趕忙接過,當安嘉儒看清楚手中的玩意兒時,嘴角各種抽搐,一時沒忍住,當即就沖著人形物翻了一個不太雅觀的白眼,他有些沒好氣道,“你這是開玩笑嗎?給我一個沒有任何訊號的對#講@機干什麼?”

    安嘉儒真的是有些抓狂,他都恨不得直接將手中的玩意兒朝人形物臉上擲了,但殘存的理智還是提醒安嘉儒不能胡來。

    面對安嘉儒的抗議跟抱怨,人形物的情緒沒有半點起伏,ta只是語調平平道,“等你抵達簡靈的衣冠冢前,此物就會有訊號了,到時候,你等我消息就好。”

    一听人形物這話,安嘉儒黑眸之中的驚詫也顯得很明顯,他將對@講@機拿到眼前,翻來覆去地看了好半晌,就是想要研究下,這個東西是不是真的有神秘人所說的這樣牛逼。

    可安嘉儒此舉卻惹惱了後座的‘貴客’,因為ta再度沖著安嘉儒低吼道,“趕緊,下車,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安嘉儒被該人的粗魯嚇了一大跳,盡管心里對某人很不滿,可眼下自己不是對方對手,安嘉儒也只能委屈巴巴地拿著那個擁有著神奇功能的對@講@機,從車上下去了。

    安嘉儒下車的時候,還特意回頭看了一眼人形物,他發現那個人形物貌似沒有先前‘臃腫’了,這話是咩意思,簡而言之就是,人形物的體型縮小了一點。

    安嘉儒眉頭狠狠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狐疑之色,他甚至以為是自己眼花了,所以趕緊又伸手揉了一下自己的眼楮,再定楮一看,而後又發現人形物的體積還是那麼……龐大。

    安嘉儒有些無語,他輕嘆了一聲,低啐了一句什麼,而後就轉身朝著最近的b入口走去,沒過多久,安嘉儒那挺拔的身影就消失在轉角,再也看不見。

    車內的人形物一直蜷縮在後座,如果安嘉儒能夠透過那層厚厚的黑霧,看清里面的人的話,他一定會驚呆了下巴,因為被黑色霧氣包裹起來的並不是旁人,而是影後妹子簡靈。

    至于簡靈為什麼會以這樣的狀態出現,甚至還盯上了安嘉儒,就是另外一個未解之謎了。

    “該死的,混蛋,為毛要這麼折騰我,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重獲自由?”

    這一刻,如果安嘉儒就在眼前的話,他一定能夠听出來這就是屬于簡靈的聲音,畢竟某人的聲音太過于獨特了,實在是讓人想忘記都不容易啊。

    沒人知道簡靈這話到底是在抱怨什麼,又是在抱怨誰,她只是不斷地掰扯著脖頸間時隱時現的,類似魚鱗的玩意兒,簡靈動作太過于粗魯,白皙的脖子都已經在流血了,可她卻仿佛感覺不到疼痛似的,非但連眉頭都沒皺,甚至繼續重復著拔蘿卜,啊呸,是拔鱗片的動作。

    這樣的場景真的挺像恐怖電影,反正很容易讓人心生不適。

    最後,也許是簡靈累了,亦或是她知道這樣也是于事無補的,所以她選擇了放棄,只是一臉沮喪地坐在後座,耷拉著腦袋,表情看上去有些想哭。

    簡靈的挫敗跟煩躁絲毫未加掩飾,畢竟這樣的狀況實在是太糟心了,簡靈右手邊同樣擺放著一個跟安嘉儒方才帶走的對@講@機,一模一樣的東西,原本毫無動靜的裝置,突然開始閃爍著暈黃的光芒,自然也引起了簡靈的主意,簡靈也顧不上再處理自己身上的鱗片了,她只是眉頭輕皺地看了一眼那個讓安嘉儒很是好奇的裝置,而後就搗鼓了兩下,很快,簡靈就摁了其中一個按鈕,她面無表情地等待著,約莫過了三十秒之後,簡靈耳邊再度響起了安嘉儒那疑惑滿滿的低沉嗓音,“高人,你這玩意兒也太神奇了吧,居然還能變身,嘖嘖嘖,我真的覺得自己就是土包子一枚……”

    現在簡靈心情不好,她並不是很想听安嘉儒絮絮叨叨,所以很快,簡靈就偽裝了自己的聲音,再度沖著沒見過世面的安嘉儒低吼道,“行了,別廢話,接下來我說的每一句,你都要听清楚,也要記清楚次序,如果弄錯了,到時候再發生危險,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說這話的時候,簡靈表情看上去格外嚴肅,明擺著接下來她的叮囑顯得尤為關鍵,安嘉儒哪里敢掉以輕心,他立刻就調整好自己的表情,忙不迭地點頭道,“好,你說,我听著……”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