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25章 顯示屏VS光柱 危機驟臨之悲催的冥煞之主 無情的簡靈

第1125章 顯示屏VS光柱 危機驟臨之悲催的冥煞之主 無情的簡靈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在跟安嘉儒通話的時候,簡靈已經事先‘處理’過自己的嗓音,要不然非得當場穿幫不可?影後妹子倒不是害怕暴露身份,她主要擔心的還是……那些極有可能,接踵而至的麻煩。狂沙首*發~

    正是因為這些顧慮,所以簡靈只能慎之又慎,唯恐行差踏錯半步,再讓她面臨滅頂之災。

    安嘉儒的絮叨自然也令簡靈大為光火,她這都快愁死了,可偏生安嘉儒卻興奮得跟個沒見過世面的二傻子似的,居然還有心情跟她說說笑笑,簡靈都恨不得翻白眼了,越發覺得安嘉儒當年的潰敗不無道理,誰讓某人感知危險的能力辣麼弱呢?

    簡靈的呵斥終于讓安嘉儒消停了,只見被黑霧層層包裹的她,一手按捺著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腦海思維高速運轉,很快,簡靈就再度叮囑起安嘉儒來,一再強調次序問題。

    雖說安嘉儒此刻也一頭霧水,但他還是敏銳地捕捉到危險的訊號了,他哪里還敢再說那些有的沒的,而是表情嚴肅地靜候起簡靈的解釋來。

    簡靈輕輕咳嗽了一聲,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朱唇輕啟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如今在你面前依次排開的應該是五根足足半人高的光柱,從左到右,分別對應著紅色,橙色,黃色,綠色跟紫色,對嗎?”

    簡靈說這話的時候,她已經事先搜刮了好幾遍自己的腦海,再三確認記憶沒有出錯,這才跟電話那端的安嘉儒說了這樣一番話。

    簡靈話音剛落,安嘉儒就語調滿是狐疑道,“你說的顏色倒是吻合,可如今我所見到的並不是光柱,而是跟顯示屏大為類似的裝置,不過卻又跟現代的顯示屏有些不太一樣。”

    安嘉儒將自己眼前的景象直接描述給簡靈听,畢竟簡靈所言跟他所見還是有著些許的差異。

    簡靈此刻都表現得如此慎重,安嘉儒自然越發不敢掉以輕心,唯恐到時候又給自己惹來……無妄之災,所以他也盡可能地精準描述,好讓簡靈做出正確的判斷。

    安嘉儒這話一出,就輪到簡靈傻眼了,好半晌,簡靈都沒有開口,只是眉頭深鎖地看著虛空某處,表情看上去很是古怪,誰也不知道這會兒簡靈到底在琢磨什麼。

    “高人,你有在听嗎?”

    見簡靈遲遲都沒有吭聲,安嘉儒心中的不安也跟著變得越發強烈起來,他有些疑神疑鬼地環顧了一眼四周圍,輕吐口中濁氣,而後再度出聲催問起電話那端的簡靈來。

    安嘉儒的出聲打斷了簡靈的走神,簡靈本來都想到了關鍵之處,可靈光一閃的那剎那,卻被安嘉儒給驚擾了,簡靈俏臉當即就陰沉如鍋底,表情更是憤恨得有些可怕,捏著對講ji機的指關節也因為用力過度的緣故,已經呈現出一種不太正常的青白色,可見簡靈到底有多惱火,她一口銀牙都快要咬碎了,語調各種不善道,“安嘉儒,你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我特麼是倒了多大血霉才認識你這號人物。”

    簡靈當即就沖著安嘉儒咆哮,哪怕是隔著手機屏幕,都能夠讓安嘉儒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來自于簡靈的嫌棄跟狂zao躁。

    安嘉儒本來還覺得莫名其妙,可卻很快就變了臉,因為他後知後覺到,自己跟電話對面的神秘人其實是認識的,思及于此,安嘉儒黑眸精光乍現,他直接開門見山地追問起電話那端的的簡靈來,“你~到底是誰?既然我們認識,為何還不能用真面目見我,你這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麼藥?”

    安嘉儒也顧不上研究排在自己面前的詭異顯示屏到底有何功能,此刻,他更加想要了解的是,這個半夜挾持他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安嘉儒這話一出,簡靈當即就冷哼道,“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愚蠢,居然連我是誰都不知道。”

    簡靈再度咆哮起安嘉儒來,真的是一點面子都沒有留給冥煞之主。

    安嘉儒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如果不是現在跟簡靈之間還隔著些許的距離,相信我,冥煞之主一定會先動手的,誰讓簡靈總是要埋汰他呢?

    “我警告你,你別太過分了,現在你不也需要我的配合嗎?”

    安嘉儒眉眼不善地打量著依次在他面前排開的顯示屏,而後直接威脅起簡靈來。

    一听安嘉儒這話,簡靈秀眉也快要打成死結了,她都恨不得直接爆粗口了,但殘存的理智還是提醒簡靈,不要因小失大,更不要為此跟安嘉儒起正面沖突,正是因為想通了這些彎彎繞繞,所以簡靈深呼吸了兩三次,竭盡全力讓自己保持冷靜,而後就再度面色一正道,“你先等一等,直到顯示屏變成光柱,切換成光柱的時候,你就告訴我。”

    簡靈再度說回正事,安嘉儒也就沒有再繼續跟影後妹子斤斤計較了,畢竟如今安嘉儒同樣面臨著不小的困惑,他也很想知道,這個裝神弄鬼的老熟人到底有何目的,又為什麼非要來皇家墓地。

    當然更讓安嘉儒介意的還有耶律齊手中的龍泉劍,先前耶律齊曾告訴安嘉儒,他的龍泉劍同樣來自于皇家墓地,雖說安嘉儒對此說法,深表懷疑,但如今他的想法卻開始動搖了。

    就在安嘉儒思緒有些百轉千回的時候,原本四四方方的顯示屏,突然變成了一根根五彩斑斕的光柱,看到這種神奇的現象時,安嘉儒也有些目瞪口呆,不過好在他沒有忘記跟電話對面的簡靈匯報。

    “變了,變了,已經變了,不過現在所有的光柱都跟彩虹似的,一時半會兒,我用肉眼很難區分五根光柱之間的區別。”

    听到安嘉儒這話的時候,簡靈並沒有感到絲毫輕松,秀眉越發緊蹙,畢竟安嘉儒的描述還是跟她腦海里面的‘影像’有所出入。

    盡管出入不算太大,但如今情況復雜,一絲半點的差異都有可能會……謬之千里,所以簡靈也不敢貿然開口,她有些煩躁地摳了摳駕駛座的椅被,想要借此緩解自己內心的焦慮。

    “你听到我說的話了嗎?你倒是回答我呀。”

    安嘉儒見簡靈又開始保持沉默,臉色也跟著變得越發難看,他用力地捏了捏拳頭,而後再度催促起簡靈來,在跟簡靈表達自己的不滿時,安嘉儒的視線始終落在距離自己不過三步之遙的光柱上,雖說簡靈沒有把話說清楚,但安嘉儒此刻也知道光柱的變化對于簡靈而言,尤為重要,而且是作為她後續判斷的‘重要依據’,這麼一想,安嘉儒當然也不敢馬虎對待。

    安嘉儒這話讓簡靈越發惱火,連帶著說話的嗓音都跟著變得尖銳起來,“你給勞資閉嘴。”

    又被簡靈給咆哮了,安嘉儒臉色更加難看,他突然都有些不願意搭理簡靈了,不過殘存的理智還是提醒安嘉儒不能醬紫,所以安嘉儒只是陰沉著俊臉,薄唇緊抿地盯著光柱,那架勢仿佛面前的五根光柱跟他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似的。

    安嘉儒終于不再出聲打攪,簡靈也在趁機放空自己的腦袋,她需要重新‘捕捉’那些一閃而逝的畫面,因為她知道那些畫面中會藏著她想要的線索,亦或是答案。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雖說只是過去了一分半鐘,可對安嘉儒還有簡靈來說,卻像是一個遙遠的世紀,兩人表情如出一轍的凝重,盡管兩人思想並不‘同頻’,可這也不妨礙他們產生了同樣的壓力。

    片刻的沉默過後,簡靈終于開口了,她背靠著後座,閉上眼楮,輕嘆道,“安嘉儒,恐怕我們是到了要拿命來賭的時候了。”

    簡靈這話一出,安嘉儒越發雲里霧里,眉頭更是快要打成死結了,他不明所以地盯著依舊沒有太大變化的光柱,而後再度跟電話那端的簡靈說道,“你倒是說清楚點,如果真的是以命相搏,難道我連知情權都沒有嗎?那麼我又如何下得了決心,跟你賭呢?”

    安嘉儒也很是煩躁,當然主要是對簡靈的不滿,誰讓簡靈說話總是習慣性留一半呢?這特麼不是故弄玄虛,故布疑陣,又是什麼?

    安嘉儒在催問簡靈的時候,其實也在嘗試著靠近光柱,但他卻發現一旦自己主動縮短跟光柱之間的距離,那麼他就會感到一股磅礡的力量,讓他整個人都很不舒服,而且這種不適可不是一星半點,甚至會讓他心生畏懼。

    這樣的發現也讓安嘉儒疑惑滿滿,想了想,他再度追問起電話那端的簡靈來,“這些光柱到底有什麼用?貌似我跟它們保持三步之遙的距離,就不會對我產生負面影響,一旦強行縮短,我哪兒都不舒服,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反正就是難受得很……”

    安嘉儒又不是傻子,既然簡靈能夠在不在場的時候,都知道光柱的存在,那麼她對光柱的了解一定要比自己多,為了掌握更多有價值的線索,安嘉儒只好請教簡靈了。

    本來簡靈還有些遲疑,她也吃不準,自己到底該不該給安嘉儒‘指手畫腳’,可當她從安嘉儒口中听到這樣的感覺描述時,她整個人都不好了,臉上的血色更是褪散得干干淨淨,因為太過于緊張的緣故,簡靈身體微微前傾,甚至有點成弓形的模樣,看上去頗為怪異,可簡靈卻渾然未覺,她只是磕磕巴巴地跟電話對面的好奇寶寶說道,“趕緊跑,離那些光柱越遠越好。”

    本來安嘉儒還在等簡靈的解釋,卻沒料到他會從簡靈口中听到這樣的‘糟心話’,安嘉儒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哪里還敢再追問,而是用最快的速度,想要遠離那些五彩斑斕,代表著不祥的光柱,可簡靈的提醒還是晚了一步,安嘉儒的反應同樣也慢了一步,最終的結果就是,安嘉儒被一股灼熱的氣浪掀飛,腦袋嗡嗡作響,不知道究竟是砸到了什麼,雙眼一翻,就直接暈了過去。

    在意識徹底陷入黑暗之前,安嘉儒直接‘親切問候’了簡靈的老母。

    “安嘉儒,安嘉儒,你沒事吧?”

    簡靈臉色微微發白地看著車窗外,外面依舊是濃稠如墨的黑,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因為緊張的緣故,甚至都顧不上掩飾自己的聲音了,如果這會兒安嘉儒還沒有暈菜的話,肯定就能知道今夜讓他大倒血霉的就是影後妹子這個煞星了,可惜的是,他未能多堅持一會兒,因此就無法等到謎題揭曉的這一刻。

    簡靈的詢問,並沒有獲得來自安嘉儒的回應,簡靈眉頭越發緊皺,掌心甚至都沁出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液,顯然也在擔心,也在害怕著什麼。

    “該死的,居然被人算計了。”

    心情不爽的簡靈,直接將對講ji機丟在一邊,而後就低聲咒罵起來,誰也不知道簡靈這話到底代表著什麼,更加不知道,她口中所謂的算計又意味著什麼……

    當簡靈心緒不寧的時候,她脖頸間的魚鱗也隨之變多,讓她越發心煩意亂,隨著抑制不住的抓撓動作,簡靈脖間已經血肉模糊了,可偏生她卻像察覺不到半點痛苦似的,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煩死了都,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安嘉儒死了不可惜,可問題是,我的東西還在他那里,如果再讓元靈發現,肯定會追溯到我的行蹤,不行,這樣絕對不行。”

    神情焦灼的簡靈再度自言自語起來,而且她這番話所包含的敏min感訊息太多,太多了,甚至還牽扯到元靈,簡靈似乎是在抗拒著元靈,也是在跟元靈對抗,可原因卻不明。

    而且簡靈貌似對安嘉儒的安危一點都不在意,從她那句殘酷無情的話就可見一斑了,要是這會兒安嘉儒就在跟前的話,他一定會不顧形象地沖簡靈破口大罵,再說某人毫無人性,誰讓簡靈絲毫都不在意他的死活呢?

    簡靈在車內糾結了十來分鐘,最終還是推開車門,下了車,不過她的動作卻格外謹慎,對四周更是防備得不行,仿佛暗處蟄伏著對她不利的危險人物似的……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