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26章 抵達皇家墓地的寂痕 葬龍山蛇王窟地陷 交易之旭日東升圖

第1126章 抵達皇家墓地的寂痕 葬龍山蛇王窟地陷 交易之旭日東升圖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我果然就是一等一的好人,居然會大發善心。狂沙首*發~”,簡靈嘟囔了一句,抬步朝著皇家墓地b入口走去。

    其實簡靈也掙扎了很久,她本打算啥都不管,直接開溜,可最終她還是改變了主意,當然簡靈並非如她所言的那樣‘善良’,她只是忌憚著元靈,又擔心見死不救會破壞某些‘既定的規則’,到時候再反作用于她,那樣她真的會哭瞎。

    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簡靈還是決定去皇家墓地里面看看情況。

    下車的時候,原本籠罩在簡靈身上的黑色霧氣漸漸散去,她皺著眉頭打量了自己一眼,低啐了一句什麼,無人听清。

    此刻,簡靈的表情看上去顯得格外凝重,她小心翼翼地戒備著四周,生怕遇到讓自己招架不住的危險fen分子,好在這些場景都沒上演,可簡靈還是未曾感到半分輕松,因為她心里很清楚,安嘉儒那邊的情況恐怕頗為不妙。

    一想起安嘉儒,簡靈整個人都不好了,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方那陰沉得讓人倍感壓抑的天幕,低聲呢喃了一句什麼,而後就用力地捏了捏拳頭,目光堅毅地朝著自己的衣冠冢走去。

    其實這條路,簡靈已經走了很多次了,但每一次她的心情都會有所不同,但相同的卻是她的抵觸。

    屢次在不同的‘平行空間’,‘交叉空間’游走,按理說,簡靈的心理承受能力應該加強了才對,可這些經歷非但沒能讓簡靈變得‘勇敢’,反倒讓她越發‘膽小’了。

    事到如今,簡靈也沒能弄明白,當年那場頒獎禮到底是怎麼回事?尤其是那道詭異的閃電,究竟是何人引來的,又為什麼要針對她,簡靈依舊是兩眼一抹黑。

    就在簡靈思緒有些飄遠的時候,她突然有些後背生寒,那架勢就好像被什麼凶獸虎視眈眈地盯著似的,簡靈星眸一厲,當即就轉過身去,做出了迎戰的動作。

    “寂痕,怎麼是你?”

    出現在簡靈面前的不是旁人,正是甦君琰的心腹,侍衛小哥寂痕,彼時,寂痕依舊身穿著一襲衣擺帶著金色暗紋的黑色勁裝,手中拿著他慣用的長劍,長劍在靜默的暗夜中,寒光凜冽,讓人有些心里發 。

    寂痕身上的衣服明顯濕透了,彼時都在不斷地滴水,對于耳聰目明的簡靈來說,水滴砸落地面的時候,那個聲音也是一種折磨,更是一種困擾。

    簡靈秀眉越發緊蹙,連帶著落在寂痕身上的視線也跟著變得詭異起來,她甚至趕忙往後退,刻意拉開距離,因為第六感告訴簡靈,寂痕……來者不善。

    “我終于找到你了。”

    寂痕隨意地抬手,擦拭了一下額角的水,而後嗓音清冷地跟簡靈打起招呼來,只不過寂痕這話卻讓簡靈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她一臉戒備地打量著面色冷峻的寂痕,想了想,而後直接開門見山地追問起寂痕來,“你找我?為什麼?”

    嚴格說來,寂痕是甦君琰的心腹,卻不是她的心腹,而且寂痕早已經知道了她這號‘奇葩’的存在,雖說寂痕已經可以接受了,但並不代表,他同樣會對簡靈……忠心耿耿。

    簡靈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自己沒有那樣的人格魅力,能夠讓寂痕為她所用,所以此後簡靈跟寂痕的相處模式也跟著變了,若不到萬不得已,簡靈從來都不會麻煩寂痕替她辦事,當然說白了就是因為二人之間的信任已經‘破裂’了。

    這會兒,寂痕突然出現在皇家墓地,而且還強調是來找她的,怎麼可能不讓簡靈心生詫異,要知道,眼下不但甦君琰在津南市,無塵跟甦雷霆也都來了,寂痕更應該去找這幫人,而不是繞開那幫人,直接尋她,于情于理,這都是解釋不通的。

    簡靈心中疑竇重重,自然越發忌憚寂痕,因為以她如今的情況,倘若寂痕跟她動武,其實簡靈也心里沒底得很。

    就在簡靈心有惴惴的時候,距離她三步之遙的寂痕抬眸,面無表情地看著簡靈,而後再度語出驚人道,“葬龍山蛇王窟突然發生了地陷,情況很嚴重,我希望你能跟我走一趟葬龍山。”

    當簡靈從寂痕口中听到葬龍山三字的時候,她的雙眸當即就瞪大如銅鈴,顯然也被驚著了。

    寂痕黑眸幽幽地盯著簡靈,稍加思索,而後再度薄唇輕啟道,“簡靈,你應該知道蛇王窟到底有多重要,倘若就此被掩埋,或者說整個消失不見,屆時受到影響的首當其沖便是你,所以你更有義務隨我前往葬龍山善後……”

    寂痕也沒有跟簡靈廢話連篇,而是直奔主題,從他屢次三番的強調就可以看出此事的嚴峻性跟緊迫程度。

    寂痕的出聲打斷了簡靈的出神,簡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她皺著眉頭想了想,而後就冷哼道,“你這算是威脅我嗎?”

    對此,寂痕只是輕輕搖頭,當場否認道,“我更喜歡你將此視作善意的提醒。”

    寂痕根本就沒打算威脅簡靈,他只是將自己所知道的情況都事無巨細地說給簡靈听罷了,寂痕知道簡靈是個心思縝密的人,別看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但處理起正事時,還是不會胡亂造次的。

    寂痕這話讓簡靈眉頭越發深鎖,她將拳頭捏得咯吱響,而後直接拒絕道,“抱歉,這件事情,我愛莫能助,寂痕,我覺得你應該直接去找你的主子,天鑒令不是在甦君琰手里嗎?他總不能光拿好處,不干活吧?”

    盡管簡靈此刻也很是驚駭,但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影後妹子還是選擇了拒絕,因為她不想去當馬前卒,更不願意……舍己為人。

    就以簡靈這種操守,這種覺悟,她怎麼可能會為了旁人的利益,連自己小命都不要了呢?無私奉獻這種高尚的品格終究還是跟簡靈沒有任何關系,她覺得就算自己重新回爐重造,估計都很難學會何謂……舍生取義。

    簡靈這話一出,寂痕臉色當即就變了,連帶著落在簡靈身上的目光也顯得格外嚴厲,寂痕目光泛冷地盯著微微抬高下巴,表情各種桀驁不馴的簡靈,而後再度挑眉追問道,“你難道就不怕自己被抹殺嗎?”

    說這話的時候,寂痕語調很輕,雖然心里氣憤,但還是沒有沖著簡靈咆哮,畢竟在面對女人的時候,寂痕往往是最有禮貌的那一個,在這一點上,寂痕做得比其他人好多了,甚至包括他的主子甦君琰。

    寂痕話音一落,簡靈當即就冷笑了一聲,她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而後用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如此跟寂痕說道,“怕什麼怕,反正這個世界掛了,下個世界同樣能出現,不過就是形式有點變化罷了,多花點時間適應,從頭來過就好,這些年不都是這樣過來的嗎?”

    簡靈擺明了就是不會老老實實地配合寂痕,寂痕听得頻頻皺眉,好半晌都沒有回話,只是表情諱莫如深地盯著簡靈,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兩人之間的氣氛顯得格外詭異,就連空氣中都彌漫著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不適感。

    最終還是簡靈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目光銳利如刀地盯著面容冷峻的寂痕,而後話鋒一轉,再度跟寂痕說道,“寂痕,你可知道之殤抵達津南市的事,而且之殤跟甦雷霆也鬧崩了,如果你著急葬龍山的事,或許可以去找找之殤,你跟他之間不是也有一點交情嗎?”

    影後妹子在搜刮了一遍自己腦海後,最終就打起了影衛統領之殤的主意。

    簡靈這話一出,寂痕當即就眸光微微閃爍道,“這是跟之殤沒有什麼關系,我找他更是無濟于事,簡靈,你何必顧左右而言他?你不妨開個條件,到底需要我怎麼做,你才能答應我的請求?”

    寂痕還是不死心,他冷著臉,再度追問起簡靈來,就是希望簡靈可以改變心意,願意隨他前往葬龍山。

    一听寂痕這話,簡靈不免也有些惱火了,她表情有些不善地瞪了寂痕一眼,而後沒好氣道,“你這個家伙怎麼還是一如既往的倔呢?你這算哪門子請求,我看你完全就是強人所難,眼下我到底是什麼情況,我就不信,你不清楚,你讓我現在跟你前往葬龍山蛇王窟,不就是明擺著讓我送死嗎?我才不要當炮灰,無論你開出什麼籌碼,我都不會答應,你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影後妹子本來就因為安嘉儒失利的事,而心緒不寧,這會兒寂痕又跟著瞎搗亂,她越發煩躁,連帶著說話的語氣也跟著變得不客氣。當然,禮儀這種東西,大部分時候,對于簡靈來說就是……形同虛設,對她,真的不能要求太多。

    簡靈的強勢跟拒不讓步,自然也讓寂痕察覺到了,寂痕臉色鐵青一片,握著長劍的手跟著寸寸收緊,因為太過于用力的緣故,指關節都呈現出一種不太正常的青白色。

    如果不是寂痕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的負面情緒,恐怕這會兒他會直接出手對付簡靈,但殘存的理智還是提醒寂痕,他不能真的跟簡靈徹底撕破臉。

    有了這樣的心理覺悟,寂痕自然不會沖簡靈發火,他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突然話鋒一轉,語出驚人道,“倘若我將旭日東升圖的孤本送給你,你還要拒絕嗎?”

    寂痕當著簡靈的面,猛不丁地說起了旭日東升圖,而且還強調了孤本。

    簡靈怎麼都沒想到,寂痕會跟她說這樣的話,她內心的震撼程度可想而知,秀眉緊皺的簡靈,表情詭異地打量著絲毫不像是說假話的寂痕,而後朱唇輕啟道,“你是說真跡?不是那些足以以假亂真的拓本,臨摹本喲……”

    稍加思索了一下,簡靈再度向寂痕求證,畢竟先前就已經出現過太多……高仿的假貨,簡靈不得不防。

    簡靈的慎重自然也讓寂痕察覺了,寂痕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這樣的寂痕讓簡靈也有些不太放心,她皺眉看著寂痕,正打算再跟某人說些什麼的時候,寂痕卻搶先開口道,“放心吧,我還不至于用假東西糊弄你。”

    說到這里,寂痕停頓了一下,他鷹隼如炬地盯著距離自己三步之遙的簡靈,而後再度幽幽補充道,“旭日東升圖對我來說,毫無用處,所以我願意拿它跟你交易,只要你答應跟我前往葬龍山,先處理蛇王窟的事就好,這其實是個很劃算的買賣不是嗎?你何不考慮,考慮呢?”

    寂痕還是不死心,對他來說,眼下的當務之急就是先解決葬龍山的危機,至于別的,寂痕只能暫且晾在一旁了。

    寂痕這話一出,簡靈就語氣有些陰陽怪氣道,“寂痕,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既然你手中有旭日東升圖的真跡,為什麼不直接拿給甦君琰,何必來跟我交易?你應該知道他們那幫人可都在提防我,你這樣算是跟‘大部隊背道而馳’,值得嗎?”

    說起值得二字時,簡靈的表情顯得越發詭異,星眸之中的情緒更是復雜得很。

    面對簡靈的試探,寂痕只是輕扯薄唇,笑了笑,而後四兩撥千斤道,“恐怕你想問的不是值不值得,而是為什麼我會‘反其道而行’吧?你更想知道的是原因,對嗎?”

    寂痕也不是傻子,他直接將話題挑明了,好歹寂痕也跟簡靈共事過很長時間,雖說對簡靈不算百分之百的了解,可他也知道簡靈是一個疑心病很重,很重的人,倘若他今日說不出一個子丑寅卯來,恐怕簡靈也不會改變主意。

    既然寂痕問得直接,簡靈也沒有再遮遮掩掩,她眸光幽幽地看著寂痕,而後點頭道,“是,我就是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促使你背著甦君琰來找我……”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