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27章 語出驚人的玉渮澤 落在葬龍山事發現場的玉墜 靠山王的嫌疑

第1127章 語出驚人的玉渮澤 落在葬龍山事發現場的玉墜 靠山王的嫌疑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簡靈還是懂的,眼下寂痕的行為于情于理都說不通,勢必會引起簡靈的懷疑,就算簡靈‘眼饞’旭日東升圖孤本,她也不會失智到真將自己腦袋拴在褲腰帶上,畢竟小命更重要。*~

    簡靈眸光滿是狐疑地盯著神色幾分冰凍的寂痕,戒備的模樣簡直了。

    正當寂痕打算開口跟簡靈解釋什麼的時候,暗處突然走出一道頎長的人影,低聲輕笑道,“簡靈,你若真信了寂痕,就該坐實你智力低下的傳言了。”

    說話的人明顯不懷好意,從他這糟心話就可見一斑了。

    “玉渮澤,是你。”

    出言埋汰簡靈的不是旁人,正是麒麟山莊的莊主玉渮澤,此刻玉渮澤身穿一襲絳紅色的雲錦長袍,長發用一根同色的發帶系著,看上去帥氣逼人,氣質更是非常人可比,可簡靈卻沒有心情欣賞某人的美跟魅,她眉頭都快打成死結了,誰讓玉渮澤也跟著……‘亂入’呢?

    玉渮澤的出現不但讓簡靈心塞,而且也打了寂痕一個措手不及,寂痕鷹隼如炬地盯著正邁著優雅的步伐,朝他跟簡靈走來的玉渮澤,心思微動,薄唇更是快要抿成一條直線了。

    很快,玉渮澤就來到兩人身旁,他雙臂環胸,眸光銳利地一一掃過寂痕跟簡靈,而後再度語不驚人死不休道,“葬龍山蛇王窟地陷根本就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陰謀,幕後主使還跟璇璣皇族息息相關,這個時候,倘若你真跟他前往葬龍山,估計只能死瞧瞧了,而且未必可以再‘重生’喲。”

    說這話的時候,玉渮澤沖著秀眉緊皺的簡靈笑了笑,而後就姿態慵懶地伸手指了指俊臉漆黑如鍋底的寂痕。

    “玉渮澤,你莫要血口噴人。”

    寂痕也火冒三丈,當即就沖著搞事情的玉渮澤咆哮起來。

    對此,玉渮澤只是輕皺眉頭,用小指指甲蓋,掏了掏耳朵,滿不在乎地聳肩道,“我這可有真憑實據,怎能算血口噴人呢?”

    玉渮澤這話說得信誓旦旦,而且還特意瞥了簡靈一眼,無疑就是在‘提醒’簡靈,不要輕易中了寂痕的圈套。

    玉渮澤這話一出,簡靈星眸寒光閃爍,她表情隱晦莫名地看著,因為憤怒,身體輕顫的寂痕,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插話道,“既然說有證據,怎麼不擺出來?”

    簡靈也懶得猜來猜去了,索性將事情挑明,反正眼下相關當事人都在場,索性就當面鑼對面鼓,好好地對質,也省得她折磨自己的腦細胞了。

    簡靈一如既往的直爽,玉渮澤也沒有故弄虛玄,他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而後就解開腰間的素色香囊,用一副穩操勝券的模樣,將香囊遞給簡靈,表情倨傲道,“喏,我這人從不打無準備之仗,證據早備下了。”

    說到這里,玉渮澤停頓了一下,他偏頭,再度掃了一眼面沉如水的寂痕一眼,而後再度火上澆油道,“既然某些人非要求錘得錘,我也樂意施以援手,只希望等下你不會後悔……”

    玉渮澤這話無疑就是說給寂痕听的,寂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他迎著玉渮澤那雙惡意滿滿的眸子,硬氣道,“我行得端走得正,又有何懼?”

    寂痕依舊是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仿佛真的一點都不懼怕玉渮澤的‘指控’。

    簡靈眸光微微閃爍地睨了兩個針鋒相對的家伙一眼,而後口氣不善道,“爭什麼爭?我先看看這里面到底有什麼錘子?”

    說話間,簡靈就直接打開了香囊。

    當簡靈拿到香囊的時候,從觸感來說,她就覺得香囊里面放著的應該是四四方方,扁平的東西,類似折疊好的紙張一類的東西。

    可等簡靈真的打開香囊的時候,她卻發現自己完全想錯了,因為出現在她掌心的是一個迷你版的指南針裝置,只不過那個裝置很小,很薄,外面又有包裝材料,這才讓簡靈做出了錯誤的判斷。

    簡靈拿著指南針,翻來覆去地看了好幾遍,也沒能看出什麼端倪來,她的秀眉都快要打成死結了,當即就有些不耐煩地開口道,“這不就是指南針嗎?算什麼證據,玉渮澤,你耍我嗎?”

    簡靈覺得自己是被玉渮澤給戲弄了,自然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本來這個時候,大家的心情都已經有些緊張了,都在等著謎題揭曉,卻來了個‘神轉折’,當然也讓人很是泄氣。

    簡靈出聲質問玉渮澤的時候,玉渮澤正忙著跟寂痕‘對峙’,所以起初也沒有留意到簡靈,這會兒一听簡靈的話,玉渮澤當即就扭臉,看了簡靈一眼,很快,玉渮澤就嘴角抽搐,表情很是尷尬道,“額,拿錯了,抱歉。”

    一听玉渮澤這話,簡靈都有些風中凌亂了,她用一副瞅著智障的眼神,瞅著玉渮澤,已經一點開口說話的欲望都沒有了。

    寂痕雖然沒有簡靈表現得那麼‘直接’,可他的視線卻一直都落在玉渮澤身上,因為此刻,寂痕也有些好奇,不知道玉渮澤所謂的‘求錘得錘’到底是什麼?

    不過,這會兒,寂痕心里並沒有多慌張,因為他清楚地知道,葬龍山蛇王窟地陷的事,絕對跟璇璣甦氏皇族沒有關系,雖然不知道玉渮澤為何非要將此事‘栽贓’給甦家,但寂痕堅信,假的永遠不可能成為真的,情qing報亦如是……

    反正這會兒,寂痕認為玉渮澤大概率就是在‘胡說八道’。

    面對來自于寂痕跟簡靈那咄咄逼人的眼神,玉渮澤並沒有流露出一絲一毫類似驚慌的神情來,他依舊各種氣定神閑,而後再度解開了另一個香囊,跟先前那個裝著迷你版指南針的差不多款式,這也就解釋了,為何玉渮澤一開始會拿錯……

    簡靈秀眉緊蹙,巧連表情依舊不怎麼好看,許是因為第一次的失誤,所以這會兒,她對玉渮澤還是有些不太放心。

    玉渮澤又不是傻子,豈會看不出簡靈對他的嫌棄來,他嘴角微微地抽了抽,索性親自將素色香囊打開,而後就從里面拿出了一個玉墜子,遞到簡靈面前。

    玉墜子的成色上等,一看就不是凡品,簡靈跟寂痕在看到玉墜子的時候,臉色都不約而同地變了,簡靈當即就伸手,想要拿到玉墜子,卻被寂痕捷足先登了,寂痕率先搶過,拿到自己眼前,反反復復地打量起來,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了,黑眸之間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

    對此,玉渮澤也沒有表露出任何類似慍怒的神情來,反正他手中的東西,本來就是要給簡靈,也的,至于誰先‘驗貨’,這對玉渮澤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玉渮澤眸光幽幽地打量著臉色大變的寂痕,薄唇微微勾了勾,心情看上去頗好,他用手輕點著自己那稜角分明的下巴,而後笑容滿面道,“這個玉墜子,你們兩人應該都不陌生才對,這下總是可以相信我不是信口開河了吧?”

    玉渮澤心情好得很,當即就開口跟身旁兩個心思各異的道。

    玉渮澤話音剛落,一旁的簡靈立刻就狠狠地剜了某個幸災樂禍的家伙一眼,語氣生硬道,“你怎麼會有甦慕的玉佩?你是在哪里找到的他玉佩?他人呢?如今到底藏身何處?”

    如果不是玉渮澤反應夠快,恐怕這會兒他就會被堪比暴躁貨的簡靈直接揪脖子……質問了。

    好在玉渮澤發現苗頭不對,當即就快速地退後,刻意拉開了自己跟簡靈直接的距離,這才避免了某些‘不美妙’的體驗。

    簡靈一看玉渮澤這動作,心情更加不好,俏臉又跟著陰沉了好幾分,垂落在身側的拳頭更是捏得咯吱響,眉眼之間的冷意也讓人頭皮發麻。

    簡靈直接說出寂痕手里的玉墜子是靠山王甦慕的貼身之物,而且功能還尤其‘特殊’,偏生這個時候出現在玉渮澤手里,這就有些解釋不通了。

    這個玉墜子,平日里,甦慕可是寶貝得很,根本就不會隨便離身,遑論落入他人手里,尤其是玉渮澤這種人手里。

    很顯然,這里面還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可到底有何玄機,此刻,簡靈也是兩眼一抹黑,為了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簡靈不得不追問玉渮澤,畢竟帶來玉墜子的是玉渮澤,那麼有義務給她解開謎團的當然也只能是玉渮澤了。

    就在簡靈對玉渮澤各種虎視眈眈的時候,已經研究了玉墜子好半晌的寂痕也跟著插話道,“我方才已經檢查過了,這的確就是靠山王的東西。”

    盡管寂痕很不願意承認,可鐵證如山,也由不得他狡辯。

    只不過,這會兒,寂痕也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為什麼甦慕的貼身玉墜子會出現在玉渮澤手里。

    就在寂痕心思百轉千回的時候,耳畔已經響起了玉渮澤的清冷嗓音,玉渮澤的笑容顯得有些高深莫測,他手指輕點著自己的下巴,語出驚人道,“這還用問嗎?我既然說葬龍山蛇王窟地陷的事跟璇璣皇族有關,又拿出了屬于甦慕的玉墜子,你們就應該知道,此物我是在‘案an發現場’找到的,不然如何能指控璇璣甦氏皇族居心不良呢?”

    玉渮澤這番話算是再度坐實了甦家的野心。

    盡管玉渮澤的言論已經讓簡靈跟寂痕臉色一變再變,可影後妹子還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再度跟玉渮澤說道,“就算你真的是在葬龍山找到的此物,也只能說明甦慕曾經去過現場,並不能作為指認他就是幕後主使的證據,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有些人居心不良,不知道通過什麼不fa法途徑,竊取了甦慕的貼身玉墜,而後特意丟到蛇王窟,再裝出一副‘意外發現’的模樣,賊喊捉賊……”

    簡靈向來都不是一個會讓他人牽著鼻子走的人,哪怕如今玉渮澤已經出示了尤為關鍵的證物,她還是沒有按常理出牌,甚至當著玉渮澤的面,懷疑起玉渮澤來,從簡靈那一口一個居心不良,賊喊捉賊,就可見一斑了。

    對此,玉渮澤也沒有表露出任何類似被激怒的負面情緒來,他只是眸光幽深如古井寒潭般盯著臉色陰沉的簡靈,而後不以為然地聳肩道,“當然,你這個猜測也可以成立,可是我根本就沒有作an案時間,因為早在五日前我就已經來了津南市,啊,這個可不是我的一面之詞,我是有目擊證人的,你若是不信我,可以直接去問沐辰溪,我降落的時候,中途出現了一點偏差,恰好被他撞上,你想啊,就我跟沐辰溪的‘交情’,他怎麼可能會替我作偽wei證呢?”

    玉渮澤依舊是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他眉眼含笑地看著質疑自己動機不純的簡靈,而後慢條斯理地說出了這樣一番話來,而且還刻意提到了美人丞相沐辰溪來。

    說起沐辰溪的時候,玉渮澤嘴角的笑容越發璀璨,那架勢好像談及沐辰溪,就能讓他開心得飛起似的,可在場人都知道,玉渮澤跟沐辰溪之間的關系只能用……勢同水火來形容了,所以沐辰溪的確沒有理由會……偏幫玉渮澤。

    簡靈腦海思維高速運轉,她表情不善地瞪著笑容如春風拂面的玉渮澤,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她也在琢磨玉渮澤的話,她很清楚,倘若玉渮澤所言不假,而且沐辰溪又是‘目睹者’的話,那麼這就意味著葬龍山蛇王窟地陷一事,說不定真的跟靠山王甦慕有關系,畢竟想要從甦慕身邊搶走如此重要的玉墜子,恐怕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若是排除了玉渮澤的嫌隙,唯一的解釋就是,在混亂跟倉促的情況下,靠山王甦慕不慎將代表自己身份的玉墜子落在事發現場了……

    盡管這算是甦慕最大的疏忽,可人非聖人,誰又能保證自己永遠都不出絲毫差錯呢?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