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28章 讓簡靈提防玉渮澤的寂痕 大方贈與簡靈滅殺令牌的玉莊主

第1128章 讓簡靈提防玉渮澤的寂痕 大方贈與簡靈滅殺令牌的玉莊主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這麼一想,簡靈落在寂痕身上的視線也跟著變得越發嚴厲起來,她當即就往後退了兩步,刻意拉開自己跟寂痕之間的距離,神情滿是戒備地打量著眉頭深鎖的寂痕來。

    簡靈的動作自然也悉數落入玉渮澤眼中,後者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略顯高深莫測地笑了笑,並未言語,氣氛一度有些劍拔弩張,直到影後妹子再度朱唇輕啟,這才有所緩和。

    “這件事,還不能蓋棺論定,畢竟個中緣由,個中細節,我們尚不清楚,為了保險起見,大家可以通過各自的渠道,重新調查。”

    簡靈雖未偏听玉渮澤的一面之詞,但也不會完全不防甦氏皇族,而寂痕作為甦君琰的心腹,更在簡靈的‘黑名單’上,不過為了不徹底跟寂痕鬧翻,簡靈還是說了一句較為‘公允’的話,她建議大家自行調查,用事實來說話。

    影後妹子話音剛落,距離她比較近的玉渮澤當即就哂笑道,“明明都鐵證如山了,還整這些虛的,簡靈,你難道不覺得這就是多此一舉嗎?”

    被玉渮澤這麼一懟,簡靈面上也有些不太好看,她扭臉,目光很是凶殘地瞪了某個非要跟她唱反調的玉渮澤一眼,語氣不善道,“你不說話,沒人將你當啞巴,少言是優秀的品質,好好學著點。”

    本來玉渮澤還打算‘回敬’簡靈一句什麼,可就在這時,他身上的手機有些突兀地響了,打斷了他的思緒,他眉心輕輕地擰了擰,深深地看了一眼俏臉表情略顯陰沉的簡靈,而後就抬步朝著西邊走去,顯然是不願意讓寂痕跟簡靈听到他的通話內容。

    簡靈星眸微微閃爍,她目送玉渮澤離開,心里卻隱隱有些好奇,不知道這會兒致電玉渮澤的又會是哪路‘牛鬼蛇神’?不過,簡靈並沒有太過于琢磨此事,而是回頭看著依舊薄唇緊抿的寂痕,而後再度輕啟朱唇道,“寂痕,你理應理解我,不管玉渮澤所言之事是真是假,我都不能貿然跟你前往葬龍山,你知道我功體特殊,倘若‘毫無準備’地去了,十有八九都是有去無回,這個險我冒不起,更賭不起。”

    簡靈沒有再顧左右而言他,而是當著寂痕的面,將自己心底最大的顧慮都說了出來。

    既然簡靈如此坦誠,寂痕也不能再‘裝聾作啞’,他俊臉緊繃地看著簡靈,黑眸閃爍著凌厲的暗芒,轉瞬即逝,略微思索了一下,寂痕如此跟簡靈說道,“好吧,我尊重你的決定。”

    以眼下的情況,寂痕也知道,他是不太可能說服簡靈了,既然已經有了這樣的心理覺悟,寂痕也就不再跟某人多費唇舌了。

    見寂痕終于不再‘固執己見’,簡靈也跟著松了一口氣,她甚至沖著寂痕笑了笑,以示友好。

    見狀,寂痕眉頭狠狠地皺了皺,他的視線落在遠處的玉渮澤身上,在經過一番思想斗爭之後,寂痕輕嘆一聲,而後再度提醒起簡靈來,“玉渮澤這人城府極深,他的話,不可全信,你自己多加小心。”

    寂痕算是提醒簡靈提防某位莊主,畢竟玉渮澤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寂痕這話一出,簡靈當即就秀眉輕蹙道,“放心吧,我才不會輕信玉渮澤那個辣雞加棒槌,更不會讓他算計我的。”

    簡靈知道此時的寂痕的確是一門好意,所以她表現得也很真誠,只不過在提及玉渮澤的時候,簡靈的發言多少就顯得不那麼……友好了,而且簡靈說話的時候,也沒有刻意壓低聲音,某個被冠以‘辣雞加棒槌’稱號的正主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俊臉當即就陰雲密布,如果不是還忙著跟電話那端的人談正事,相信我,玉渮澤會先過來跟簡靈理論一番,誰讓簡靈非要老埋汰他呢?

    面對簡靈的糟心點評,站在她對面的寂痕反倒是全程淡定,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他只是目光如炬地打量著簡靈,有些欲言又止。

    “好了,寂痕,你別愁得跟個小老頭似的,正所謂天塌了還有高個子頂著,你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嘛,你先回去吧。”

    簡靈沖天翻了一個白眼,而後就出聲催促起寂痕來。

    這會兒,簡靈覺得寂痕若繼續留在皇家墓地,其實也容易讓她亞歷山大,影後妹子就擔心寂痕一旦擰巴跟死倔的脾氣上來了,說不定又很難打發了。

    簡靈的出聲打斷了寂痕的出神,寂痕表情陰郁地看了簡靈一眼,終究還是將臨到嘴邊的話都咽了下去,他對著簡靈點了點頭,而後就轉過身去,徑直朝著墓園北面的出口走去,沒過多久,寂痕的頎長身影就徹底消失在轉角,再也看不見……

    等寂痕離開之後,簡靈那顆高懸在嗓子眼的心這才跟著平穩地落進了肚子里,簡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她伸手按捺著自己那生疼不已的太陽穴,低聲呢喃道,“可算送走了一個瘟wen#神,這日子真的是讓人糟心,糟心得很。”

    如果寂痕知道,自己在簡靈眼里,就是如同瘟wen#神一般的存在,估計他也會恨不得仰天長嘯了,白瞎他剛才還為簡靈擔心,某人果然就是典型的……不知好歹,沒心沒肺啊喂。

    就在簡靈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玉渮澤已經掛斷了電話,他邁著優雅的步伐,再度朝著簡靈走來,很快就來到簡靈身旁,玉渮澤輕勾薄唇,揚起了一抹痞帥,痞帥的笑容,而後主動伸手,搭著簡靈的肩膀,意有所指道,“怎麼?難道你還舍不得那個忠心耿耿的小侍衛?嗯?”

    玉渮澤這話說得有些曖昧,反正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就對了,簡靈一听,俏臉當即就陰沉了好幾分,她語調不善道,“將你的爪子拿開,我跟你熟嗎?”

    說話間,影後妹子已經本能地朝著玉渮澤那張近在咫尺的俊臉揮去了,明擺著就是要免費賞賜他兩個大耳刮子,好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她又為什麼這麼暴’?

    不過,當玉渮澤察覺到危險來臨的時候,早就做出了最快的反應,趕忙閃到一旁,自然避開了簡靈的魔mo爪。

    “不就開個玩笑嗎?你至于這麼生氣嗎?簡靈,其實我真的是一門好心,你也不想想,寂痕再忠誠,那也是對璇璣甦氏皇族,跟你這個半路出家的主子沒有任何關系,如果讓他在甦君琰跟你之間做選擇,眼瞎的人都知道,他一定會舍棄你,而擁護甦君琰,你醒醒吧……”

    玉渮澤漸漸收起先前那玩世不恭的模樣,俊臉表情很是嚴肅地敲打起簡靈來。

    可玉渮澤這樣的態度非但沒讓簡靈降低心防,反倒越發讓簡靈心中警鈴大響,連帶著落在玉渮澤身上的視線也變得越發凌厲,簡靈的目光一度也讓玉渮澤有些心頭發虛,但麒麟山莊莊主也不是一般人,怎麼可能連這樣的小場面都hold不住?他依舊笑得如沐春風,安安靜靜地打量著距離自己不過兩步之遙的簡靈。

    就在玉渮澤心思微動的時候,簡靈已經移開了視線,她越過玉渮澤,抬步朝著自己的衣冠冢走去,簡靈站在那個貼有她遺zhao照的墓碑前,表情諱莫如深,她左手搭在墓碑邊沿,觸手的冰涼讓簡靈眉心輕蹙,她輕輕叩擊著墓碑邊沿,而後跟身後神色幾分冰凍的玉渮澤說道,“玉渮澤,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來找我,但我還是想警告你,行事不要太過,不然的話,遲早是會反噬到你自己的,跟你們這些人相比,我的武力值或許真的不夠看,但報復心卻極強,如果不想跟著我一道共入煉獄的話,離老娘遠點。”

    盡管說這話的時候,簡靈的神色看上去很是正常,沒有一絲半點撂狠話時,該有的陰狠,但玉渮澤還是听得頻頻皺眉頭,甚至後背都有些生寒,他眸光幽深如古井寒潭般,打量著背對著自己的簡靈,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一語雙關道,“我的到來,對你來說,只會是助力,而不是算計,現在你或許不明白,但之後你會感激我的。”

    對此,簡靈的回復只是簡單的‘呵呵’,可卻足以將她的惡意跟不信任表達得淋灕盡致。

    玉渮澤臉色有些難看,本來還準備跟簡靈說些什麼,可最終玉渮澤還是改變了主意,只是深深地看了簡靈一眼,而後主動轉移話題道,“眼看著就要天亮了,你若不想給自己惹麻煩的話,最好趕緊離開這個陰氣森森的鬼地方。”

    說到這里,玉渮澤停頓了一下,漆黑如墨的眸子閃爍著凜冽的寒芒,轉瞬即逝,很快,他又幽幽補充道,“我想要不了多久,甦雷霆也會趕來這里,你若不希望跟甦雷霆正面遭遇上,還是趁早離開吧?”

    玉渮澤當著簡靈的面,突然提到了璇璣帝甦雷霆,說起甦雷霆的時候,玉渮澤的表情也顯得很是詭異,黑眸之中的情緒更是讓人無從分辨,有戒備,有厭惡,有嘲諷,還摻雜著一些別的什麼……

    原本簡靈還在琢磨著冥煞之主安嘉儒到底被‘傳送’到哪里去了,卻猛不丁地從玉渮澤口中听到璇璣帝甦雷霆即將趕來皇家墓地的消息,她整個人都不好了,臉上的血色更是褪散得干干淨淨,簡靈心里也有些堵得慌,她越發覺得自己運氣太差了,要不然怎麼一個晚上能接連遇上這麼多‘糟心事’呢?

    心煩意亂的簡靈用力地拍打了一下墓碑,可只是讓自己手痛罷了,她想了想,而後就轉過身去,星眸如炬地打量著表情很是嚴肅的玉渮澤,而後微微挑眉道,“那你現在又杵著干什麼?還不趕緊跑路?”

    說起跑路二字的時候,簡靈星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她不願意跟甦雷霆正面交鋒,未必代表玉渮澤就方便與甦雷霆來個‘親密接觸’,這個時候,津南市局面混亂,最好還是不要上演什麼……他鄉遇故知的戲碼,因為一個不慎,就極有可能引發‘人ming命官司’,這真的不是鬧著玩滴。

    簡靈的話外音,玉渮澤當然听懂了,他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想了想,而後語不驚人死不休道,“我決定當你的護花使者,所以你去哪里,我就跟著去哪里。”

    似乎為了強調自己此言非虛,玉渮澤甚至主動拿出了能代表他們麒麟山莊最高權力的滅殺令牌,直接拋給簡靈,笑容璀璨道,“這樣總該可以表現我的誠意了吧?”

    簡靈並沒有拒絕滅殺令牌,畢竟這玩意兒世間僅此一枚,不管玉渮澤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突然抽瘋,簡靈先保管滅殺令牌,對她來說也不是壞事。

    這麼一想,簡靈便理直氣壯地收好令牌,而後當場就跟玉渮澤翻臉道,“令牌我收下了,但你這個跟班,我還是想退貨,你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撂下這話,簡靈就冷著臉,徑直朝著b出口走去,這架勢擺明就是想離開皇家墓地了。

    至于悲了催的冥煞之主,簡靈覺得暫時不管了,要知道,眼下她都自身難保,哪里有什麼善心,再去找安嘉儒。

    就算之後沐辰溪元靈會因此追蹤到她,簡靈也只能屆時再見招猜招了,不過因為玉渮澤很是‘大方’地出借了滅殺令牌,影後妹子突然覺得自己腰桿也可以挺直了,畢竟這個令牌是真的可以‘一呼百應’的,她何須畏懼元靈呢?

    玉渮澤一听簡靈這話,眉心只是輕輕地皺了皺,玉渮澤並沒有出言譴責簡靈那‘過河拆橋’的不要臉行為,因為他知道這才符合簡靈的個性,但當簡靈跟他錯身的時候,玉渮澤還是再度提醒起簡靈來,“滅殺的確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不到萬不得已,你還是不要輕易調動滅殺的力量,因為駕馭不當的話,你可能還會被……反噬。”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