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29章 意外發現混元珠的玉渮澤 跟甦雷霆針尖對麥芒的宮羽漠

第1129章 意外發現混元珠的玉渮澤 跟甦雷霆針尖對麥芒的宮羽漠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你想嚇唬我?還是省省吧。{狂沙,<a //.eqeq.arget="_bnk">//.eqeq.</a>}”,這就是簡靈給予玉渮澤的回復。

    本來玉渮澤就是一門好意,卻被某人當成驢肝肺,饒是他脾氣再好,這會兒,心情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從他那陡然陰雲密布的俊臉就可見一斑了。

    玉渮澤拳頭捏得咯吱響,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待自己情緒稍微有所平復後,這才皺著眉頭厲聲道,“滅殺令牌可不是鬧著玩的,到時候若真搞出大動靜,你就等著被人組團追殺吧,反正該說了,不該說的,勞資都說了,若你還要上趕著找死,那我就送你一句‘早死早超生’。”

    玉渮澤若真毒舌起來,也不是什麼良善之輩,從他回應簡靈的狠厲話語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過簡靈依舊沒有流露出任何類似被激怒的神情,她只是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星眸陰蟄道,“倘若我落得那樣的下場,我一定會多拉幾個人墊背,黃泉路那麼寂寥,怎可無人相陪呢?”

    簡靈這話讓玉渮澤也有些後背生寒,他鷹隼如炬地盯著簡靈那縴細的身影,張了張嘴,本來還打算說些什麼,但最終玉渮澤還是將臨到嘴邊的話都咽了下去,只是不咸不淡地來了一句,“希望老天爺真的可以听見你的心聲。”

    這一次,簡靈沒有再回應玉渮澤,只是面沉如水地朝著b出口走去,沒過多久,影後妹子的身影也跟著消失在夜幕之中。

    玉渮澤依舊站在原地,身形未動,可視線卻始終盯著方才簡靈消失的方向,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約莫兩分鐘之後,玉渮澤這才轉過身,抬步朝著簡靈的衣冠冢走去,玉渮澤目光銳利地盯著墓碑上那張屬于簡靈的遺zhao照,眉心輕皺,玉渮澤那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叩擊著墓碑,低啐了一句什麼,無人听清。

    不知過了多久,玉渮澤黑眸突然一厲,因為他看到了一個閃爍著紫色光芒的東西,不過此刻,玉渮澤也不確定,為了核實自己心中所想非虛,玉渮澤趕忙蹲下身體,甚至都顧不上髒亂,直接用手刨起土來,因為天冷的緣故,泥土本來就偏硬,可玉渮澤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也不在意,好在東西未被掩埋得很深,所以玉渮澤也沒有費太大力,就拿到了。

    “混元珠,怎麼會是混元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玉渮澤皺著眉頭,看著掌心中那一枚依舊在閃爍著淡紫色光芒的球體,整個人都不好了。

    此刻,麒麟山莊莊主也一頭霧水,因為混元珠出現得太過于詭異,而且也顯得太……隨便了,如果這個小球只是某寶上那用白菜價就能批發一打的玩意兒,玉渮澤當然也不會放在眼里,可問題是,這特麼是混元珠,是大家都趨之如騖,甚至恨不得為此打破頭的混元珠啊喂。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懷揣著這樣的想法,玉渮澤越發疑心起混元珠來。

    玉渮澤捏著混元珠,站起身來,他環顧了一眼四周,想要找出端倪來,可卻一無所獲。

    “先前簡靈曾站過這里,她逗留的時間約莫是三分半鐘,如果是她動的手腳,但從時間來說,還是有些不太夠,而且我那時候一直都盯著她,倘若混元珠是她‘隨手’踩進地下的,我不可能毫無察覺……”

    玉渮澤嘗試著復pan盤記憶,他搜刮了一遍自己的腦海,而後就回想起跟影後妹子有關的細節來,但玉渮澤很快就推翻了這個念頭,因為他知道簡靈並沒有足夠的‘作an案時間’,而且她全程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想要不動聲色地‘做局’,明顯也不太可能。

    在排除了簡靈的可能後,玉渮澤又再度將懷疑的目光轉移到已經率先離開的寂痕身上,有一段時間,玉渮澤跑到了較遠的地方,跟某人通話,可他並不是完全沒有留意簡靈跟寂痕的動靜,雖說沒有全程都盯著,但當時簡靈跟玉渮澤都離衣冠冢有點距離,無論哪一方想要動手腳,都不太可能不引起他的注意,更何況,簡靈跟寂痕也互相戒備,若混元珠是出于任何一者之手,想必另外一方也不可能沒有任何‘反應’,那樣的話,自己同樣還是會有所發現。

    因此,寂痕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既然混元珠不是出自簡靈之手,也跟寂痕沒有多大關系,那麼到底會是誰,將如此重要的混元珠,以這樣粗劣的手法,隨意地掩埋在簡靈的衣冠冢前呢?甚至連掩埋都談不上,只能算是半掩埋,敷衍的態度簡直了,當然也未必就是主觀性地敷衍,也有可能是因時間太過于倉促的緣故,某人來不及精心布置,只能胡亂了事了……

    因為混元珠的緣故,玉渮澤也展開了一場頭腦風暴,可不管他怎麼琢磨,這件事情還是處處透露著詭異,讓玉渮澤整個人都有些焦灼,雖說他在意外的情況下拿到了混元珠,可玉渮澤並沒有因此感到輕松半分,相反他心里的壓力越來越大。

    玉渮澤愁眉苦臉地看著靜靜地躺在自己掌心的混元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他低啐道,“你若是早一年出現,我也不至于被動成這樣,現在就算我得到了你,又有何用?明里暗處的敵人那麼多,想要守住你,談何容易,談何容易?”

    誰也不清楚,玉渮澤這話究竟代表著什麼,但從他那始終未能舒展開來的眉頭就能夠察覺到他內心的壓抑。

    盡管玉渮澤心有惴惴,但他還是將混元珠貼身放好,甚至伸手輕輕拍了拍,確定混元珠沒有莫名其妙地不見,他這才擰眉,環顧起四周來。

    玉渮澤今夜來皇家墓地,自然並不是沖著簡靈來的,可卻讓他成功地見到了簡靈,甚至‘偷听’到寂痕跟簡靈之間的對話,他尋思著自己恰好有靠山王甦慕的玉墜子,索性就出來摻和了一下。

    當然玉渮澤的確也懷揣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不可能純粹是為了簡靈,更不是如他所言的那樣,想給簡靈保駕護航,作為麒麟山莊的莊主,玉渮澤又不是閑得沒事干……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眼看著東方就要露出一抹魚肚白,玉渮澤也知道他不能再在皇家墓地逗留了,所以很快,玉渮澤也抬步朝著c出口走去,因玉渮澤同樣不想跟即將趕到的璇璣帝甦雷霆踫上。

    果不其然,玉渮澤離開才半個小時不到,甦雷霆就面容陰沉地出現在簡靈的衣冠冢前,眉眼之間的陰翳更是讓人不敢與之對視,此刻的甦雷霆看上去就不好惹,只差直接在腦門上打上明晃晃的‘生人勿擾’四個大字了。

    甦雷霆沿著簡靈的衣冠冢走了好幾圈,似乎想要尋找什麼東西,可卻一無所獲,心情不佳的甦雷霆低咒了一句什麼,無人听清,就在這時,甦雷霆的余光卻瞥見了大國嵇王宮羽漠的身影。

    宮羽漠同樣一身煞氣,眉眼之間的冷意更是濃郁得有些可怕,看到甦雷霆的時候,宮羽漠似乎有些驚訝,不過很快,他就完美地隱藏起自己的情緒來,繼續邁著優雅的步伐,徑直朝著甦雷霆走去,在距離甦雷霆三步之遙的時候,停下。

    宮羽漠黑眸精光乍現地掃了一眼簡靈墓碑上的遺zhao照,心思微動,很快,他的視線就落在了同樣對他虎視眈眈的甦雷霆身上。

    “璇璣帝,你這速度倒是夠快。”

    宮羽漠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他率先開口,主動跟甦雷霆打起招呼來,只不過他這話卻讓人有些不舒服,從甦雷霆那陡然陰沉了好幾分的臉色就可見一斑了。

    宮羽漠不是沒有察覺到來自于甦雷霆的不悅,但他壓根就沒有將甦雷霆放在眼里,依舊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目光泛冷地盯著甦雷霆。

    好在甦雷霆也沒有跟宮羽漠一般見識,他只是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而後四兩撥千斤道,“再快也沒用,這里已經是人去樓空了,什麼都沒能留下,我們終究還是集體撲空了。”

    說到集體撲空的時候,璇璣帝也笑得惡意滿滿,反正大家都沒有佔便宜就對了,這就意味著大家又再度回到了同一起跑線,只要沒誰‘搶佔優勢’,甦雷霆也就沒有之前那麼急切了。

    不過甦雷霆的自我安慰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因為很快,宮羽漠就一針見血道,“既然我們是後來者,勢必有人比我們快,說不定,那人才是捷足先登的人,東西已經落入了那人手里,若是這樣的話……”

    宮羽漠沒有繼續往下說,但他的未盡之意,甦雷霆當下秒懂,他眉頭狠狠地皺了皺,惡狠狠地剜了非要公然拆他台的宮羽漠一眼,語氣生硬道,“你皇兄有沒有說過,你這人很討厭?”

    璇璣帝也不是省油的燈,既然宮羽漠讓他不自在了,那麼他同樣也會好好地‘回敬’宮羽漠,這就是為毛甦雷霆會當著宮羽漠的面,再提及北皇宮北漠來。

    他明知道宮北漠跟宮羽漠同樣兄弟鬩牆,面和心不合,這會兒再用這樣的話‘影射’,不更是坐實了他‘居心不良’的企圖嗎?

    反正宮羽漠一听甦雷霆這話,臉色也跟著變了,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更是寸寸收緊,盡管心里對甦雷霆很是不滿,但宮羽漠還是竭盡全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眸光幽幽地看著似笑非笑的甦雷霆,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如此跟甦蕾听說道,“璇璣帝,你有功夫在這里擠兌我,還不如好好想想,怎麼收拾你們璇璣的那一堆爛攤子吧?”

    宮羽漠同樣不是一個會讓自己憋屈的人,既然甦雷霆膈應自己,那麼他同樣會予以反擊,大不了就是……互揭傷疤唄,誰怕誰呀?

    宮羽漠顯然是意有所指,但甦雷霆智商並沒有任何問題,所以第一時間就听懂了某人的話外音,甦雷霆目光陰鷙地瞪著距離自己不過三步之遙的宮羽漠,沉默了好半晌,而後如此跟宮羽漠說道,“這些事情就不勞煩嵇王你費心了,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既然皇家墓地已經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甦雷霆也不打算再將時間浪費在這里了,而且他也不想跟宮羽漠像個潑婦似的罵街,那樣實在是有損他的形象跟威儀好嗎?

    這麼一想,甦雷霆在懟了多管閑事的宮羽漠之後,就抬步朝著b出口走去,顯然是不打算搭理宮羽漠了。

    一看甦雷霆這就要走,宮羽漠黑眸閃爍著凜冽的寒芒,轉瞬即逝,他那修長如玉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叩擊著墓碑邊沿,腦海思維高速運轉,眼看著甦雷霆的身影即將消失在轉角,宮羽漠突然揚聲道,“甦雷霆,權墨跟夜羅剎都已經來了津南市,他們兩個可不是善茬,而且天啟十二年驚蟄的事,可沒有那麼容易就此翻篇,你還是好好想想,該怎麼應付他們吧?”

    宮羽漠突然當著甦雷霆的面提到了權墨跟夜羅剎兩人來,而且在說起他們的時候,宮羽漠的神情看上去也顯得有些古怪,若說幸災樂禍吧,好像也談不上;但肯定也不會是一門好意,畢竟宮羽漠也不是什麼良善之輩,會替他人著想,尤其是替對家著想……

    除此之外,宮羽漠還特意圈出了天啟十二年這個特殊的年份,甚至具體到驚蟄,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好事。

    甦雷霆一听宮羽漠這話,眉頭也跟著狠狠地皺了皺,腳步更是微微地停頓了一下,不過很快,甦雷霆就重拾腳步,面沉如水地朝著墓園出口走去,從始至終,甦雷霆都沒有正面回應過宮羽漠的挑釁,對甦雷霆來說,這可不就是……挑釁嗎?而且還是屬于赤果果的那一種挑釁。

    盡管自己沒能得到任何回應,宮羽漠也沒有流露出任何類似慍怒的神情來,因為他知道,甦雷霆絕對不會坐以待斃就對了……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