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30章 快被宮羽漠氣死的宮北漠 偶遇殷素離 墨斐再出

第1130章 快被宮羽漠氣死的宮北漠 偶遇殷素離 墨斐再出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很快,甦雷霆的身影就消失在蒼茫夜色之中,宮羽漠依舊站在原地,身形未動,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爍著凌厲的暗芒,轉瞬即逝,他的左手搭在簡靈的墓碑之上,食指輕輕地叩擊著,顯然還在盤算著什麼,就在這時,宮羽漠的手機鈴聲有些突兀地響了起來,打斷了他的思緒,只見他眉心輕擰,俊臉表情略顯不快,但還是立馬掏出口袋里的手機,定楮一看,屏幕上方顯示的正是宮北漠的名字。斷、青>絲、~

    “皇兄……”,宮羽漠輕聲呢喃了一句,盡管心里有些疑惑,但還是立刻劃過了接听鍵,畢竟他也不想在這個時候惹某人心煩。

    “皇兄,你起這麼早?”,盡管宮羽漠內心也有些抵觸,但他還是用最快的速度調整好自己,而後就裝出一副驚詫的模樣,主動詢問起宮北漠來。

    “早什麼早?馬上就太陽曬屁股了,你現在在哪里?算了,甭廢話了,不管你在哪里,立刻來城東桃花塢。”

    宮北漠明顯心情不佳,從他說話的語氣跟態度就可見一斑了。

    宮北漠已經習慣了發號施令,哪怕對方是他親弟弟,他還是該吼就吼。

    宮羽漠一听宮北漠這話,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不過他還是竭盡全力克制著自己,只是輕皺眉心道,“皇兄,你去桃花塢干什麼?”

    宮北漠這些天根本就沒有搭理過宮羽漠,哪怕宮羽漠三番兩次地去他的住處‘請安’,宮北漠要麼找各種借口,避而不見,要麼就索性直接讓某人吃閉門羹,饒是宮羽漠脾氣再好(那也是偽裝得好),他也有些受不了了,所以這會兒,宮北漠突然‘緊急呼叫’他,急需他的‘支援’,宮羽漠也不可能在不了解任何內情的時候,就‘頭腦發熱往前沖’,他可不是宮北漠的奴才。

    雖說宮北漠是皇帝,但那也是基于東海大國,可如今他們都離大十萬八千里,說白了,宮北漠就是一個‘光桿司令’,宮羽漠當然是怎麼方便怎麼來,至于事後清算的問題,那也要等他們先能成功回到古代位面才行,這也是宮羽漠為毛敢‘肆無忌憚’的原因。

    “勞資讓你來,你就來,問東問西作甚?怎麼?難不成現在我都指揮不動你了……”

    見宮羽漠居然還跟自己唧唧歪歪,宮北漠俊臉當即就陰雲密布,捏著手機的手也跟著寸寸收緊,明顯火氣又蹭蹭往上冒了,哪怕是隔著手機屏幕,宮羽漠都能夠感覺到某人那瞬間暴漲的怒意,但宮羽漠只是輕皺眉心,而後再度幽幽開口道,“皇兄,我如今在皇家墓地,混元珠恐怕早已落入旁人手中,我如今還要追查此事,實在是脫不開身……”

    宮羽漠想了想,索性將混元珠被人捷足先登的事說給宮北漠听,旨在提醒宮北漠,眼下最為迫切的事可不是什麼桃花塢,而是追查混元珠的行蹤。

    宮羽漠這話一出,宮北漠臉色更是變幻如調色盤,甚至猛地拍打了一下身旁的石桌,由于北皇沒有控制好自己的力度,百來斤重的石桌愣是應聲而裂。

    宮北漠彼此身處一個美輪美奐的軒榭之中,雖說身旁也沒有什麼閑雜人等,可津南市還是有喜好晨練的人,一個造型有些殺馬特滴騷年,好巧不巧地經過,遠遠地看到了如此神奇滴一幕,當即就雙眸瞪大如銅鈴,捂著自己嘴巴,下意識就說出了一句‘oh my god’。

    宮北漠又不是普通人,自然也留意到西邊的動靜,眉頭更是狠狠地皺了皺,他那雙銳利如刀的眸子掃過騷年,後者立刻覺得一股涼氣正從腳底板往他的四肢百骸流躥,第六感告訴騷年,軒榭中那個俊美得跟天神有一拼的男人絕對不是什麼良善之輩,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騷年趕忙撒丫子跑了,那架勢仿佛身後真的有什麼洪水猛獸似的。

    起初,騷年還想著他要拍下這個視頻,順手po到上,一定可以增加點擊率,可如今他什麼想法都沒了,只想逃命。

    見閑雜人等終于主動退避,宮北漠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丟丟,他沒有理會那張因為他而悲了催的桌子,只是目光陰鷙地跟電話那端的宮羽漠說道,“宮羽漠,這麼大的事,你為何不事先跟我說?你這眼里到底還有沒有朕這個皇帝?你莫不是想反了?”

    宮北漠一口銀牙都上去甚至都有些猙獰,宮北漠這番質問已經很是嚴厲了,倘若如今是在大皇庭之上,宮北漠說不定會直接讓殿前侍衛將宮羽漠叉出去,就地正法了,誰讓宮羽漠如此這般地無視他呢?

    宮北漠的怒火都快要沖出屏幕,直撲宮羽漠面門了,可宮羽漠還是沒有表露出任何懼色來,他只是不咸不淡地跟某人說了一句,“皇兄,你難道忘了我,這周我連續找了你四次,可次次你都不願意見我,皇兄,臣弟也很為難啊。”

    一听宮羽漠這話,宮北漠一口老血梗在喉嚨處,既吞不下去,也吐不出來,臉色更是鐵青一片,胸脯劇烈起伏,明顯是被宮羽漠給氣狠了。

    好在宮羽漠也知道‘適可而止’,在宮北漠沖他破口大罵之前,宮羽漠再度幽幽補充道,“皇兄,方才我見到甦雷霆了,甦雷霆明顯也是沖著混元珠而來,不過他同樣也慢人一步,只要璇璣皇族沒有獲取優勢,我們就不用太過于驚慌,皇兄大可放心,臣弟一定會想方設法,尋回混元珠,到時候再將混元珠呈給皇兄,以此將功折罪,皇兄,你意下如何?”

    宮羽漠之前在宮北漠那里也受過‘委屈’,所以他才借著這個機會再度‘小小地報復’了宮北漠一把,不過報復歸報復,宮羽漠也不敢做得太過分,就算兩人關系早已失和,甚至不可能修復,但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

    很快,宮羽漠就直接將自己見過甦雷霆的事都說給電話那端的宮北漠听,而且還主動提到願意‘將功折罪’,甚至也肯將混元珠轉交給宮北漠,不過前提是在,他真的可以成功尋回混元珠的情況下。

    宮北漠本來就對宮羽漠十二萬分的不滿,可當他听到宮羽漠這番話的時候,宮北漠臉色稍霽,只見宮北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待自己情緒稍加平復後,宮北漠就語氣和緩地跟宮羽漠說道,“大家都是兄弟,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只要你能尋回混元珠,這對我們大國來說,就是天大的喜事。”

    宮北漠的反應,明顯早在宮羽漠的意料之中,他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很快,宮羽漠就狀似不經意地開口道,“皇兄,那桃花塢的事,您看……”

    宮羽漠話音剛落,宮北漠就迅速接話道,“無妨,我自己想辦法,你專心處理混元珠的事就好。”

    聞言,宮羽漠嘴角的笑容越發璀璨,他立刻就跟電話那端的宮北漠說道,“辛苦皇兄了,那臣弟先忙,之後再聯絡你。”

    說完,宮羽漠就直接掛斷了宮北漠電話。

    宮北漠俊臉陰沉地站在原地,都恨不得直接砸了手機,誰讓宮羽漠如此這般地……欺人太甚呢?

    雖說宮北漠快被宮羽漠給氣死了,但他還是迅速地讓自己鎮定下來,因為他很清楚,如今自己的確不佔優勢,若真要跟宮羽漠硬踫硬的話,到時候處于下風的肯定會是自己。

    想通了這些彎彎繞繞之後,宮北漠也不再‘糾結’了,誰讓眼下形勢比人強,他只能暫且低下自己那高貴的頭顱,不過北皇也想好了,倘若他還能成功回到大國,到時候他就會‘殘bao暴’給宮羽漠看看。

    在給自己做好了牢不可破的心理建設之後,宮北漠臉色也沒有之前那麼難看了,他垂眸看了一眼地上那張四分五裂的石桌,輕聲說了一句‘抱歉’,而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先前宮北漠其實是跟著夕照帝豐子睿一道來的桃花塢,可抵達目的地後,豐子睿耍心機,撇下他跑了,害宮北漠在蕭瑟的涼風中等了快一小時,後來收到某人的短信,宮北漠這才後知後覺到自己被戲弄了,宮北漠氣得夠嗆,立刻就打電話,想要痛罵豐子睿,但豐子睿連這樣的機會都沒給他,愣是在發了信息之後,就直接關機了。

    可宮北漠又不甘心,思來想去,最終就想到了跟他面和心不合的弟弟宮羽漠來,想聯合宮羽漠,再繼續先前的任務,可惜的是,宮羽漠又在處理混元珠的事,宮北漠的計劃再度被打亂,不得不重新調整。

    宮北漠走出桃花塢的時候,迎面就看到了穿著一身考究西服,梳著大背頭的殷素離,看到殷素離這樣的扮相,宮北漠嘴角忍不住抽了好幾下,他都恨不得捂住自己的眼楮了,誰讓某人非要整這種造型呢?就算宮北漠承認殷素離顏值不低,可也經不住這種……埋汰呀。

    宮北漠甚至都沒顧得上刺探殷素離為什麼會出現在桃花塢地界,他只是表情詭異地開口道,“你能不能先去洗個頭?”

    看到宮北漠的時候,其實縹緲峰峰主也有些意外,他原本還在琢磨著什麼,卻猛不丁地從宮北漠口中听到了這樣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而且還是在吐槽他,他也跟著抽了一下嘴角,而後輕皺眉心道,“難道不好看嗎?我覺得挺帥的呀,而且一路過來,回頭率特別高。”

    一听殷素離這自戀滿滿的話,宮北漠瞬間就不想說話了,他覺得先前因宮羽漠而敗壞的心情貌似瞬間被殷素離給‘治愈’了,盡管這種治愈的方式太過于……坑爹。

    “我的意見不重要,你喜歡就好。”

    在憋了半天之後,宮北漠最終就對著殷素離不陰不陽地來了這麼一句,他才懶得去管某人的造型,愛咋滴咋滴,反正又不是‘荼毒’他。

    宮北漠話語之中的敷衍自然也讓殷素離察覺到了,殷素離黑眸閃爍著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沒有再跟宮北漠討論造型時尚不時尚的話題,而是鷹隼如炬地盯著宮北漠,而後直接開門見山道,“北皇怎麼會在這里?”

    一听殷素離這話,宮北漠當即就高深莫測地笑了笑,而後四兩撥千斤道,“睡不著,特意過來遛彎。”

    聞言,殷素離當即就冷笑道,“你覺得我會信嗎?”

    殷素離又不是傻子,當即就拆起宮北漠的台來,對此,宮北漠也不甚在意,他只是語調慵懶道,“你信不信跟我又有什麼關系,再說,我也不需要向你解釋啊。”

    宮北漠才不會受制于殷素離,撂下這話之後,宮北漠就徑直越過殷素離,抬步朝著停靠在路邊的車子走去,顯然是打算離開了。

    殷素離依舊站在原地,但視線卻是牢牢地鎖定在宮北漠身上,黑眸之中的探尋之意更是呈現得淋灕盡致,腦海思維高速運轉之後,殷素離輕扯薄唇笑了笑,笑容顯得有些涼薄,很快,他就如此跟已經打開車門,坐在駕駛位上的宮北漠說道,“北皇,夜羅剎跟權墨已經到了,你可知道?”

    殷素離當著宮北漠的面,特意強調起夜羅剎跟權墨來,明顯是打著什麼主意。

    可宮北漠還是沒有搭理某人,直接發動引擎,一腳油門,就飛也似地離開了,甚至都噴了殷素離一臉的尾氣。

    殷素離拳頭狠狠地捏緊,低啐了一句什麼,無人听清,不過很快,他嘴角就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而後輕聲呢喃道,“戲台子都已經搭好了,生旦淨末丑都已就位,我倒這一次,到底誰能笑到最後。”

    沒人知道縹緲峰峰主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反正他黑眸之中的惡意很是濃郁。

    很快,殷素離就走進了桃花塢,他身影消失的當下,邪祟老祖墨斐也從東邊的巷尾走了出來……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