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太難混 > 第1132章 態度強硬的墨斐 抗議無效的之殤 警惕櫻花齋變故

第1132章 態度強硬的墨斐 抗議無效的之殤 警惕櫻花齋變故

作品:王爺太難混 作者:盛達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狂沙】提醒址: <a //.eqeq.arget="_bnk">.eqeq.</a> 一秒記住、永不丟失!

    “你這哪叫不客氣?你這明明就是獅子大開口,混元珠,虧你說得出來。ぼ、ぼ、ぼ”

    彼時,之殤也怒了,從他那陡然鐵青的臉色,以及緊握成拳的雙手就可見一斑了。之殤厲眸如炬地瞪著還有臉沖他笑的墨斐,一口銀牙都快要咬碎了。

    跟之殤的慍怒相比,墨斐倒是顯得淡定多了,絲毫不覺得自己所提的要求有何過分之處,他目光幽幽地打量著之殤,心思微動,片刻的沉默過後,墨斐再度薄唇輕啟道,“之殤,你既然知道我的秘密,就更應該清楚,為了重啟任意門,我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你看,我都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助你一臂之力,難道你卻一點細微的報酬都不願意支付嗎?”

    墨斐這話說得太過于輕描淡寫了,之殤被氣得胸膛劇烈起伏,他惡狠狠地剜了墨斐一眼,冷哼道,“你這報酬真的只能稱作細微嗎?墨斐,我看你恐怕搞錯了細微的含義。”

    之殤才不會給墨斐任何面子,當即就拆起某人的台來,畢竟影衛統領這會兒是真的氣憤難當。

    一听之殤這話,墨斐只是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漆黑如墨的眸子閃過了一抹凜冽的暗芒,轉瞬即逝,他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只見他一邊輕敲著血色長劍的劍柄,一邊跟面容冷峻的之殤說道,“反正這是我唯一的條件,如果你希望我倆之間的交易達成,就按我說的去辦,十天之內將混元珠帶到我面前,不然的話……”

    說到這里,墨斐停頓了一下,眉眼之間的惡意卻未加掩飾,很快,他就再度幽幽補充道,“之殤,其實你可以這麼想,倘若任意門成功開啟,那麼你就可以在限期內回到璇璣,葬龍山蛇王窟的危機也可以迎刃而解,這才是當下你最該考慮的,至于混元珠落入我手里,後續是不是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跟你又有什麼關系呢?你難道真將自己當成憂國憂民的聖人不成?”

    墨斐這話說得不可謂不直白,他直接將影衛統領之殤最為憂心的問題,擺在台面上討論,也算是少有的……‘奇葩’了,不過鑒于墨斐本就是邪祟老祖,所以他的行為不論表面看上去多不合理,都能夠被合理化,誰讓他是獨一無二的墨斐呢?

    盡管之殤心中早已警鈴大響,可他同樣明白,若是單憑他一己之力,根本就沒辦法改變任何人,更不可能給站在他對面的家伙施加任何壓力,在想通了這些彎彎繞繞之後,之殤也就不再繼續糾結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眸光冷厲地瞪著墨斐,而後咬牙切齒道,“混元珠我會想辦法,但你給的時間太倉促了,十天恐怕很難成事……”

    盡管最終還是之殤選擇了妥協,可他還是當著墨斐的面,提出了自己的‘嚴zheng正抗kang議’,畢竟混元珠又不是某寶上九塊九包郵就能批發一打的廉價貨,他總是需要時間準備的呀。

    可之殤話音剛落,墨斐就低低地笑了起來,很快,他的笑容就隱去了,立刻換成了另一幅冷酷無情的面容,而後再度強調道,“時間問題,難度問題都是你該考慮的,我只在乎結果。”

    墨斐擺明了就是不願意再通融,反正就是不講任何情面就對了。

    墨斐的話自然也讓之殤很是惱火,從他將自己的拳頭捏得咯吱響就可見一斑了,墨斐自然也將之殤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分分明明,可他非得沒有鳴金收兵,甚至繼續添油加醋道,“簡靈總是喜歡將一句話掛在嘴邊,現在想想,倒是挺適合你的,所以我就把它原封不動地送給你。”

    墨斐突然鋪墊了一下,當著面容陰沉的之殤說了這樣一句話,而且說這話的時候,墨斐表情看上去就格外的欠揍,反正之殤臉色越發難看了,雙手更是握緊了,松開,松開了握緊,可想而知,他內心的憤怒已經到了巔峰。

    其實此刻之殤已經知道墨斐到底要跟他說什麼‘鼓勵’的鬼話了,因為這話他也曾從影後妹子簡靈的口中听說過。

    就在之殤快被氣吐血的時候,耳畔再度響起了墨斐那不懷好意的輕笑聲,而後伴隨著那句堪比魔咒的,洗nao腦#一般的鬼話。

    “只要思想不滑坡,方法總比困難多。”

    當之殤從墨斐口中再度听到簡靈的專屬口頭禪時,其實他內心也是極度崩潰的,要不是之殤竭盡全力地克制著自己,之殤真的恨不得跟個猩猩似的,各種捶胸頓足,再仰天長嘯了。

    墨斐也沒去管之殤此刻內心的陰影面積到底有多大,他嘴角始終掛著一抹蔫壞,蔫壞的笑容,修長如玉的手指,更是有一下,沒一下地叩擊著懷中長劍,視線卻牢牢地鎖定在之殤身上,顯然是不願意錯過某人一絲一毫的微表情。

    盡管之殤內心各種憋屈,但為了盡快回到璇璣皇朝,之殤不得不隱忍,誰讓眼下形勢比人強,墨斐才是那個佔據著主導地位的家伙呢?

    之殤深呼吸了兩三次,才好不容易讓自己沒有先前那麼暴躁,他鷹隼微眯地打量著墨斐,而後語氣生硬道,“我會再想辦法,十日之後我再來找你。”

    撂下這話,之殤就陰沉著俊臉,徑直朝著玄關走去,薄唇更是抿得死緊,顯然是不願意再繼續搭理某人了。

    就在兩人錯身的當下,之殤听到墨斐再度開口道,“之殤,我建議你去找宮北漠,你可別小瞧了這位大國的陛下,我相信他會樂意幫你的,畢竟宮北漠歷來都看不上豐子睿,再加上他那糟心的弟弟偏生又喜歡私下聯絡豐子睿,越發害得宮北漠‘不得安生’,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若是專程拜訪宮北漠,再將其中的利害關系‘一一說明’,我相信北皇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的。”

    墨斐腦海里浮現出一副畫面,恰好就是之前他在城東桃花塢看到的場景,彼時,縹緲峰峰主殷素離跟宮北漠起了些許爭執,兩人不歡而散……

    墨斐腦子轉得很快,他斜睨著就連背影都冒著森然冷意的之殤,而後就打起宮北漠主意來,墨斐迫不及待地想要拿到混元珠,但他心里同樣清楚,若是只給之殤十天時間,單憑之殤的能力,此事難度系數的確不小,墨斐雖然想逼之殤一把,但他也不是真的希望看到之殤搞砸了他所交托的差事,思來想去,他還是跟之殤推薦了宮北漠,旨在希望之殤代表璇璣,去聯絡宮北漠……

    墨斐這個如意算盤倒是打得不錯,可他還是低估了之殤的難搞程度,因為很快之殤就一口回絕了他的提議,“墨斐,我勸你適可而止。”

    說這話的時候,之殤臉色鐵青一片,眉眼之間的煞氣跟殺氣更是讓人不敢與之對視,盡管之殤沒有回頭,但墨斐還是從之殤身上察覺到了更深的敵意跟抵觸之意,墨斐黑眸一厲,眉頭也跟著狠狠地皺了皺,他張了張嘴,本來還打算跟之殤說些什麼,但最終墨斐還是改變了主意,只是眸光微微閃爍地打量著之殤,而後再度跟某人強調道,“我這也就是建議而已,至于你要不要采納,我就不干涉了,反正我只有在見到混元珠的時候,才會告訴你如何通過任意門重返璇璣,你記住這一點就好了。”

    墨斐沒有再強求之殤尋求宮北漠的幫助,但他還是再度敲打起之殤來,在給之殤增加心理壓力的同時,也是為了表達自己對某人‘死倔’的不滿。

    墨斐有時候真的覺得之殤思想太過于古板了,而且一點都不知道變通,明明有些事情可以尋求‘捷徑’,明明就是一件事半功倍,又能讓當事人雙方‘雙贏’的事,可偏生之殤就覺得那樣會壞了他的規矩跟原則,所以寧可吃更大的苦頭,都不願意妥協。

    墨斐覺得之殤這種人純粹就是吃飽了撐的,非要簡單事情復雜化,純粹就是……沒事找事。

    當然這些,墨斐也都只是暗暗腹誹罷了,他可沒那興趣再給之殤免費地上‘思想[email protected]治zhi課’,一來墨斐沒時間,二來他覺得自己已經說不動之殤了,誰讓某人的‘想法’太固化了呢?簡直比老古董還要老古董。

    就在墨斐惡意揣測之殤的時候,某人已經大長腿一邁,大步流星地朝著玄關走去,周身的冷意更是駭人,可想而知,此刻之殤到底有多煩躁。

    墨斐依舊抱著血色長劍,站在原地,黑眸精光乍現,誰也不知道這會兒邪祟老祖到底在盤算著什麼,反正不太可能是好事就對了。

    眼看著之殤就要離開,卻不知道突然又想到了什麼,他停下腳步,右手扶著房門,黑眸閃爍著凜冽的寒芒,轉瞬即逝,只見他薄唇蠕動,聲線低沉道,“倘若你有時間,最好也去莽山的櫻花齋看看,當然我知道你從來都不會做任何好事,可如果任由櫻花齋這麼亂下去,到時候同樣會影響到你,不是嗎?”

    影衛統領突然當著墨斐的面,將話題轉移到莽山櫻花齋上面,只不過之殤沒有將話說得特別明確,而是有意無意地影射著什麼。

    之殤的出聲打斷了墨斐的出神,墨斐眸光一厲,當即就轉過身,看向依舊背對著他,站在房門口的之殤,心思微動。

    好半晌,兩人誰都沒有開口,只是兀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緒之中,誰也不知道,這會兒彼此到底在琢磨著什麼,反正兩人之間的氣氛顯得有些劍拔弩張,讓人心生不適就對了。

    片刻的沉默過後,還是邪祟老祖墨斐打破了這越發詭異的氛圍,他將血色長劍,隨意地放在一旁的紅木桌上,而後輕扯薄唇道,“之殤,雖然你是一個很不討喜的家伙,但我卻發現我越來越喜歡你了,你的‘善意提醒’我記下了,倘若真的有時間,我也會再深入莽山,這下你總該放心了吧?”

    說這話的時候,墨斐的表情看上去要比平時友好多了,也真誠多了,至少不再是之前那種虛假又虛偽的笑容。

    墨斐這話一出,之殤眉頭當即就皺得死緊,黑眸更是翻涌著一片讓人心驚的風暴,扶著門的手,也跟著收緊了一些,之殤張了張嘴,原本還打算回應墨斐什麼,可最終他還是改變了主意,將臨到嘴邊的話都咽了下去,而後就快步地走出房門,只留給墨斐一個冷酷無情,又決絕的背影。

    墨斐依舊站在原地,雙眸銳利如刀地注視著之殤離開的方向,低聲呢喃了一句什麼,因為話語太過于含糊,又輕聲細語的緣故,無人听清。

    等之殤離開兩分鐘後,墨斐這才抬步朝著玄關走去,他剛到之殤又面色陰沉地回來了,墨斐不免有些狐疑,正準備開口追問之殤什麼,卻被之殤搶了話。

    “甦雷霆來了,馬上就要到你這里了,我先避一避。”

    之殤也沒有刻意隱瞞,而是直接將璇璣帝甦雷霆到訪的事說給墨斐听,而且在提及甦雷霆的時候,之殤的表情看上去依舊臭臭的,明顯就是對某位舊主無甚好感。

    一听之殤這話,墨斐當即就低低地笑了起來,眉眼之間的嘲諷更是未加掩飾,但當墨斐接觸到之殤那不滿的惡意瞪視之後,墨斐也開始收斂自己,畢竟現在他跟之殤算是盟友,哪怕只是短暫的盟友,墨斐也不能絲毫不顧之殤感受,以免影響兩人之間的合作關系。

    這麼一想,墨斐便以拳抵唇,輕輕咳嗽了一聲,而後側身,給某人讓路。

    “進來吧,你直接去二樓北面長廊最後一間臥室,那里被我動過一些手腳,就算甦雷霆來了,也一定察覺不到你的存在。”

    墨斐很是友好地沖著面色陰沉的之殤笑了笑,而後很是認真地指點起某人來……

    支持:狂沙,請把本站分享給你們的好友!手機端︰百度搜不到狂沙的建議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書,報錯以及求更請留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王爺太難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