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決不能慫 > 827 帝王的新歡

827 帝王的新歡

作品:決不能慫 作者:心情馬甲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    何劍到達風沙鎮的時候,鎮民們已經得到了消息,很多人聚集在了鎮大門口,做出夾道歡迎的樣子,不僅是何劍,就算何劍帶出去的那批人,現在在大漢帝國中不少都佔據著舉足輕重的位置,而何劍本人更是東大陸權勢最大的人,偏偏此人當初在風沙鎮時並不桀驁,幾乎跟鎮民們打成一片,集資那會好些個鎮民嬸嬸說他腦子有問題都不著腦,這樣的人鎮民們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o

    要說風沙鎮並不算大,鄉里鄉親都沾親帶故,有不少人當上了大官,他們本可以去更加繁華的城市,可絕大部分鎮民都留在了這里,舍不得家鄉的一畝三分地是其一,最重要的是,風沙鎮現在是關外最著名的旅游景點,收入非常可觀

    隨著軌道交通的延伸,越來越多的人來參觀開國皇帝當初的住所,原來何劍待的那所屋子已經被保護了起來,就連半扇門早就修好了,又還原了原來的樣貌,門口砌了大大的一堵牆,從外面一點都看不見里面,想要進去,左拐有收費處

    交錢就能參觀皇帝大人當年的辦公室如果交了坐帝椅的費用,還贈送起居室的參觀不過廁所是要收費的,說來也怪,很多人對皇帝大人如廁之所比對寢室還要好奇

    在風沙鎮,除了可以參觀鎮長府以外,還多了“天下名吃一條街”,“帝國北部中心游樂園”等等娛樂設施,生意好的時節,一天所賺到的比之前一年還要多

    何劍在鎮門口看見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大部分叫不出名字,但看幾個訕訕的大嬸,總覺得是以前罵過自己的,突然,他看見一位叫的出名字的,何劍上前幾步,一把端住對方肩膀,上下打量一番,說道“比爾好久不見”

    這老頭差點沒哭出來,顫抖著說道“鎮、鎮陛下您居然能認得我”

    何劍爽朗一笑,說道“當然認識當年要不是你帶著人加固了屋子再建了機關,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而且你兒子現在是大漢的高層啦”

    比爾正是大蛋的父親,本是一位獵戶,當初獸潮要來之際在何劍的安排下修繕屋子的,後來洗藥浴的“澡堂子”也是出自他的手筆。

    比爾看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哪見過這陣勢,一下子變得說不出話,何劍擺出最平易近人的姿態,問道“我走之後,日子過得怎麼樣啊我看你們穿著,日子似乎要好得多了。o”

    比爾紅光滿臉,連連點頭“陛下自從你走了之後,我們日子好過得多啦”

    何劍盡量維持住笑容,身後的侍衛好幾個忍不住連連咳嗽,比爾琢磨了一下,糾正道“不是,陛下,您走了之後,獸潮再也不來啦”

    獸潮的根源在于規則之心每七年散發一次大陸規則,現在嵌在了何劍胸口,自然就沒了獸潮,不過這老頭說話也太堵人了,一時間,何劍有點理解大蛋為什麼叫大蛋了,就這老頭能取出什麼好名字

    勉強交流了幾句,何劍連忙告別比爾,開始在四下轉轉,風沙鎮因為曾經有獸潮的關系,跟普通鎮子不一樣,是建了城牆的,但半自發性質的城牆對于即將到來的大軍遠遠不夠看,埃文斯因為何劍老家的關系,也做了兩手準備,一是加固,二是撤離。

    何劍邊走邊看,城牆比之前幾乎高了一倍,上面架著不少防御器械,還有很多守城的士兵在來回巡邏,埃文斯湊過來道“陛下,這個城牆雖高,但仍舊是抵擋不住敵人的,只是為了將敵人稍微阻截一下,我們的人好有時間進入地下。”

    “還有地下呢”何劍一愣。

    “是的,陛下,您請來看,”埃文斯緊走兩步,走到一個土坡面前,

    笑道,“陛下,用精神力看下我的腳下。”

    何劍聞言精神力擴張出去,在埃文斯的腳下竟然是空心的,就像,就像前世的暗堡一樣,一半地面,一半地下,他有些好奇,精神力在暗堡四周走了一圈,發現此地竟然密布暗堡,且個個相連,並且有一條稍大的地道直接通向了石頭城的方向

    “這是”何劍問道。

    “如果有敵人來犯,屆時這些隱藏的堡壘都會被打開,里面的人用密導炮進行攻擊,而敵人卻很難攻擊到堡壘中的人,配合城牆的守兵威懾力會再一步提高,實在遇到不可抗力就從通道撤回,陛下您看,每一個堡壘中都設好了符文,而且控制的是旁邊的堡壘,等咱們的人一撤,只要按下觸發鍵,預設的地震、瓦解等土系魔法就會被觸發,堡壘就會垮塌,進入到里面的敵人也會隨之消滅,不僅如此,每一段都有自毀的機關,可以最大限度保證咱們的人員安全。o”

    何劍看看埃文斯,心里琢磨,這家伙濃眉大眼的,沒想到這麼陰險他努努嘴指著城牆上的士兵,問道“這高牆就是延誤敵人時間,好讓咱們從容撤退”

    “是的,陛下,”埃文斯回道,“城牆之下有通道和這里的通道相連,都是當初建定西城的土系魔法師搞出來的,他們搞起來方便的很,這里到石頭城十公里左右,他們一個多月就完工了。”

    何劍點點頭,嘖嘖,這埃文斯不僅陰險,還會剝削

    然後他指指城牆上面,說道“回頭還可以預埋幾個大的魔法陣,有時間就弄些大型的魔法,別小器,另外什麼碎釘子,鐵皮啊什麼的都往陣法里放,炸起來威力才大,聚魔符文別忘了,等人家來還有二十多天,可能聚不少魔力了。”

    “陛下英明”埃文斯贊道。

    何劍在城門外溜達了一圈,這里本不是決戰場所,之所以布置一番主要是因為此地是何劍的“老家”,打起來的時候大部分鎮民都要提前撤走,所以也沒什麼特別有效的軍事設施,何劍幾眼掃過就往鎮子里走去。

    鎮子里的景象就比他當初惶惶而走的時候要好得太多了,大部分屋子都經過了翻修,不少屋子格局還連成了一片,想來屋子主人購下了一整套房子,何劍暗暗點頭,說明當地的房地產市場還是很健康的,想想有另外一個時空,有幾人敢買聯排別墅

    不過他走著走著就覺得不對勁了,街上的招牌也太刺眼了

    “帝王燒餅”

    “皇帝成衣鋪”

    “帝王醉”

    這樣的招牌比比皆是,還有更不要臉的叫“帝王的新歡”,這特麼都是賣什麼的

    看著何劍肩頭的噬龍笑得直打跌,何劍眉頭都聳成一個球了,埃文斯也看不下去了,他負責軍事,可不負責民生,連忙喊個士卒,低聲道“去問問,那什麼新歡是賣什麼的先把那招牌下了”

    士卒蹭蹭蹭跑過去,砰砰砰砸門,今天大老板來巡查,兩個鐘頭前沿街的店鋪都關了,里面的人鬼鬼祟祟把門打開,自有士兵闖進去,還有人飛起一腳毀了何劍的新歡,不一會,士兵回來了,有意無意瞟了眼快要站不住的噬龍,對長官低聲道“大人,是賣活禽的。”

    何劍听了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視察完畢,何劍回到石頭城,再度跟托姆商議了細節,又督促了下幾個研發中心,和武器配發處,重點關心了下空中艦隊,安妮回消息的聲音听上去挺疲憊,也不知道辛苦了多少個日夜。

    據她所說,比之前肯定是進步不少了,至少小艇已經全部打造完畢,小艇上的武器也實驗過了,基本沒有問題,所謂基本沒

    問題是指還沒在母艦上放出並回收過,母艦本來已經完成,但合成之後果然出現了幾個不協調之處,目前各個分管部門已經討論過了,也拿出了改進方案,並且新的部分也在打造之中,看上去是沒問題了,只是上一版看上去也沒問題,只要母艦還沒在天上飛起來,誰敢保證不出問題

    何劍當然知道搞科研沒那麼容易,這還是有一定的基礎,憑空做的話難度更大,就算有升天樹這個材料,沒個幾年時間根本不要想有成品,在安妮的率領和無鋒的商談下,能夠在幾個月時間,實現大部分成型,這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

    何劍寬慰了幾句,把教廷可能出現的時間也告知了一下,並且著重強調了不用著急,以大漢帝國的實力,有沒有空中艦隊,贏下這場戰爭都不在話下,當然有的話最好,可以全面試一下,實在沒有也就算了,千萬不要有心理負擔。

    隨即又問下了人員情況,他之前听希爾博得怨聲載道抱怨過,也不知道安妮這邊會不會有什麼岔子,誰知道安妮一說到這個反而情緒高漲了一些,她說這里的同行比之前的同行好多了,一個個極有才學,說話又好听,只要把無鋒拿出來,說什麼都答應。

    何劍被噎了一下,原來海盜之間的談話都是把刀子提在手上的嗎

    問及訓練情況,安妮表示手下的士兵都非常配合,沒日沒夜在做著各項訓練,前期有些士兵對于上天有些排斥,但只要綁在飛龍上面,還是可以飛上去的,後來也不怎麼排斥了,因為大家都知道,吐啊吐啊就能習慣。

    何劍听了心里直抖,這些水軍倒了八輩子血霉被安妮選走,他也無能為力,只能在遠方給他們祈禱了。

    處理完手上積壓的事情,何劍又沒事了,他不像傳統的帝王事無巨細什麼都要過問,因為他本是懶散的性子,當初法神讓他拯救世界他都推三阻四,更不要說去管理一個國家。

    從當初在草原城起,他就博覽群書,看看這片大陸是什麼形式來管理一個國家,一片區域或者一個城市,再結合前世的經驗,挑出一些和現今社會能湊合用的,重新定制了一個嶄新的政治體系,從草原城到虎嘯城、獅吼城,再到關外諸城,一步步試驗、磨合,直到在莫桑大區成型,再到布魯特大區和倫納德大區推廣。

    在新的制度下,他不需要事必躬親,除了軍事,其他事務只有在極重要的事情上才需要由他來拍板,大部分都由一層層的議會直接解決,當地有各部門組成的議會,稱為地方議會,除了當地議會,在地方還有一個由當地居民組成的“否決團”,這個團體維持在九十九人,每次有議題就在當地有行為能力的居民中隨機選出,他們對議會的決策有贊同或否決權,每次議會的決議必須得到否決團與會人員六成以上的票數方可執行。

    而到了中央,基本框架仍舊是一致的,只是議會人員級別更高,議會的提議影響更大罷了。

    而何劍在其中享有最高權力,需要時可以繞過議會宣布任何決議,同時也可以否決議會通過了的任何決議,不過這家伙太懶,不是什麼重要議題,他最多就是過一下目,有時候明明覺得不妥,但想到是大部分人選擇的結果,他往往就不參與其中。

    所以到了現在,他基本上脫離了日常的管理,整個國家仍舊在有條不紊地,按照既定的方向走下去,除了軍事。

    軍事上有什麼風吹草動,都需要向他匯報,除非像這次他授權給了托姆,那情報都匯聚到托姆那里,在他這邊只需要一個報備就可以,而托姆則根據自己和總參部的判斷,可以直接發布命令,同樣只需要跟他報備就行。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決不能慫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