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監天司手札 > 第十七章 沒窗戶的房間

第十七章 沒窗戶的房間

作品:監天司手札 作者:君子非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女管事帶著一個少年進了待客的房間許久。

    又面(色)沉重地帶著少年在過道里匆匆走過,走進蘭芝堂更深處。

    那里不再是對客人們開放的地方,屬于蘭芝堂私密,一些珍貴丹藥、藥師們休息工作的地方,大抵都是在那里的。

    “到底(發fa)生了什麼事(情qing)?”

    已經開始有人竊竊私語。

    知曉那少年(身sh n)份的人已經開始臆想。

    大肆談論著可能(發fa)生的事(情qing)。

    “看到那少年手里的劍沒有?那可是監天司的定天劍,監天司的人來這里還能是什麼事(情qing)!”

    “莫非是……蘭芝堂東窗事發?”

    “嘿,早就覺得蘭芝堂里的東西莫名地貴了,怕是里邊有什麼貓膩。”

    “(殺sha)(殺sha)他們的威風也好,或許明天這蘭芝堂就沒了呢!”

    懷揣著(陰yin)暗想法的人已經沉著臉,不被任何人注意地離開了這里。

    有些微詞的也開始做著小動作。

    看向蘭芝堂的眼神都變了。

    ……

    莫說是蘭芝堂。

    整個白玉京都不是什麼絕對(干gan)淨的地方。

    要不然這監天司也就不會存在了。

    蘭芝堂的問題是有的——那位蕭大夫不僅僅在靈藥方面頗有成就,更是一位剛剛踏足第二步的修道者。

    以他這個年紀踏足第二步,也絕對算得上是天才人物了——不過可惜,若是沒有什麼意外的話,他也絕對走不出第三步的。

    “畢竟一個心里有過多貪(欲yu),對自(身sh n)**沒有絲毫約束的人,能走的路也肯定長不了,修道修道,修的可不就是心里的道嘛。”

    說出這句話的不是別人。

    正是不知何時出現在廊道最後,那扇簡陋木門前的熟悉人影。

    當略顯(陰yin)柔的聲音落入耳中,見到那張有些猙獰的臉的時候,陳元也是嚇了一跳。

    “石道友?你是什麼時候來的這里?”

    “自然是早就來了。”石天縱看著陳元,微微頷首,從手里晃了晃一枚白(色)的環玉,“陳捕快的靈氣有些特別,所以就算是已經走了很遠,要想跟上你還是很容易的。”

    原來是用了(陰yin)陽玉跟蹤他。

    陳元恍然。

    卻有些不解。

    “武安侯那邊……已經結束了嗎?”

    “不,還沒有。”他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我只是先行出來了……被甦捕頭派出來看著你,她覺得你不會是那種真的等在門口的人,而事實上也果然如此。”

    “看來是我本((性xing)xing)暴(露)得太快了。”

    少年輕笑。

    不置可否。

    那甦莫雲知曉自己去過暗市,定然也會猜到自己不是那種安分的人。

    而看現在的狀況,想必是石天縱已經先行在里邊調查過了。

    既然如此,就直接問了。

    “有沒有在里面發現什麼?”

    “我們先進去說吧,至于這位仙子……若是想進來看看,盡管進來吧,雖然我個人覺得你早就已經心里清楚了,里面到底有什麼。”

    “我……”

    紅裙女子皺著眉。

    似乎要說些什麼。

    但那句話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未等她在原地糾結,兩人已經先行走了進去。

    ……

    這里是廊道最後的一扇門。

    門看上去頗為古舊。

    若是尋常人粗略地看上一眼,或許會認為這間房間已經棄置許久。

    因為這房間從外面來看,確實是只有一扇門。

    連窗戶都沒有。

    推門。

    走進去的瞬間,便聞到一股混雜著各種藥材的刺鼻氣味。

    入眼是巨大的木架子。

    將這房間圍成一個圈。

    木架邊上是螺旋向上的一段段懸梯。

    那些懸梯以陣法固定在半空中。

    需要以某種特殊的法術來(((操cao)c o)c o)控,以此移動到這房間里想要去的角落。

    沒有窗戶。

    光線是從房間四處擺放著的夜明珠上散發出來的。

    “淨空陣?”陳元手中閃過一道光劍幻影。

    那道幻影卻在出現的數息之內散去。

    在他說出那三個字後,石天縱才頷首。

    “不錯,淨空陣。”

    “不知石道友可曾去上邊探查過?”

    “這倒是沒有,不過也沒什麼必要了吧,反正在這里已經找到了要找的東西……也不知道這位蕭大夫是覺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還是他自大到以為沒有其他人會走進這扇門。”石天縱徑直走到其中一格木架前,抽出了木架的櫃子。

    取出一本泛黃了的書冊。

    陳元緊隨其後,將那本書冊接過攤開。

    便發現了其中的玄機。

    剛才石天縱說的話沒有錯。

    那蕭大夫或許是天才,但終歸是無法控制自己的**。

    他的**,在這本書冊里歷歷在目。

    “克扣煉丹師的丹藥、病人寄付的靈草,抬高診費……照這本書上面記載的東西來看的話,你們的這位蕭大夫可真是賺了不少啊,這位管事……你當真覺得和你們蘭芝堂沒有任何(關guan)系嗎?”石天縱背負著雙手,一點點踱步,朝著那紅裙女子的方向走去,“不若我帶你回監天司里談談如何?我覺得我們一見如故,若是可以的話,想請你去那里喝口茶。”

    “不……不!這和我們蘭芝堂絕對一點(關guan)系都沒有,都是蕭大夫,是蕭大夫——呃……”

    眼看著紅裙女子面(色)慘白。

    轉(身sh n)就要逃跑。

    卻見石天縱已經先一步閃(身sh n)到了她(身sh n)後,手在她脖頸處用力一按。

    那紅裙女子的(身sh n)子便癱軟下來,倒在了地上。

    “不管有沒有(關guan)系。”他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地(陰yin)柔,溫和,“我都想請你去我們那里喝口茶。”

    隨即又將視線落在陳元的(身sh n)上。

    陳元心有所感,(身sh n)子也不(禁jin)微微一顫。

    不管什麼時候,就算是已經知曉了石天縱這個人究竟如何,他還是免不了被石天縱冷冽的眼神嚇一跳。

    “陳捕快找到想要的東西了嗎?”

    “不,還沒有……”

    “不過這麼個案子……也足夠陳捕快在監天司里名聲大噪了吧?”石天縱笑道,已經走到了陳元的面前,從他的手里將那本泛黃的小冊子抽出,“陳捕快,恕我冒昧地問一句……不知道你正在調查的是什麼?”

    “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就是一個藥方。”

    “藥方啊……”

    石天縱聞言。

    臉上閃過一絲失望。

    陳元看在眼里,卻沒有說什麼,他覺得對方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在調查什麼東西,與他又有什麼(關guan)系?

    “不過不借助懸梯能到達的地方我都已經調查過了,並沒有看見什麼藥方,唯一有可能的地方就只有……事先說明,我可不會什麼秘法,幫不了你。”

    陳元需要尋找的東西有極大的可能在更上邊的木架上。

    但上去的唯一方法只有用秘法(((操cao)c o)c o)控懸梯攀登。

    秘法——只有那位蕭大夫知道。

    這看似是進入了死局。

    但陳元只是沉吟了片刻,便來到最底層的懸梯前方,一只腳已經踏了上去。

    “石道友放心,我一個人可以的。”

    “當真?陳捕快還是莫要逞(強qiang),等甦捕頭……”

    “不過是計算靈氣走向,推導出秘法的啟動方式而已……我對推演一道,略懂一二。”

    “是……是嘛……”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監天司手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