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監天司手札 > 第二十二章 病榻

第二十二章 病榻

作品:監天司手札 作者:君子非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慕容卜。

    這是那位世子的名字。

    卜,以龜甲置于火種,觀其裂紋而預測凶吉。

    那是最早時候的天機算術,如今早已被淘汰。

    但這個字中蘊含的道理卻象征著武安侯在那孩子(身sh n)上所寄予的希望。

    可這終究是不可能的了。

    正如那位大夫所說的那樣。

    爭不得天命。

    甚至連作為一個普通人活下去都成問題,更不要說什麼修煉了。

    陳元第一眼見到慕容卜的時候,也著實嚇了一跳。

    那真的可以被稱作是“人”嗎?

    若是一個人活成這般模樣,到底算是什麼?

    ……

    眼前這扇門是被一重重陣法籠罩的。

    與其說是某一位少爺的房間,用“牢獄”來形容似乎更為貼切。

    雖然還沒有走進去,但看著那位守衛模樣的中年人熟練地解開重重封印,原本空無一物的前方泛起一陣漣漪,然後就見到一座宅邸出現在眼前。

    宅邸不大。

    卻是青磚黑瓦。

    也不知是誰設計的宅邸樣式,這般看上去倒像是一座陵墓一般。

    根本就不像是活人住的地方。

    “我們到了。”中年人用一種僵硬的語氣對陳元說道,朝著他微微躬(身sh n),“雖說是少爺相邀,但還請陳捕快注意好時間,前往莫要再里面呆的太久,少爺……是需要休息的。”

    “我知道了。”

    陳元應道。

    他可不是一直在休息。

    據說是從出生開始就從來沒有走出過那扇門。

    靠近宅邸的一路上,那種“不是活人居住”的感覺更加地濃郁,若非(身sh n)側還有一個人跟著,他都想掏出(陰yin)陽玉看一眼這里是否如感覺的那樣(陰yin)氣繚繞。

    推開那扇門的瞬間。

    就聞到一股濃重的藥味,甚至已經分辨不出其中到底有多少味藥。

    眼前是一座祭台的模樣,八卦模樣的祭台總八個方位,分別擺了八種奇怪形狀美玉的低矮柱子。

    這八根柱子之間的地上有白霧流轉。

    其中各安(插cha)著兩點昏暗的燈燭。

    就在祭台正中央,卻是一張石(床chu ng)。

    石(床chu ng)邊上簾子四周拉開,正見到(床chu ng)上躺著的人。

    那是一個老人,穿著單薄的素(色)長衫,枯槁的四肢無力地垂下。

    頭上的毛發幾乎都掉光了。

    細若游絲的呼吸,讓人覺得他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咽下那口氣。

    而在陳元的眼中,這老人(身sh n)體的狀況卻還有更深一層的變化——天地靈氣穿透了他的(身sh n)軀,卻根本無法在他的(身sh n)上停留哪怕一分一毫,甚至……

    若是就這樣放著不管的話,此人的死期或許就在近期了。

    “你可算是來了……陳捕快……”

    老人察覺到有人將門打開。

    微微睜開眼。

    沙啞的聲音落在他耳邊,帶著悲哀和淒涼。

    “我可是都听說了啊……昨天我爹因為你,難得地發了脾氣呢……”

    “只是公事公辦罷了。”陳元搖頭,冷靜地看著那位躺在(床chu ng)上的世子,這確實是一個可憐人,明明出生在武安侯這種大戶人家的家里,卻根本無法享受到任何恩惠。

    若是非要說什麼恩惠的話。

    可以讓他活到現在,不知是不是算得上……

    不。

    或許對他而言,這只能算是一種折磨。

    “不知世子找我,所謂何事?”

    “也算不得什麼大事……就是想見見你……呵呵,能與我爹這般說話的人可不多,過去說那種話的人,也大都死了……”

    “世子到底想說什麼?”陳元皺眉。

    “我只是很好奇,那麼想要見我一面,甚至是不惜讓我爹生悶氣的……甚至還多方渠道打探我消息的人,究竟是怎麼樣一個人。”

    老人掙扎著。

    枯槁的手臂顫抖著用力,最終也只是稍稍挪動了一下(身sh n)子。

    將頭給撐起來一些。

    “現在你見到我了……不知有什麼話想說?”

    “也沒什麼吧。”陳元搖頭,“原本想要找你……是因為不確定武安侯府內是否真的有你這個人,多方打探也只是為了確定我心里的一些疑點……這其實是算不得什麼的。”

    “只是這些?”

    “只是這些。”

    “那拋開這些話,你還想說些什麼?”

    “……這倒是難為我了。”他扶著自己額頭,頗為痛苦地想了想,“要不……祝你早(日ri)康復?”

    “哈哈,你可真是有趣。”

    老人忽地大笑兩聲,卻因此劇烈地咳嗽起來。

    面(色)變得更加蒼白了。

    又掙扎了幾下腿,但最終連挪移一些距離的力氣都沒有了。

    只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唉……明明年輕的時候不是這樣的……現在居然連下(床chu ng)都不行了……果然早(日ri)康復什麼的,是不可能的了吧,頂多早點死了,來世投個好胎。”

    “武安侯世子,也相信來世這種說法嗎?”

    “我可是和你們修道者不一樣的,我只是一介凡人……信來世怎麼了?”

    關于來世是否存在,這世間存在各種不同的說法。

    陳元雖說是不信什麼來世的,但他也不會否定他人對于來世存在的想法。

    因為誰也沒有死過。

    對于不確定的東西,他並不會擅自下決定。

    他只是在開玩笑——雖然他也覺得自己蹩腳的玩笑並不是怎麼好笑。

    但一時半會兒,也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可以聊得下去的話題。

    “陳捕快可以這麼冷靜地與我對話……說實話,我是真的很開心的。”

    老人忽然道。

    話語中更添了幾分哀傷。

    “外邊傳我出生開始就被關在房子里不曾出去……其實那是以訛傳訛了,小的時候我還是出去過的……外面的樣子,說起來,我也是很久沒有見到了啊……”

    “雖說是獨子……但我也終究是生得猙獰,早年他們見我都躲得遠遠的,更何況是現在……就算是這些年來給我看病的大夫都不敢靠我太近……我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我也知道我的狀況……這一生我不求太多,只求一死了……可我若是死了,我爹又不知該如何……陳捕快,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呢?”他抬起一只手,朝著陳元晃了晃,“從小到大,他們都只是把我當做一個累贅,可憐我,厭惡我,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麼想的,但起碼現在的你……不知你可否願意……靠的更近一些?”

    這是一個可憐人。

    陳元心里此刻就是這麼想的。

    到了現在,他已經差不多了解了此時此刻,這位武安侯世子心里所想的東西了。

    可憐到連自己的生死都無法掌控。

    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注定要孤獨一輩子。

    甚至到現在為止,都罕有幾個能與他說過幾句話的人。

    ——並非沒有人見過他的模樣。

    ——而是見過的人,都不願意提起。

    ——就是這麼一個人。

    走到石(床chu ng)邊上。

    終于能真正看得清他的臉了。

    那真的是一張蒼老得不成樣子的臉——或許是武安侯老的時候的模樣。

    但終究是武安侯更加年輕一些——明明年紀更大的是武安侯。

    “呵……真是太好了。”老人長舒一口氣,蒼白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終于,終于有人可以和我一起說說話了……”

    “我可不……”

    陳元的話說到一半。

    終歸是沒有繼續說下去。

    他不是來這里和人聊天的。

    他還有更為重要的事(情qing)要去做——他還有工作——現在也不是閑下來和人聊天的時候。

    但是……

    或許,在這里停留片刻也是可以的吧?

    心里忽然生出這般念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監天司手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