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監天司手札 > 第二十六章 陰霾

第二十六章 陰霾

作品:監天司手札 作者:君子非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陳元並不想讓人知道他來了這里。

    一來這閣樓的主人名聲不大好。

    而來他所求的東西也有些難以啟齒。

    雖然他也考慮過找其他人,卻發現除了這個人之外,也沒有什麼別的人可以選擇——正如那個人說的,對方對于丹藥一道確實是有著屬于自己的見解,煉丹術也沒有那時候听女管事講的如此不堪——對方並非是煉制不好丹藥,而是從一開始,就連一貼既定的丹方都沒有。

    “這丹藥我昨天……哦不,我苦心鑽研了十幾年,吃了它絕對可以讓你的(身sh n)體恢復正常!”

    眼看著那讀書人從一堆瓶瓶罐罐里撿起來一個小玉瓶。

    就排在陳元(身sh n)側的木桌上。

    得意地看著他。

    “那麼上次說好的……錢……”

    “自然不會少了你。”

    一邊將小玉瓶收起,陳元已經將五枚大錢一字排開。

    看得那讀書人目光都直勾勾的。

    才落到桌上不多時,就已經猴急地收起來了。

    雖說分毫都沒有修道者那種出塵的氣度,卻也看著有些好笑——起碼陳元本(身sh n)並不會厭惡。

    “多謝惠顧,嘿嘿……”

    “谷塵子道友,我還有一些問題想要問你。”

    “問吧問吧,盡管問,主要是我知道的……”

    這讀書人收了錢,頓時心(情qing)大好。

    他自稱是谷塵子——這是一個傳承了好幾代的道號,自古以來這個道號就象征著某個境界——煉丹師的境界。

    據他所說,到他已經是十七代了,他便是十七代的谷塵子。

    只可惜過去的谷塵子都是煉丹奇才,到了他這一代卻……

    ——我可有的是才能,只是那些凡俗人眼界太低,根本不懂得我的才華!

    ——沒有必要再將這個道號傳承下去了,因為從我這輩這個道號就是終結,我是注定要以丹道羽化登仙的天才!

    他雖然對著陳元這般大放厥詞。

    但卻沒有收到分毫的贊賞,或者是白眼。

    久而久之,他在陳元面前也就一點點安分下來了。

    “我這里有一味藥方,想請你看看。”

    “怎的,捕快大人(身sh n)上還有病?有病好啊,得了什麼病,要吃什麼藥?我給大人您打個折……”

    陳元只是搖頭。

    從懷里拿出一塊稍大一些的玉簡。

    照著里面記載的某個藥方讀出來。

    “……大荒魂……”

    “等等,大人您說什麼?”陳元讀到一半,就被谷塵子給打斷了說話聲,抬頭卻見對方的面(色)有些僵硬,死死地盯著他,“大人,方才您說的是大荒魂?我可沒有听錯吧?”

    “不錯。”

    “這……大人,您念的真的是藥方?”

    說到這里,陳元的眉頭便皺起來了。

    為什麼谷塵子要說這句話?

    莫非是藥方有什麼不妥?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其實也不是什麼緊要的事(情qing),而是大人您講到現在的所有藥材,都有凝神養魂的功效,而其中每一味藥材都可以單獨拿出來作為某種藥的藥引,或者是丹方的主(干gan),我實在是搞不清楚,為什麼會有人開出這種偏門的藥方?甚至懷疑那種人是不是真的懂得醫術。”

    盡管谷塵子說話委婉。

    但其中的意思還是尖銳——這根本就不可能稱之為藥方。

    可是凝神養魂……

    “還有這大荒魂,大人您是否知道這只有在關外才可能采摘到那種靈草,一般人就算是知道了這草藥的名字,也斷然是得不到的——可謂重金難求!而且還是有價無市!因為監天司那邊早就將這味藥列為(禁jin)藥,任何的流通都受到嚴格的管控!”

    “是嘛……”

    ……

    事(情qing)又變得有些麻煩了。

    關于藥方的事(情qing),陳元再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谷塵子聞起來,他也只是說受人之托詢問一番,再進一步的事(情qing)絕口不提。

    但無論如何,心里卻總有一塊石頭壓著難受。

    再加上離開了閣樓之後去預定的地方搜尋了一番卻無果而返。

    更是讓他整個人的精神都失落到低谷。

    “(發fa)生了什麼事(情qing)了嗎?陳元。”

    沙啞的聲音響起。

    躺在(床chu ng)上的,仍舊是那個蒼老的(身sh n)影。

    渾濁的呼吸聲時斷時續。

    每看一眼,心里都壓抑一分——就好像眼前的人隨時都有可能咽氣。

    “沒事,就是遇到了一些難題。”

    陳元只是笑笑。

    並沒有深究心里的(情qing)緒。

    不知不覺間,他又來到了這里。

    來到了這間房間。

    陪在這個老人的(身sh n)邊——好像是有人在路上叫住了他,讓他來了這里,又好像是他自己走到了這里。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藥味——在(床chu ng)邊正擺放著一碗褐(色)的藥汁,武安侯的夫人剛才來過,放下一碗藥便離開了。

    “世子覺得,若是解不開一道難題的時候,應該怎麼辦?”

    “若是解不開……就放棄。”

    慕容卜的回答並沒有經過一點時間的思考,幾乎是(脫tuo)口而出。

    “天底下的難題多了去,總不能在一個問題上耗費一輩子吧。”

    “就算這難題會影響到自己的今後?”

    “對!”他認真地頷首,“知道嗎?我現在有些後悔……若是早些認命的話,說不定我這一生就沒必要活得那麼痛苦了……我可是武安侯的兒子,就算作為一個普通人過完一生,我也能活得開心……但過去那麼多年來……呵。”

    “……不錯,世子說得對。”

    陳元頓了頓。

    還是點頭認同了他的話。

    又指了指(床chu ng)邊的藥汁。

    “世子還是早些把藥喝了吧,夫人走之前可是特意叮囑過的。”

    “我原以為有你在,我至少可以少遭一次罪的。”老人眼中浮現出一絲幽怨。

    倒是讓陳元見了,笑出了聲。

    “還是早些喝了吧,起碼能活一天是一天……對了,你喝的這到底是什麼藥?為何聞上去味道如此特別……”

    “凝神養魂的藥。”

    老人已經顫顫巍巍地把碗端起。

    一邊與陳元說著。

    “這幅(身sh n)子已經怎麼樣都無所謂了,所以最起碼……在死的時候可以讓魂魄壯大一些,輪回轉世的時候也少遭一些罪。”

    “原來還有這種說法。”

    他微微頷首。

    老人所說的與他听見的基本都是一致。

    一切都合乎(情qing)理。

    便見他將藥汁一飲而盡,隨手從(身sh n)邊的一本書上撕下一頁紙,擦了擦嘴。

    臉上(露)出難看的表(情qing)。

    顯然這藥汁並不好喝。

    再見那本已經被撕扯了大半的書籍。

    書封上赫然寫著四個由“異文”組成的小字——小須彌訣。

    這是某個出了名的吐納之法。

    由一位聖賢創造,如今已經廣為流傳于修道者之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監天司手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