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監天司手札 > 第三十二章 早啼

第三十二章 早啼

作品:監天司手札 作者:君子非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蕭姑娘早早地把調查到的東西都整理好記錄在玉簡之中,就放在了桌上。

    等陳元去尋她的時候,她已經不知道去了哪里,唯獨留下了那個玉簡。

    陳元將自己的心神沉入玉簡之中,很快地便找到了他想要找的東西。

    ——現在,只差最後一個問題了。

    ——而那個問題若是仔細想想的話,其實也不難,所以只差最後一步的驗證。

    ——所以,去找他吧。

    ……

    原本石天縱是拒絕跟著他一道走的。

    只是一個勁地推(脫tuo)有要事要辦。

    就算被陳元當面拆穿了監天司對他這些(日ri)子的工作安排根本沒有多少忙碌,也只是一個勁地搖頭。

    直到他听說陳元是要去見武安侯。

    這才緊跟了過來。

    他能跟過來這里最好。

    至于他到底跟過來有什麼個人的目的,那就不是陳元考慮的了。

    “根據我的調查,這里原本是那個陣法的某個陣眼所在。”

    兩人已經一前一後地遠離了白玉京。

    順著陳元先前推測出的陣眼,一個個地找過去。

    而那些陣眼如今看來,卻是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有用的線索——不管是草木也好,蟲鳥也好,盡數被某種力量給抽走了靈氣——只是一個瞬間便分出了生死,沒有絲毫多余的靈氣泄(露)出去。

    “是第二步的修道者?”

    “石道友說得不錯,確實是第二步的修道者留下的痕跡。”

    陳元頷首。

    但讓他有些失望的是,石天縱自始至終都不過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並沒有繼續問下去——明明在陳元的腦子里已經想過許多種回答他問題的方法。

    “接下來便是從這些陣眼之中,尋找到陣樞的所在了。”

    兩人又在密林深處走了許久。

    眼看著(日ri)漸中移。

    石天縱才再次問道。

    “若是我推測的不錯,這一道陣法起碼已經停止運轉有一個月的時間,道友真的覺得可以找到陣法的主人嗎?就算找到了陣樞又如何,難道道友覺得陣法的主人會如此好心地留在這里等著我們?”

    “放心,他會留在那里等著的,因為他應該知道……他逃不掉。”

    “那我便直接問了,道友所說的那個人,是不是武安侯?”

    柔和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陰yin)冷。

    那個看上去猙獰的人,此刻似乎變成了一只(脫tuo)韁的猛獸。

    就連陳元都不(禁jin)有些發顫。

    “不是。”出乎他的意料,陳元卻搖了搖頭,“雖然我不知道石道友你到底在調查什麼,或許那位武安侯確實是有我所不知道的(陰yin)暗,但最起碼——我相信一個可以從天海關出來的修道者,是不可能使用這種殘忍的陣法的。”

    “哼,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陳道友又知道多少關于那武安侯的事(情qing)!那武安侯不就是第二步巔峰的修道者,這一路下來的痕跡便是他留下來的!你讓我跟著過來,不就是為了找他問罪的時候把握大一些嗎?”

    雖然話是這麼說。

    但最起碼石天縱(身sh n)上的(陰yin)冷氣息確實是少了一些。

    “我可沒說過他有什麼罪過,若是當真有的話……還是到了地方再說吧”

    若是那在天海關走一遭的道心都有罪過的話……真不知道那罪業到底是何等扭曲了。

    陳元只是搖頭。

    讓石天縱跟著便是,並沒有繼續說什麼。

    兩人又向深處走了一些。

    一路上他們見到了太多的陣眼被抹去的痕跡。

    也確實是在那些痕跡中,尋找到了一些原本被用作陣法一部分的材料——但最關鍵的陣眼只有五處。

    這五處必須要使用特殊的東西才能讓陣法運轉——而其中的三處已經被陳元發現。

    第四處方才也找過了,可惜那個“證物”已經被拿走。

    剩下來的……

    便是第五處!

    陣樞所在!

    只走到半道上。

    陳元忽然面(色)微變。

    同時(身sh n)後的石天縱也是停下腳步。

    “血腥味。”

    他淡淡地說道。

    與此同時,已經從腰間拔出了定天劍。

    率先走到陳元(身sh n)前。

    “只需要到血腥味傳來的方向對吧,陳道友……接下來的路還是由我來先走,若是出現什麼危險的話,我也可以保護你。”

    “我可沒有那麼弱不(禁jin)風……”

    “跟上。”

    那聲音(陰yin)柔中帶著果決。

    也讓陳元頓時失去了反駁的想法。

    反正到了地方也要他幫忙……便由著他去吧。

    希望一切不要太晚了才好。

    “陳道友,不知現在可否向我說明一下……武安侯到底是否就在前面,既然你不是要向他問罪,那到底找他(干gan)什麼?”

    “這個嘛……要我現在說的話也可以,不過石道友你也得把正在調查的那個案子說給我听听如何?”

    “不行,那我還是不听了。”

    回答得極為果斷。

    讓陳元覺得對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甚至都沒有過腦子。

    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他原本是打算順著對方的話說下去的。

    但現在,可就真的是半句話都說不出口了。

    ……

    終于。

    他們來到了目的地。

    這些天來的推算並沒有出錯。

    此處便是最後的陣眼——陣樞的所在。

    可當他踏入此處的瞬間,整個心便完全地沉了下去。

    還是來得太晚了。

    “我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的。”

    他皺著眉。

    一只手顫抖著,緊緊地攥著腰間定天劍的劍柄。

    眼前又是一陣。

    看樣子是新布置出來的陣法。

    (陰yin)陽顛倒陣!

    只是這個陣法相較于原來的那個,實在是要精簡了許多。

    “我算出來了幾乎所有的線索,碎片全都拼接在一起——讓我找到了這里。”

    “並且確認了所有事(情qing)的經過!”

    “但是為什麼!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堂堂天海關里走出來的修道者,第二步巔峰的存在——為什麼啊!”

    陳元一聲聲地責問著。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忽然變得這麼憤怒。

    或許僅僅是因為——“天海關”這三個字。

    ……

    “武安侯?小兄弟你打听武安侯啊,看你這模樣……是監天司里的人吧,我可告訴小兄弟你啊,千萬莫要冤枉了好人,武安侯可是這一帶人盡皆知的大人物,大善人!”

    “看看這四周的陣法,都是他親自下令修建的,一些還是武安侯大人親自修整……”

    “還有啊小兄弟你是不知道,武安侯過去可有一位凡人夫人的,不過那位夫人死的早,到現在我也沒有見過……听說兩人恩(愛 i),為了能夠陪著那位夫人,武安侯可是連天海關的軍令狀都拒絕了!害得他們罰了一大筆錢呢!不過錢對武安侯來說也確實算不得什麼……”

    “他們家里的孩子那叫一個慘啊……听說是小時候便得了重病,怎麼也治不好。”

    “可是武安侯還是毅然去了天海關,斬(殺sha)關外邪道,換取資源為那孩子謀求生路。”

    ……

    鄰里眼中的武安侯。

    世人眼中的武安侯。

    以及現在——

    陳元眼中的武安侯,正被捆縛著,手腳都已經被斬下。

    一雙眸子充血,怒目圓睜。

    見了陳元過來,卻是笑得慘然。

    “我……早就說過了吧,一切……”沙啞的聲音中,帶著淒涼,“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監天司手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