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第五章 開課

第五章 開課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幾天過去了,彭湃泡在圖書館里,終于勉(強qiang)在無數的信息里找到了些許有用的片段。系統的圖標一直安靜地躺在那里,沒有作祟。事務所也風平浪靜,切那每天在事務所里看報喝茶,已經進入了退休的節奏。額葉幫的威脅就像是扔進大海里的石子,連漣漪都沒有。

    這一天,彭湃正準備去圖書館,繼續看昨天找到的一份世界穿梭的文獻。

    剛走進門,就被人用過于親(熱r )的動作卡住了脖子。

    “彭湃啊,你怎麼——回事?很多天沒看到你了,你這樣的話,今天這門課就沒法通過了。”金發帥哥手上暗暗用力,毫不理會彭湃想來掰開的右手。

    “我最近....其實因為肺不太舒服,所以來圖書館找點解決的辦法。”彭湃放棄了和格雷角力,跌跌撞撞地被拖著走。

    “是嗎?那我們快去機器醫生那,我听說一批肺剛到。”

    “啊呼吸突然好暢快,((胸xiong)xiong)口一點也不疼了。”

    “那我們趕緊去上課吧。這可是楊教授的課,遲到的話可是要被罵的。”

    彭湃心里自然是一萬個不願意,他昨天才剛剛找到那份有點(摸Mo)到穿越的影子的文獻,也許里面就有關于自己怎麼回去的線索。

    看來,只能用這一招了。

    “其實,我不是彭湃。”

    “好了,快點。”格雷架著他,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qing)。

    “好好好,松手松手,我自己走!”

    也好,自己也有點因為多(日ri)的高負荷運作疲憊,就當是休息會兒吧,彭湃這樣安慰著自己。

    ......

    格雷厄姆和一個黑發小子勾肩搭背的樣子引得周圍的女((性xing)xing)紛紛側目。

    “格雷厄姆終于.....”

    “難怪他從來不看我......”

    人群中,一對亞洲人長相的男女在竊竊私語

    “哥,這個黑頭發的你見過嗎?”

    “沒有,是個生面孔,從來沒有看到過。”

    .....

    兩人來時,偌大的教室只有不到一半的位置上有人。他們隨便找了兩個位置坐了下來。

    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兩人便閑聊起來。

    “格雷,你听說過穿越嗎?”

    “你是說最新的《穿越異世界》嗎?我覺得頗有亮點,尤其是天使突然變(身sh n)成了觸手怪的(情qing)節。只可惜天堂抗議這一段歧視。”

    “都現在了還是穿越異世界麼。不是,我說的不是這個。我的意思是你有沒有听說過有人突然變了個人,靈魂被取代了這種。”

    “這可不是百年前的老(套t o)穿越異世界。主角是靠自己的勤奮工作贏得了這些外派機會。”格雷不悅地搖了搖頭,“你是不是又看了什麼都市傳說了?這種事(情qing)是天方夜譚吧。”

    “是嗎?天方夜譚啊。”

    “不過,我倒是听說過有企業偷偷在用仿生人來替換真人,實在是駭人听聞。”

    “這麼可怕?你不會就是機器人吧?切個手指來驗證下吧。”

    彭湃眼楮冒光,一把按住了格雷的手。

    格雷正(欲yu)反抗,過道走來一對亞洲長相的男女,男子劍眉星目、英氣凌人,女子面如凝脂、眼如點漆,卻面若冰霜。兩人長相相仿,給人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男子朝格雷招了招手,格雷將手抽出,擺出個完美的笑容向他打了個招呼。兩人走到

    “他們是誰?”等兩人在別處落座後,彭湃小聲問道。

    “龍門安保的樸家兄妹。姑且算是第四國際的子公司吧。”

    吉他大學里,每個人的(身sh n)份都是徹底保密的,加上沒有集體宿舍,即使是最好的朋友,可能除了名字以外,什麼都不會留下來。這樣一方面是為了讓富家子弟們沒有那麼容易被當成目標,另一方面是為了減少(身sh n)份差距的影響。為了貫徹這一點,吉他大學仍采取古老的課堂制,讓底下的學生能有足夠的機會去交流。

    不過,秘密永遠是相對的,從小就在各種晚會和派對上熟識的富家子弟間,(身sh n)份從來就不是秘密。

    這時,教授走了進來,不緊不慢拍了拍手,示意課程開始。彭湃將終端連上了課堂。

    “....人是能被信息壓垮的,這早就在幾百年前的信息時代就已經證明了。信息過載在那時候就是個問題,大量冗余的信息嚴重(干gan)擾了人對相關有用信息的準確分析和正確選擇。放到現在,仍然是這樣,終端的出現的確提高了人的記憶和處理能力,但是也讓信息呈指數倍增加。現在每個企業都會投放大量的信息,如何讓目標(群qun體準確地接收到信息才是關鍵。這就涉及到信息(刺ci)激對大腦的影響了。同學們,我知道這些定義你們早就注入到了大腦里,但接下來我講的這些就是技能芯片里沒有的了。讓我們來看一下浦島聯合的這個案例.....”

    “為什麼來上課的人這麼少?”彭湃看了看還是沒多少人的教室,好奇地問道。

    “因為這位楊教授以前是在中安全區開診所的,以‘行為訓練’和大腦研究出名後,被聘請到這里當教授。也有人說他是(干gan)髒活的,暴(露)了之後只能來教書。總之,很多人不喜歡他。”

    彭湃有點搞不懂“原彭湃”為什麼要選這樣的課了。

    楊教授在如何通過暗示((性xing)xing)與個體差異((性xing)xing)的(關guan)系上花了很多口舌。楊教授的風評不怎麼樣,但還是足夠專業,有許多實驗結果來佐證。彭湃轉念一想,這些實驗的來源可能並不那麼光彩,心中的好感一下子煙消雲散。

    臨近下課,楊教授對著所有人說︰

    “這次回去,我希望大家去對低安區的店鋪進行次實地考察,下周交給我一份考察報告。”

    听到他這樣說,格雷用鼻子輕哼了一聲。

    “怎麼了?”

    “他又來這一(套t o)。”

    “格雷,說點我听得懂的。”

    “這個大學里的大多數人是從來沒去過低安區的,讓他們去那邊無異于羊入虎口。”

    “什麼?”

    “所以他會‘幫’有困難的學生完成這次作業。當然不是免費的。要是家里有值得報出名字的,也是免費了。”格雷無奈地解釋道,“只要有需要,‘幫’學生上課也不是問題。”

    “呵,那也太惡心了。”彭湃冷笑道,“就沒人管嗎?”

    “這里是吉他大學。”格雷攤了攤手。

    彭湃瞟了一眼下課後彈出來的學分助手。這門課他多次缺勤,已經到了警戒線,若是這次報告不交,就只能掛科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