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第八章 練習

第八章 練習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秋葉試探地用刀(身sh n)一撥,試圖找到對手的破綻。彭湃自然不會置之不理,手腕用力,鐵棍將來犯的刀(身sh n)打偏。他抓住這個破綻,鐵棍向前刺去,直指秋葉面部。

    戰斗模組顯示了這一擊可能的結果——百分之七十六的可能((性xing)xing)直接昏厥。

    秋葉半蹲下去,躲開了這一擊。進攻還沒結束,她也深知這一點,偏開的刀(身sh n)索((性xing)xing)往下一轉,護住了(身sh n)體。

    和她預想的一模一樣,鐵棍變刺為劈,朝秋葉的右肩落下,在途中卻被鈦合金刀(身sh n)偏斜了。劈下的力量被卸掉後,鐵棍被一帶,反而順著刀(身sh n)往下滑,彭湃收不住力,借著前沖用棍尾一掃。

    秋葉後撤兩步,躲開了這下,也離開了鐵棍的攻擊範圍,以防被進一步追擊。

    彭湃也並沒有打算在對練中做到這種地步,等待秋葉恢復姿態。

    第一次交鋒都出乎了雙方的意料。畢竟,兩邊都以為對方只不過是會兩手三腳貓功夫的業余人士。

    “不錯嘛。”輕笑一聲,秋葉的眼神認真起來。

    她沒想到彭湃能將長棍的優勢發揮得淋灕盡致,她的(身sh n)體里涌上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仿佛是渾(身sh n)的血液都沸騰了。對手的每次呼吸,指關節的發力,肌((肉rou)rou)的收縮突然變得那麼清晰。

    沒有細想,她現在腦中已被一件事(情qing)佔據了——戰斗。

    墊步向前,打刀虛斬。

    鐵棍輕輕一挑,化解了打刀的斬擊。

    這一下正中她下懷,趁著這空擋欺(身sh n)上前,使出下段斬,朝對手的腿部砍去。

    對手不慌不忙地將鐵棍一收,(插cha)在地板上,打刀砍在鐵棒上,發出金鐵交鳴聲。這還沒完,他把鐵棍作為軸心,騰空而起,一腳踢在秋葉((胸xiong)xiong)口。

    她連退幾步,穩住了(身sh n)形。

    幾輪交鋒下來,她的進攻均無功而返,戰斗模組的凌厲反擊反倒將她逐漸((逼bi)bi)到了場地的角落。

    陌生的記憶碎片涌出,在她腦中盤旋,骯髒的小巷,**的氣味,追逐,槍聲,斬擊。

    她的眼神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失去了焦點,毫無生機,只是專注地斬擊,再一次斬擊。眼前人的動作開始和記憶重合,她的動作越來越迅速,也越來越飄忽不定。

    假動作,偏斜,前沖。

    這次輕斬的目標是手臂,對手被迫橫過鐵棍防守。

    又是這一招,她早已看穿了對手的行動模式——防守,反擊,每一招都非常到位,幾乎是在這種(情qing)況下完美的應對,幾乎是無懈可擊。

    幾乎。若沒有動作間隙的細微延遲的話。

    就是現在了!她突兀地扭過手臂,打刀向前突刺。

    鐵棍來不及回防,打刀終于突破了防線,直指對方脖子。

    棕(色)的瞳孔中沒有絲毫的迷惘和猶豫,如同出鞘的利刃。腦中的畫面越來越清晰,她記起了踩過垃圾桶時腳下跑過的老鼠,頭上垂下的纏繞電線......

    眼前人的面孔已經模糊不清,目力所及的一切像是個蹩腳的謊言。她心里想著,這是場夢嗎?

    那刺下去也沒(關guan)系吧。

    突然,腦中一陣輕微的刺痛,迷霧散去。秋葉的動作停了下來,刀尖停留在彭湃的脖子前。

    她清醒過來,定楮一看,才意識到眼前的人是自己熟識的朋友。

    她很想給自己一巴掌。真是的,自己在(干gan)什麼啊。

    .........

    “我今天剛看了部恐怖片。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吵架的時候,在爭奪手術刀的時候一不小心劃破了男的喉嚨,然後男的動脈被割開真的跟噴泉似的,我跟你說虛擬現實的效果特別((逼bi)bi)真,這之後….”他語無倫次,“不是,跟之後沒(關guan)系。重點是我也差點這樣了,我現在還能想起來那個場面,我他媽現在好怕啊。剛剛你是怎麼了?”(發fa)泄完(情qing)緒後,他終于想起了關鍵的問題。

    “啊~一不小心有點興奮了,沒控制住自己,不好意思呀。”秋葉雙手合十,低下頭道歉。

    “而且你的動作都好厲害啊。”彭湃沒有多想,帶過了話題。過量腎上腺素退去後,他的腿有些發軟,手臂發沉。他倚著金屬長棍,稍作休息。

    只是,他覺得有些挫敗感,原本以為有了初級戰斗模組後就足夠(強qiang)了,沒想到現在被秋葉打敗了。

    “因為老板很厲害,教了我一些刀法呢。”秋葉偷偷瞟了彭湃一眼,在發現他不怎麼生氣後,松了口氣,“你也是呀。果然是吉他大學,連武術課都這麼厲害。好羨慕!”

    “這就要感謝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分析出來的...棍法厲害啊。”

    這倒是沒有騙人,吉他大學並沒有“體育課”,但有人工智能編纂的各類武器使用方法,可以直接以技能注入的方式將數據注入終端里。而經過無數次模擬的“戰法”,幾乎是無懈可擊的。

    兩人在互相吹捧之後,都沒有意識到對方的異常。

    刀槍入庫後,兩人來到了道場另一邊的靶場里。

    靶場比較簡陋,斑駁變(色)的台子隔開了靶子和走廊,薄薄的塑料板分出了(射sh )擊位。有意思的是,角落里隨意扔著一堆槍支。靶場里已經有位穿著黑(色)風衣,頭戴兜帽的客人在。

    巨大的槍聲如雷聲般,在密閉的靶場里回響,彭湃的耳朵被震得發疼。他心里甚至有些恐懼,這大概是動物對巨大聲響的原始本能。不過今天在被武士刀指著喉嚨後,這種感覺對他來說算不上什麼了。

    秋葉走到角落的槍堆處,翻找了一會兒,拿來一把手槍。

    自由港企業聯合會以威脅大樓安全的名義,規定任何以幽能為動力的武器都不能在民間出現,這就將高斯步槍、等離子步槍之類的高科技武器封鎖在了普通人的視線外。因此,無論是幫派火並,還是武士道場里,最多的還是和幾百年前一樣的火藥動力武器。

    彭湃接過手槍,有些感嘆,沒想到幾百年過後,槍仍然沒什麼變化。

    戴上隔音耳機,戰斗模組已經自動加載了手槍的使用方法。

    “我不太習慣用槍,所以沒法教你太多哦。”秋葉有些歉意地說道。

    “沒事,我們體育課上教過這個。”彭湃大手一揮,瀟灑地拒絕了秋葉的新手指導。

    “你們體育課到底都教了些什麼東西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