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第十四章 兔子洞(二)

第十四章 兔子洞(二)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是什麼鬼東西?”彭湃忍不住問,這听起來就像是喝高了的癮君子才會听的東西,難道是哪個地下樂隊出的新歌?

    “就是廣告而已。”切那頭也不回地說著,“我們要去的就是那。”

    “什麼?誰他媽想出這種廣告詞的。”彭湃大驚。他在大學里的課上學到過大企業的廣告方式,往往是用電子招牌鏈接終端來定制獨特的廣告。沒想到小企業會用這種廉價卻別具一格的廣告......

    “別走別走,”切那一把拽住了他,不緊不慢地說,“放心,就一個酒吧而已,很安全的。”

    彭湃沒辦法,只好乖乖地繼續跟著。他不死心地質問︰“那我們去到底是(干gan)什麼的?起碼讓我死個明白。”

    “你怎麼這麼好奇呢?”切那一臉便秘的表(情qing)。為了安撫下彭湃,他還是說了,“就是為了解決你們搞出來的麻煩啊。”

    說著,他們在小巷里轉了幾個彎,擺(脫tuo)了流浪漢的糾纏後,來到了一條繁華的街上。街上人來人往,噴氣摩托從街道中央飛馳而過,差點撞壞一輛飛行車的後視鏡。

    “繞這麼遠是為了什麼?”彭湃好奇地看著路邊的機械犬,一邊不解地問,在他看來,這不過是條普通的街,完全沒必要在小巷里繞來繞去。一路上的垃圾和臭氣快讓他的嗅覺壞掉了。

    “你懂什麼。”切那在腰間的包里一陣(摸Mo)索,拿出一顆水果硬糖,輕輕放進嘴里,“我不想有尾巴跟過來。”

    “尾巴?”彭湃不解,但切那沒有繼續說下去,快步走過馬路。彭湃緊緊跟上,背後一輛飛行車放著嘈雜的音樂和他擦(身sh n)而過,把他嚇出一(身sh n)冷汗。

    順著人流,他們來到街的中央。六七層的公寓樓下,是一排店鋪,他們面前的這家在暗灰(色)的金屬門框上,用五顏六(色)的發光二極管拼成歪歪扭扭的幾個字——兔子洞。

    看來這里就是他們找的地方了,三人寬的大門後是黑洞洞的門廊,斑斕的燈光從另一頭的右側門里漏出來。盡管構造和道館差不多,卻完全是不同的感覺。

    壯碩的黑衣保安守在門口,黑(色)的手(套t o)底下(露)出金屬光澤。昏暗的門廊燈光照在他們(身sh n)上,顯得更加凶惡。門口排滿了人,大都穿著打有方釘的皮衣,發型詭異。

    終端的視野里,門邊上適時浮現出一段廣告詞︰

    兔子洞,讓你爽到升天。

    旁邊是個從地上探出頭的調皮兔子logo,這是虛假宣傳的典範吧?

    “單曲先生。”看到切那來之後,一個保安恭敬地點頭示意,“這位是?”

    “我的助手。”切那簡短地說,保安點了點頭,側(身sh n)為他們讓出道路。在走過去前,切那停住腳步,手掌拍了拍保安的((胸xiong)xiong)口,沒有放開,壓低聲音說︰

    “弗朗西斯,我今天沒來過這,懂嗎?”

    保安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切那松開了手,頭也不回地走進門廊。彭湃分明看見剛剛他在保安((胸xiong)xiong)口的口袋里放了枚圓圓的東西。

    彭湃跟上了切那,打開通訊,用文字信息發給他︰“你剛剛給了他什麼?”

    沒幾秒後,一條信息跳出來;“數據盤,在黑市上能賣個不錯的價錢。不錯小子,學得很快。”

    因為切那提到了可能有“尾巴”,再看到這種酒吧,彭湃“上輩子”也沒少看電影,猜出了尾巴就是跟蹤者的意思。考慮到這種(情qing)況,不出聲的文字信息通訊是最安全的交流方式。只是被夸這種事(情qing)學得快,彭湃有點高興不起來。

    跟蹤,賄賂保安,接下來是什麼?雙腳已經在呼喚自己往回走了。

    還沒打開門廊的門,足以讓耳膜尖叫的音樂撲面而來,接踵而至的是混合的令眼楮刺痛的旋轉燈光。切那自如地走進去,彭湃也不得不跟著進去,兩人坐在了吧台上。黑(色)的金屬吧台位置上只有他們兩人,人大多在底下的圓桌邊和沙發上。幾個奇裝異服的人在店中央盡(情qing)地舞動(身sh n)體,周圍的觀眾的歡呼幾乎和音樂聲音差不多大了。

    切那站在座位邊,朝調酒師笑了笑︰

    “一杯吉他往事,他的話….”

    “水就好了。”彭湃也擺出禮貌的微笑,他還想清醒地回去睡覺。

    調酒師是個金發碧眼的高大男人,他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盯著彭湃,讓他有些發毛。

    “一杯步行者吧。”切那沒有理會他,自顧自地和調酒師說。

    “黑牌?”調酒師從櫃台里拿下一瓶酒,一邊問道。

    “紅牌吧。”

    彭湃郁悶地長嘆一聲,目光被穿著暴(露)衣服,戴著兔耳的侍者吸引。他們在桌子間游走,旋轉燈光照過去的瞬間,彭湃看清了他嘴上的胡須。

    轉過頭來,裝著亮黃(色)**m的玻璃杯不知何時已經擺在了面前,冰塊輕輕撞擊著玻璃,散發出冰甜的氣味。

    不過,切那已經不知所蹤,只剩下空置的座位和剩著大半橙(色)**m的玻璃杯,看樣子已經是喝了一口。

    “他去哪了?”彭湃有些慌張,切那今天應該不會就是帶他來這然後甩掉他,好讓他付這兩杯酒的錢嗎?但是這樣又說不過去,難道這兩杯酒的價格自己付不起,然後就得…..他已經不敢想下去了。

    調酒師聳聳肩,示意他也不知道。

    壓下加速的心跳,掃視了酒吧一圈,彭湃在角落的沙發上看到了那個瘦長的(身sh n)影。他坐在一張圓形石質桌子邊上,桌子的對面是個爆炸頭的男人。昏暗的光線下勉(強qiang)能看清男人臉上一排嚇人的臉釘。

    他是在做什麼?算了,不管他了。彭湃煩躁地晃了晃酒杯,冰塊叮當撞擊杯壁,湊到嘴邊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在嘴里擴散開來,與之相伴的還有冰涼苦澀的橡木桶味,如同在咀嚼一塊橡膠。半秒後,這股味道又變成難以言喻的醇香。

    叮!

    任務發布︰竊听他們的談話獎勵︰300積分

    也許是杯酒下肚的(關guan)系,彭湃的理智有些缺位,並沒有讓他覺得系統發布的任務的時間和內容上奇怪。反而,這項任務的出現讓神經興奮起來的他找到了事(情qing)做。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