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第十九章 第一個委托

第十九章 第一個委托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少年在兩人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一塵不染的白(色)長袍拖在地上,但他看起來並不在意。他接過彭湃倒的水之後,禮貌地向彭湃道謝。在急促地喝了口水後,他似乎稍微放松了點。

    “您就是三千界切那嗎?我是代表曇花大教堂來向您的事務所提出委托的。”他向彭湃投來小心翼翼的眼神,水汪汪的眼楮讓他看起來如同被揪住脖子的幼犬般可憐。

    “不是,我是他的助手。他現在在外面,有什麼你可以先和我說,我會負責轉告他的。”彭湃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

    秋葉︰你嚇到他了

    彭湃︰我哪有

    少年顯得有些猶豫,遲疑了一會兒才繼續說︰“可是,主教說了‘只能和三千界先生說’。”

    “這樣嗎?那我先在通訊問下切那吧,你稍等下可以嗎?”听到彭湃這樣說,少年用力地點了點頭。彭湃被秋葉責備的眼神驅趕到了事務所的另一邊,才打開通訊呼叫切那。

    “喂,切那叔?事務所來客人了,說是曇花大教堂的,還說只能把委托內容說給你听。”彭湃小聲地說。切那接通之後沒有打開視頻,不過也是他一貫的神秘作風。

    另一邊,秋葉帶著標準的營業((性xing)xing)笑容,很自然地和少年搭話︰

    “那,你叫什麼名字呀?”

    “黎…黎培武,黎培武•帕姆。”少年的眼神躲躲閃閃,肩膀在微微顫動。

    “哦,這個名字很好听啊。”

    “謝謝,主教說這是一本書里的主人公。”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也許是被秋葉自然的態度感染了,背後顫抖的羽翼稍稍放松了點。

    “我叫秋葉,叫我秋葉姐姐就好了。”秋葉不留痕跡地開始佔便宜。

    “嗯好的!秋葉姐姐!”帕姆高興地點頭,濕潤的綠(色)眼楮睜得大大的。

    “(好可(愛 i))!”秋葉轉過頭,勉(強qiang)平復呼吸後,假裝羨慕地問道,“對了,你背後這個翅膀是哪個診所裝的呀?好漂亮,我也想去裝一個。”

    “啊,這個嗎?這個不是診所裝的G,是……”

    他背後的羽翼略微展開,潔白的羽毛根根畢現,比最好的擬感動畫里的翅膀還要美麗,就像是擺在博物館里的藝術品。

    他還沒說完,就被彭湃的聲音蓋了過去。

    “切那說他等會兒就來,如果不介意的話,就現在這里等一會兒吧。”

    “好的好的。”帕姆忙不迭點頭,有些為難,“應該不用太久吧?我想回去晚祈。”

    “放心,應該..不會太晚。”事實上,切那只和他說了會來,也沒說什麼時候來。

    秋葉︰你(干gan)什麼,我都快問出來了

    彭湃︰問出什麼

    “啊痛!”秋葉不著痕跡地一腳踢在彭湃的小腿上。

    “怎麼了?”帕姆關切地問,幾乎湊了上來。

    彭湃疼得冷汗直冒,硬擠出一個笑容︰“沒什麼,左腳一不小心踩到右腳了。”

    “這可是很嚴重的,要及時就醫啊。我有醫師執照,來幫你看看吧。”帕姆很認真地說著,低下頭想撩起彭湃的褲腳。

    “沒事沒事,老毛病了,沒事的!”頂著秋葉冰冷的眼神,彭湃逃離帕姆(身sh n)邊,坐到櫃台後。

    帕姆一臉懵((逼bi)bi),肯定在懷疑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qing)。秋葉輕咳一聲,將他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小黎,我可以叫你小黎嗎?”

    “啊….當然可以。”

    “你平時看擬感節目嗎?”

    “有時候會看些吧,只是主教不(允yun)許我們接觸太多這種東西。”

    “G?那有看過最近那部‘夏蓮醬•the summer大冒險’嗎?”

    “有看過一點吧…..”

    “真的嗎?那你覺得夏蓮醬和小蘊…..”

    不知怎麼的,兩人聊得火(熱r )。彭湃坐在櫃台後,目光在興奮的紅發女孩(身sh n)上停留了一會兒,轉到了金發的少年(身sh n)上。少年已經徹底放松下來,也許是錯覺,他的(身sh n)上散發出祥和的氣息,只是單單看著就能讓人的心(情qing)平靜下來。

    他背後的白(色)羽翼隨著(情qing)緒高漲,也微微抖動,拍打著背後的沙發。也許他真的是個天使,彭湃的腦子里突然冒出這個想法,畢竟這是自由港,出現什麼都不奇怪。他每天都在資料里看到世界穿梭和別的世界,沒想到真的能看到來自其他世界的東西,他原來還以為魔蚓和全(身sh n)機械部件的義體人已經是自己想象力的極限了。

    “這對翅膀很像小蘊家那只精靈的G,是你特意去定制的嗎?”秋葉不經意地再次將話題引到翅膀上。

    “一點都不像吧,精靈的翅膀是和蟲子差不多的。”帕姆不高興地嘟著嘴,張開了翅膀,精心打理的羽毛在燈光下十分漂亮,“這是我在破碎腦漿那邊裝的,是我十二歲的生(日ri)禮物。”

    “破碎腦漿,是那個很有名的地下診所嗎?”

    “應該是吧。”

    奇怪,剛剛還說不是診所里裝的。

    彭湃覺察到了一絲不對勁,努力回想十幾分鐘前少年說過的話。

    “因為主教想用這種辦法吸引更多人來教堂嘛。”少年笑著,眼楮里很單純,彭湃記得自己十幾歲時也是這種眼神,單純而天真,除了丑了點。

    原來不是天使啊,彭湃突然覺得有些失望。

    “我回來了!”

    玻璃門自動向兩邊滑開,瘦高男人(陰yin)沉著臉走了進來,凌亂的海藍(色)頭發的雙眼(陰yin)霾密布,褐(色)的皮膚在這種表(情qing)的襯托下有些嚇人。

    “他在哪?”

    彭湃用下巴指了指在一邊和秋葉相談甚歡的金發少年,他還沒察覺到切那的到來,對著滔滔不絕的秋葉不停點頭。彭湃看了看周圍,櫃台上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筒筆,明明在任何事(情qing)都用終端記錄的2719年,連紙都不常見。

    抽出一支筆,瞄準秋葉的腦袋,投擲。

    命中!

    秋葉惱火地轉過頭來,彭湃趕緊低下頭,躲到櫃台下面裝不存在。

    “您就是那個曇花教堂的客人嗎?”

    盡管用了敬語,切那(陰yin)沉的眼神反而更人了,好不容易有些放松的帕姆戰戰兢兢地回答︰“是…是的。”

    “只能和我一個人說?”

    “嗯..嗯,主教是這樣和我說的。”

    “真麻煩。”切那輕聲嘟囔,接著對另外兩人揮揮手,示意他們到別的地方去。

    “什麼意思?”彭湃一下子沒懂,眨了眨眼楮。

    沒等切那說話,秋葉早已經站起來,微笑著一把抓住處于迷茫狀態的彭湃的手腕,(強qiang)行拉著他往事務所門外走去。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