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無題

無題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串先生回過神來,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凶狠。在下一秒,他變回了原本那副憨厚的模樣。他用毛茸茸的爪子...手撓了撓耳朵,帶著他們向前走去,一邊說道︰

    “您眼楮很尖,剛剛您注意到的那個儀器,”他爪子一揮,玻璃上的六邊形紋理消失了,能很清楚地看到那台純黑的儀器不是那麼像棺材,而更像是個拉長的蛋,流線型的外殼比起大樓里其他粗獷的機器,有種科幻電影里的感覺。隨著他的揮手,蛋的塑料外殼向兩邊裂開來,一陣白霧緩緩噴出,能看見里面潔白的優美部件。

    “那個儀器是極其昂貴的,在私人診所里面通常用于修復大腦細胞,維護大腦之類的。而在我們這里,薩薩菲羅先生將它改裝成了用于記憶恢復的裝置。”

    “記憶恢復?”彭湃不知道是驚訝還是疑惑。

    “有些‘自由職業者’,”串先生隱晦地笑了笑,只不過讓彭湃想起少年時那條狗在夏天吐舌頭的樣子,“會用記憶覆蓋的辦法來偽裝(身sh n)份,去做一些隱秘的工作。等工作完成後,就會用這種裝置來恢復記憶。又或者有些失手後被洗腦的人,也可以選擇用本裝置恢復記憶。”

    他得意地接著說︰“偶爾執法者也會來購買我們的這項服務。也許單曲先生可以考慮買一台?”

    “這還是算了,我沒有那麼大的權力替他做決定。”彭湃趕緊搖頭。

    “但是您可以轉告他,不是嗎?他可是我們這邊的老客戶了,現在買還有折扣的。”

    “好的,我會轉告的。”彭湃敷衍地說道,低聲自言自語了一句,“恢復記憶麼....”

    “您(身sh n)邊要是有經常做同一種夢,覺得自己有什麼事(情qing)總是想不起來的人,也可以介紹到本診所來。”串先生滔滔不絕地繼續說著。

    “什麼?等下,你能再說一遍嗎?”

    “可以介紹到本診所來。”

    “不是,前面那一句。”彭湃急切地問道。

    “經常做同一種夢,覺得自己有事(情qing)總是想不起來?這就是很多‘喪失’記憶的人的通病,有人把這稱作‘記憶的呼喚’......”串先生侃侃而談,突然,他用手指點了下眼前的右手邊,然後加快了腳步,“我似乎有些拖沓了,薩薩菲羅先生在催促我了。我們稍微加快點速度吧?”

    彭湃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被秋葉推了一把,快步跟上了急匆匆的串先生。

    在穿過長長的回廊,和一只貓打過招呼,通過一道驗證門後,他們來到了一個房間里。房間大體就是回廊的翻版,墨綠的牆壁包圍了視野,細小的藤條從房間角落鑽出,爬滿了其中一面牆。

    房間中央站著一個高大男人,只能看到灰(色)條紋西裝的背影,隱約能看到頭上的彎曲山羊角。他的面前是一個金屬構成的圓形小台子,幾根裝著不同工具的機械臂懸掛在上面,隨著房間中央黑袍男人的動作起舞,在空中勾勒著什麼。

    他十分專注,如同樂隊的指揮家,似乎沒有注意到另外幾人的到來。

    串先生恭敬地朝他行禮,折疊著的白(色)耳朵順從地垂著,並說道︰“薩薩菲羅先生,客人到了。”

    薩薩菲羅停下了動作,轉過(身sh n)來,朝三人優雅地鞠躬。

    “我收到單曲先生的消息了。很高興見到你們,如果串先生有何招待不當的,請見諒。”

    他仔細端詳著彭湃,過了半晌,沒頭沒腦地說了句︰“單曲先生做的還(挺ting)成功的。”

    “什麼?”

    “沒事。這次他要你們來是做什麼的?”

    “是這樣的,他希望你能幫他檢驗下這袋藥片的成分。”彭湃從口袋里掏出那小袋東西,一起的還有那袋圓盤,“這些是報酬。”

    “哈,這麼多,我就喜歡他這一點。”薩薩菲羅(露)出微笑,將兩袋東西扔給了站在一旁的串先生。

    接著,他打量著另外兩人。在看到秋葉後,他的臉(色)有些不自然,嘴里輕喃道︰“赤狐?”

    “什麼?”

    “沒什麼,只是你長得很像我以前認識的一個人。”

    “那應該是別人吧,我從來沒見過大叔你呢。”秋葉自然地說道。

    “是啊。”薩薩菲羅盯著她,突然看到了秋葉背後探頭探腦的帕姆。帕姆看到薩薩菲羅頭上的羊角,趕緊躲了回去。薩薩菲羅和藹地笑了笑,對(身sh n)旁的串先生說︰“這孩子我記得,還是我給他動的手術。”

    “是最近那批嗎?”串先生也好奇地看著帕姆,或者說是秋葉背後的帕姆。

    “對,就是那批。這孩子還是和當時一樣怕生。”不知道為什麼,薩薩菲羅的蛇瞳中竟充滿了慈祥,若不是周圍的環境,彭湃會以為他只是個長了角的普通中年人。

    “這樣說起來,听說教堂那邊最近有個….”串先生似乎想起了什麼。

    “串!”薩薩菲羅粗暴地打斷了他。

    “啊,對不起,不該在客人面前說這些的。”串先生自知失語,閉上了嘴。

    “行了,你帶客人先出去吧。”他說著,轉過(身sh n)去,機械臂再次舞動起來,“我會把結果發給單曲先生的。還有,轉告他,他這次玩的太大了,小心引火燒(身sh n)。”

    …….

    十分鐘後,理發店外。

    “怎麼回事啊這次,原來還以為是很有意思的事(情qing),結果只是听一條土狗嘮叨了半小時,還有個奇怪的大叔說些奇怪的話。”秋葉抱怨道,用力錘了彭湃一拳,拉著她衣角的帕姆被扯著往前走了一步,“你不覺得這他說的那些話都很奇怪嗎?還有那整個地方都很奇怪。我下次出門要帶把刀,

    “不知道,不想知道。我很累,只想回去。”剛走出來,彭湃就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抽掉骨頭似的,渾(身sh n)無力,腦子里不停盤旋著串先生說的關于記憶的事(情qing)。

    “喂,小彭,稍微關心下這種事(情qing)吧。你看帕姆都快被那個大叔嚇哭了。”秋葉寵溺地(摸Mo)了(摸Mo)帕姆的腦袋,帕姆不高興地晃晃腦袋。

    “廢話啊,他是個天使,那里頭是個惡魔,能不怕麼?”

    “G,這你都猜出來了嗎?小彭你原來不是智障啊。”

    …….

    與此同時,在一個不知名的大廈里,一個不知名的復古精品咖啡館里。

    切那的對面坐著一個金發碧眼的高大男人。如果彭湃在這的話,就會認出來是那天晚上酒吧的調酒師。

    “我說你,在高安就別用傀儡了吧,這麼怕死?”

    “切那你可是名聲遠揚,防一手總沒壞處。”調酒師的眼中閃著藍(色)的光,笑了笑,繼續說道,“好了,說正事吧。實驗對象fs-1的(情qing)況怎麼樣?”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