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第三十二章 自己與自己的旅行

第三十二章 自己與自己的旅行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您來了。”店員朝他微微鞠了一躬,帶著他走進了之前的門。

    打開門,串先生已經等在了走廊左側。

    “晚飯吃了嗎?”

    “東西在這。”彭湃沒有理他,從包里拿出袋子。串先生接過袋子,打開後將毛茸茸的爪子伸進去,拿出其中一個四方的圖靈核心審視了幾秒,狹長的狗嘴咧開,嘖嘖稱奇。

    “這種東西真不知道你哪里搞到的。”串先生(露)出滿意的笑容。

    彭湃在這一秒,心里對這種生理構造是如何發出嘖嘖聲的好奇,甚至蓋過了記憶恢復。

    不過,他沒說話,冷眼看著串先生把玩圖靈核心。將四面都看了一遍後,串先生猛然發現他還站在一邊,(干gan)咳兩聲。

    “哈哈不好意思,怠慢了。”他(干gan)笑著,將袋子收到腰後,“這邊請。”

    “為了您,老板今天推掉了兩個預約,還拒接了好幾個槍手。”串先生邊走邊回頭和他說,臉上笑呵呵的,看不出內心的真實想法。

    彭湃禮貌((性xing)xing)地點點頭,無言。這更多的是因為他加速的心跳,現在他已經覺得自己邁出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柔軟的沙發上。更別提他時時刻刻覺得暗綠(色)的牆面上有東西盯著他。

    要是這時候有人推他一把,他肯定會手足無措。

    “前面就是之前和您提過的三號房間了。”串先生在門口停下來。聚合材料制成的玻璃已經被暗綠(色)牆壁蓋住,看不到里面的(情qing)形。

    彭湃咽了口唾沫,走進了房間。

    長著羊角的中年惡魔穿著件寬松的手術袍,安靜地站在前天他看見過的黑(色)棺材旁。黑(色)機器的蛋殼徹底打開,不停冒著白(色)霧氣。彭湃在一瞬間甚至想起了打開冰箱時的感覺。

    我真是快瘋了。

    “準備好了嗎?”薩薩菲羅朝他微微頷首,詢問道。

    彭湃點頭,當做回答了。

    “盡管沒有免責聲明,我還是得和你說一下,這次手術不一定能成功。”薩薩菲羅打了個響指,黑(色)機器後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機械臂開始舞動,將機器後的粗大管線連接到牆上正張開的孔洞里。同時,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暗灰(色)的虛擬界面,上面有許多數據和圖柱跳動。

    “什麼?”彭湃動作停滯,但他也知道薩薩菲羅不是切那,不會接著說“開玩笑的”。

    該死的,快說“這是開玩笑的”啊!

    “我是個商人,但也是個學者,所以我不會騙你。我不知道以往的治療手段能不能適應你的(身sh n)體…狀況。”薩薩菲羅滿臉凝重,注意力集中在機械臂和虛擬界面上。

    “我的(身sh n)體狀況?”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也是我不能說的部分。單單是答應給你做這個手術,單曲都可能會(殺sha)了我。”薩薩菲羅沒有看他,雙手在面前快速飛舞,“不過放心,既然是學術問題,我會全力以赴的,否則怎麼收集到實驗數據。”

    “巴巴托斯現在也欠我一次了。”薩薩菲羅低聲自言自語道。

    隨著滋滋的聲音,黑(色)棺材的表面亮起米白(色)的電子紋路,整個機器發出嗡嗡的低響。

    “好了,躺進去吧。”薩薩菲羅向他示意,看他仍遲疑,催促道,“你付了錢,我替你辦事,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qing),別想太多了。”

    他都這樣說了,彭湃也只能將信將疑地抬腳踏入,慢慢躺下。棺材的塑料蛋殼緩緩合攏,慘白的微光佔據了整個視野。

    “這東西叫食夢者。”隱隱約約听到薩薩菲羅的聲音,仿佛從遙遠的地方傳來。

    下一秒,他(身sh n)邊的景(色)已經變了。

    扭曲的藍(色)幾何線條組成了腳下站立的地方,不停地扭曲、變換、擠壓成新的形狀,每次注視一個地方,回過神去,另一個地方已經變了樣。

    耳邊傳來不停歇的風聲,如同從破舊磁帶機里滾出的低沉嚎哭。白(色)的霧氣夾雜著不明顆粒從前方朝他漫過來,仿佛一場雪風暴。頭頂早已不是熟悉的人造天空,淺白的奇異形狀散布在廣闊的深藍(色)幕布下,像是用藍(色)油((性xing)xing)筆胡亂涂抹的三流畫作。

    他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透過霧氣,他勉(強qiang)看清遠處的線條上橫七豎八地立著許多機器。

    “我要做什麼?”他大聲說著,聲音僅僅過了五米就淹沒在了幾何線條的海洋中。

    “薩薩菲羅?”

    “串?”

    沒有任何回應。

    “啊,王八蛋。”他大聲咒罵,覺得自己像(春chun)游里迷路的小學生,“現在又該做什麼?”

    遠處的機器毫無美感,宛如用鋼鐵和塑料(強qiang)行拼湊起來的,如同幾百年前紀錄片里冷戰時期的發明。而此時,即使在濃霧中也能清晰地看見,機器上端的方形顯示屏里正播放著魚躍出水面的畫面,彭湃毫不懷疑低沉的嚎哭聲就是從那響起的。

    可他現在該做什麼?站在這里等著記憶恢復嗎?

    為什麼薩薩菲羅什麼都不和他說!

    “啊真是該死的!”他想砸點什麼,又不敢隨便去踫詭異變換的幾何牆壁和地面,最後只能憤恨地一拳捶在自己的腿上。

    “去他x的,就他x的直接往前走!還能怎麼做!”彭湃大聲對自己說,接著大步朝著濃霧深處走去。

    深入濃霧沒幾步,猛烈的雪暴已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沒來得及等他松口氣,八米外的幾排二十八寸顯示屏上的畫面猛然變成了自己的臉。

    “彭湃”的臉。

    “彭湃”面無表(情qing)。

    “彭湃”面容扭曲,無聲尖叫。

    (身sh n)邊突然暗了下來,一股無形的(強qiang)風將他推到幾步外。(身sh n)旁的空地里,長條的不明物體像野草,無風自動。耳邊響起詭異的童聲。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

    “真是他x的什麼鬼東西。”彭湃面無表(情qing)地咒罵著,頂著(強qiang)風,舉步維艱。站定腳步,一步一步向前走。他看清了機器上粗暴地綁著的碩大音響,中央冒著幽藍的光。低沉的嚎哭聲和詭異的童聲也大概是從里面傳來。

    “....自喻適志與.....”

    “啊啊啊,真是煩人啊!”他咬緊牙關,一步一步穿越(強qiang)風。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