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第四十六章 實驗的進展(最後幾天求推薦票!!!)

第四十六章 實驗的進展(最後幾天求推薦票!!!)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安撫完彭湃後,格雷悄悄走出大樓,撥通了切那的通訊。

    “三千界,快看他的歷史數據。”

    “說了別叫那個名字了。”切那在通訊另一頭的語氣有些不滿,不緊不慢地回答道,“我看看,哇哦,這個腦波活動!不是就讓他問個話嗎,這個生理狀況怎麼看起來和恐龍打了一架似的?”

    “你把我們坑到什麼地方去了?我還以為我們是一邊的。”格雷壓低聲音,憤怒地質問道,“還好這次讓實驗有進展了,否則我會讓你體驗下第四國際對吉他的控制到底有多少。”

    “什麼坑到什麼地方了?我不是和大樓管理員提前打過招呼了嗎?”切那听起來一頭霧水,即使是格雷也听不出其中的坡寨,切那要麼是演技好到足以欺騙最新的智能軟件,要麼就是真的毫不知(情qing),“我回來看看那孩子錄下來的過程吧,如果真是我的問題,那我也不會否認的。”

    “給你兩天時間,我希望有個能讓我滿意的答案。”格雷(陰yin)森地威脅道。盡管他在心里已經差不多確信切那並沒有涉及這次“攻擊”,但這是個很好的機會,要知道同為搞(情qing)報的,他很少听到須彌切那會欠別人人(情qing)。

    切那對他的威脅沒有任何回應,在幾秒的沉默後,突然開口︰

    “你和我說下他當時的表現是怎麼樣的,就是我們猜測的那件事。是隔空移物還是瞬移?”

    “都不是。他的每次動作,看起來都像是提前知道那個天使要要做什麼一樣,在出手前就已經找好躲避的位置了。”

    “預知?這也太夸張了吧。”

    “最夸張的還是靈魂存在這件事吧。”

    “一切還不清楚,別這樣說。”

    “還有件事(情qing)。”

    “什麼?”

    “我把影像發你,查個人,他可能就是你那個委托要找的人。”

    ……..

    半小時後,彭湃被扔進了飛行車,並依靠自動導航回到了事務所。

    費盡力氣打開車庫門,走到沙發邊,頹然倒下。這幾步對他來說簡直就如同登上珠穆朗瑪峰一樣艱難。

    切那坐在沙發的另一頭,專心致志地看著眼前的計算機,看起來絲毫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我回來了。”彭湃仰著頭,有氣無力地說道。

    切那頭也沒抬,說了一句︰

    “我知道。”

    “喂,我去了你說的地方,快死了啊!”彭湃望著天花板,很生氣地說道。

    “好了好了,我听說了。”切那聲音里也有些疲憊,“把錄像穿給我吧,我來找出搗鬼的人。”

    彭湃一動不動,對切那的話毫無反應:

    “你把我這樣派去送死,現在只要錄像嗎?很抱歉沒死成啊。”

    “我提前和大樓管理員打過招呼了,但是他現在失蹤了。”切那試圖和他解釋,他仍無動于衷。切那無奈地自己笑了笑,關掉終端,站了起來。

    他走到彭湃(身sh n)旁,說道:

    “你今天累了,把錄像傳給我,就先去休息吧。我來幫你到(床chu ng)上,接下來的事(情qing)就我來接手。”

    一邊輕柔地背起彭湃,往他的房間走去。

    在(床chu ng)上放下他後,溫暖柔軟的記憶泡沫包裹了他的(身sh n)體,舒適感讓他的表(情qing)也柔和了點。

    再打了一針恢復藥物後,窗戶關閉,房間內歸于黑暗。

    睡意吞噬了他的意識。

    ……

    他在做夢。

    他意識到了這一點,不僅因為眼前這一切實在太過怪誕,更是因為自己在其中如同一個看客。

    扭曲形變的幾何符號組構成森林。森林深處,佇立著黑(色)方塊堆疊成的詭異城堡。

    穿過紙張碎片形成的風暴,他瞥見了自己在裝滿**m的玻璃罐里。

    下一瞬間,他卻走在空無一人的青石板路上。

    ……

    滴滴滴!

    突兀的鬧鐘聲把他從睡夢中扯了出來,驚得他猛然坐起來。

    “啊啊啊痛痛痛!”

    猛然坐起的同時,全(身sh n)上下都傳來撕裂般的疼痛,尤其是腹部和背部。

    他稍微一動,(身sh n)體就傳來一陣疼痛。奇怪,昨天不是打了兩針藥嗎?難道只是止痛藥?

    “戰斗模組,自檢。”昨天之後,他發現了戰斗模組的這個功能很好用,能很直觀地檢測自己的(身sh n)體狀況,細微到牙齒不好都能顯示出來。

    然而這一次,檢測結果卻顯示(身sh n)體非常健康。

    他疑惑地抬起手臂,這時,疼痛已經有些消退了,反而有點像生長痛。

    過了一會兒,疼痛完全退去,除了精神上有點累以外,已經完全無礙了。

    走到事務所里,切那仍坐在沙發上盯著計算機的虛擬界面,連位置都沒有變過。

    “你沒睡?”

    “沒事,一天而已。”切那頭也不回,專心盯著虛擬界面。

    虛擬界面上被密密麻麻的數字和圖表堆滿,而佔據其中最大空間的是一個人的照片和信息。

    彭湃打了個哈欠,看了虛擬界面一眼,好奇地問道:

    “他是誰?”

    “就是昨天想(干gan)掉你們那個幫派的‘老大’。”切那關掉虛擬界面,揉了揉太陽(穴xu ),躺倒在沙發上,“你想知道我昨天做了什麼嗎?”

    “不想。”彭湃老實地回答。

    切那沒有理會他,繼續說下去︰

    “我去了倉庫,什麼都沒發現。所以我就問了問一個老朋友,他告訴我有家紋(身sh n)店經常能買到第四國際的機器。于是我就去那家理發店看了眼。”

    “結果呢?”

    “結果我進店就發現一個火辣的妹子倒在地上…..”

    “啊?”

    “死了。血液里有墨水,皮膚里有斷掉的細釘——被紋(身sh n)槍(殺sha)的。你猜我接下來(干gan)了什麼?”

    “趁…呸。做了些不法之事?”

    “放(屁pi)!我的確做了不法之事,但不是那種不法之事。我用食夢者入侵了她的終端,抽取了她臨死前的記憶。”

    “這也是違法的嗎?”

    “當然,偷看他人的記憶是重罪。不過那個區域是低安,也不會突然有執法者冒出來。總之,我在那可憐妹子的記憶里看到了(殺sha)她的人,是一個我認識的街頭武士。”

    “街頭武士?”

    “簡單來說就是(干gan)髒活的人。我就去問了下那位老兄,按常理來說,(殺sha)手是不能透(露)雇主信息的。不過那位老兄正好欠我個人(情qing),就稍微給我透(露)了點東西。”

    “透(露)了什麼?和昨天的事(情qing)有(關guan)系?別和我說他倆其實是孿生兄弟。”

    “他們很可能是同一個人。但是現在你看到的這個人,或者說這副素體,只是個傀儡而已。”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