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第四十八章 普通的日常和普通的變態(求推薦票)

第四十八章 普通的日常和普通的變態(求推薦票)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正當切那在大廈的另一頭猛打通訊時,彭湃正在飛行車上焦頭爛額。

    “我都說了啊,不是出去((嫖pi o)pi o)娼了!”

    “誒~那還有什麼事(情qing)才能讓小彭差點死了啊。那些有錢人除了這種事(情qing)還能出去(干gan)什麼?”秋葉不相信地撇撇嘴。

    彭湃扶額,都有點不知道怎麼去回答︰

    “很多啊!比如和幫派成員摔跤啊,或者和…”

    “我才不信咧,就你還去幫派那邊?你什麼時候膽子這麼大了?”

    “為了生存啊,為了生存。”彭湃也不好直接說是切那讓他去的,因為這樣問下去就會問到切那為什麼叫他去——這就更難回答了。總不能說切那是個靠威脅黑幫為生的掮客吧,秋葉還不知道切那到底是做什麼的。

    “生存?”秋葉的神(色)一變,“難道你為了生存,向那些有錢人….對不起,小彭,是我錯怪你了,你也很不容易。”

    “等..等下!你剛剛是想到了什麼?根本不是那個樣子的啊!”彭湃慌亂地解釋道。

    秋葉歪著頭,無辜地眨眨眼楮,說︰

    “誒?難道不是嗎?那個金發的帥哥看起來就是‘那種’類型的呀。有錢人不都喜歡玩一些特別的東西嗎?”

    “那家伙每天應付女孩子都來不及,哪有什麼‘那個類型’。而且,你對有錢人的誤解很深啊。”彭湃已經無力解釋了。

    “我哪里說錯了?有錢人不都是每天很無聊,做一些奇怪的事(情qing)來找樂子嗎?”

    “怎麼可能啊。”

    彭湃費盡口舌,總算在秋葉下車前讓她相信自己昨天沒有被惡勢力迫害,進而失去了自己的純潔。

    雖說自己的確被惡勢力迫害了,也從另一個角度失去純潔了。他不願去回想昨天怪物一般的天使。

    來到大學,熟悉的華麗高樓和(干gan)淨明亮的寬闊道路,彭湃差點感動地哭了。

    走在熟悉的第三大道上,令人舒適的微風挾著桂花香吹拂而來。在2719年,早已沒有了四季,樹也只會在高安區出現。

    只有關于自然的記憶和渴望會永恆不斷地流傳下去,即使在封閉的鋼鐵牢籠里,也有人會盡力去還原曾經的自然。

    彭湃步伐輕快,打量著樹蔭下優雅喝茶的學生們。他們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友好地和他招手。

    他開心地和他們回禮,余光瞥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一個男聲蓋過了周圍樹葉的沙沙聲。

    “弗里森,和我在一起吧!”

    啊,又來了,我都快看膩了。彭湃都懶得轉頭去看,準備去305區域里試試喝茶。

    等下。

    他回想起剛剛的事(情qing),感覺有些不對勁。告白,格雷,男聲。

    不對不對不對,肯定是自己听錯了。

    “在一起!在一起!”群眾開始起哄了,這還是彭湃第一次在現實中听到這種話。

    “我真的很喜歡你!”

    毋庸置疑,這是聲線比彭湃還要粗的男人聲音。

    彭湃忍不住了,轉(身sh n)看向(騷s o)動的源頭。

    一名(身sh n)著貼(身sh n)正裝的男子站在格雷(身sh n)前幾步,深深地九十度鞠躬。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欠了格雷的錢。

    格雷輕聲對他說了些什麼,男子又鞠了個躬,一臉誠惶誠恐,隨後轉(身sh n),快步消失在304區域的門廊中。

    彭湃開始動搖了。秋葉也許說的沒有錯,有錢人的生活,可能就是這樣…

    “彭湃!”

    格雷抬起頭,正好看到了他,驚喜地和他打招呼。

    “別過來!”彭湃驚恐地後退了一步,和格雷保持安全距離。

    格雷立刻停住腳步,警惕地掃視周圍一圈,卻什麼都沒發現。于是,他疑惑地看著彭湃。

    彭湃沉吟片刻,緩緩說道:

    “有件事,我必須要知道。”

    “啊?”格雷的神(情qing)十分僵硬,顯然已經開始思考怎麼去解釋“實驗”。

    “來,跟著我說。”

    “啊?”格雷一臉茫然,這就超出了他的想象。

    “我喜歡女人。”

    “什麼?”

    “跟著說就是了,快。”

    “我喜歡女人。”

    格雷很自然地說出了這句話,看起來不像是撒謊。

    格雷的話讓路人竊竊私語。

    “喂,伊麗莎白,快看,弗里森旁邊有個變態。”

    “姐,你不是整天和我說吉他大學什麼都可能(發fa)生嗎?”

    好像路人對自己產生了些不好的誤解。不過相比自己的完璧之(身sh n),這都是小事。

    彭湃有點放心了,好奇地問道:

    “剛剛怎麼還有男的和你表白?”

    “哦,你剛剛在說這個啊。”格雷恍然大悟,“都2719年了,就算是喜歡上一個郵筒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更何況只是同((性xing)xing)。”

    “那你呢?”彭湃又緊張了。

    “我的話,不能在這里說,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吧。”說著,用通訊給彭湃發了條“女”。

    因為太受歡迎所以不方便說,真是令人羨慕的煩惱啊。彭湃嫉妒地把牙齒咬得咯吱響。

    格雷歉意地笑了笑,問道:“那你呢?”

    “我嗎?我當然喜歡女人了啊!”彭湃驕傲地朗聲說道。

    這時,路過的樸無忍不住皺眉,心里嘀咕道,昨天給他打的藥應該沒有問題,難道後來撞到腦子了?

    “啊,樸無!”彭湃看到了他,開朗地和他打招呼。只是樸無突然有點不想過去,在听到他們討論的話題時徹底後悔了。

    “你問我喜歡什麼((性xing)xing)別嗎?”樸無小聲嘟囔,如實回答就會被當成變態,不說話的話又會被當成難以啟齒,真是讓人進退兩難。

    見他這樣糾結,樸泠便不帶任何表(情qing)地替他回答了︰

    “哥他當然是喜歡女的了。”

    說完,還體貼地補充了一句。

    “他昨天還看了大((胸xiong)xiong)女人的(色)(情qing)電影。”

    “喂,後面那句真的有必要嗎?”

    “我听說男人之間都是通過討論這種話題來增進感(情qing)的,所以我就幫你直接說了。”樸泠無辜地看著跳腳的樸無,一臉不解。

    彭湃拍了拍樸無的肩膀,滿臉理解。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啊變態!”

    “沒事的,這是正常的(愛 i)好。”

    樸無深吸一口氣,抑制住自己打人的沖動。他硬擠出一個笑容,問自己的妹妹︰

    “泠,你喜歡什麼東西?我看你房間里(挺ting)多大猩猩的照片。”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