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第六十四章 懷疑

第六十四章 懷疑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一陣寒暄之後,格雷不留痕跡地提到了切那提供的消息。接著,他向彭湃詢問道︰

    “我知道憑借你平時的交際圈,這對你來說可能有些困難。但是你是否有任何懷疑的人?”

    格雷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盡管這麼多天相處下來,彭湃已經知道格雷心里沒有半點不好意思。

    “哼,真沒禮貌。”彭湃偷偷瞟了眼商業區域,薩薩菲羅仍坐在那,心想晚說不如早說,到時候萬一還要白費時間找人就更麻煩了,“不好意思,我還真有一個懷疑的對象。”

    “哦?”格雷挑起眉毛,“願聞其詳。”

    彭湃偷偷指了下薩薩菲羅,格雷順著他的視線看到了那位老惡魔。

    “他是誰?”

    彭湃搜腸刮肚,想找出一些不那麼具有犯罪氣息的詞︰“薩薩菲羅,起碼我听說是這個名字。是個…醫生,算是有個診所,而且和…前第四國際員工有聯系。”只不過這位前第四國際的員工正是切那。

    格雷打開終端,頓了一會兒後,點了點頭︰

    “薩薩菲羅,正教授,生物信息技術方向的研究員。(情qing)報里提到他目前正經營了一家地下診所,曾經以協作者的(身sh n)份參加過第四國際的幾個無足輕重的項目。嗯,的確符合所有的特征。”

    他以手掩口作沉思狀,過了一會兒問道︰

    “方便知道你和他認識的經過嗎?”

    “算是…曾經有商業往來吧。”彭湃努力想把那次資料分析形容得高端一點。他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和薩薩菲羅不止見過一次,但仿佛記憶缺了一塊,話到嘴邊什麼都說不出來。

    “那太好了。”格雷微微一笑,“你去試探他一下吧。”

    “啊?怎麼試探?”彭湃意識到他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坑。

    “我會教你的。但是我沒法和你一起去,如果他是內鬼,以我的(身sh n)份出現在他面前就打草驚蛇了。”

    格雷厄姆的眼神十分真摯,他的話語配上傾倒眾生的相貌和笑容,有一種獨特的魔力,讓人根本說不出拒絕的話。

    彭湃也無法拒絕他,只好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朝那位惡魔醫生走去。

    薩薩菲羅正坐在藤椅上,悠閑地喝茶。他的對面坐著一位正值青(春chun)年華的女學生,看起來比彭湃還要小上幾歲。

    彭湃在臨近的座位上坐下,隨便點了杯飲品後,“不經意間”和鄰座的薩薩菲羅目光撞上了。

    “真是巧。”彭湃寒暄道,假笑著打了個招呼。

    薩薩菲羅的神(情qing)在看到他的瞬間變得極其不自然,立刻換了個坐姿。這樣的反應自然讓彭湃心生懷疑,他趁機問道:

    “我(挺ting)好奇你最近在忙什麼。要我說,有些風聲……”

    薩薩菲羅避開他的眼神,坐立不安。他緊張地說:

    “不行,我不該和你說話的。”

    “是因為那件事嗎?”薩薩菲羅的反應讓彭湃越來越懷疑他了,但這時更要謹慎。彭湃探(身sh n)向前,小聲說:“大膽和我說吧,我們絕對能保證接下來時間里你的安全。”

    薩薩菲羅慌張地四處張望,有些激動地小聲說:

    “不行啊!我要是和你說了的話,切那會(殺sha)了我的!”

    听了這句話,彭湃有點懵((逼bi)bi)。

    “啊?為什麼切那要(殺sha)了你?他不是在調查這件事嗎?”

    彭湃的反應讓薩薩菲羅也有點懵,他小心翼翼地問道:

    “這件事?彭湃先生,介意我問下您說的是哪件事嗎?”

    彭湃給他粗略講了下,他恍然大悟地一拍桌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後,薩薩菲羅揮手讓女學生離開了。他喝了口茶,平復心(情qing)後開口道:

    “我和你說的這件事沒有任何(關guan)系,以我的學術尊嚴做擔保。”

    “我該相信惡魔的學術尊嚴嗎?”

    他又抿了一口茶,見彭湃不是很相信他,繼續說道:

    “好吧!好吧。的確,在教授之間有流言,有一些數據的來源不是很'明確'。不過這里是吉他大學,誰會在意這種小事。我建議你從這里入手,如果一無所獲,再來調查我也不遲。”

    惡魔此時的神(情qing)自如了許多,不過彭湃還是將信將疑。這時,通訊里,格雷讓他可以走了。彭湃也不想做多糾纏,起(身sh n)準備走了。

    他還沒轉(身sh n),薩薩菲羅突然叫住了他,一副(欲yu)言又止的樣子。他小聲問道:

    “你最近…有沒有記憶衰退,出現幻覺之類的癥狀?”

    “啊?什麼?為什麼會有?”彭湃有些(摸Mo)不著頭腦。

    “沒有嗎?那就沒事了。”惡魔如釋重負地說道,口中低聲自語著“手術成功”之類的奇怪話語。彭湃沒有理會,離開了商業區域。

    回到格雷(身sh n)邊後,格雷滿意地給他一個大拇指。

    “做的不錯,你有天賦。”

    “也許吧。這樣就夠了嗎?”

    “完全夠了,這是條大線索。”格雷((胸xiong)xiong)有成竹地說,“這種事(情qing)一般都會被人搞點動作。我讓人查一下最近的投訴記錄,應該能找到點東西。”

    彭湃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格雷笑著說:

    “好了,我請你去喝杯茶吧,等會兒是楊教授的課,得清醒點才行。”

    “啊,別說了,他的課我一听就困,清醒就是折磨好吧。”

    “別這樣,他還是有不少可取之處的。”

    兩人喝完茶後,去往了了教室。縱然見了許多次,他還是會被教室豎線條的(色)彩分割和純粹抽象的集合所震撼。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講台上滔滔不絕的人。

    楊教授很喜歡,也很擅長用網絡空間來授課。現在他正在繪聲繪(色)地用全息投影講述

    實話說,楊教授很擅長籠絡人心,盡管明面上的風評不好,但所有上過他課的人都對他贊不絕口。

    除了彭湃和格雷。他們倆不知為何對楊教授講的東西總是提不起勁。

    臨近下課,楊教授隨意地說道:

    “上一次的作業,有幾位同學交上來的考察報告不太符合格式,希望之後來單獨找我一下。”

    接著,一條消息將昏昏(欲yu)睡的彭湃喚醒了,他正是那幾個學生之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