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賽博朋克狂想曲 > 第六十六章 咬勾

第六十六章 咬勾

作品:賽博朋克狂想曲 作者:刀鋒Fire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意味著楊教授很可能就是他想找的幕後黑手!

    他早該猜到的,楊教授在學院中毀譽參半的原因,就是曾經有一家為“上面的人”提供“特殊服務”的診所。

    但是楊教授為什麼會對彭湃感興趣?他應該沒有在公寓樓里見過彭湃。難道只是欣賞這個學生嗎?

    他難道就是在公寓樓里認出自己的黑幫老大?

    短短的思考時間里,他已經跟到了停車場處。眼看著兩人上了車,他沒法繼續跟著了。盡管不知道兩人會去哪,但這可能是一個絕無僅有的好機會,如果貿然打草驚蛇,以後可能就很難再找到楊教授的據點了。

    把彭湃當作(誘you)餌,這是在格雷腦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他下意識地做出了決定——集團的利益高于一切。他必須把第四國際里的內鬼揪出來,這樣父親才會覺得自己有價值。

    把朋友當成(誘you)餌嗎?真是下作。他自嘲地笑了。

    不過,作為教授,他不可能蠢到直接把學生拐去當試驗品,尤其是吉他大學的學生,所以彭湃應該暫時不會有事。他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以減輕內心的負罪感。

    定下神來,他將通訊切到樸無那。

    “樸無,準備好人手,可能會有個突擊任務,盡快。”

    “格雷厄姆啊,前天才剛鬧完,老頭子已經把我罵了一頓了。今天再出事(情qing)的話……”

    格雷打斷了他的抱怨,簡潔地說:

    “來還是不來?”

    “來來來,您說了我怎能不來,”樸無很無奈地回答,“什麼時候?現在嗎?”

    “等我消息,我的實時定位發給你了。”

    “好吧,更麻煩了。”

    前座的管家默默地听著,待格雷掛掉通訊後,開口道:

    “少爺,我(強qiang)烈建議您以後行事不要如此莽撞。”

    “形勢需要,郭叔。”格雷嘆了口氣,一邊調出資料庫中所有和楊教授相關的,“好在我有第四國際最好的車手,不然就糟了,不是嗎?”

    “您還是那樣會討人歡心,”管家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微笑,很快又擺正臉(色),嚴厲地說道,“但我不可能每次都在您(身sh n)邊。”

    “是是是。”格雷敷衍道,如同在應付父母的嘮叨。

    很快,楊教授的車拐進了一棟熟悉的大廈——他們前天剛去過的倫敦橋大廈。

    管家遠遠跟在後面,找了個隱蔽的空中入口開進樓中。格雷正(欲yu)跳下,卻發現車門被鎖住了。

    “少爺,這里不像是您常去的地方。”管家松開了方向球,在前座的儲物箱里翻找著什麼。

    格雷一下子明白了管家想做什麼,立刻搖頭:

    “不,郭叔,你不能一起去。”

    “听我說完,我知道自己勸不動您。”管家從儲物櫃里抽出一把細長的步槍,格雷勉(強qiang)能認出是第四國際附屬亞空電機出產的“懲罰者”幽能步槍。

    長長的槍管自動縮回,整個槍變成了方形鐵塊,管家將其塞到腰間後,繼續說道:

    “但我起碼要保證您的安全。要是浦島家的事(情qing)(發fa)生在您(身sh n)上,那就不好看了,對吧?”

    “但是……”

    “沒有但是,一定要我請示您的父親才行嗎?”管家優雅的口音里帶著的不容置疑,讓格雷只好閉嘴。

    于是,管家重新啟動飛行車,以常規速度重新追上楊教授。

    幾分鐘後,楊教授的車停在了一個偏僻的店面前。店門沒有招牌,也沒有裝飾,甚至連電子海報都沒有,門內的黑洞洞讓人懷疑這里是否真的有過人的痕跡。

    ……

    倫敦橋大廈的另一頭,一家破敗的速食店里。

    切那泄憤似的將桌上的食物塞進嘴里。他的對面正坐著那位金發碧眼的調酒師。調酒師靜待著他吃完,繼續匯報最近的(情qing)況。

    “這是最近的數據,和我說的一樣,已經有所突破了。”他咽下食物後,小聲說著。因為知道最後的成果不會冠上自己的名字,但卻不得不做,這種感覺簡直像是自己的東西被人偷了一樣,讓人提不起(干gan)勁。這也正是切那最討厭這件事的原因。

    “不錯。”調酒師先是隨口夸道,隨意地瀏覽了一遍數據,隨即指責道,

    “但是你放任js-1去低安區,導致他差點遇險。這份責任怎麼算?你不想上懲罰者的名單吧?”

    調酒師的意圖很明顯,想提醒切那,自己才是項目的領導。

    “別給我來這一(套t o)。”切那冷笑道,“何況,我在報告里指出了,這是個意外。”

    突然,切那接到了一個通訊,是格雷。

    “有人找我,等會兒。”

    他拋下這句話,沒理調酒師的反應,直接走到店外。

    他還沒來得及說話,格雷就急匆匆地問他:

    “須彌,給我彭湃的視覺流權限。”

    “你要那個(干gan)什麼?”

    “他被楊教授帶走了,我要知道他看到什麼東西!”

    “誰?楊什麼?”

    “就是你說的那個教授!”

    “你他x的就讓他一個人去…你把他當(誘you)餌?”切那反應過來,無比氣憤,“把他位置給我。”

    “應該沒事,他….”

    “給。我。位。置。”切那一字一頓地說道,語氣中不帶任何感(情qing)。

    “我已經給你了,”格雷慫了,將位置共享給了他,過了一會兒才敢補上一句,“但是你不把視覺流給我的話,這次機會就浪費了。”

    “嘖。”

    切那掛斷了通訊,打了一個響指,一輛懸浮摩托轟響著從樓宇中沖出,停在他(身sh n)旁。他跨上摩托,飛速朝著彭湃的位置開去,揚起的氣浪掀翻了路邊的攤販,將剛沖出速食店的調酒師差點撞倒。調酒師氣的跳腳,只能用力踢了一腳門框。

    格雷拿到彭湃的視覺流之後,有些心有余悸。切那一瞬間在通訊里爆發的氣勢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但現在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打開視野流,他的視野右側窗口出現了彭湃眼前的視野,彭湃正跟在楊教授的(身sh n)後,走進了造型老舊的房間。

    房間內是一張老式辦公桌,格雷記憶中只在21世紀。黃(色)的木質方桌,不大,卻將桌子兩邊的人分割開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賽博朋克狂想曲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