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道門大門道 > 第414章 嘴炮對轟

第414章 嘴炮對轟

作品:道門大門道 作者:雪清歡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    元神出竅!

    華瀾庭還是首次有這種體驗,他只感到暈暈乎乎的,頭重腳輕,遍體生寒,神思很不連貫,如墜霧中。+++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o

    極力回想,師長們和典籍里都描述過這種情形,表述各不相同,但那多是修為達到相當程度後的主動神游物外,風險雖有,相對安全。

    如今自己這是……

    想到這里,他一個激靈,猛然驚醒,想起來自己是被動被人攝出了神識。

    一念及此,華瀾庭徹底清醒過來,睜開眼楮,一邊探察自身的情況,一面觀察周圍。

    元神如己,只是這個地方給人的空間分寸感非常模糊,他判斷不出元神之體的大小。

    好在衣服還在身上,自己不是個光屁股小人,不然就太別扭了。

    四肢行動如常,摸上身體似乎也不是想象中的虛幻意識體,仍有觸感和質感,只是有種揮之不去的不真實的感覺如影隨形始終存在。

    修為也在,胸口空天青煙玉和腹內雷丹博山爐尚存,但是玉內儲藏的一切有形無神的物品都不見了,比如金絲鐵線和丹藥、符、法寶等等和其他雜物,只有形成了意識的靈物和寶物沒有丟。

    青玉和丹爐是這樣,還有龍蜥和陣靈,以及鏡花水月鑒這樣誕生了微弱靈覺的寶器。

    試了試,所有術法也可以施展。

    活得久長的龍蜥和陣靈告訴他,此地才是對方大陣的核心陣法所在,猜測應該是個還不成熟的袖珍半位面空間,雖然有些不倫不類,可也難能可貴了。

    變色龍蜥全盛時也創造不出來,八極陣靈自身是被創造出來的陣法空間,但對這種屬性有別的陣勢也知之不詳。

    他們在外面已是虛弱,元識和神魂之體在這里更加受到陣法束縛,形勢十分不利。

    華瀾庭經歷的凶險不是三回五回了,知道驚慌無益,在數息之間完成這些後,他穩定心神,意念向四周蔓延出去。o

    很是奇怪,周遭明明是黑漆漆霧蒙蒙一片,不可視物,遠處更加遙不可及,但在一定的範圍之內,他就是能清晰如常地感知環境,如同親眼所見。

    其實也沒什麼環境了,這里空蕩蕩的,雖無所依憑,元神倒是可以隨意定立和行動。

    意念所及,很快發現有且僅有另外兩人的存在。

    不消說,必定是薛稼依和羅洗硯的元神了。

    兩人的修為和精神力不如華瀾庭,正處在剛清醒還在發懵的時候。

    華瀾庭下意識地開口說話,忘了在這里聲音是發不出來的,此地反倒是意念溝通便利快捷。

    簡短通報了下情況,羅洗硯听後感受了下自己現在的狀態,哭喪著臉傳遞意念道︰“我就幾樣法寶能帶進來,實力大損,這還怎麼玩兒?”

    “華老弟,要不咱倆趕緊結拜吧,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今兒一準兒能實現誓言。另外,薛家妹子,咱倆呢,我看撿日不如撞日,能不能也拜一下……”

    “你打住,我呸!”薛稼依啐了一口︰

    “你想拜把子還是拜天地?瞧你那沒出息勁兒的。腦袋掉了碗大個疤,姐本就不想要這女兒身呢,二十年後,正好做一條好漢。”

    “再說了,你我是不知道,我方圓,福大命大造化大,他會保護我的。”

    羅洗硯听罷一臉的生無可戀,猶自不甘心︰“那好吧,我看華老弟對你不過是……嗯,既然你們姊妹情深,哥哥我豁出去了,必保得你們周全。”

    華瀾庭見兩人話說的悲觀,但嘴上斗來斗去實則是在互開玩笑解壓打氣,于是放下心來沒再勸慰,而是冷靜言道︰“我剛才想過了,也許事情沒那麼糟糕。”

    “你們想啊,對方要是有絕對的把握,手拿把掐的,何必這麼大費周章呢?”

    “先是派大批鬼魂車輪戰消耗我們,再遣大群鬼修以死相搏,最後弄出這麼個空間困住我們,到現在還不敢現身。o”

    仿佛是在應和華瀾庭,一道聲音自四面八方響起︰“三只小崽子是不是把遺言都交代清楚了,那好,統統受死吧!”

    話畢,虛空中由遠及近現出兩道身影,是一人一禽。

    人是黑影,隱在一團霧氣中,面目模糊,筆直端坐在一只大鳥上,大鳥的翅翼寬大,眼神倨傲。

    羅洗硯不明不白被拘出了元神,正自氣悶,見正主兒出現,張口就罵︰“呔,老鬼,終于敢露臉了?縮頭縮尾,這會兒還遮掩面目,速速通名,小爺刀下不斬無名之鬼!”

    擎出幻化成形的青龍偃月刀斜指,腳踩芭蕉扇,羅洗硯忽覺聲音可以發出了。

    那人回道︰“想知道本座的名號,你們三個還不配。”

    華瀾庭在旁細看,認出此人騎坐的大鳥雖未成年,但眉間隱現一撮白毛,應該是少見的白額魔隼,再聯想到早年間在霧嵐山的遭遇,以及後來師門獲得的情報,他懷疑這人很有可能是屢屢不明原因針對自在萬象門的血雲魔道宗之人。

    當下出言試探︰“鬼鬼祟祟,藏頭縮尾之輩,如此做派的,想來只有血雲魔道宗了吧。”

    黑影被叫破來歷,散開了霧氣,露出一張大嘴倒棗核臉︰“你倒眼尖,三個將死之人,說出來又有何妨,本座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血雲魔道宗二長老成大堅是也。”

    這成大堅是個倒霉孩子,早年在圍剿白額魔隼時腰部受了不可逆轉的重傷,落下頑疾,後來雖千方百計治療,自此肉身提升速度極為緩慢,跟不上並拖累著修為的進境。

    血雲魔道宗為了補償他,將擒獲的魔隼幼崽交了給他。

    成大堅性格偏執,執意不肯尋找合適的肉身奪舍重修,他在其後只好專修精神力,但也因此精神修為大進,並煉成了此陣法。

    此陣很是厲害,善于拘禁鎖拿各種神魂,他在其中豢養鬼魂培養鬼修,想著靠這方面的積累直至能沖擊飛升的境界。

    此陣厲害是厲害,也有一個弊端,就是操控起來對他精神的損耗亦大,且他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臨敵時不願意再輕易拼命了,多以陣法消耗掉敵人大半功力後,再將虛弱對手的元神攝入獨立的空間吞噬供他修煉。

    血雲魔道宗此次出動強者意圖埋伏截殺華瀾庭,不想被薛稼依事先察覺避開,這才急令附近的成大堅前來阻截。

    成大堅不改謹小慎微的作風,以強大的精神力駕馭陣法不泄露出殺機敵意,誘使三人入陣,然後一方面不斷縮小陣法範圍、加強陣法威力,一方面讓鬼魂和鬼修纏斗削弱三人,直到最後逼三人的元神離體,進入到了他主導的意識空間之內。

    華瀾庭三人的戰力超出了他的預估,直接耗光了他手下的鬼修,他盡管心疼,仍沒有急于出手,只因他看上了華瀾庭的肉身。

    華瀾庭的修為可觀,身體既年輕且極具成長性,是他從沒見過的上佳奪舍對象,薛稼依和羅洗硯也可煉制成替身傀儡。

    鬼魂花時間還能獲得,罕見的肉身可遇不可求,起了貪心後,這一票他勢在必得。

    因此他一直隱忍,不顧這一來二去的過程和時間令他同樣實力受損,也要在他的精神道域空間里畢其功于一役。

    羅洗硯橫刀︰“成老鬼,成了老龜既然現身,伸頭引頸,過來就戮!”

    成大堅不動︰“咋著,這麼著急投胎?本座偏不遂你的願,貓捉老鼠,戲耍夠了再送你們上路。”

    薛稼依幫襯羅洗硯,跳著腳說︰“看把你能的,病貓都比你強。過來,旺財,讓姐擼擼。”

    坐下魔隼煽動幾下翅膀,還是沒過來,成大堅黑著臉道︰“小丫頭片子,等下別怪本座沒告訴你這只魔隼姓銀,小姑娘身子嫩,一會兒有你受的。”

    薛稼依大怒︰“自大一點是為臭。成大堅,你再多一點,那就是臭不可聞的成太監。”

    華瀾庭見薛稼依受辱,也幫腔道︰“老鬼,別以為我看不出你腰椎間盤強直,三打一,你有多突出也沒用!”

    華瀾庭和風清雋待的久了,對人的身體結構疾病狀況了解不少,瞧出成大堅腰部有舊傷,上身筆直的狀態明顯是椎間盤突出。

    成大堅哇哇怪叫︰“華瀾庭,不瞞你說,佔了你的身子,本座飛升之日能提前個三五十年,你今天是我的!”

    華瀾庭作嘔吐狀︰“惡心他媽給惡心開門,真是惡心到家了。堂堂玄珠高階大能,取向這般不堪,祝你早日淪入惡鬼道被輪。”

    羅洗硯跟上一句︰“鳥人。”

    成大堅鬼叫一聲,氣得拔了兩撮魔隼頭上的羽毛,惹得魔隼也鳴叫了兩聲。

    華瀾庭續道︰“春水春池滿,春時春草生。春人飲春酒,春鳥弄春聲。嘿,瞧一瞧、看一看,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病貓成太監叫春了。”

    四人兩邊,你來我往,唇槍舌箭,嘴炮隔空對轟了一盞茶的工夫,愣是沒有人沖上去開打。

    一直動口不動手是有原因的。

    成大堅是在恢復自己耗損的精神力修為,謹慎的他要在最有把握的時候一舉拿下這三個並不好啃的小子丫頭,此戰不容有失,為此他不惜減弱了陣法的束縛之力,讓聲音可以自如發出,也要盡快重回巔峰狀態。

    華瀾庭三人在之前消耗過大,更是要拖延時間調息復原,並讓元神適應這里。

    相互罵戰許久,畢竟此處是成大堅的主場,他自認恢復得七七八八之時,終于,要搶先動手了。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道門大門道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