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世子很凶 > 第十六章 清明時節雨紛紛

第十六章 清明時節雨紛紛

作品:世子很凶 作者:關關公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翌日清晨,天色未亮,細密春雨擊打窗案,發出沙沙的輕響。+++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樓船二層的閨房里,許不令睜開眼楮,左手陸姨右手蕭綺,寶寶直接趴在了胸口酣睡,被壓的動彈不得,玉芙年紀小又害羞,可憐巴巴的縮在里側邊角,還背對著,一副‘不忍直視’的小模樣。

    周身都是軟軟的,溫柔鄉不過如此。

    許不令緊緊摟著,實在有點舍不得起身,可不起來也不行,總得把事情辦完,才能一輩子都這樣無憂無慮的躺著。

    听著雨聲躺了很久,許不令輕輕吸了口氣,親了親寶寶的額頭,又捏了捏陸姨和蕭綺。

    稍許過後,許不令自己在房間中穿戴整齊,回身把被褥都給掖好。

    睡在里側的松玉芙,新婚燕爾不久便離多聚少,心里有太多不舍卻不好表露,躲在陸紅鸞的背後,小聲道︰“相公,早點回來啊。”

    三個大姐姐沒有說話,不過眼神中的不舍沒有絲毫掩飾,連向來心智堅韌的蕭綺也是如此。

    “離開幾天罷了,又不是離開好幾年,有什麼舍不得的,相公也得養精蓄銳不是。”

    許不令微笑了下,附身依次在唇邊輕點,便轉身出了房間。

    洗漱過後,來到樓下。

    寧清夜換上的輕甲,外面罩著簑衣斗笠,站在船樓入口眺望天空,安靜等待。

    一直睡到太陽曬屁股才起床的祝滿枝,今天起得很早,站在跟前依舊在絮叨︰

    “小寧啊,咱們可是拜把子燒黃紙的姐妹,你看看,我起這麼早來送你,你說說你對得起我嘛……”

    許不令有些好笑,轉頭看去,卻見崔小婉也站在最里側的房間門口,手里拿著一盤谷粒?  正蹲在地上喂鵝,瞧見他後?  抬手擺了擺︰

    “慢走。”

    “再會。”

    許不令擺了擺手?  便轉身出了船樓。披上簑衣之時,發覺祝滿枝眼神酸酸的?  一副想甜一下又欲言又止的模樣。

    許不令自是心領神會,把滿枝按在牆上就是一頓亂揉?  直把小滿枝揉的‘呀呀呀—’亂扭才罷手。

    寧清夜眉鋒緊蹙?  倒也沒搭救自作自受的好姐妹?  牽著大白馬便走下了樓船。

    岳九樓和百余親兵已經在船下等候,待許不令騎馬下船之後,便朝著東南方飛馳而去。

    而樓船,也在同一時刻離岸?  沿著渭河順流而下……

    -----

    皇城大內?  宮門剛剛開啟,百官撐著油紙傘魚貫而入,宛若游離在白石御道上的一朵朵黑色荷葉。

    太極殿後方,宋暨端著茶杯?  听著緝偵司剛剛傳來的消息。

    宋英單膝跪地,面帶自責︰

    “……左清秋武藝太過高強?  出城後便如泥牛入海,再難追尋蹤跡……不過,在追捕的路上,卑職倒是在東郊,瞧見肅王世子,被馬蜂追著到處跑……”

    ?

    宋暨目光一凝,略顯不喜。

    宋英連忙垂首︰“當時,肅王世子肩膀上還扛著一名女子,發現卑職後,又把女子抱如懷中,有故意遮擋面容的嫌疑。昨夜卑職探查過,城內沒有哪家小姐失蹤……”

    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可以說沒有半點意義,不過宋英丟了北齊世子,罪責難逃,也只能說些模稜兩可的情報,吸引皇帝的注意力。

    此舉明顯也有效果,宋暨听聞之後,眉鋒微蹙,心中自是生出了幾分疑惑。

    說許不令強搶民女,宋暨肯定不信。

    堂堂世子想要女人,何須去搶,哪怕是想要個公主當側妃,宗室那邊也不會多嘴半句,說不定宮里小公主,還會為此爭搶打起來,尋常世家的女子,就更不用說了。

    既然有意遮擋女子的面容,那肯定是女子的身份不好見光。

    當前局勢下,身份最敏感的蕭大小姐,許不令都光明正大的娶了,還有什麼女子需要遮遮掩掩?

    北齊的公主?

    宋暨端著茶杯,沉默片刻後,毫無頭緒,便抬手道︰

    “去查查許不令去了哪兒。”

    “諾!”

    -----

    清明時節雨紛紛,長安城外的官道上,時而行過車架馬匹,前往祖陵祭奠故人。

    東郊的皇後陵外,掛著崔家牌子的馬車緩緩行來,丫鬟家丁拿著各種祭奠的物品,在皇後陵內仔細清理著墓園。

    崔家的長房嫡妻崔夫人,在丫鬟的陪同下走下了馬車,撐著油紙傘,在皇後陵外緩步行走。

    崔夫人出身在五大門閥之一的太原王家,前些日子太原城被破,娘家自是受到了殃及,跑出來的人很少,大半都成了北齊的‘座上賓’。

    雖說北齊想復國離不開各大門閥的支持,不會對王家嫡系的人下殺手,但威逼利誘加恐嚇的,總是讓在朝中為官的王家人束手束腳,崔夫人自然也受到了影響,近些日子心情不是很好。

    清明來皇後陵掃墓祭奠,對崔夫人來說,不過是走個過場罷了;她是崔皇後生母,年近三十才生下了小女兒崔小婉,一直當做心頭肉,當年送小婉進宮,崔夫人便不太想答應,知道小婉住不慣。後來那些事兒,丈夫崔懷祿肯定事前和她解釋過,不然崔小婉真死在宮里,崔夫人早就跑到宮里問宋暨要說法了,豈會一句‘病卒’,就能當做無事發生過。

    知道女兒沒事兒,崔夫人自然對祭祀不上心,還覺得有些不吉利。

    皇後陵外春雨幽幽,崔夫人和丫鬟閑庭信步,等著家丁把東西準備好,然後燒柱香就回長安城。其間也有護衛,跑去給以前的同僚賈易燒點紙錢。

    只是皇後陵里面還沒拾掇好,去樹林里燒香的護衛,倒是先跑了過來,躬身道︰

    “夫人,前兩天有人來過這里,打掃了賈易的墳地。”

    崔夫人听見這個,稍稍茫然了下。死士自幼培養,無名無姓、無親無友,對世家門閥來說只是工具,便如同忠犬一樣,死後能得個安身之所,便已經是主家仁至義盡,正常來說是沒人會記得的;她讓護衛過去燒點紙錢,也只是因為賈易剛好埋在附近,小婉又很信任這個死士而已。

    崔夫人想了下,抬步來到了樹林間的小墳旁。抬目看去,圓墳周邊的野草已經被除去,距離相等嚴絲合縫,畫出了一個完美的圓圈;小竹籃還放在地上,里面空空如也,無字碑前只有三炷香,說明過來就只帶了三炷香,不多不少;旁邊的幾顆樹木,枝丫已經被劈斷,貼著樹干連一點凸起都沒有,削的十分仔細……

    知女莫若母,崔夫人瞧見這整齊的有點詭異的場景,心里頓時‘咯 ’了一下,覺得大事不妙。

    她看著小婉長大,小婉在桃花里種樹,一直都是這麼收拾苗圃,錯一點都能別扭的吃不下飯;能跑來給賈易上墳,還這麼除草砍樹枝的人,世上根本就找不出第二個。

    崔夫人左右看了看,把護衛叫過來,輕聲道︰

    “馬上派人回崔家,去找二叔,讓他去看看桃花林的長勢如何。還有這里,把周邊草木再收拾一下,也不知是誰收拾的,弄得這麼難看……”

    護衛點了點頭,領命而去。

    崔夫人身後的老丫鬟,也覺得有點眼熟,不過丫鬟自然不可能知道那等密事,只是疑惑詢問︰

    “這幾天清明節,昨天宗室那邊來人祭祀過皇後,賈易在宮里當了十年太監,會不會是宮里的人收拾的?”

    崔夫人心思有點亂,搖頭道︰

    “可能是吧,不用管了,走吧。”

    “是。”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世子很凶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