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欲成仙忘羨同人合集 > 有錢魏嬰的含光君

有錢魏嬰的含光君

作品:我欲成仙忘羨同人合集 作者:風言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一

    “魏嬰?含光君?”

    “道侶?”

    魏嬰冷笑一聲︰“別廢話了,我要做生意,放我走。”

    二

    “掌櫃的,前面過不去。仙門在打架。”副手走過來,低低的說。

    俊美絕倫的黑衣男子坐在窗邊,一只手扶額。

    “繞路。”聲音低沉悅耳。

    副手道︰“繞路太遠了……而且這仙門百家到處打架,我們的生意收縮了好多。”

    處于戰亂地區的商店毀了,生意伙伴死了,貨物帶過去買得起的人也不在了……戰亂一起,他們吃飯就難了。

    黑衣青年沉默片刻,緩緩道︰“去打听一下,前面主將是誰。”

    三

    無事的商人沉默的爬樓,開始翻閱幾個魏嬰留下來的修煉法門。

    含光君夫人魏嬰是最熱情的,看起來也是最可怕的。他擅長的東西極多,發出來的包括了符咒法器制作,陣法設置,劍術和音律攻擊,甚至還有詭異的鬼道!!

    含光君夫人魏嬰說︰“我相信你們。”

    商人魏嬰揉了揉額頭。

    其實他也想學習修仙,可他沒機會學習,說起天賦,魏嬰一直知道自己應該很好,但你若加入世家,呵,你就像人家家僕了,要為世家服務。

    魏嬰不樂意,所以他寧願自己學武術,做生意,也不涉及仙門。

    這不是很好嗎?做個普通人至少還活著,他若是加入了父親曾經所在的江家,現在就和江家一起毀滅了。

    不過,或許他真的天縱奇才,含光君夫人發出來的東西他一眼就能看懂,就這片刻功夫,他已經畫了好幾個符咒了,一氣呵成。

    這些符咒不需要靈力驅動,不知道威力如何……現在不安全,如果我會點法術,就能保護大家的安全了。

    四

    副手回來了。

    魏嬰打開門,請他坐下,喝茶。

    “如何?”

    副手喘了口氣,驚魂未定︰“掌櫃的,太可怕了!那群仙人太可怕了!”

    魏嬰挑眉。

    副手喝了口茶︰“那邊是姑甦藍家含光君和岐山溫家溫晁……含光君一彈琴,那琴音就像刀子,一路掃過去,所有東西都摧毀了。”

    “溫家可不得了,每個人都很厲害……他們打起來那是驚天動地,前面的鎮子已經毀掉了,普通人不是跑了就是死了,我們壓根沒有必要過去了。”

    魏嬰看著他︰“含光君?藍忘機?”

    副手點頭︰“掌櫃的,我們怎麼辦?雲夢的生意溫家接管了,如果姑甦和清河金陵也失去……難道我們去天南地北嗎?沒去過的環境很難發展啊,誰知道會遭遇什麼?”

    魏嬰听著副手叨叨,笑了一下,意氣風發道︰“你怕了?怕什麼?他們打架對我們來說,是個機會啊。”

    副手吃驚的看著魏嬰。

    魏嬰起身,背著手站在窗前,目光投向遙遠的天際。

    “仙門百家高高在上,你不是早就不耐煩了嗎?他們兩敗俱傷,對我們來說,是機會啊。”

    副手瞠目結舌。

    “掌櫃的,你真敢……我們可是普通人啊!”

    魏嬰回頭,唇角(勾gou)起︰“普通人,又如何?”

    五

    仙門百家的戰爭白熱化,雙方都死傷慘重。

    魏嬰听著各個魏嬰說他們那邊的形勢,還“被迫”說了自己世界的形勢給他們感概。

    “哇,你的世界沒有魏嬰參與仙門百家太慘了。”魏嬰們對自己的認識還挺自豪。

    少有的幾個沒有參與仙門百家戰斗的魏嬰則表示︰“慘就慘,反正沒幾個好的,活該不是?”

    商人魏嬰一邊听他們鬼扯,一邊暗自修煉,日常就是和手下商量趁著仙門百家戰爭,把他們控制的生意撈過來。

    普通人對仙門百家其實沒有多大的好感,仙門默認的非大事不出給普通人帶來了巨大的傷害,可是他們不以為意。

    仙門百家高高在上,得了供奉對普通人也沒什麼好態度,欺凌弱小更是屢見不鮮,大家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當然,也不是說一竿子全打死,只是好修士畢竟太少。

    ……含光君藍忘機就是其中一個。

    六

    含光君奇襲教化司失敗,藍家弟子基本死在了教化司,含光君本人不知所蹤。

    魏嬰垂眸。

    我要(干gan)涉仙門戰爭嗎?我得罪得起溫家嗎?

    魏嬰站在樓上,听到了樓下副手們激烈的爭論。

    七

    藍曦臣,藍忘機……

    聶明,聶懷桑……

    魏嬰琢磨著,從其他魏嬰所說的話和他調查的資料來看,只有這四個也許可能會好一點。

    金家是個爛泥坑,明確的倒向溫家,被其他反抗家族先打壓了,江家滿門不剩,只有藍聶兩家為主力……但是再失敗下去,有些家族就會投降了。

    這次含光君失蹤,是個巨大的打擊,對射日之征的聯軍士氣來說,簡直是毀滅(性xing)的摧殘。

    但是溫家贏了呢?

    魏嬰看著溫家資料,他們做的只會更過分。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好事。

    八

    有錢好辦事。

    魏嬰招攬了幾個頗有良心的散修,開始教導自己的精(干gan)手下學習自保之法。

    想要仙門徹底的消失不行,邪祟叢生,沒人除怎麼辦?

    選擇溫家不行,藍聶好一點,可是他們快失敗了。

    我開宗立派呢?

    魏嬰抬眼,有其他魏嬰的教導,他開宗立派不成問題。仙門兩敗俱傷,正是其他勢力崛起的好時機。

    九

    去救藍忘機嗎?

    魏嬰略微遲疑。

    腦海中很多魏嬰在苦口婆心︰“藍忘機/藍湛/藍二哥哥是你的天命道侶啊!快去救他!”

    可藍忘機在哪里?我該如何避免溫家的追查?

    十

    魏嬰剛剛安排好手下和貨物,準備換個夜行衣去尋人,開門就被定住了。

    魏嬰心道不好,有修士。

    “抱歉。”低沉嘶啞的聲音說。

    “你受傷了。”魏嬰听出了他氣息中的虛弱。

    那人從房梁飄下來,腳步一個踉蹌,劍重重的磕在桌子上。

    白衣染血,烏發散亂,抹額和頭發纏在一起,亂糟糟的,可就算這樣,也掩蓋不住他俊美至極的容顏和清冷高貴的氣質。

    搖曳的燭火下,他冰涼的目光添了一層溫暖。

    “含光君?”魏嬰沒有見過他,可就是篤定了他是藍忘機。

    白衣修士握緊了劍,沉聲道︰“你認識我?”

    魏嬰(勾gou)唇︰“天下第一美男子,逢亂必出含光君,我如何不識?”

    十一

    藍忘機沉默的看著魏嬰,他身上的血滴滴答答的流。

    藍忘機本人面無表情,魏嬰卻心弦一動。

    難道我真的被那群魏嬰影響了?

    滴答滴答……

    血滴得魏嬰心疼了,藍湛不疼嗎?

    魏嬰嘆了口氣,認命了。

    十二

    “把我解開,你需要治療。”

    十三

    魏嬰拿著藥想要給藍忘機上藥,被拒絕了。

    魏嬰也不在意,坐在一邊漫不經心的看他擦藥,心下琢磨著該如何保住他。

    這片地已經是溫氏的了,溫氏修士那麼(強qiang)大,他可不是對手。

    但是藍忘機必須帶出去。

    長發如瀑,肌膚白皙,容顏極美,氣質如雪……確實,天下第一啊,魏嬰們說的不錯。

    既然他合該是我道侶,那我救他,也是應該的。

    如何撩撥?

    按照那群魏嬰的什麼他靜你動,他冷你熱,他正經你風流……簡直可笑!他要這麼搞,指不定藍忘機拼著被發現的風險立馬走人。

    十四

    “含光君,溫氏在尋找你。”

    “我只不過是個有點錢的普通人,不敢與溫氏對上。”

    “我有方法把你帶入姑甦,就是……要麻煩含光君你忍耐了。”

    十五

    溫氏修士身著太陽袍,意氣風發。

    “(殺sha)了那藍忘機,所謂仙門百家(聯lian)盟不攻自破!”

    “射日之征,不過一場笑話!”

    “我溫氏何等(強qiang)大,永遠是照耀他們的太陽!”

    副手一邊作揖一邊恭維︰“對對對,溫氏如天,我等普通人都知曉。大家都在等待溫氏平定叛亂給我們帶來安穩的生活呢!”

    溫氏修士得意的將金銀揣入兜里︰“不錯,有眼光。”

    駕著馬車的魏嬰垂眸一笑,回頭道︰“娘子,我們回去了。”

    馬車中無聲無息。

    溫氏修士攔住魏嬰︰“馬車里什麼人?”

    魏嬰道︰“我家夫人。”

    溫氏修士挑眉︰“夫人出來看看。”

    魏嬰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家夫人體弱又害羞,我扶她出來。”

    魏嬰進入馬車,片刻,臂彎里埋著一顆腦袋,羸弱不勝風的夫人依賴的靠著夫君。溫氏修士看不到全臉,只能從若隱若現的(紅hong)唇和白皙的下巴猜測那是個絕(色)。

    魏嬰極為小氣的把夫人完全籠在懷里,笑道︰“我家夫人害羞,這不才新婚麼。”

    魏嬰的雙手輕輕的攬著夫人的細腰︰“我們回娘家呢。”

    溫氏修士(曖ai)昧的看著他們,還想說什麼,副手又砸錢了︰“仙君,仙君,我家少爺還趕著回家呢。”

    溫氏修士笑了一下︰“成吧,早生貴子啊。”

    魏嬰含笑︰“多謝。”

    而後,他將害羞的夫人送入馬車,自己也不出來了。

    副手識趣的爬上去,駕著馬車離開。

    十六

    魏嬰和藍湛在車中沉默。

    魏嬰挑眉,撩開了車簾︰“含光君,要不要看一看,現實?”

    藍湛疑惑的看著魏嬰,順著他的手看過去。

    車簾之外,田地荒蕪,房屋空蕩,百里無人煙。

    有焦土廢木,有雜亂的廢墟。

    藍湛記起來了,他們……射日之征在這里打過。

    “感受如何?”魏嬰問。

    藍湛垂眸,睫毛微微顫動。

    “流離失所,民不聊生。”魏嬰斷言。

    車子停下,車夫道︰“東家,外面有人乞討。”

    “人數如何?”魏嬰問。

    車夫道︰“大概百來個。”

    “什麼人?”

    “老幼婦孺。”

    “走!”魏嬰毫不猶豫。

    車夫道︰“走不了。”

    魏嬰嘆息,喃喃道︰“就知道會這樣。”

    藍湛看著他︰“為何?”

    魏嬰撩開車簾走出去,嘴里道︰“很多時候,流民會驅使老幼婦孺擋路,一旦你停下,他們就會搶光你,嚴重的還會(殺sha)光你。”

    藍湛抿嘴︰“我能保護你。”

    魏嬰輕笑︰“是嗎?”

    十七

    但是不需要。

    魏嬰一出場,所有人都不敢動了。

    英俊瀟灑的黑衣青年恣意的站在車上,朝眾人揮手︰“你們好,我是魏嬰,一屆商人。你們的訴求,我明白。但是……”魏嬰拍手,侍從拔刀,鏗鏘有力。“如我這樣的大商人出門豈會沒有保護者?你們覺得可以賭命,可以,要試試嗎?”

    一群流民加起來兩百來個,老幼婦孺一半以上,剩下的青壯年拿著鋤頭鐮刀,看起來就不專業。

    “嗯?商量好了嗎?搶劫嗎?”魏嬰抄手,漫不經心。

    鋤頭鐮刀紛紛落地,流民跪了一地,有人哭求︰“善人,我們實在是活不下去了!不然我們這群普通人也不敢搶劫啊!我們是一個村的,因為仙人們打架,我們的村子毀了,我們村的人只能逃離,到現在為止,三分之一的人不是死在戰火波及就是餓死病死……我們實在沒有辦法……請善人開恩救救我們吧……善人……”

    “善人救救我們吧……”

    “哇哇……”

    蒼老的軟綿的稚嫩的……哭聲哀求聲混成一片。

    魏嬰冷下臉︰“夠了,起身!人生在世,跪天跪地跪父母,何必跪我!”

    眾流民眼巴巴看著他。

    魏嬰淡淡道︰“我是商人,從不做善事,但我,可以給你們提供工作,有工錢,暫時包住宿,等你們站穩腳跟,該還的就得還給我。”

    流民面面相覷。

    魏嬰挑眉︰“怎麼?你們喜歡乞討?”

    流民頭子立馬道︰“自然不是,那魏先生要我們做什麼?”

    魏嬰道︰“自然是你們能做的。”

    魏嬰喚來了副手︰“每一個人先包吃,到了前面的小城再確定他們的去處。”

    副手拱手,表示明白,然後他走過去和流民頭子說話,魏嬰回到了車里,車夫繼續前行。

    藍湛緩緩開口︰“我們……你……”

    魏嬰挑眉︰“含光君,有話請說,對我,沒必要欲言又止,莫非含光君假扮小娘子就真的演到底了?”

    不知為何,藍湛心里一松,緩緩吐出一口氣︰“射日之征對普通人造成的傷害很大?”

    魏嬰扶額︰“我該怎麼和你說呢?天之驕子,雲端仙君,含光君啊,你從不下凡塵,人間的事,還是我來告訴你吧!”

    十八

    馬車噠噠噠,跑了好幾個時辰,終于到了一個小城。

    這個北方小城粗獷熱情,兩人一出現就引起了轟動。

    魏嬰俊俏無雙,娘子雖然高了一點,但那身姿臉蛋真是天下無雙!

    “魏先生,這是成婚了?恭喜恭喜,今天必須天字第一號房,我讓人給你把美酒送上!”客店掌櫃笑眯眯的祝福。

    魏嬰風度翩翩的扶著夫人,含笑道︰“哈哈,一見鐘情,我夫人這等絕(色),必須下手快準狠!”

    掌櫃豎起大拇指︰“厲害厲害,不愧是魏先生。”

    魏嬰一笑︰“麻煩錢掌櫃了,順便幫我準備一個院落,我等會兒有工人要來。”

    掌櫃似乎明白魏嬰要做什麼,一臉尊崇︰“魏先生,你又要做好事啦,這次準備(干gan)什麼?需要幫忙嗎?”

    魏嬰笑道︰“還行,需要錢掌櫃幫助魏某不會吝嗇開口。”

    “魏先生,哎呀魏先生,我們又見面了!”有個下樓的富商看到魏嬰,連忙奔下來,兩人張開雙臂抱了一下。

    藍湛垂眸,抿嘴,看起來是羞澀,實際上就是略微不高興。

    魏嬰認識的人太多了,魏嬰好像和誰,都是那麼熱情……

    富商看了藍湛一眼,夸張道︰“哎呀弟妹簡直天下無雙!魏先生,必須請客!”

    魏嬰大笑︰“當然當然!”

    藍湛默默的看著魏嬰左右逢源,這個城鎮有身份沒身份的人,好像很多人都認識魏嬰……

    魏嬰,他說自己是商人……真的就是個商人嗎?

    十九

    藍湛沒有換回男裝,這里畢竟還是溫家的地盤,他不能給魏嬰惹麻煩。

    藍湛低頭,看著避塵。

    什麼時候,他也學會了能屈能伸?

    院子里,魏嬰正和那群流民說話。

    “我會在這里開一個商行,識字的人站出來。”

    “好,副手會領著你們熟悉行情。”

    “想出去闖蕩的人站出來。”

    “好,你們就跟在我身邊。”

    “老幼婦孺留下,能種菜煮飯的,就負責商行的食宿。小孩子全部去讀書,回家之後幫大人掃掃地什麼的……記住,你們欠了我錢,必須努力工作才能還給我。”

    “知道了,多謝魏先生。”流民們齊聲道。

    藍湛忍不住(露)出深思的表情,一路走來,魏嬰的所作所為讓他不得不思索,自己是不是真的遠離塵世,不懂得民間疾苦。

    魏嬰走進門,含笑道︰“含光君,要辛苦你繼續假扮我娘子了。”

    藍湛道︰“多謝你救了我。”

    魏嬰坐在對面,一只手(摸Mo)下巴,盯著藍湛看。按照其他魏嬰的說法,藍湛是個溫柔體貼的絕世好……夫君,不過看來看去,都是個羞澀的美人嘛。我能不能……把他娶回去?話說一個普通人想娶含光君有點為難啊,我必須努力努力……魏嬰神思飄忽。

    藍湛被魏嬰看的不安,睫毛輕輕的扇了扇︰“魏嬰,多謝,我的傷差不多了,我要回去……”

    魏嬰回神,淡淡道︰“回藍家戰場?就你現在這(身shen)體,找死嗎?”

    藍湛道︰“兄長叔父都在,藍湛不能離開。”

    魏嬰往後一靠,修長的腿搭在桌子上。藍湛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魏嬰似笑非笑,無視了藍湛的“有點失禮”的目光,直接道︰“射日之征已經打了十來年,誰也沒贏,誰也沒輸,受苦受難的,全是普通人。你們再這麼打下去,整個修仙界都會失去民心。你們百家自以為正義,實際上在外人看來,你們全是一丘之貉。”

    藍湛想反駁,又想起白天看到的一切,不知道該說什麼。

    “含光君啊,我不是說你啊。但是呢,你們仙門百家大部分,似乎有一條潛(qiang)規g則,非大事不出?出則供奉?”

    藍湛低頭。

    二十

    如何改變一切?

    難道真的是射日之征打完了就可以了嗎?

    和魏嬰的一些話,讓藍湛思索未來。

    “也許,我可以以藍家二公子的名義,向溫家發起和談。”

    魏嬰笑他︰“那你可能就是百家的叛徒了。”

    藍湛道︰“大家都能安穩,名聲都是身外之物。”

    魏嬰算是真正的服氣了。那些魏嬰說的不錯,含光君藍湛確實是個剛正仁慈的君子。

    “含光君就準備這樣去?”

    藍湛看他︰“越早結束越好。”

    “沒有(強qiang)大的戰斗力,你去了也白去。”

    “那……那怎麼辦?”藍湛看他。

    魏嬰頓了頓,從懷里掏出了一本秘籍︰“我偶爾得到的秘籍,不過我沒有入門,不太懂,你可以試試。”

    藍湛本來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可是翻開一看,這本秘籍簡直就像專門為他準備的……劍術和琴曲,完美的契合他。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藍湛猛然問。

    魏嬰似笑非笑︰“我是魏嬰啊,你覺得我是什麼人?”

    二十一

    藍湛繼續當他的小娘子,魏嬰繼續往南邊走。

    馬車的速度很慢,慢的像旅游。

    車夫和隨從日常都有幸听到從馬車中傳出來的夫人的琴聲,那真是動听啊,人間哪得幾回聞!

    東家真是幸運啊,一見鐘情個美人,不但貌美,還才華橫溢。

    藍湛橫琴在膝,十指撥動,琴弦點動,動听的曲子傳了出去。

    魏嬰眯著眼楮,嘴角帶笑,一手支著下巴,一手搭在膝蓋上,隨著琴曲五根手指依次點著膝蓋。

    藍湛唇邊一抹笑,魏嬰不是修仙者,但對于他所奏琴曲的鑒賞,卻絕對是他迄今為止見過的最懂的人。

    二十二

    藍湛越發的覺得魏嬰是個了不起的人。

    他覺得復雜的情況在魏嬰看來好像都不是個事兒。

    于是,藍湛和魏嬰商量過後,就遠遠的通過藍家特殊的聯絡方式給予建議,藍家居然在亂七八糟的戰場上保存了一定的實力。

    二十三

    “呼叫魏嬰呼叫魏嬰!”

    魏嬰狀似休息,實則腦海里不斷地呼叫。

    一群魏嬰蹦出來︰“(干gan)嘛呢?你不是撩撥藍湛嗎?”

    魏嬰道︰“他會不會偷親我?”

    眾多魏嬰︰……你想得美哦!

    溫熱的唇一沾即走,藍湛的呼吸粗重了好多,可惜片刻就平息了。

    魏嬰失落的嘆息。

    啊……藍湛果然是個含蓄的人……偷親都不會。

    魏嬰這麼一得瑟……腦子里就炸了,一群魏嬰表示我要打洗你!

    魏嬰唇角一抹笑,他的眼楮依舊是緊緊的閉著的,(睡Shui)顏恬靜。

    藍湛握緊了拳頭,臉(色)忽紅忽白。他剛才……居然……偷親??這一點都不君子!

    藍湛抿嘴,偷偷的看著魏嬰。午(睡Shui)的青年好似一朵慵懶的海棠花,陽光落在他的臉上,臉龐仿佛在發光。

    藍湛輕輕的換了個位置,以自己的(身shen)體擋住了稍微熱一點的陽光,讓魏嬰好好休息。

    魏嬰直播了藍湛的行為,得到了魏嬰們的一致譴責,譴責過後就是魏嬰們的秀恩愛現場。

    魏嬰听了一耳朵,終于無奈了︰“好了好了,按照你們的分析和指教,現在藍湛修為暴漲,藍家也保存了一定的實力,但是我沒有見過溫若寒,我不知道藍湛能不能打贏他啊。”

    溫家魏嬰表示︰“別廢話,有我呢你們怕什麼?先給溫若寒下挑戰書。”

    魏嬰無語︰“藍湛要是出事了我怎麼辦?”

    溫家魏嬰表示︰“放心,死不了,溫若寒沒有那麼愚蠢。還有你,這麼久了難道一點兒沒學會?含光君夫人不過三個月就能鬼道大成,你自己說說,你有多廢物?”

    魏嬰︰……罷了罷了,鬼道就鬼道吧,他要慢慢地改變藍湛的偉光正思想了。這麼多天的引導,藍湛應該能接受一些不那麼正派的東西了吧?

    二十四

    戰帖?

    溫若寒看到這張戰帖的時候冷笑一聲,當下停止進攻,放出話去︰溫若寒在不夜天恭迎藍家二公子藍忘機的到來!

    射日之征突如其來的暫停,各大家族挺懵的。

    含光君?還沒死?還給溫若寒下了戰帖?

    各大家族忙著休整自己之後還有空去藍家問情況。

    藍曦臣無辜的表示︰我不知道,我弟還沒回來。

    藍啟仁一臉鐵青,對于藍忘機不問問他的意見就下戰帖很有意見。

    但是藍忘機沒有出現。

    二十五

    眾家族齊聚不夜天,溫若寒端坐高台。

    藍忘機和魏嬰聯袂而來。

    一黑一白,風華無雙美男子,閃瞎了眾人的眼楮。

    多日不見,藍忘機好像更厲害了。

    “溫宗主,請。”

    藍忘機拔劍。

    溫若寒輕笑︰“你自信能夠打贏我?”

    藍忘機道︰“不,我只想告訴你,你(殺sha)不了我。”

    溫若寒挑眉,出手。

    二十六

    藍忘機和溫若寒這一戰驚天動地。

    溫若寒重傷藍忘機,卻無論如何都(殺sha)不了他。藍忘機除了修為弱一點,劍術簡直超群,而且思維敏捷,只是見了他用了一次的招式,就能破解溫家的功法。

    我必須(殺sha)了他!

    溫若寒如此想,然而當他想下手的時候,那個一直站在邊上,壓根沒有靈力痕跡的黑衣人吹響了笛子。

    二十七

    魏嬰吹響了陳情,溫若寒就怨氣入體修為暴跌,甚至不是藍忘機的對手。

    眾家主不停的呼喚藍忘機(殺sha)死溫若寒,但藍忘機沒有,他收劍,低沉道︰“我在外見識了很多,溫宗主,我想,所有人該好好聊一聊。”

    藍湛將在外的見聞一一道來。

    有人不在乎,有人若有所思,但溫家藍家聶家認為不該再打了,這射日之征就打不起來了。

    二十八

    溫若寒發了話︰本宗主與藍忘機達成了協議,停戰,百家修整。

    溫家還是最(強qiang)大的家族,藍家與聶家結盟,金家無可奈何。

    其他家族沒了三巨頭帶頭,壓根什麼都不敢說,歷時十來年的射日之征停止了。

    二十九

    一個月之後,藍家廣發請帖,歡迎大家參加藍二公子藍忘機與魏嬰魏無羨的婚禮。

    百家家主忙不迭到了藍家,只得到了二公子和他的道侶出門修行的答案。

    眾位家主面面相覷︰這藍忘機到底怎麼回事?發了婚禮請帖結果人不在?

    三十

    溜了大家一圈的魏嬰滿意的靠在藍湛腿上,嘴角帶著笑意。

    藍湛溫柔的按著魏嬰酸痛的腰,低笑︰“滿意了?”

    魏嬰張開眼,痴痴的看著這個美好的笑容,良久,感慨一句︰“藍湛啊藍湛,我真是死在你的笑容下了。”

    藍湛捂住他的嘴,嗔道︰“胡說什麼呢。”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欲成仙忘羨同人合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