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8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人魚、精靈、巨龍等魔法生物與人類共同生活幾千年的時間。+++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一向是人類恐懼天生(強qiang)大的魔法生物,人類在一次次的大型災難中不斷進步和成長。

    魔法逐漸不再是非自然生物的專屬。

    人類從小規模研究魔法,到大批量、規範化教學,直到大部分的人類都能利用魔法(強qiang)大自身。

    不再滿足于腳下的疆土,他們再三闖入魔法生物的世界。

    巨龍一族是最先撤出的魔法生物,他們憑借飛行的翅膀,移動到了荒原、冰山以及世界盡頭的小島上生活。

    精靈和人魚不像自由自在的巨龍,他們有著維持種族綿延的聖地要守護。

    讓精靈和人魚丟下聖地,躲避人類,這也是天生高傲的他們做不出的事情。

    矮人族和巨人族則選擇了融入人類世界,他們與人類達成了很多交易,以此保證人類不會屠(殺sha)矮人與巨人全族。

    不知某個人類富商是從哪里听到的傳言,說人魚族的眼淚結晶是稀有的鑽石、人魚族的鱗片磨成粉可以讓人類延長壽命、以及人魚族的心頭血液可以拯救擁有不治之癥的人類生命。

    人魚族的噩夢來臨了。

    厚重的歐式風格窗簾遮住了今天尤其火熱的陽光,客臥的大床(上shang)床單、毛毯都整整齊齊的,看起來房間的主人又沒在(床chuang)上睡覺。

    此時客房浴室,尼斯整條魚尾埋在水里,幾個小時過去,浴缸里的溫水變得刺骨的冷。

    變回原身後,身高又變高不少的男人,只能蜷縮著身子埋在水底。

    一串小泡從尼斯耳後接連竄出,眉頭緊皺,手臂鎖緊,這是人魚即將醒來的表現。

    從浴室里出來,穿好了睡衣,通過窗外的夕陽能判斷出來,他這一覺睡得時間不短。

    今天是韓楊清一周難得的兩天休息日,晚上又約了朋友要玩通宵,中飯之後他便回了房間補覺。尼斯一個人呆著覺得無聊,便也回了房間,準備泡在水里放松放松。

    嘴角扯出一個難看的弧度,竟然在水里睡著了,還夢到了那些陳年舊事。

    迎面踫上了穿著一生休閑衛衣的韓楊清,平時韓楊清因為工作原因,大多是穿著各種定制西裝,再配上他很愛把頭發背扣、打理的一絲不苟,當然會顯得整個人成熟些。

    尼斯一直以為按照人類壽命來算,韓楊清估計至少是而立之年的男人。

    倒是很少見他這副青春的打扮。

    沒有特意打理的頭發、調皮地互相穿(插cha),額間的留海也讓他屬于集團總裁的氣勢卸下去不少,倒是很像剛從學校畢業的年輕小伙子。

    “要出去嗎?”

    “嗯,晚上約了朋友放松一下。”說著,韓楊清又走近尼斯身邊,習慣(性xing)地伸手替人魚整了整卷起來的衣領,“想見識一下現代人類的娛樂生活嗎?”不站在一起沒注意,原來尼斯恢復雙腿的時候,也比他高上一頭。

    明明長了張單純、精致的少年臉龐,身材卻不像少年的青澀,眼楮低垂,恰好把尼斯突出的(胸xiong)肌收入眼底。

    比起他這個每天都要花大把時間來精心鍛煉,還要按照健身菜單進食的辛苦人類,還真是讓人羨慕嫉妒!

    “娛樂生活?那一起去吧。”

    來到了這個世界後,尼斯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這幢房子里,偶爾出門也有韓楊清的陪伴。

    總之跟著這個知道他秘密的人類,不得不說,還挺有安全感的。

    s市是國際都有名的不夜城,這里有著世上最有趣的夜生活,也是這世上最殘酷的城市之一。

    每年想著來這里拼一把、衣錦還鄉的年輕人多之甚多,但成千上萬的異鄉人在這里拼搏數十年,也只能帶著一身的疲倦和銀行卡里僅僅五位數的財產,落魄的回歸家鄉。

    滿腔熱血卻失望而歸的失敗者很多,異鄉打拼、抓住機遇而成為人上人的成功者也有。

    但命運就是命運,是不可逆轉的天定。

    有些人注定生下來就是家財萬貫的富家少爺,有些人注定不用多拼就能在別人的保護下隨心而活,有些人卻需要小小年紀便頂上家族希望和壓力。

    巧的是,這幾類人在韓楊清的朋友圈子里都能找到。

    韓楊清交朋友全看心情,心情好的時候,拉著酒吧酒保都能稱兄道弟,心情不好,轉身就不認識你是誰。

    說是狐朋狗友也不委屈他們,韓楊清這些朋友的共同特點就是——愛玩、會玩!

    indigo-x是林安表哥和幾個朋友投資的,分包間、卡座和散台幾種消費類型,二樓最好視野的卡座常年留給韓楊清和他的朋友。

    這里美女如雲、服務是s市頂級,對貴重人員的安保措施做得很不錯,也是各國明星放心玩樂的場所。

    尼斯和韓楊清到的時候,林安他們已經喝了一圈。

    卡座坐著的男人摟著身邊的陪酒員,喝的面紅耳赤,其中幾個穿著高定西裝、領帶凌亂的男人一看就是剛從公司趕來。

    “林安,你自己在這兒喝的痛快,竟然沒出門接我?”韓楊清不爽地把外套一把丟到桌子上,酒桌上的空酒瓶頓時  當當的掉在了地上。

    林安喝的暈暈乎乎,正和隔壁漂亮姐姐玩的開心,听到這道熟悉的‘閻王’聲音,急忙丟下酒杯,陪著笑道,“楊清,哈哈哈,這件衣服是設計師瑞恩的手筆吧,還是你能穿出氣質。快看看今天我給你找的美女們,都在這兒等半天了。”

    言語間盡是諂媚。

    林安不是有求于韓楊清而對他巴結奉承。他倆是從小長到大的朋友,林安有什麼麻煩一句話韓楊清便會替他解決,哪里需要動那些心思。

    只是韓楊清(性xing)格霸道又出身富貴,林安小時候又是個(性xing)格柔和的乖寶寶,幾乎是從小被韓楊清‘欺負’到大。

    在韓家後山抓蛇嚇小林安。

    偷偷給做客的小林安水里倒上鹽巴。

    趁小林安不注意把他的家庭作業撕了。

    長大了之後,韓楊清因為面子問題拒不承認小時候對林安的各種惡作劇。

    林安心里倒形成了不可磨滅的童年陰影。

    可憐的林安太過緊張,一時之間沒發現跟在韓楊清身後的尼斯,又一次惹到了眼前的‘小閻王’,“小安子,你是不是想死,沒看到我是帶誰出來的嗎?”

    惡狠狠咬著的後槽牙都在表現他的怒氣。

    “額,沒注意,沒注意。不愧是韓少,下手也太快了點。”

    “閉上你的臭嘴,我倆現在是正常的友誼(關guan)系,知道麼?”

    “不會吧,不是都住到一起了嗎?”

    “他那是沒地方住,暫時住在我家。”

    倆人以為這吵鬧的音樂中他們的聲音不算大,越說音調越高。

    人魚天生的好听覺,讓他們能在海浪洶涌的海中央,听到千米之外的大型海洋生物的游動聲,這點音樂根本算不了什麼。

    可他無意打探男人和他朋友的對話,很可惜錯過了韓總裁對他的真實情感。

    找了個人類女(性xing)較少的角落,默默坐下。

    尼斯自從剪了短發,屬于男(性xing)的英俊氣質突顯不少,蓋住了他很容易被誤會(性xing)別的漂亮五官。

    女人都是視覺動物,看見穿著打扮都突顯貴氣的男人眼楮都放光了,幾個大膽些的都扭著細腰湊到新來的冷峻帥哥身旁。

    “帥哥,叫什麼呀?我叫莉莉安,交個朋友吧。”

    “帥哥,你是做什麼的呀,能跟著韓少來,一定跟他是好朋友。”

    “帥哥,怎麼不說話呀,算了,我先(干gan)為敬。”

    韓楊清正和他那群朋友打招呼,一個沒看住,小人魚身邊就纏了一堆女人,果然是長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

    “都讓開些,我有事和他說。”完全忘記了紳士、禮貌,語氣硬邦邦的。

    韓楊清的臉上寫滿了‘我不開心’幾個字。

    女人們也是身經百戰的,看到韓少瞅男人的眼楮都直了,還能不清楚眼下狀況嗎?幾個穿著(性xing)感的女孩子捂著嘴巴、掩著笑意,轉向其他富少身邊。

    “嘗嘗這個?”

    在家的時候韓楊清就很愛給他塞各種美食、飲料,他也沒少吃到稀奇古怪的美食,比如聞起來臭臭的吃起來卻很香的豆腐或是喝到嘴巴里竟然是咸味的(奶Nai)茶。

    有些食物雖然奇怪卻都有特殊的美味。

    眼前這杯通體藍(色)輔以綠(色)薄荷的酒水,應當也是好喝的。

    尼斯對韓楊清有著極大的信任感,毫不猶豫的喝下去一大口。

    沒曾想這杯酒水中放了檸檬汁,尼斯甜、苦、辣都能忍受,最受不住的就是這酸味。

    一丁點兒酸意都能讓味覺敏感的人魚倒了牙。

    “噗”的一聲。

    尼斯冷著臉把一口酒水直接噴了出去。

    想惡作劇的韓楊清受了小小的‘報應’,滿頭滿臉都是酒水,頭發濕噠噠地黏在一起,狼狽極了。

    眾人被這邊的熱鬧吸引目光,可憐的韓家小少爺從來都是被人尊為上賓,哪里有人敢如此對他。幾個女孩子驚的死死捂住差點尖叫出聲的嘴巴,男人們也愣住了、輕易不敢有大動作。

    “真是自討苦吃。”韓楊清沒有生氣,連大一點的情緒波動都不曾有,他站起身,溫柔的向男人打著招呼,“去趟洗手間清理一下吧,你身上也弄上了些酒水。”

    “嗯”,低頭瞧了瞧自己也濕了一大片的衣服,黏糊糊的,一點兒也不舒服。

    韓楊清離開後,眾人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酒桌游戲。

    玩的正開行,林安的手機不安分地震動起來。

    “林少爺,你手機一直在震動,是不是有人發消息?”

    推開柔軟靠在他肩上的女孩子,手機面部識別功能很快將鎖屏打開。

    ‘去準備兩套衣服。’

    ‘不要地攤貨、不要西裝,最好是情侶裝。’

    得,就算被人尊為一聲‘林少爺’又怎麼樣?

    還不是得認命給人當跑腿小弟!

    “我說韓少爺,衣服沒問題吧,小弟我先走一步?”

    林安抱著兩人丟出來的髒衣服,卑微地候在洗手間門口,趕走了不知道多少批的醉鬼。

    “嗯,退下吧。”

    “哎,得 。”

    韓楊清一向對形象很在意,換好了衣服,面朝鏡子左整整頭發、右理理衣領。

    尼斯嫌棄地看了眼身邊剛被人使用過的小便器,默默移開了視線,捏著鼻子走到男人身旁,“能走了嗎?”

    如果不是身上黏噠噠的實在難受,他也不會答應到整個酒吧最髒污的地方來。

    沒錯,尼斯天生有潔癖,身為人魚的他尤其對水源潔淨程度有嚴格要求。

    “等等,再等等。”韓楊清準備也給尼斯整理下儀表,可轉眼間男人就逃跑似的奔出了洗手間,“哎,尼斯你可別亂跑......”

    尼斯沖出了那髒兮兮、空氣中還飄著奇怪異味的房間,轉頭便撞到了舞池里。

    穿著暴(露)的男男女女在舞池里跟著音樂鼓點熱舞,來indigo-x的男女大多都是單身年輕人,他們渴望在這個陌生的環境釋放生活上的壓力。會穿著打扮的潮男潮女還挺多,只是長相能被劃分為精致的就很少了。

    好不容易舞池中央來了個身材高挑的大帥哥,剛還在一心撩dj小哥哥的女孩子全都纏在了尼斯身邊。

    尼斯被開放的女孩子們撩的滿臉通紅,掙扎著拒絕了數十位人類女(性xing),好不容易從舞池中央逃了出來。

    總算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魚同伴會說人類是善于(誘you)惑的一族了,這樣放xia身段對著雄(性xing)求偶,臉皮普遍很薄的人魚族做不到的。

    “先生,要喝什麼嗎?”看這人穿著打扮全是名牌,應該是很有錢的,酒保這樣想。

    “唔,隨便吧,不要酸的就好。”他可不想再一口喝下那麼多酸酸的水,一點兒都不好喝。

    “那給您準備一杯本店特(色),虹藍。”

    等酒的期間,尼斯一直東張西望,他突然想到自己身上沒有現代人類世界通行的貨幣,沒法付酒錢。

    會不會被人當成吃白食的,當場轟出去?

    早知道就不亂跑了。

    “兩杯威士忌,給這位先生一杯,男人,就要喝點烈酒。”

    陌生男人選擇了尼斯左側的高腳椅,向酒保點著酒水,眼楮卻始終停留在尼斯身上。

    這是一個中年且有些禿頂趨勢的男人,盯著尼斯的眼神里帶著惡心的求偶(欲ru)望、他不想在人類世界惹太多麻煩,便躲過男人的眼神,專心品著屬于自己的酒水。

    “這位小先生叫什麼?我酒都買好了,不如賞臉喝一杯?”

    這家酒吧用的是在橡木桶中存儲了十五年的甦格蘭威士忌,是當之無愧的烈(性xing)酒。

    中年男人把酒杯推到冷峻青年的面前,多次主動開口。

    可能是尼斯天生長著張稚嫩的臉龐,男人便把他當做了誤入華貴娛樂場所的懵懂少年,自認為青年會因為某些小手段被他輕松拿下。

    這樣愛冷著小臉,不知道在(床chuang)上是怎樣一番模樣?

    猥瑣的目光從上而下地打量著眼前身材修長的年輕人,高腳凳讓他充滿肥油的肚子被擠壓的有些難受。

    男人像一條惡心的大肥蟲,在高腳凳上扭來扭去。

    “你在酒里放了什麼?”

    男人接過酒水,掌心掉落了一片白(色)的圓片,他還特意放置了一會兒,等待酒水里的氣泡平靜下來,才將酒推給自己。

    這些小動作全都被尼斯看在眼里。

    中年男人被點破心思,面(色)一僵,“瞧你說的,我能放什麼,只是想好心請你喝杯酒罷了。年輕人,還是識時務一些為好。”

    說著,中年男人身後走出幾位穿著西裝的壯漢。

    這是想做什麼?動用武力?

    “先生,您不能在本店使用武力,這是老板定的規矩。”

    “呵,知道我是誰嗎?你家老板能惹得起我?滾開。”

    林安的表哥是林家老爺子正房老婆生的孩子,坐擁c國娛樂產業之王的林家,在s市的地位雖然不比韓家、但也是普通人不敢招惹的上層人士。

    男人要麼是不知道這夜店背後老板是誰,要麼就是真實身份地位比林家還優越。

    不過,看他那一身花紋奇怪的豹紋衣服,也不像是名門望族。

    “您再這樣,我叫保安了。”

    說著,酒保按下了安保的通訊,並把現場情況報告給了恰好今天在店里的林越。

    見好事要被打斷,中年男人準備速戰速決。

    “把這個小帥哥打暈,抗到我隔壁酒店的房間,帶不走,就別拿這個月工資了。”

    他還不信了,憑他帶的這些在街頭巷尾真正混過的手下,還不能將一個年輕男孩從這里帶走?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