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9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酒保和服務生們都只是打工的,他們可不想被卷到這麻煩事里,躲得遠遠的。

    尼斯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面不改(色)。

    “竟然有人敢在這里惹事情哎!”

    “沒錯,那人是不是來頭很大啊?”

    “那個帥哥也太慘了吧,都沒人去幫他。”

    “噓,別說話,他們向這邊看過來了。”

    有幾名善良的女(性xing)想上前制止,被圍成一個圈、人高馬大的男人們一瞪,畢竟都是和平年代出生的溫室花朵,頓時腿軟了,也只能默默退後,期待有男人能站出來阻止。

    “還是乖乖跟我們走吧,動手的話,你也要受罪。”

    看樣子對方應該是個連卡座都消費不起的年輕人,嚇唬兩下,應該就會服軟了。

    尼斯很討厭這樣的情況,讓他想起了自己曾親眼看見過族人們被人類貴族威脅、抓住的場景。

    那些貴族也和男人背後站著的禿頂人類一樣,那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樣子,仿佛其他生物都只能臣服于他們一般。

    感到(身shen)體內一番熱血翻涌著,尼斯的眼前都不是很清明了。

    中年男人的手下越走越接近,一個手欠的男人先是把手放到了尼斯的肩膀上,用力捏著。

    他卻發現那青年的肩膀骨頭硬的嚇人,甚至還有奇怪的像刺的東西突起,扎的他手心一陣疼痛。

    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壓倒人魚理智的最後一只手掌。

    “怎麼了?”

    “大哥,我...啊...”

    話未落音,眾人還未看清楚的情況下,那個手欠的混混手臂以一種奇怪的角度翻轉著,手指也都被折向手背。

    “wo草,額,啊啊啊啊!”

    幾個男人同時痛呼出聲,他們的手臂也遭到了同樣對待。

    剛還一副自信滿滿樣子的中年男人,看著趴在地上,悲慘且痛苦嚎叫著的手下們,這才知道自己惹到了哪位大羅神仙。

    額間冷汗直流,舌頭也顫抖著,“我...對不起,那個...賠,賠錢...道...道歉都行,別...別這樣。”緊張中,還咬了好幾次舌頭。

    舌尖的痛苦完全被他此時的恐懼掩蓋。

    尼斯紅著眼,隨手抓過一個玻璃杯,用力將玻璃杯壁砸到地上。抓著高腳杯下半部分,碎裂的玻璃貼近中年男人的喉嚨,“為什麼要抓我的同伴?”

    徹底失去了理智。

    “什麼同伴,我沒有,我沒有......”

    中年男人被抓著衣領,又有隨時能割破喉嚨的玻璃威脅著,只能腿軟地跪在地上求饒。

    鬼知道今天這麼倒霉,出門還能踫到個空有長相的瘋子。

    “放過我吧,求求你放過我...我給你錢行嗎?”

    尼斯紅著雙眸,手臂青筋暴起,玻璃又向前幾分,中年男人粗短、充滿脂肪的頸部被扎破個口子,鮮血順著玻璃緩緩而流。

    “啊!!!”

    “(殺sha)人啦!!!”

    在場的男男女女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幾個膽小的女孩子還以為是見到了(殺sha)人現場,忍不住尖叫。

    “(發fa)生了什麼?”

    “老板,那位先生想(強qiang)行將這位帶走,然後就......”

    幾分鐘後,林越帶著安保人員前來解決問題,也被凌亂的現場驚到了。

    “誤會,誤會,大家繼續去舞池玩,事情我來解決。”

    還好他見多識廣,做夜店的,什麼奇葩事情沒見過,迅速安慰了現場的客人,疏散了看熱鬧的人群,又命員工替躺看起來受傷很嚴重的人抬了出去、叫了救護車。

    “你是這家店老板吧,快救救我,這是個瘋子。”

    林越瞪了一眼癱在地上、身下還流了一灘惡心**m的中年男人,雖然很不想參與,但至少這店還是他的,鬧出人命就不太好了。

    正準備開口勸說,一個熟悉的渾厚男聲傳來,“尼斯,你沒傷到吧。”

    怎麼這麻煩事與這位小少爺還有(關guan)系?

    真是頭疼。

    “唔,楊清?”

    意識模糊間,尼斯感覺到他的靈魂在被一股力量左右拉扯。

    一邊沉于往事和回憶,一邊又想回歸現實。

    直到有人叫了他的名字,那人還用柔和的語調詢問他是否安好,那股溫柔的氣息讓他想起了生他養他又在他面前去世的母親。

    眼眸中的鮮紅血(色)緩緩褪下,口腔中突起的尖牙也收了回去。

    意識到自己這是發了狂、惹了麻煩,眼神逐漸清明的人魚放下手中的玻璃杯,聳了聳肩膀,躲到了這里唯一能讓他感到安全的地帶——韓楊清的身後。

    “臭小子,你這是不知道我老萬是誰?今天這事兒,我不得讓你進去蹲兩年,就白在s城混了。”

    “萬先生,我是這里的老板林越。這樣吧,您和您手下的醫藥費我來負責,稍後還會給您一筆精神損失費。今天的事情,您也是先動手的一方,佔不了什麼理,看在我的面子上,雙方就和解了吧。”

    “和解?你算哪根蔥,我給你面子。”

    男人也是氣昏了頭,完全沒把‘林越’這個名字往s市林家上牽扯。

    這話一說,林越嘴角的笑意驟然消失,望著中年男人的眼中透著不滿與嘲笑。

    因為他知道,男人不接受這個台階,接下來面對的會是什麼解決方案。

    他大概不會想到,今天到底招惹到了哪位大羅神仙。

    中年男人捂著被劃破的頸部,惡狠狠地在人群中找尋他的目標,他絕不會放過那個不知好歹的臭小子。

    “韓總?您怎麼也在這里?還真是好久不見了,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我這個小人物?”男人眼神飄到韓楊清身上,凶狠的氣勢不復存在,一嘴的奉承話。

    “你是誰?”韓楊清整天要遇到的人太多了,有些‘不重要的’‘長得丑的’人,當然不值得他費心思記。

    “我叫萬從,萬石是我父親的公司,現在正和您的公司進行友好合作。”

    萬石是一個前年才混到s市的公司,萬家那個老頭也算有手段,明明是個暴發戶,卻憑著自身能力拉著自家公司佔了s市商業帝國的小角落。

    近些年在s市也算是風頭正盛的新生代互聯網公司。

    前段時間東弘集團分公司想要改善辦公設施設備和程序,這麼一個上萬人的公司要升級辦公硬件、軟件,可不是小事情。競標過程中幾方勢均力敵,斗的那叫個激烈,萬石公司便是最後的勝利者。

    “萬石公司?”公司業務方面韓楊清不太上心,也只知道萬石公司最近的確在與東弘集團合作。

    “是啊,是啊,我前兩天還拜訪了貴公司,想請各位項目負責人吃個飯。您瞧,要不定在明天,我叫助理定好市里最好的酒店,您也賞個臉?”

    男人肥碩的身軀像個大耗子,韓楊清嫌棄地扭過腦袋,欣賞了自己身邊的英俊男人,這才能正常呼吸下去。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猥瑣又惡心的人?

    真是污了他的眼楮!

    “吃飯就算了,我想,得先搞清楚今天的事情。”

    “額,這位是您的朋友啊,實在抱歉,誤會都是誤會。”中年男人以為長相精致的尼斯,又是這位風流揚名在外的某個相好,嚇得(身shen)體不斷顫抖。

    萬一這位怒火涉及到了公司剛接手的這筆訂單,老爸一定會打死他,然後再把他逐出家門的。

    “你招惹到誰就去和誰道歉,萬石公司的總經理這樣沒規矩的嗎,看來我得建議一下公司員工考慮合作了?”

    中年男人急忙轉向尼斯,九十度鞠了個躬,“這位先生,十分抱歉今天的冒犯,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

    人類真是神奇又復雜的種族。

    前一秒還在囂張跋扈的要嚴懲他,後一秒就對自己彎腰鞠躬加道歉。

    “有什麼就說什麼,放心,我在呢。”韓楊清以為尼斯半天不說話是被嚇壞了,主動開口安慰道。

    “算了吧,我下手也沒輕沒重,傷到這位先生挺多手下的,算扯平了。”扯了扯身旁男人的衣袖。

    實在是周圍人群又有圍上來的趨勢,尼斯可不想再被當稀有動物一樣被人類觀察。

    “謝謝,多些韓總。”

    “你在和誰道謝?”

    “啊,多些這位先生的寬宏大量,多謝您。”

    雙手交叉在(胸xiong)前,連個多余的眼神都不願意給連連道歉的中年男人。

    韓楊清儼然一副不講道理的霸道模樣,可還沒人敢不給這位韓小少爺個面子。

    本來是準備帶尼斯出來見見朋友,順便再培養培養感情的沒想到被個不長眼的家伙搗了亂,韓楊清還是咽不下這口氣。

    坐在車上,想了想,還是撥通了助理甦青的電話。

    “讓公司辦公系統升級項目的總負責查查萬石互聯網科技公司,項目具體合同先別簽,再讓他們綜合考慮一下,是否要讓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負責這樣的大項目。”

    “還有,你去替我查一下負責競標項目的員工與萬石公司有沒有過私下接觸,周一上班前把報告發到我郵箱里。”

    “是的,老板。”

    電話那頭,甦青一臉詫異,她家老板擔任集團總裁以來,就幾乎沒怎麼(操cao)心過公司的大小項目,有時候連必要的簽字都是在她再三叮囑下,老板才會記得。

    今天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老板竟然主動打電話關心公司項目?

    一向不上進的老板都這樣努力了,女(強qiang)人甦青怎麼能落于下風。

    當即丟下了相親對象,打車回家,抱著筆記本電腦對接項目負責人。

    徒留某優質男青年獨坐星級餐廳,可憐兮兮,還差點被店服務員誤會是準備看準時機逃單的。

    尼斯還在回憶剛(發fa)生的意外,他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太正常。類似于這樣控制不住自己而發狂的狀態,人魚族中也有類似癥狀。

    兄長曾告訴自己,那些人魚是受到魔法矩陣或是大魔法師魔法影響,擾亂了人魚體內的自然元素,令他們無法控制自我,漸漸沉于痛苦,直到靈魂回歸海洋。

    聖泉通過非自然力量把他傳送到這里,難道無意間影響到了他體內的元素?

    “在想什麼?”

    “在想自己會不會死。”

    不愧是尼斯,一開口就把能說會道的韓總裁堵得不知道要怎麼接話。

    看到人類明顯顫抖的眼珠,尼斯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是,我身上出現了人魚族的一些小問題。”

    “嚴重嗎?要不要我找個靠譜的醫生,再做個全身檢查。”他的確有些擔心,和尼斯相處這麼久,就沒見過他情緒波動這樣大的時候。

    一經提醒,他這才想起來要重視起來這個問題。

    “一條人魚去人類醫院檢查(身shen)體嗎?萬一被查出異樣,被抓起來怎麼辦?”

    上次在那家人類醫院沒被檢查出不對勁,尼斯已經萬分慶幸。見過部分人類殘暴一面的他,還是不太敢過多信任人類。

    “我找的人絕對靠譜,哪天我帶你去,保證他們什麼都不敢說出去。”

    今天的情況回憶起來還是有些後怕,韓楊清還是堅持要讓尼斯檢查一下(身shen)體。

    小病拖到最後就是大病,好不容易找到個能絕對符合他審美的,他還沒把人成功吃到嘴里,哪能讓尼斯生了大病。

    尼斯不善言辭,一路上坐在副駕駛,只靜靜看著窗外的夜景,高架橋邊布滿七彩串燈,串燈的光照射在男人立體的五官上。

    這是幅很美的畫卷,有著很多電影都拍不出的藝術氛圍。

    當然首先得忽略掉主駕駛,擔任司機一職的韓某人。

    “下次出去一定要跟好我,s市很大,亂跑的話很容易走丟的。”

    “還有,記住我的號碼,還是得讓韓遠給你買個手機。”

    “有沒有听到我說的呀!”

    “嗯。”坐直了身子,他盯著主駕駛開車的人類眼楮,鄭重的點了下腦袋。

    其實尼斯中間嫌吵,耳朵自動屏蔽了對方的聲音,根本沒听到男人都說了些什麼。

    沒想到楊清竟然說起事情來就喋喋不休、滔滔不絕的,一句話來來回回能說上三四遍。

    人類果然是很復雜的物種!

    小區保安亭里的保安老遠就認出了那輛熟悉的紅(色)跑車,就算再熟悉,也得例行公事進行人員排查,這是剛入職時老板(強qiang)調不能忘記的規矩。

    這小區里住的住戶,非富即貴,出了一點意外,賠上他這些年攢的老婆本也都不夠的。

    “韓先生,您這才回來啊。”

    “李先生,夜里還要工作,辛苦了。”

    “哪里,這是我老李的責任,拿這份工資就得替戶主們站好崗。”

    “不說了,挺晚的,我先回去休息了。”

    老李是個忠厚老實的退伍老兵,當時選擇在這里給這些有錢人當保安,也是因為這家公司給的工資比同行都要高不少。

    他一直以為這些有錢人就像電視劇里演的那樣,看不起普通人,有些甚至會故意為難他們這些站崗的保安。

    有錢人嘛,有些脾氣也不是他能管得住的。

    老李抱著要學會忍耐的準備,開啟了他的保安工作。

    沒想到的是,這里的戶主雖然有錢,但都是彬彬有禮、很尊重他工作的人。

    比如這位據說是s市首富的韓先生,從沒有為難過他,就連醉酒時還不忘配合他的檢查工作,平時過年過節還會送自己很漂亮的禮盒。

    這才是真正的有錢人。

    “為什麼你對老李,和對那個酒吧里的男人,態度區別這樣大?”

    看了很多人類行為和(性xing)格研究的書籍,尼斯也還沒能掌握的了人類的行事風格,他還是直接開口問吧。

    “老李是個好人,做事情踏踏實實、認真負責,他值得得到我的尊重,至于酒吧里的那位,在現在的法治社會竟然試圖(強qiang)制把你帶到酒店,如果今天換做是任何一個普通人,都會讓他得逞的,那是個壞人,不值得我正眼看他。”

    尼斯望著乘著月光坐地挺直的男人,他忽然能在空氣中聞到韓楊清身上散發著的清新薄荷味,人魚尼斯壓抑著原形對他的呼喚,借著黑暗,悄悄向男人靠近了幾分,心髒砰砰跳個不停。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