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24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是群帶著幼崽捕食的海豚,不像恐懼人類的藍鯨,海豚們倒是對眼前這個漂浮在海面上的白(色)龐然大物很感興趣,幾十只海豚繞著船體游來游去,有幾只膽大些的海豚還游到距離船體三到五米的距離,探出腦袋好奇地觀察著船上的兩腳陸地生物。+++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只是,為什麼一只人魚會混在人類(群qun體中?

    海豚們疑惑地向船上的人魚呼叫,‘小人魚,你被人類抓去了嗎?需要我們的幫助嗎?’

    海豚溫和友善,是海洋中最樂于助人的生物,他們樂意幫助一切處在困難階段的生物,包括溺水到生命垂危的人類。

    尼斯張了張口,喉嚨發出人類听不到的三分之二頻段,‘我沒有被困,我想問一下,這片海域你們曾見過其他人魚的身影嗎?’

    ‘其他人魚?據我們的祖輩所說,這片海域的人魚幾千年前被人類追(殺sha)到滅絕,你是族群這些年來遇到的第一只人魚。’

    ‘多謝,我的朋友們。’尼斯神(色)瞬間暗淡下來。

    人類船只經過的這片海是海豚們的日常捕食地,成年海豚靈活地在海水中穿梭,含住食物後總會先喂給身邊的幼崽。

    二十多分鐘後,船只距離依瓦塔島僅有上百米,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一直跟在船只身邊的海豚們忽然不再跟隨,並且很快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普爾海域每年十二月到一月的時間最為安穩,海上很少出現大型風暴,也是相對來說安全些的出海時間。

    眼看快到目的地,攝影師和團隊負責人開始通知同伴整理行裝,不想顯得太過特殊的尼斯,也象征(性xing)地到船艙內穿了件厚重棉衣、提了個反光板走到甲板上。

    突然,尼斯听見兩股巨大海風踫撞的撕裂聲,他抬頭望著島嶼的方向,依瓦塔島上方籠罩著黑乎乎的雲霧,霹靂的閃電也在雲團中亮起。

    不好,這是海洋中最恐怖的自然力量——暴風雨前夕的預告景象。

    “哎,那是什麼?”攝影團隊的小姑娘首先提出疑問。

    導游聞聲而來,他也看見了依瓦塔島上空的景象,海風呼嘯聲越發(強qiang)烈,“快,咱們得盡快掉頭,用最快的速度向海中央靠近。”他幾乎是嘶吼著向船艙內呼喊。

    只有靠海而上、常年在海上捕魚的當地人才知道,傳說中被自然規律遺忘的依瓦塔島附近的暴風雨是比海面上的暴風雨還要恐怖的存在。

    可惜一切來得太快了,盡管船只已經掉頭,但海風像是受到依瓦塔島嶼的召喚,船體在反向的海風中根本無法前進、甚至還在被風向島上推動。

    “轟隆!!!”雷聲仿佛要擊穿海面,尼斯注意到剛才海豚們停下的那條線,就像普爾海域和依瓦塔島嶼之間的分界線,那條線以外的地方依舊晴空萬里、線以內的地方卻烏雲密布。

    “啊啊啊啊!”

    黑暗降臨,船上的應急燈在一片漆黑的海面上只有一絲光芒,甲板上的男男女女開始瘋狂逃竄。

    “不要亂跑,抓住手邊的欄桿,被甩到海里,連海神都救不了你。”導游坦桑用中文吼叫著。

    海浪翻涌,船體隨著海浪翻動,還好這次出行的團隊中男(性xing)偏多,他們很聰明地放棄了攝影裝置,緊緊握住船桿、照顧著身旁的女(性xing)。

    “沈先生?我家藝人在哪兒?”這是沈洋平的生活助理的聲音。

    “我在這兒,沒事,照顧好自己。”

    拼了命地抓著身邊的物品,有些膽子小的已經痛哭出聲,人們感覺到船只在海面上瘋狂轉圈,是旋渦嗎?還是龍卷風?曾經看過的各種災難電影的場景在飄浮在眼前。

    這之中情緒最穩定的當然是尼斯,他躲在船尾,黑暗中人魚也能看得很清楚,灰綠的眼眸掃射在船上每個人類的身上,隨時準備在有人支撐不住掉入海中時下海救人。

    幸好他們的運氣還算不錯,這場風暴持續時間不長,十分鐘後雷雨聲逐漸變小、太陽也在烏雲後(露)出腦袋。

    導游坦桑雙手合十跪在船頭,嘴里嘀嘀咕咕地說著他們當地的語言。

    他們靠大海生存,海洋氣候瞬息萬變,他听到周圍老人遇到過的風浪中有不少是比這要危險一萬倍的,依瓦塔島上的很多自然現象連科學家都無法解釋,對于這樣的神島,弱小的人類只有保持敬畏。

    “各位負責人,快看看團隊里有沒有缺誰,有任何情況盡快報告。”

    光線籠罩海面,風浪也逐漸平靜下來,船上的人類各個頭發凌亂、衣衫不整,尼斯一直穩當地站在船尾,這小小的風暴對他來說真沒有威脅力。

    “沈先生您在哪兒?沈先生?”甲板上沒看見沈洋平,藝人團隊的工作人員在還沒徹底平穩的船只上找著他家藝人。

    此時一只手從尼斯身後出現,手掌向前用力,尼斯眯著眼楮,順著這力道翻出船體,“哄咚”一聲落入海水中。

    “救命啊,救命,有人落水了。”把他推下水的小明星搖身一變,臉上顯出驚恐的神(色),沖到甲板上。

    他若是把這種害人的心思用在研究演技上,現在已經是有著名作品的專業演員。

    船上的人剛經歷過暴風雨,早已精疲力盡,先下高達一米多的海浪時不時卷起,連水(性xing)極佳的導游坦桑都不敢輕易下水。

    “這,這掉下去的是誰,沈先生您看清楚了嗎?”

    “看那標志(性xing)的金(色)頭發好像是托貝克先生,他站的太靠船尾了,海浪一打來,他沒能抓住扶手,一下翻到船下。”

    沈洋平手腳顫抖,精神恍惚的樣子,讓在場的女(性xing)工作人員心疼極了,紛紛安慰道,“沒(關guan)系,沒(關guan)系,這不怪你。”

    表面是被嚇得不輕,可沈洋平心里卻在慶幸自己有化防水妝的習慣,不然在華然工作人員面前(露)出他的真實皮膚狀況,得出大事了。

    水底,搖動著藍(色)魚尾的尼斯听著人類的對話,冷笑一聲,又深潛了十幾米,向岸邊游去。

    依瓦塔島可進入地區只有一小部分,另一部分由于未知生物和植物太多,當地政府是絕對不允許進入的。

    既然是景點,自然有酒店,為了降低客流量,這酒店只提供十人左右的住宿。

    眾人把船開到島上暫時休整。

    不一會兒,海面上傳來快艇的聲音。

    西裝革履,看起來很像在某個會議上跑出來的韓總裁從快艇上跳下,準確的找到沈洋平,滿臉(殺sha)氣、扯著他的衣領質問道,“尼斯•托貝克在哪里?”

    人魚的速度海洋中沒有生物可以與之相比,短短幾分鐘,尼斯便潛入三萬多米的深海,這里是擁有高科技的人類都未曾探知過的海洋領域。

    他們本身是在淺水區生活的族群,人類還不是地球上的主宰者時,他們和友善的海洋生物,海豚、白鯨自由地在海面上奔馳,玩累了,他們還能趴在海岸礁石上,享受炙熱的陽光。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整個地球上人類的數量急劇增多,人類的好奇心讓他們之中的一些人願意用生命去探知未知之地,比如依瓦塔島。

    當地土著發現了物產豐富的依瓦塔島,大批不同黨派的人類不惜發動戰爭,只爭奪依瓦塔島。

    人魚一向不喜歡與人類有過多交集,當時的族長命令人魚退出淺水區,躲入深海。

    一開始他們只住在海底幾百米的地方,可那段時間,太多對世界充滿善意的人魚幼崽偷偷游出海面,被人類抓去、拍賣、成奴隸、成藥材。

    人魚族繁衍本就不容易,一只新生小人魚是全族的寶藏,人類的行為又一次傷害到人魚族,他們下定決心遠離友好的海洋朋友們,搬入沒有一點兒光亮、只有微生物存在的深海。

    海底五百多米的地方,陽光無法投射,海洋三萬多米的地方基本沒有生物的存在,尼斯順著記憶中的路線,一路游到由特殊海洋石組成的房屋前。

    這片房屋和人類如今住的平房有些像,千百年前,這兒曾經生活著海底最繁榮、智慧的族群。當年的燈火通明、人魚幼崽們的嬉戲玩鬧仿佛還在眼前,現如今,卻只剩被黑暗籠罩的大片廢墟。

    深海的壓力對‘海洋王者’人魚族沒有影響,但就因為這壓力,最堅硬的石頭都會被壓的粉碎。

    只有黑暗的深海怎麼能居住,他們費盡心思在整個大海找尋可以支撐深海壓力的建築材料,還好,人魚族與精靈族世代友好,精靈族運用他們的聖器把海洋石變成海中最堅硬的石頭。

    這堆殘垣斷壁里,有一個很精細的雕刻建築,那是屬于尼斯一家的城堡,他在這里出生、也在這里長大,城堡牆壁上的各(色)復雜花紋,是父親一刀一刀雕刻而成的。

    二層臥房的幾只殘破不堪的三叉戟,那是兄長曾經最喜愛的武器,手持金(色)三叉戟的兄長,是整個海洋最(強qiang)大的戰士,戰力全開的兄長,連體型巨大、攻擊力(強qiang)的遠古生物巨齒鯊也只能臣服。

    他小心的不去觸踫房間里的任何物件,魚尾都不敢大力擺動,因為他知道,此時的一點兒壓力都會讓這些建築物瞬間化為灰燼。

    常年沒有生命居住,房間里的裝飾也順著海水不知道飄到哪兒去了,這些熟悉的建築物只剩隨時會坍塌的空殼。

    一點兒生命的跡象都沒有,尼斯繞到熟悉的三角塔尖附近,伸手一觸踫,那塔尖瞬間化為灰燼,隨著涌動的海水飄蕩。

    在一層灰(色)的廢墟下,有顆閃閃發光的物件吸引了小人魚的注意力,他在廢墟前微微揮動魚尾,流動的海水帶著灰塵飄開,(露)出它們壓著的圓形珠子。

    這是?母親最愛的珍珠首飾?

    海底世界,能發光的物體總是受人魚的喜愛,听說,這顆閃閃發光的珍珠也是父親和母親大婚時,一只活了上萬年的蚌族長輩送的見面禮。

    人魚族全體的心血,如今只剩這堆廢墟。

    尼斯把珠子握在手里,最後回頭望了一眼那熟悉的廢墟,魚尾擺動,那道光芒撕開了黑暗的海底世界,越來越遠,越來越靠近海面。

    冬季海島上的寒冷不是南方城市的孩子們能抵抗的,從暴風雨手上撿回一條命以後,人類們在岸上不斷打顫,還好這島上唯一的酒店服務員有幾套(干gan)淨的供游人拍攝用的服裝。

    沈洋平頂著兩個青紫的熊貓眼坐在椅子上,身旁坐著韓楊清,他身上恐怖的低氣壓和他剛剛揮手打人的舉動讓沈洋平的生活助理都不敢靠近,也無法給自家藝人處理傷處。

    今天真的很倒霉,出海遇到突如其來的暴風雨,照相機丟了一批、壞了一批,前兩天的工作基本白費,一切回歸零點。

    最重要的是,丟了的那個工作人員,好像還和東弘集團韓總裁有著特殊(關guan)系。

    萬一找不到尼斯的消息,基本上他們這群人回去s市,全會變成失業人員。

    韓楊清越想越氣,雖說尼斯是人魚,想來在海上也不會出事,這個該死的小藝人敢把尼斯推下船,又裝成無辜路人的舉動推動了他的厭惡值滿點。

    還好當時有心,提前在船上安排了個‘內線’,即時把事情報備給他。

    韓華的公司耗盡心力在捧如此沒底線的藝人,估計也是受他蒙騙,回去之後他就要親自揭穿沈洋平,給他家小人魚報仇。

    只是,小人魚現在不知在哪里,還能找到回家的路嗎?

    吵雜的環境讓他心情煩躁,韓總裁仰頭喝下一口酒,苦澀感從喉嚨溢到心髒,順手丟下一打當地貨幣,拎著西裝外套走出酒店。

    天(色)漸晚,遠處森林中閃起點點光亮,據說那是一種在白天吸收陽光光亮、在晚間會散發光亮的喇叭形花朵,只是那神奇的植物被圍欄困在警戒線另一頭,無法親眼看見。

    海風吹過,冷冽得像一把鋒利的刀片,韓楊清把外套裹緊,向海岸邊上岩石堆砌的小山走去。

    遠處,夕陽半(露)在海平面上,火紅的光照亮大半邊天空,海浪在靠近岸邊的地方越來越洶涌,踫撞在岩石上,兩三米高的岩石一大半都被打濕。

    韓楊清坐在岩石邊,望著遠方,感到(身shen)體寒冷時,再昂頭灌下一口烈酒。

    尼斯,你在這附近嗎?

    尼斯,你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的。

    他從听到尼斯落海的消息時,心髒就怦怦直跳、無法平靜,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怕什麼。

    他怕人魚在這里找到同族,再也不回他們s市的家。他怕連聲告別都得不到,就抱著遺憾再也見不到他的小人魚。

    伴隨他的失落,黑暗也很快落在島上,一個熟悉的身影爬上岩石。

    “你來(干gan)什麼?”又是這個不知好歹的小藝人,韓楊清站起身,由上而下地俯視對方。

    男孩一言不發,只低著腦袋徑直向前走,“喂,我說,你準備做什麼?”沈洋平這個狀態不太對勁,韓楊清不禁警備起來。

    越發逼近,小明星腦袋都沒抬起,猛地出手推他。

    韓楊清腳下發力,一手扣住小明星的手腕,“你想被趕出娛樂圈,還是你父親的印刷廠不想正常經營下去了?”

    說完這話,平日情緒極易激動的沈洋平依舊沒抬頭,他低頭想看看這人在搞什麼把戲,看見的卻是小明星整個發白的瞳孔。

    “沈洋平?”他呼叫著眼前男孩的名字,這人也毫無反應。

    像一只被提線的木偶,每次在他面前都唯唯諾諾的小明星倏地掙(脫tuo),反手推了一把,他這個平時有在健身的男人竟然被一個小男孩推得向後倒去。

    正想反擊,一道光直射入眼楮,韓楊清下意識用手遮擋,這時,小明星猛地用力,這力氣比之前要大上十幾倍,他抵擋住不地向後退去。

    退了兩三步,左腳踏空,求生欲讓他雙手無法控制的抓著岩石邊角,可惜,海岸上的岩石被冷冽的海風吹得表面光滑,他艱難地支撐著,手指尖很快磨破,鮮血讓石壁變得更加難以抓住。

    “沈...洋平?”想求助的話到了嘴邊又硬生生被咽下去,他韓楊清才不會卑微地向對他有(殺sha)意的敵人求助。

    像是在夢游的小明星蹲xia身子,嘴角勾起詭異的笑容,又是一道閃電,渾濁的白(色)眼眸在閃電下突然亮起,臉上也爬出很多黑(色)絲線。

    “我...”手指實在太疼了,手臂也仿佛要被扯斷,支撐了沒一會兒,便整個人墜下。

    “噗通。”

    海水里也有大大小小很多礁石,巧的是,韓楊清直接落入了水中,不然當場真得當場粉身碎骨。

    但是又有一個問題,旱鴨子韓總裁至今還沒去學游泳,翻滾不止的海浪和深不見底的海洋對他來說無異是最恐怖的災難。

    凶猛的海水把他整個埋在水里,瘋狂掙扎只是在消耗體力,很快,他被一股巨大的海浪拍向海底,昏迷前,腦海里出現的是某只金發人魚的臉龐。

    “尼斯!!!”

    此時在島嶼另一側海岸邊,一只擁有藍(色)魚尾的人魚靈魂被重重一擊,他停下逗弄透明水母的手,耳邊傳來男人夾雜恐懼的呼喚。

    不對,楊清有危險?他在哪兒?

    閉上眼,感知著這聲音的方向,尼斯魚尾飛速擺動,用上平生最快的速度,飛馳遠去。

    速度過快,平靜的海面像被尖刃劃卡,小魚小蝦也被甩飛出海面。

    “哎,人魚先生?”暈頭轉向的小家伙們等水面平靜後,才發現陪他們玩耍的人魚先生早已離開。

    一路上,海水中帶著人類鮮血的氣味越發濃烈,尼斯提心吊膽地極速前進,加速的魚尾甩翻海水中的各類生物。

    人類在海中流血是件很危險的事情,很多凶猛的捕食者會因鮮血而興奮,並且這附近的海域總是游蕩著攻擊力極(強qiang)的食人鯊,對不會游泳又在流血的韓楊清來說,是最危險的存在。

    果然如他所料,尼斯順著鮮血的味道找到韓總裁時,他已經因缺氧而暫時昏迷過去,一只體型較大、看上去似乎是這群鯊魚團隊首領的食人鯊正長大嘴巴,鋒利的牙齒下一刻便要將男人修長的雙腿割斷。

    尼斯一把將男人擁入懷中,他赤紅著雙眸、(露)出尖銳的人魚牙齒,喉嚨滾動出野獸般的警告聲,骨血里的壓制是海洋生物逃(脫tuo)不了的,食人鯊團隊很快放棄攻擊。

    男人的心髒跳動越來越慢,他痛苦的在水中掙扎,像是在尋求最後的生存機會。

    情況緊急,人類是需要氧氣才能生存下去的生物,韓楊清的生命跡象也在逐漸消逝。

    人魚耳後酷似魚鰓的器官,能幫助他從海水中汲取大量氧氣,再把氧氣送到他的呼吸系統內,尼斯深吸一口氣,嘴唇壓制在人類的(薄bao)唇上,將珍貴的氧氣送入男人口中。

    就這樣持續一分鐘後,男人的心跳終于穩定下來,也會主動尋求換氣、呼吸的機會。

    韓楊清昏迷間覺得一只無形的大手在掐著他的喉嚨,忽然,有人站出來扒開那只手,呼吸順暢後,隨之而來的便是嘴唇被撕裂的痛感。

    他痛苦地張開眼楮,入眼的竟是他日思夜想的臉龐,唔,尼斯的皮膚狀態真好,一丁點兒瑕疵都沒有,不知道這是不是人魚族的特(色)呢?

    金(色)的短發似乎長長了些,順著海水飄蕩,尼斯(胸xiong)前似乎掛著某種發光物體,照射在他藍(色)魚尾上顯得更加清透。

    近距離欣賞著人魚精致容貌的韓楊清忘記了他此時所處狀況,他眼神飄忽著,伸出試探(性xing)的魔爪。

    尼斯只是單純地給人類輸送氧氣,口腔中探入一柔嫩的異物,有些擔心又有些恐懼地在他未曾涉及的領域伸出觸角,滑過人魚尖銳的虎牙,見他沒有抵觸,那異物更加膽大地深入其中。

    還好這水底寒冷刺骨,即使人魚再動容,臉(色)也沒有大改變,萬一他羞澀成一只大番茄的模樣在男人面前暴(露),這樣他在男人內心(強qiang)大又可靠的雄(性xing)人魚形象很有可能破滅。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