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25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可愛的小人魚還沒發現,只有在意異(性xing)或是伴侶的面前,人魚們才會擔心有些小反應是否有損他們的(強qiang)大形象。+++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這並不是第一次,尼斯從不厭惡與男人的親密接觸,眼下情況特殊,再耽誤下午,只有人類軀體的男人會被這寒冷的海水凍成冰塊的。

    他用了全部意志,不舍地移開嘴巴,拉著男人的手臂向岸邊游去,轉身間,在男人看不見的角度,尼斯伸出舌頭在唇上舔了一圈,人類的味道甜甜的,比他吃過的美食都要好吃。

    “咳...咳...咳...”口腔和肺部的海水讓他呼吸困難,在尼斯的幫助下,連續咳了幾聲,海水被全數吐出,他才正常呼吸起來。

    晚間,冬季的空氣更加冷冽,寒冷的海風吹打在渾身濕透的男人身上,骨頭縫里都透著寒意,他縮著肩膀,“阿嚏,阿嚏。”

    人類的(身shen)體實在弱不禁風,再這樣凍下去估計要生病,尼斯小跑幾步,很快拿著一簇火把跑回岸邊,“我在前面的洞口燒了火,先去烤會兒火,把濕衣服換下來。”

    這兒是依瓦塔島未被人類沾染的一側,島上的很多動物都躲在雨林中,從不觸踫有人類氣息的島嶼前側。

    尼斯走在前方,替瑟縮著(身shen)體的韓楊清撥開寬大的葉片,這些葉片邊上全是鋒利的鋸齒,劃在身上就是一道道小口子,鮮血又會引來蛇蟲鼠蟻或是林中的(肉rou)食動物,人類在這座島上很難存活下去。

    隱藏在茂密樹林後的是一個空蕩的山洞,山洞看起來不算大、也不算深,但足夠兩人暫時安穩下來。

    燃燒的木柴發出 里啪啦的聲響,在這冷冽的冬季,這股暖意暖和了整個山洞,韓楊清被凍得僵直的(身shen)體終于在火光下找回知覺。

    看著男人逐漸紅潤的臉(色),尼斯放下心來,“天氣寒冷,還是趕緊換上(干gan)衣服吧。”提著他晾曬(干gan)燥的襯衣和羽絨外套。

    出發前,為了穿的和普通人類差不多,他特地在襯衣外加了件薄款羽絨服,落水後,羽絨服也在身上。

    現在看來,沒把嫌棄這衣服累贅,把它丟了,真的很正確。

    (脫tuo)了上半身衣服的男人停下動作,什麼也不做,只站在原地尷尬地望著他。尼斯歪著腦袋問道,“怎麼了?哪里不舒服嗎?”

    “我要換褲子了,咳......”半天小人魚都還是一副懵懂的模樣,韓楊清可不像人魚這般大大咧咧,面對喜歡的人,更是羞澀,想著想著,耳根都紅透了。

    氣氛太過古怪,小人魚尷尬地(摸Mo)著鼻頭,“你,你先換衣服,我去抓點食物回來。”背著身子,又加了一句,“別亂跑,這座島危險的東西太多。”

    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和各種小蟲子扇動翅膀的聲音,莫名的讓尼斯感到心安,這里才是他熟悉的環境、才是屬于他的世界。

    這座島上有可怕的捕食者,當然也有弱小的被捕食者,沒有被人類涉足的領域,自然生態鏈令島上的動植物千百年來維持著平衡。

    沒走兩步,幾只雪白(色)的兔子便沒眼(色)地沖到他身前,看這兔子挺肥的,兩只應該夠人類填飽肚子。

    一手拎著兩只肥兔子,回到海岸邊,用鋒利的礁石磨出一把臨時刀具,處理(干gan)淨兔(肉rou)後,又一頭猛扎入水底,撈了幾條海魚和一堆新鮮鮑魚。

    提著他的‘獵物’,尼斯回到山洞時,換好衣服的男人坐在火邊、抱著膝蓋,整個人都埋在羽絨服下面,只(露)出了頭頂的黑發。

    明明是人類社會中能呼風喚雨的頂層貴族,尼斯卻覺得火光下的韓楊清脆弱得讓人心疼,放緩腳步靠近縮成一團的人。

    “你回來了?”韓楊清揉著眼角,睡眼迷蒙,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這種他在父親和母親之間才看得見的,父親帶著族人捕獵歸來,母親在家等待的溫馨錯覺是怎麼回事?

    “嗯,給你弄了兩只兔子。”

    把兔子在火堆上架好後,尼斯拿出幾支圓形葉片的植物,把葉片摘下後,在手掌之間用力揉搓,直到有綠(色)的汁液冒出。

    “手,給我。”他眼神不敢和男人有任何交集,死死盯著腳下的地面。

    韓楊清疑惑地將手掌遞給對方,人魚小心的將汁液涂到他已經被海水泡的發白發腫的指尖。

    “這些植物的汁液能抑制傷口炎癥,加速傷口恢復,不要再受傷了,在這里流血是件很危險的事情。”說完,回到火堆邊,認真地烤著那兩只兔子。

    從把他從海中救上來開始,小人魚連正眼都沒看過他,言語簡短、語氣冷淡,簡直是又回到了那次溫泉行之後的別扭樣子。

    相處了這幾個月,自認為已經很熟悉尼斯心思的韓總裁,搜刮著重新見面後有可能導致小人魚鬧別扭的小細節。

    對了,親(吻wen)!!!

    尼斯他,在害羞?!!

    還真是意外單純的小人魚。

    想到這個可能(性xing),韓楊清憋著笑,差點把自己憋岔氣。

    想回頭調笑兩句,韓總裁被眼前的場景嚇了一跳。小人魚昂著腦袋,長大嘴巴,手里還提溜著一只還在瘋狂掙扎的長條海魚,長長的魚尾已經耷拉到人魚的嘴里。

    “哎,等一下。”韓楊清幾乎是跑著搶走了人魚手中的食物,“你怎麼又偷吃生的東西,先不說這魚肚子里有多少要處理的髒東西,不烤熟的話還會有各種寄生蟲。”

    被男人教訓半天,尼斯其實很想開口解釋,他是生活在海里的人魚族,一千多年都是直接生吞食物的,小小的寄生蟲根本不是問題。

    之前男人一直堅持要他吃熟食,有些必須生食的也要經過特殊處理,回到依瓦塔島上,他太過自由,忘記這件事了。

    眼看從沒下過廚的韓總裁拎著食物就要出去,尼斯急忙開口,“還是我去處理,正好我再去撿點木柴。”

    就火堆里的這點木柴,估計連半晚上都撐不到,這種天氣下,失去火種的人類絕對熬不過今晚。

    雖然心里還有些別扭,還是韓楊清的安全比較重要,走到洞口時他忍不住囑咐一句,“外面很危險,千萬別出去。”

    听韓楊清的,尼斯把海魚和抓來的鮑魚、螃蟹都做了簡單處理,架在火堆上烤上一會兒,香氣撲鼻。但這種沒有調味料的海鮮食物,在人類聞起來只有腥味。

    還是兔子(肉rou)好吃些,兩只肥兔子很快被韓楊清解決(干gan)淨,酒足飯飽,“你是不是被沈洋平那家伙推下海的?”

    “嗯,當時船尾只有我們兩個,他是真的起了(殺sha)心,如果我是人類的話,現在已經葬身魚腹。”那人打錯算盤了,他是人魚,大海才是他生存的環境。

    “你是怎麼掉到海里的?”

    韓楊清不是在y國市內在處理臨時公務嗎?怎麼轉眼間落入了海里?

    對方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一遍,尼斯越听越覺得奇怪,白(色)的眼眸?巨大無比的力氣?那道照射在楊清眼上的光線?

    思考的時間過得很快,當他回過神,還想問些細節時,韓楊清和衣平躺在地上,早已陷入睡夢。

    夜間島上的溫度急劇下降,體感溫度有零下十度左右,一件薄薄的羽絨外套起不到什麼作用,再加上白天的溺水事件,下半夜的時候,韓楊清還是發起了高燒。

    尼斯靠在石壁邊,閉眼休息時,覺得腿部有某種毛茸茸的東西在觸踫他,睜開眼後,原來睡在火堆邊的人類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翻滾到他的身邊,等到男人整個上半身死死地貼在尼斯的大腿上,他這才發現不對勁。

    抱著他大腿的男人渾身發冷,唯有額頭部分是滾燙的,“楊清?楊清?”無論他怎麼叫,韓楊清都緊閉雙眼、無法清醒。

    昏睡的男人嘴里叫喊著什麼,手上也加大了力度,把尼斯的大腿都勒出一道紅印。

    他彎下腰,敏銳的听力讓他很清楚的听見韓楊清含含糊糊的話語,“唔,不要,不要(殺sha)我,錢,我爸有錢,全給你。”

    應該是做了噩夢,想起兄長曾告訴他,這島上石齡花的根部有助于清熱解毒,最好是煮水喝。人魚很少會生病,但這些草藥的知識是他們代代相傳的。

    這不就起到了用途。

    等他采摘草藥回來時,男人又縮回火堆邊,在山洞外面都能听見韓楊清的喊叫聲。

    “不要,不要拋下我,我會听話的......墓地,不要,不要......”言語中帶著濃濃的哭腔。

    身邊沒有合適的器皿,尼斯特地在外面鑿了個石鍋,石齡花根部煮出來是紅(色)的湯水,帶著陣陣苦澀,難以下咽卻藥效極好。

    “楊清,楊清,乖,先起來把藥喝了。”他的手搭在韓楊清背部的同時,男人像被瞬間安撫,安安靜靜把藥水喝完。

    喝完湯藥,等了大概半小時,高溫漸漸退去,男人迷迷糊糊之間準確找到尼斯的方向,雙手圈著他的腰,怎麼也不肯放手。

    尼斯有嘗試過(脫tuo)離,可他看見韓楊清渾身顫抖的狀態,心里有些不忍,做了翻內心搏斗後,張開臂膀將男人摟在懷里,還貼心地把手機給人當枕頭。

    人魚的體溫可以隨環境調節,他暖乎乎的(胸xiong)膛讓韓楊清下意識貼近,蹭來蹭去,好不容易在人魚懷里找到了個舒服的姿勢。

    懷抱著異族雄(性xing),呼吸間全是對方的清新氣味,尼斯也暫時放下緊繃的神經,沉睡而去。

    睡著後沒人定時添加柴火,火堆只剩木材燃燒的灰燼,陽光打在林中樹葉上,大部分光亮被繁密的樹葉擋住,還有小部分從縫隙中透進來的陽光,斜射入洞口。

    感受到腦袋正枕著某個柔軟的‘枕頭’,沒睡醒的韓總裁腦袋蹭了蹭他的‘枕頭’,忽然頭頂撞上了奇怪的東西,他眯著眼眸,神思逐漸清醒。

    熟悉的俊美容顏落入眼底,金(色)頭發的人魚睡相乖巧,再轉頭看向他的‘枕頭’,竟是人魚堅實又充滿彈(性xing)的(胸xiong)肌!

    身上裹著的羽絨服早被他蹭的大敞(胸xiong)襟,雙手緊緊勾著人魚的腰部,一條大腿還搭在人家身上。

    這還是他嗎?

    他不能與人有親密接觸的精神疾病什麼時候自愈了?

    韓總裁在人魚的懷抱中凌亂不堪。

    難道,美貌就是他這種疾病的最佳良藥?這就是他的主治醫生整天掛在嘴邊的‘醫學奇跡’吧。

    以前就知道小人魚身材很好,但他五官偏女(性xing)的貌美,氣質也像剛畢業的大學生般稚嫩,一旦穿上衣服,總是不會讓人把那張漂亮的臉蛋和衣服下藏著的優秀身材聯系在一起。

    現在不一樣,小人魚最近五官越發堅毅,渾身上下透著成熟男(性xing)的魅力,平時一旦嚴肅起來,還有些嚇人。

    以前那個因為不熟悉環境,過度依賴他,會因為犯錯向他撒嬌的小家伙很讓他懷念。

    不過,眼前這個擁著他、散發成熟男(性xing)魅力的人魚,也很迷人。

    管他哪種(性xing)格,反正早晚都是他的。

    尼斯睡夢中覺得有人在一直盯著他看,昨晚發燒期間不停呼救,只有靠他拍打背部才能睡著的男人已經清醒過來,容光煥發、眼神中都帶著光芒,看樣子是徹底退燒了。

    他手掌探向韓楊清的額頭,確定沒有發熱情況,這才動作僵硬地抽出身子,終于能抻抻他艱難挺了一夜的脊椎部分。

    白天的島嶼相對來說安全些,早飯的準備,他便允許韓楊清跟在他身後,“小心腳下,最好完全踩在我的腳印上。”

    叢林中有很多善于偽裝的小家伙,它們可能會偽裝成地上的泥土、可能會偽裝成一顆不起眼的石子、也可能偽裝成一支(干gan)枯的樹枝,萬一你行走間不小心踩到了這些在捕獵或是在逃亡的小家伙,得到的將是它們無情的撕咬。

    沒遇到自身帶毒的小家伙還好,萬一有劇毒,(身shen)體脆弱的人類連半小時都撐不下去,可能就命喪黃泉了。

    他找到一片果樹,矮小的樹枝上長著外形類似隻果、體型只有隻果四分之一大小的紅(色)果子。尼斯扯下一個,先嘗了一口,確認無誤後,招呼著韓楊清一起幫忙。

    大概摘下二十多個果子,直到韓楊清衣服的最後一個口袋都裝不下,他的雙手也捧了滿滿一堆,他們才停下采摘,回到洞口。

    這果子是島上少有的無毒食物,可以說,這座島就是座毒島,島上幾乎所有的生物都自身攜帶毒素,有些看似不起眼的小樹葉,可能攜帶的毒素足以毒死一頭成年大象。

    這樣危機四伏的島嶼,人類光憑血(肉rou)之軀,實在難以進入,更別提把這島開發成旅游景點這種不靠譜的事,y國政府是不會允許的。

    這果子有個好處,汁水豐富,既能果腹又能提供人體所需的水份,在稀缺淡水的島上,很是珍貴。

    “一直看著我做什麼?”從吃東西開始,人魚就偷瞄他,他抓到不止一次。

    “我想問...”小人魚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楊清你的童年很幸福嗎?有沒有遇到過什麼危險?”

    從昨夜韓楊清斷斷續續哭喊的語句中可以判斷,他要麼是做了個恐怖的噩夢,要麼童年真的遭受過一些糟糕的事情。

    “幸福,當然幸福,我是韓家小少爺,到哪兒都是人群中的焦點。至于危險嘛,倒是從來沒有,小時候母親把我照顧的很好,我到哪兒都有保鏢跟著的。”

    韓楊清情緒穩定、說話間還是那副高貴的小少爺模樣,不像在故意隱瞞某些故事,看來說的是真的。

    昨晚應該是遇到生病時期,脆弱間又做了噩夢才造成這位驕傲的韓小少爺失態的一面。

    “我都和你說過多少次我的童年,這次換你,和我說說一些人魚的事情吧。”人魚?腦海中閃過看著他和兄長練習捕獵技巧的父母、同他偷跑出族地的人魚族小伙伴還有太多的畫面。

    他的童年,從全族遭到人類捕(殺sha)的那刻起,就是他一直想要忘記的時刻。

    苦澀的笑了聲,尼斯收起落寞的心情,往洞外探知著,“下次有機會再和你說,現在我們得去做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嗯?”

    “先回島嶼前方看看,那些人類還在不在,如果在的話,你跟著他們一起回去。”

    “那你呢?”

    “我要留在這座島上,很多事情還沒查清楚。”

    好不容易有機會回來,心中的疑團不解開,他是不會回去的。

    韓楊清听到他的回答,站起身語氣激動的說道,“那我也不回去,我要留下來陪你。”

    他可不能放任小人魚獨自呆在這島上,萬一找到了族人,小人魚再也不回去了,一輩子見不到這人,他會後悔死的。

    “別鬧。”尼斯輕皺眉頭,言語中盡是他未曾發現的寵溺。

    “我沒在開玩笑,無論你做什麼我都不會阻止,只是,我想陪你一起。”生下來就含著金湯匙的韓家小少爺哪有過求人的時候,他的底線仿佛每次都是因為尼斯而打破。

    韓楊清眼神堅定,大有如果他不答應就死活都不出山洞的趨勢,眼神交替的幾個回合下來,尼斯終究敗下陣來,“至少,得想辦法聯系一下你的家人,他們會擔心的。”

    其實讓韓楊清跟著人類團隊回去,他也不太放心,畢竟昨夜听他描述,團隊中的小藝人像是被什麼不(干gan)淨的東西附了身,也不知團隊中是否有想謀害他倆的同黨。

    兩人商量後走到岸邊,尼斯從一塊較高的礁石上飛躍而出,半空中藍(色)的魚尾甩出一道漂亮的弧線,韓楊清站在岸邊向小人魚揮揮手,幾秒後,人魚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海水刺骨,對昨晚高燒不退的人類來說,再被這海水浸泡一次,實在太傷(身shen)體。只好由健康狀態良好的尼斯先回到島嶼前側,探究岸上的情況。

    如他所想,島上早已空無一人,幸好他記得這岸上還有一家酒店,再次變回人類的雙腿,尼斯連上衣都沒穿,就跑去敲酒店的門。

    “你好,有人嗎?你好?”任他怎麼敲打,門內都無人回應。

    看樣子,這是一夜之間連常駐這里的酒店服務員都消失不見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