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35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楊清哥?”

    意識到自己今天在和誰對著(干gan),韓承忽然覺得自己一聲皮(肉rou)緊繃,誰知道在這樣一個小拍賣會上還能踫到韓楊清?

    “哥,你瞧瞧,今天還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沒想到是你要買這對壺,真是抱歉,不如,你看這錢,我回家叫我父親給你添上?”

    他惡狠狠地瞪著躲在韓楊清身後看戲的女孩,又諂媚地向人道歉。

    “韓先生,拍賣品稍後會替您包好,請問是您派人取走,還是我們給您送去?”

    “包好,我叫人給拿走。”

    門口隨時隨地跟著他的保安可不是吃(干gan)飯的,這點東西還是能安全帶回去的。

    給支票,拿東西,整個過程連個正眼都沒給韓承。

    東西包好後,尼斯主動接過沉重的畫框,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後台。

    “呦,看來某人回去之後要挨揍了,嘻嘻。”

    韓姝丟下幸災樂禍的話,欠兮兮地偷笑著跟著離開了。

    “一千萬,就買這兩個壺...還有這幅畫,竟然花了一百萬...”

    回去的路上,尼斯對今天的‘過度花銷’耿耿于懷,嘀嘀咕咕一路不停。

    只有和韓楊清單獨在一起時,小人魚才會(露)出他溫婉居家、煙火氣息十足的一面。

    “我爸平生最大的樂趣就是喝茶釣魚,這兩個壺可是大有用處。”

    想著控制家庭開銷的小人魚簡直太可愛,韓楊清憋著笑,給尼斯解釋。

    “嗯?”

    楊清花錢給自家父親,這點他很贊同,百善孝為先,是他最近從書上看來的一句古語。

    “年三十,跟著我去韓家過節吧,到時候就說是我好朋友,不會有人說什麼的。”

    萬家燈火,除了他,尼斯在這個城市甚至可能在這個世界都沒有屬于自己的家。

    他怎麼能舍得自己回家過年,把小人魚孤身一人丟在空蕩蕩的別墅房。

    “可是...”

    尼斯想說的是,他是不是也要準備一份禮物。

    這也算是上門見伴侶父母的大事情。

    韓楊清通過鏡子看見小人魚灰綠(色)眼眸中透出的擔憂,“別擔心,你的禮物我都準備好了,就在這輛車上。”

    駕駛座上的男人自信一笑,路邊的亮起的路燈照在楊清挺立的五官上,給人鍍上暖意。

    有人關心、有人替他籌謀、有人愛他。

    這大概就是母親和他說過的,找到靈魂契合者的幸福感吧。

    大年三十往往代表一年的結束、也代表新一年的開始,韓家現任家主是個很傳統的人,在他的認知中,大年三十一定要全家團員,晚輩要給長輩拜年、全家一起守歲、吃一桌由家人共同制作的團圓飯,這才叫做過年。

    和往年一樣,韓家在外打拼的小輩各個提前回到主家。

    佔有半邊山頭的韓家大院,再來一百來號人都能住的下,今年有幾家小年輕有了孩子,抱著孩子給老爺子排隊拜年,韓老爺子高興地臉上沒停歇地微笑,每個都發了大紅包。

    韓楊清開了他那輛火紅的法拉利回來。

    跑車發動機的聲音響徹山谷。

    “小少爺,您回來了,過年好啊。”

    在大院門口守門的安保人員穿著帶有紅(色)元素的統一制服,腰間別著全球新型電擊棒。看見車窗後的人,安保人員站成一排,給來人拜年。

    “老吳,是不是就剩我沒到了?”

    “可不是嗎?其他少爺、小姐昨天差不多就到齊了,現在韓家人中就差您沒到。”

    這就是他要的效果。

    韓楊清隨手從口袋里(摸Mo)出五六個紅包,丟給車門外的中年男人,“新年快樂,紅包給大家分了吧。”

    “哎,謝謝小少爺。”

    男人拿著紅包,走路的步子都輕快許多,分紅包之前特意和同事們(強qiang)調這是韓家小少爺送的。

    尼斯坐在車子的副駕座,懷里抱著昨天從拍賣場帶回家的陶瓷茶壺,一想到即將正式和韓楊清家人見面,他緊張地大冬天背部一層薄汗,握成拳頭的手心也全是汗水。

    車子順著崎嶇的山道開去,五分鐘之後,入眼而來的便是一棟充滿中式庭院風格的房子。

    尼斯下車前坐在車里深呼吸了幾口,駝(色)的馬丁靴踩在雪地上,一步一個腳印。

    房子的瓦片屋檐上掛滿了紅(色)絲帶和各種寫有各種祝福話的紅燈籠,院門之外,尼斯都能听見門內的熱鬧。

    這就是人類所說的‘過節’嗎?

    跟著戀人走進院內,尼斯能感受到,從他倆進門開始,房內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們的身上,具體來說,是集中在楊清身上。

    “楊清,你終于回來了,母親一直在念叨你,快去看看她吧。”和韓楊清長相頗為相似的男人走近,韓景看見了自家弟弟身邊的男人,又想到最近耳朵里時不時飄來的閑言碎語。

    眼神犀利地從上而下掃過冷著張臉、看起來比他還能擔得起冷酷兩字的金發男人。

    其實韓楊清不是有意面無表情的,上次見過是一回事,但他現在身兼楊清男朋友的身份,見到愛人的家人,他太過擔心能否給對方留下好影響,以至于面部表情失去控制。

    “啊,這是我的朋友尼斯•托貝克,上次在公司你們見過,年終總結會上救過我的那個。”

    比起他的緊張兮兮,韓楊清的介紹大方得體,仿佛自己真的只是一個‘好朋友’。

    好朋友,這個詞太刺耳了。

    尼斯不喜歡!

    不行,這段放假的時間已過,他就要為早日被正式接納為楊清的伴侶而奮斗。

    “托貝克先生...”

    “不用客氣,叫我尼斯就好。”

    直接叫名字,能讓楊清的家人更容易親近他。

    “那您先在樓下吧,我父親和母親還在二樓等著見小弟呢?”

    “不了大哥,他有點認生,和我一起就好。”

    他家長不大的小弟什麼時候變得會照顧他人?

    還有,認生這種會出現在兒童身上的詞匯,到底哪里靠的上眼前這個身高一米九的男人?

    “楊清呀,大伯可好久沒見你了,又變帥了。”

    “小清,表姑今年給你物(色)了好幾個合適的姑娘,包你滿意,要不這幾天安排個時間見見面?”

    長輩們見到韓楊清,各個親切地圍上來,把他倆的去路堵得死死的。

    韓楊清看樣子並不高興,尤其是听到‘相親’的事情時,臉(色)聚變,忙看向身後的小人魚。

    小人魚意外的是個很會吃醋的戀人,被他听進去的話,今天晚上他的腰又要倒霉了。

    “各位長輩,新年好,我得先去見父親一趟,他老人家在樓上等了一段時間,我再耽誤耽誤,就怕要惹他不高興。”

    韓老爺子的名字就是對付這群親戚最有用的方式。

    “既然你父親等著見你,我們就不打擾了,快去,快去吧。”幾人急忙讓出道路。

    韓景也跟著他倆,一起上了二樓。

    尼斯覺得自己緊張地連氣都忘記喘了,走路時還多次自己絆倒自己,嚇得韓楊清堅持要走在他身後,便于在小人魚跌倒後,能及時扶他一把。

    盒子里的陶瓷杯發出‘叮鈴當啷’的踫撞聲。

    希望送出去之後,還是完整的樣子。

    “哎呦喂,囡囡,媽媽可想你了,我瞧瞧,在外面都受了,這幾天在家,媽媽要好好給你補補(身shen)體。”

    身穿旗袍的女士看起來有五十多歲,但是形體和氣質都很好,就是現在,也能被稱作美女級別的。

    尼斯終于知道,他家楊清的高顏值到底是遺傳了誰的。

    畢竟長相粗獷的韓老爺子,實在不像能生出楊清這樣帥氣的兒子。

    “哼。”

    老爺子見韓楊清只和母親親熱,完全忽視了自己,滿臉的不高興。

    “老爸,過年好。”

    即使是在母親的連連親(吻wen)中,抽出時間說的一句簡簡單單的祝福話,足以讓韓老爺子冰雪消融、眉開眼笑。

    尼斯站在門口,他能很清楚地看見韓楊清和他父親母親的親近,以及單獨在這幸福家庭之外的略顯孤單的韓景。

    他也能感受到韓景眼中極力隱藏的嫉妒和不滿。

    都是孩子,為什麼韓老爺子對待楊清和他們的大兒子完全不同。

    真奇怪...

    單純的人魚族可沒人類的勾心斗角,尼斯小時候就能感受到,父母對自己和兄長賦予了同樣的愛。

    人類好像很喜歡在所有能產生名次或是地位差別的方面,進行競賽和斗爭,他們的血脈里天生存在爭斗的意念,無休無止。

    “哎,這個小朋友?你是,上次救了清兒的孩子?”老爺子終于舍得把視線從自家小兒子身上散開。

    尼斯感覺到自己無意間拿出了面對敵人的氣勢,“是的,您好,我是尼斯•托貝克,韓先生韓夫人,祝您們新年快樂,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一個緊張,嘴巴就不受控制地將他提前預習過的吉祥話各種串燒在一起,尼斯頸部都羞紅了,埋著頭,祈禱自己不要給岳父岳母留下壞印象。

    韓夫人眯著眼楮,全神貫注盯著尼斯,她眼神太過尖銳,把尼斯盯得心里直發毛。敵不動,我不動,不要試圖做任何有意討好對方的事情。

    這是昨晚上,他臨時求助,朱岫深夜給他發來的見丈母娘小技巧。

    尼斯一動不動,韓楊清也搞不懂母親想做什麼,也不敢輕舉妄動。

    難道母親看出了點什麼?

    在場四人各有心思。

    突然,穿著旗袍的韓夫人有了動作,她快步走向尼斯的方向,腳下的高跟鞋在地板上發出‘噠噠’的聲音,這聲音很是折磨此時的小人魚。

    正當韓楊清也有了反應,準備擋在尼斯身前時,韓夫人一把握住尼斯的雙臂,激動地搖晃著,“哇,好漂亮的小伙子!!!”

    “???”

    作者有話要說︰關于‘囡囡’這個稱呼︰

    大多為南方人稱呼女孩子的,但是也有父母用這個詞表達對男孩子的疼愛;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