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44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以小人魚的恢復能力,把他丟在(床chuang)上,好好昏睡個兩三天,身上的傷就會好的差不多。+++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和上次受傷不同,回到只有兩人的私密病房後,尼斯下半身的藍(色)魚尾變了回來。韓楊清記得小人魚曾和他說過,人魚族在水里,恢復力才能發揮最大的用處。

    他想把人抱到水里泡著,可國家機構的私人病房里頂多有一間小型淋浴間,不像家里有泳池和適合人魚(身shen)體大小的浴缸,韓楊清只好不斷用清水替昏睡的人魚擦拭(身shen)體。

    甚至連夜間休息,他都會每隔三小時,準時爬起來把毛巾沾濕。

    從沒伺候過人的韓總裁,任勞任怨地貼心照料小人魚。

    鬧鈴響起,新一輪的三小時到了,韓總裁揉著眼楮、迷迷瞪瞪爬起身,擦完(身shen)體後,又去接了一杯溫水,一點點喂給昏迷的愛人。

    人魚是離不開水的生物,足夠的水份能給他提供自我治愈的能量。

    昏昏沉沉之間,覺得唇上一片溫熱,然後便是他最喜愛的清新薄荷氣味,小人魚下意識地想多掠奪一些他喜愛的氣味,主動出擊。

    可對方不太配合,硬是抵抗他,還用手拍打自己的(胸xiong)膛。

    拍打的力氣不大,有些像朱岫養的小狗表示喜愛時撞擊他小腿的感覺。

    “楊清?我...”

    一覺醒來,身處于一個陌生房間里,除了眼前熟悉的面孔能帶給他足夠的安全感,小人魚心中一片迷茫。

    忽然,事故(發fa)生前的畫面浮現在腦海中。

    所以,這是在醫院?楊清怎麼也穿著病號服,難道自己沒能保護好他?

    尼斯坐起身子,慌張地從上到下親手(摸Mo)過愛人的(身shen)體。

    還好,沒有缺胳膊少腿,也沒有大面積傷口。

    小人魚緩緩呼出一口氣,冷靜下來才發現雙腿跨在病(床chuang)上,坐在他腿上的男人,撇著嘴巴、受了極大委屈般盯著他。

    在一個喜歡掌握主動權的成熟男人臉上,很少能看見這樣小孩子氣的表情,尼斯的心軟成一灘海水。

    伸出胳膊,把人摟到懷里安慰著,“對不起,讓你擔心了。”□□的肩膀上一陣濕意,某人的淚水順著他的肌(肉rou)滑了下去,抽泣聲傳來。

    小人魚沒醒來前,韓總裁得做那個冷靜與醫生、護士周旋,細心照顧病人的成年人。

    小人魚醒來後,終于能有肩膀依靠,心里巨大的石頭落下,韓楊清這是(發fa)泄(性xing)的眼淚。

    尼斯把肩膀交給愛人,手指(插cha)|進男人黑發,溫柔地拂過愛人濃密的發絲。

    人魚的低吟。

    困倦的韓總裁打了個哈欠,趴在小人魚懷里沉沉睡去。

    301病房不需要每日固定查房,這是病人家屬的要求,但作為搶救手術的醫師,丁琪的職業素養告訴她,病人的術後狀態登記,是必不可少的一項任務。

    抱著筆記本的丁琪,在門外特意理了理頭發,才禮貌(性xing)地按下門鈴。

    開門的是已經換上西裝的韓家小少爺,“韓先生,例行尋房。”她眼神飄過眼前身材高大的男人,病(床chuang)上趴著的人呼吸平穩,看起來不像是醒著的樣子。

    “我和你們醫院說過,我這個病房,不需要尋房。”韓楊清移動(身shen)體,把門半掩著,擋住女人好奇的視線,“還有,我早上去替尼斯辦了出院手續,今天下午我會把人移到家里。”

    “可是...”

    “不用擔心,我有在你們醫學界位高權重的幾位專家醫生做我的私人醫生,尼斯的狀況,他們還是能處理好的,你說是嗎,丁醫生?”

    昨晚女人威脅的話他可記得一清二楚,“對了,我得提醒丁醫生一句,有些你控制不住的事情,能當看不見就當看不見吧,小心多事的人會惹禍上身。”

    無論丁琪是有意詐他,還是真的知道些什麼,韓楊清都得警告她一下。

    看來,得找機會跟尼斯商量一下,這個女人昨晚有些匪夷所思的話。

    “韓先生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一直都很喜歡托貝克先生,也很欣賞您。作為一個女人,我的第六感告訴我,您和托貝克先生是相愛相知的戀人(關guan)系。”

    在林安面前是冷(艷yan)大姐姐風格的亞裔醫生,主動向韓楊清拋了個示好的媚眼,“我知道c國有些家庭還很傳統,放心,我會替你們保密的。”

    是他想多了嗎?

    原來這個亞裔醫生只是誤認為小人魚的秘密就是,瞞著家人和自己相愛?

    明明在同事和陌生人面前都是難以靠近的精英女(性xing)形象,說到兩個‘男人’的戀愛,笑的像個看見美女的花痴。

    女人的腦袋里都在想些什麼,他還真是弄不懂。

    “那多謝了,我得去收拾收拾回去的東西,丁醫生咱們有緣下次再見。”

    門關的迅速。

    徒留丁琪一人呆站在原地,傻愣愣地抱著筆記本。

    來例行查房,連門都沒進去。

    作為外科天才的丁琪,工作預定在m國也算千金難求。無論是工作上,還是生活中,她還沒遇到這種忽視。

    真是有趣的一對兒年輕人。

    第二天早上,兩人就從醫院回到家了,為了偽裝的和正常病人相像,尼斯裝作還在昏迷中,被幾個身高力壯的保鏢抬到車子上。

    回到別墅區後終于能卸下偽裝出的虛弱,蹦出車子,奔跑向家里的室內泳池。

    堪比專業跳水運動員的跳水姿勢,小人魚靈活的(脫tuo)去屬于人類的衣物、變出魚尾,一腦袋扎到泳池中。

    溫熱的水把室外的寒氣驅逐,尼斯整條魚埋在水底,只(露)了一層頭發在水面上。

    水面時不時涌出豐富的泡泡,那是小人魚在水底調皮地用嘴巴嘗試呼吸的結果。

    “哇,還是家里舒服,身上一股刺鼻消毒水的味道,太難聞。”

    魚尾輕微擺動,腦袋又浮出水面,他愜意地仰躺在水面上,順著池邊飄浮。

    太過放松,差點兒又在水里睡著了,小人魚站直身子,甩了甩困倦的腦袋。

    眨巴眨巴被水珠遮住的眼眸,小人魚壞笑著游到溫柔望著他的人類身前。

    “無聊了嗎?之前把那些小家伙運走,是因為你太喜歡偷吃他們了,明天我再托人空運一些可以適應這個生存環境的海洋生物。這次說明白了,我買它們是陪你玩的,可不能再背著我偷吃那些小朋友了,可以嗎?”

    把池水換掉後,的確小人魚整體生存環境(干gan)淨了許多,只是,他能理解,這不是天生屬于海洋的生物喜愛的環境。

    這是人類自認為海洋生物們喜愛的,‘(干gan)淨’、‘有吃有喝’的圈養環境。

    “好呀,好呀,我想要上次你買的紅(色)小蝦,還有...那種藍(色)的水母,都還挺好吃的...唔...”

    “嗯?”

    說漏嘴的小人魚捂著嘴巴,瞪大了他那雙具有(誘you)惑力的灰綠眼眸,試圖用賣萌轉移話題。

    “再玩一會兒要回去吃飯的,我叫阿姨提前準備好的晚飯,作為大英雄,你今天可要多吃點。”

    弄濕褲子是件很不舒服的事情,韓楊清轉身將下|半身衣物(脫tuo)去,上半身也只剩一件打底白襯衫,雙腿泡在池水中。

    足夠溫熱的池水讓他身子的疲倦感減輕許多。

    “知道啦,還能再玩多久?”小人魚在水底咕嚕咕嚕,探出腦袋問到。

    韓總裁看了看他手腕上價值不菲的手表,時針和分針指在五點鐘的地方,眼看晚飯時間要到了,還真不能放任小人魚玩太久。

    “二十分鐘,最多半小時。”小腿不安分地在水中晃晃悠悠。

    由于雄(性xing)激素旺盛,男人大多有濃密的體毛,但也有人是天生體毛稀少的種類,遺傳了韓母良好基因的韓楊清就是後者。

    尼斯盯著男人白皙的小腿部分,掩蓋在淡藍(色)池水下的喉結高頻率滾動。

    普通人魚在恢復期是比較脆弱的,對水份和睡眠很依賴,可尼斯好像不同,恢復期和交|尾期踫撞在一起的他,腦袋里除了睡覺,就是那檔子事。

    尼斯害羞地轉頭游到遠方,他大大的魚尾掃過水面,揚起一部分池水向岸上飛去。

    韓楊清的白(色)襯衫上落下點點水漬,襯衫下的肌膚若影若現,還有他最近消失了兩塊的腹肌也貼在下半部分透明了的襯衫上。

    已經游到泳池另一面的小人魚遠遠瞧見,呆傻地忘記自己是在游動中,一腦袋撞到了池壁。

    為什麼覺得坐在池邊的男人渾身散發著(誘you)惑的氣息,讓‘肚子’餓了很久的尼斯看得十分饑餓。

    處在交|尾期的人魚是不能壓抑本(性xing)的,沒錯,不是他的錯,是‘本(性xing)’的錯。

    尼斯拱入水底,以人魚最快的速度向前方游去。

    水面被爆發了的小人魚劃開一道界限。

    “哎...”韓楊清還弄清楚怎麼回事,就被一雙大手拖著入了水。

    苦練游泳,卻遲遲沒有什麼進展的韓總裁,下意識雙手搭上他最信任人的肩膀,並且整個人幾乎貼在對方赤|裸的肌膚上。

    就像他學車沒天賦,韓總裁對有關于水的事情沒有天賦。

    游泳請了一節課五千塊的私人教練,四堂課下來,他連怎麼踩水都學不會。

    尼斯知道某人是害怕水的,摟在腰上的手悄悄緊了些。

    “做什麼?”韓總裁一時間還沒搞懂現下所處的狀況,“全都弄濕了,我沒準備(干gan)衣服來著。”抬起襯衫的下尾,擦了擦臉上的水珠。

    水下,男人的小腿不斷蹭過藍(色)魚尾,把小人魚心中的那團火苗越拱越旺盛。

    “半小時大概不夠,晚飯要推遲了。”

    “什麼?”

    “我的意思是,還是先解決你家雄(性xing)的‘燃眉之急’吧,憋著對(身shen)體不好。”

    “啊?”

    “廢話不多說,開(干gan)。”

    “哎?唔,別在水里呀...”

    韓楊清雙臂緊緊攀附在小人魚的頸部,隨著尼斯動作,池里的溫水漸漸深|入...

    在小人魚看不見的地方,韓總裁(露)出得逞的自信笑容。

    水下是人魚的世界,即便韓總裁想要主動控制進程,旱鴨子的他有心無力,只能任由尼斯動作。

    人魚的體力也太好了點吧,韓楊清有些擔心,他年紀再大一點,會不會承受不住自家愛人的索求。

    池水中飄出斑斑點點,神清氣爽的尼斯把韓楊清抱到池邊的長塌上,找到牆壁上的紅(色)按鈕,按下清洗按鍵。

    池水的加熱燈熄滅,底部的五六個下水管道自動旋轉開來,不一會兒,寬闊的泳池中就只剩下半池水了。

    抽出厚重浴巾把男人(身shen)體擦(干gan),又把屬于他的那條(干gan)浴巾蓋在韓楊清身上。

    醫院里的病服被小人魚當擦腳布使用,尼斯半濕著(身shen)體把韓楊清的一套衣服穿在身上,他身高比衣服的主人要高一些,但兩人上半身長度和比例差不多,除了褲子有些短以外,其他都很合適。

    “先生,飯已經燒好了,請問韓先生這是去哪兒了?”

    在韓遠面前,尼斯還得裝成一副大病未愈的虛弱狀態,“咳咳...他有點事,我去替他拿點東西,我們很快回來。”

    “您受了傷,要好好休息的,您坐著,要拿什麼我替您拿?”

    韓先生也真是的,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竟然讓受傷嚴重的托貝克先生替他去取東西。

    實在不應該。

    “不...不用,我喜歡自己來。”尼斯生怕韓遠會熱心地替他拿衣服,腿也不瘸了,快步走上樓梯。

    好可怕,就差一點,一點點,韓遠會知道他們之前在泳池里做的事情了。

    交|尾是很隱秘的事情,怎麼能讓外人知曉。

    尼斯回到室內泳池時,韓楊清已經清醒了,周圍沒有熟悉的氣息,盡管暖氣開得再大、(身shen)體再累,他都是睡不著的。

    “你去哪兒了?”韓楊清揉了揉眼楮。

    從什麼時候開始,尼斯成為了他世界里的安全感。

    尼斯拿的是一套休閑的薄款睡衣,他感受到房子里開得暖氣足夠,穿的厚了會讓楊清不舒服的,“醒了啊,換上衣服,去吃晚餐吧。”

    兩位先生剛經歷過生死,家中阿姨按照管家囑托,特意準備了補血補氣的膳食。

    清炒菠菜、清炖豬蹄、人參排骨湯,每一道菜都是考過營養師證書的保姆精心準備的。

    一場大戰之後,韓楊清看起來比受重傷的尼斯還要脆弱,走路都要倚著尼斯,讓人弄不懂到底是誰受了傷。

    “叮鈴鈴。”

    韓楊清家里的民國風座機大部分時間是用來做裝飾,現在人人都有智能手機,很少會有人打座機。

    “喂,這里是韓楊清先生的家,請問您是?”

    韓遠接起電話,表情從冷漠逐漸變得恭敬,“是,是的,我現在就讓少爺接電話。”

    “誰?”

    “夫人,車禍的事。”韓遠用口型回答著。

    和尼斯對視一眼,韓楊清語調輕松地接下電話,“媽,有什麼急事嗎?怎麼不打我電話?”

    “囡囡,可把媽媽急死了,媽媽打你手機號至少有二十個,每一個都沒人接的,這才想起來家里還有座機的。”

    對方的話一絲不拉地傳到尼斯耳朵里,想到十分鐘前(發fa)生的事情,他心虛地低著腦袋專心喝湯。

    “媽,我剛才在處理點事情,手機關了靜音,大概沒听見你的電話。”

    “你這小孩,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和媽媽說一聲,有沒有受傷啊?小尼斯有事情嗎?我看報道刊登的照片,心髒要跳出來的。”

    “我就是受了點皮外傷,尼斯為了保護我,受的傷稍微嚴重點。”听到母親的驚呼,他急忙解釋,“您不用擔心,尼斯現在恢復了不少,我也請了專門的護理師。”

    替某人邀功、獲取好感的目標達成。

    “那就好,那就好,把電話給小尼斯,我來和他說兩句。”

    尼斯听到後,雙手在濕毛巾上擦了擦,才接過,“喂,伯母好,我是尼斯。”

    “尼斯呀,阿姨要感謝你的,又救了我家兒子一次。阿姨讓你幫忙多看著清兒,也不是讓你忽視了自己的安全,你也是家里人的寶貝,以後要注意安全呀。”

    南方女(性xing)的嗓音嬌軟,尼斯想到愛人睡得迷糊時,也會無意識地(露)出這種類似撒嬌的語氣。

    “媽,您別嘮叨了,我這飯菜都要涼了。”

    “好吧,你們好好吃飯,讓阿姨這兩天做點補氣血的菜,照顧好自己。”

    “知道了,知道了。”

    電話那頭舉著被掛斷的手機,楊俞笑罵著,“這個臭小子,現在就嫌我嘮叨了。”

    “我就說清兒長大了,這點小事情還是處理的好,不用你(操cao)心。”旁邊座位上坐著翻著報紙的韓老爺子。

    “還說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今天擔心地找了很多專業人士,替兒子找人去查那場車禍了,嘴硬心軟的老頭子。”

    被點透的男人別扭地轉過頭,“我沒有,你看錯了。”死鴨子嘴硬,還是不肯承認。

    “得得得,我不管你,兒子喜歡我更多是有道理的。”

    老兩口常年對于小兒子更喜歡誰產生爭論,韓楊清今天給了韓老爺子一個擁抱,就一定要給韓夫人一個同樣的擁抱。

    不然,韓楊清會得到電話轟炸、短信轟炸,以及會見到為了得到他同樣待遇故意裝委屈的父母。

    “為什麼出事的時候那個漂亮小伙子和清兒在一起?還有,他倆是不是現在也住在一起?他和清兒的友情好到這個地步了嗎?”

    韓夫人端茶的手停了幾秒,若無其事地接著品嘗大兒子韓景托人送來的昂貴茶葉,“說的什麼話,人家孩子獨自一人在c國打拼,多不容易。而且他救了清兒不止一次,兒子多照顧照顧也是應該的。”

    還好老頭子在人與人的感情方面略微遲鈍,她有信心自家只在商場上敏捷的丈夫,不會輕易發現兩個小輩的感情。

    “也對。”如同她所想,丈夫很快就被說服,減輕了心中的疑惑,“說到這里,我派出去的人也說,這次的車禍如果沒有那個小伙子,清兒要麼丟掉(性xing)命、要麼會受重傷。小伙子被送到急癥室的時候,整個背部都是血跡,挺嚇人的。”

    “楊俞,明天替我挑點家里的千年人參和收藏的稀有中草藥材送到清兒家,叫阿姨多煮點補氣血的湯給人家孩子喝。”他家里收藏的藥材價值連城,和小兒子的命比起來能算得了什麼,“對了,再叫人挑點年輕人喜歡的奢侈品牌,一起送過去。”

    得,看來都不需要她出手,自家丈夫就要被小尼斯的人格魅力吸引了,這個狀態,和眼神在尼斯身上移不開的清兒一模一樣,真不愧是父子倆。

    “知道啦,家里的人情世故都是我處理的,什麼時候叫你(操cao)心?”韓夫人嗔怪地瞪著自家丈夫。

    替‘兒媳婦’攻略這個固執的老頭,比她想象中的要容易些。

    “哎,夫人說的對,這種小事夫人自然會處理。”

    “韓遠,你先回去,叫打掃阿姨也回去吧,我和尼斯還有點事情要討論。”

    “啊,對的,先回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了。”

    曾經把韓楊清的一切當做課本學習、參加考試的,韓先生的眼神一遞過來,韓遠就知道應該做些什麼反應。

    桌面紙巾不多,他準備好了兩位先生足夠使用的紙巾,“好的,那明天我再找人來打掃。”

    韓遠帶著兩名阿姨打了招呼離開,偌大的別墅里終于只剩下他們兩人,小人魚也不用假裝虛弱,狼吞虎咽地把桌面上的食物一掃而光。

    “慢點吃,小心噎著。”早都把胃填滿了的韓總裁不禁提醒道。

    “尼斯,在那場車禍(發fa)生之前,你有沒有看見過一個穿著紅衣、扎著馬尾辮的五六歲小女孩突然從高架上沖出來?”

    小人魚停下在嘴巴里塞滿食物的動作,將口腔里的食物全部咽下後,才回答道,“你也看見了?”

    沒錯,他在車禍(發fa)生前,的確看見過一個小女孩忽然出現的身影。

    現在想想很奇怪,他們行駛的車道是高架上最側邊的車道,怎麼會有小孩子突然跑出來撿球?更奇怪的是,他覺得連早上楊清差點被櫃子砸到都透著一股詭異氣息。

    “負責調查事故現場的交警隊長和我說過,事故(發fa)生時,監控攝像頭里的確看見我突然打了方向盤,像是在躲避障礙物。”

    “可監控把現場拍的清清楚楚,連貨車司機在駕駛時曾經低頭看手機都拍了下來,就是沒有看見任何小孩子的身影。”

    “......”

    從韓家出來後,車子在半山路上拋錨、搬運過程中櫃子恰好砸向楊清、以及高架橋上靈異出現的小女孩。

    一切倒霉事摻雜在一起,同時出現,巧合的恐怖。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08-14 13:02:12~2020-08-15 22:44:5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nshine、qaq弱小又無助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葉子 4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