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46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價值百萬的千年人參、純野生人形何首烏、西藏居多的冬蟲夏草、上萬元一斤的稀有鹿茸......各種各樣價值不菲的c國著名補藥被裝在昂貴的木盒里運送進韓總裁家。+++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身穿深藍(色)呢子大衣、頸部圍著白(色)水貂皮毛的華貴女人,正在一樓院落里彎著眉眼、指揮著制服整齊的負責搬運的員工們。

    “對了,這堆東西幫我放在最里面,嗯,還有這堆,幫我和紅(色)的箱子放一起。”女人昂著頭指揮的模樣很讓人熟悉,不愧是母子,韓總裁簡直和她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楊俞帶的東西不少,整整兩大皮卡勉勉(強qiang)(強qiang)裝下,寬闊的一樓大廳被填充得滿滿的。

    “唔,好吵。”

    昨夜兩人又鬧了半夜,韓楊清一夜睡覺非要壓著尼斯,小人魚被壓的喘不過來氣,整夜沒睡。

    一直等到天大亮,韓總裁大發慈悲換了個姿勢,尼斯才睡了不到五分鐘,听覺敏感的他就被樓下卡車發動機聲音以及工人搬運聲吵得睡不著。

    小人魚再怎麼(強qiang)大,還是需要短時間睡眠補充體力的,樓下的噪音在他耳朵里就是惡魔的叫聲,呼喊著不讓他睡覺。

    “怎麼回事?”

    尼斯猛地坐起身子,因為吵雜埋在被子里的金發成一團亂麻,直直立著,顯示著頭發主人此時心情的暴躁。

    睡了個充足的韓楊清也醒來了,他摟過愛人的腦袋蹭了蹭,用了些力氣將人重新塞回被子里。

    “我下去看看,你再睡會兒,乖。”瞬間安撫住因為睡眠不足被吵醒的狂躁小人魚。

    在洗手間稍微整理了下,他緩步走到一樓。

    “媽,你怎麼來了?”

    他母親(身shen)體不好,而且這些年父親生意越做越大,嫉妒他的人自然變多,和父親(關guan)系最親密且最弱勢的母親很容易成為一些不法分子的目標。

    母親很少踏出韓家主宅,這還是母親第一次踏足他的新家,韓楊清自然驚訝了些。

    “囡囡,快讓媽媽抱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是不是嚇壞了?”一在小兒子面前,人前(強qiang)勢的韓夫人就變成了柔弱的母親。

    她仔細(摸Mo)過韓楊清(身shen)體上下,直到自己親自確認小兒子除了額間即將消除的小疤,沒受到其他傷害,這才放下這兩天一直懸吊的心。

    動作間,將小兒子頸部的睡衣領子拉的向下,她這才注意到,兒子的頸部上那一塊塊紅(色)、紫(色)的斑點。

    听到家里下人或是各種親戚在她耳朵里學過很多小兒子在外的分流之事,楊俞卻從沒當面面對。

    像是被自己一直當做孩子的小兒子,被她親眼看見在做成年人要都會做的事情,這一瞬間,楊俞愣了神,臉上尷尬之情難以掩蓋。

    “媽,你別(摸Mo)了,我都這麼大了,能照顧好自己的。”

    善于察言觀(色)的韓總裁自然也發現了母親的狀態,他抬起手臂自然地將領口大開的扣子扣上,一邊將因為生育他腰部受過傷的母親攙扶到軟沙發上靠著。

    “這些是?”

    電視櫃前後都被堆了大大小小的木制箱子,除了沙發,其他落腳點都很難找。

    “啊,這些都是你父親叫我給你帶的東西,韓遠,把箱子打開。”

    “是,夫人。”

    韓遠按照吩咐,彎腰一個個將有密碼鎖的木箱打開。

    小箱子里一團團黑  的中草藥材,有些甚至還帶有新鮮的泥土,說明它們的上品質量。

    大箱子里則比較雜亂,從新上市的手機、電腦到全國限量的鞋子、衣服,全都是雙份。

    “小尼斯呢?”

    “啊,他還在樓上休息,昨晚睡得有點遲。”

    他這話說的直率,沒有發現母親腦補成了什麼程度,但根據楊俞扭曲起來的表情看起來,應當是自動腦補了一些畫面。

    “咳咳,我不是那個意思,他昨晚...昨晚失眠,剛睡下沒到十分鐘。”

    母子倆紅著張臉,緊緊握住拳頭,坐在沙發上,視線聚焦在面前的地毯上,氣氛十分尷尬。

    這是尼斯下樓時,看見的場景。

    “伯母,早上好。”

    即使沒有休息好,他那張精致的臉蛋也不像人類一般容易因為睡眠問題水腫。

    在暖燈光和室外陽光的映照下,肌膚更加白皙、透嫩,梳過的頭發軟塌塌地趴在腦袋上,讓他看起來有著剛畢業沒多久的學生氣息。

    “吃早飯了嗎?我從家里給你們帶的早餐,快去吃點東西,不吃早餐對腸胃不好。”

    誤認為尼斯下樓梯時趔趄的腳步,是昨夜自家不知輕重的小兒子造成的,心里默認地就將尼斯當成漂亮又乖巧的‘兒媳婦’角(色)。

    尼斯自然是不知道楊俞在腦補什麼,還在困倦中的他意識模糊,站在原地反應了半天,才走向被鋪滿各(色)早餐的大桌子,“伯母,您也吃。”

    “我早上吃過了,你吃,你太瘦了,多吃點。”

    尼斯默默低頭喝著海鮮粥,他很想和韓母說,(脫tuo)掉衣服後,他可比楊清要健壯的多,應該多讓楊清吃點東西,不要讓他再去健身了。

    “哇,媽,你好偏心,我早飯也沒吃的。”

    韓楊清故意做出夸張的吃醋表情,心里卻很雀躍。

    听到小人魚說母親已經知道他倆感情的時候,他還緊張了一段時間,如今看見愛人和母親的確相處不錯,他這才放下心。

    “囡囡,媽媽雖然年紀大了,視力一直都不錯的,別以為我沒看見你下樓時偷偷捏起來吃了幾只小籠包的。”

    “媽,我怎麼感覺你最近都沒那麼愛我了?”

    “哪里有,有了小尼斯顏值高、(性xing)格又好的另一半,你可要好好珍惜人家,別再闖禍了,听到沒?”

    “知道。我看尼斯早都把我在您心里的位置擠下去,成為您第一愛的小孩了吧。”

    飯桌上歡聲笑語,母子倆同樣寵溺的眼神看著小人魚,而小人魚則在專注于解決桌面上所有(肉rou)類早餐。

    一大半的早餐都被尼斯吃下了肚,他拍了拍被微微撐起的肚子,用濕紙巾擦了嘴巴,以示自己已經吃飽。

    “吃好了?來,快來試試我給你準備的衣服和鞋子。”

    尼斯像個木偶,乖乖被韓母牽著手腕走向一個個箱子,乖乖站在韓母指定的地方,讓女人把他當做人體模特,拿出一件件新衣服在他身上比劃。

    “嗯,我就說你個子雖然比清兒高一點,但上半身和清兒差不多,所以襯衫、西裝外套這些我都是按照清兒的尺碼準備的,褲子就讓人特意挑了比清兒平時穿的要大上一號的。”

    韓母將比對好的衣服折疊整齊,放回原處,“大小正合適,我可真是聰明。”

    感受到尼斯和兒子同時望來的疑惑眼神,韓母解釋道,“你父親那個家伙,嘴硬心軟,一听說小尼斯因為救你受了傷,急忙讓我把家里的好藥材都準備一份。想送點禮物表示感謝吧,他又害怕挑一件貴重的裝飾品或者是家中的畫作你會不喜歡,就讓我準備了這些年輕人們都喜歡的品牌服裝、鞋子和飾品還有一些年輕人間比較流行的電子產品。”

    在韓母的眼中,尼斯是比自家小兒子還要小上兩三歲的‘孩子’,挑禮物的時候,就把東西往年輕人的愛好上依靠。

    年紀上千歲的小人魚,在人魚的世界算是剛成年的小孩,和人類一比,就是老的不能再老的化石級人物。

    比起韓母挑選的一些花哨的衣服,他更喜歡韓楊清衣櫃里素(色)的套頭t恤,簡單、方便,站在人群中不會太過高調。

    小人魚還不知道,平時他穿的看起來便宜又大方的衣服,大部分價位比韓母準備的這一大箱衣服都要貴重。

    “多謝您和伯父,我很喜歡。”

    他還得表現得很喜歡這些在他眼里只是佔位置的東西,尼斯覺得自從去過韓家主宅,他的演技飆升,如今一些違心卻又對在岳父岳母面前賺得好感度的話他也能輕松說出口。

    得到‘兒媳婦’認可的韓母興奮地和自家丈夫發短信邀功,心情大好的她非要親自給兩個孩子整理房間。

    想到昨晚‘大戰’後還沒來得及清理、被撕破的衣服丟一地、用來擦拭的紙巾也是到處都是的房間,兩人緊繃著神經,好說歹說才以害怕韓母舟車勞頓、太過辛苦的理由,將人勸到客臥睡了一會兒午覺。

    韓母也是勞累了,午覺睡到下午兩三點才醒來。

    等她醒來的時候,萬能管家韓遠早都在不打擾主人的前提下,將所有韓母送來的東西歸了位。

    除了一件比較棘手...

    “夫人,這個,您準備親自送給少爺,還是說有其他處理方式?”韓遠拎著蓋著黑布的小籠子,向正沐浴陽光喝著下午茶的韓母求助。

    “哎呦,東西買的太多,差點把這個小家伙忘記了。”

    黑布被解開,一團白(色)摻雜灰(色)的毛發映入眼簾,那是一只粉鼻頭的小貓,小貓體積不大,看起來應該只有三四個月的大小,趴在籠子里,不吵不鬧,任由婦人用手撫(摸Mo)它的頭部。

    “你放這兒吧,待會兒我去把它送給清兒。”

    “是,夫人。”

    午睡期間,韓總裁在大床左側的書桌上翻看資料,時不時做些筆記,在愛人的安靜陪伴下,尼斯終于睡了個好覺。

    醒來時外面太陽高照,正是冬季一日之中最溫暖的時刻。

    蜷縮在被子里的身子展開,長手長腳將羽絨被踢到一邊,“楊清?”尼斯眯著眼楮在房間里找尋愛人的身影。

    正在將一堆廢棄的資料丟在門外垃圾桶內的韓總裁听到小人魚的呼喚,疾步走向屋內,“我在,我在呢。”坐在床沿,上半身伏低,在小人魚光潔的額頭上印下一個(吻wen)。

    愛人身上清新的氣味籠罩在尼斯身上,他將腦袋埋在散發香味的男人頸間,鼻腔中滿是韓總裁身上自帶的嫩薄荷味。

    “有感覺了?”緊貼著對方的韓總裁第一時間發現小人魚(身shen)體的變化,他壞笑地試探著表情隱忍的尼斯。

    楊清是除了自己以外最能掌控他(身shen)體變化的人,男人唇角一勾、丹鳳眼中媚態十足,尼斯感到他體內的火熱快要壓制不住。

    可是,不行。

    韓母也就是他的岳母可能還在隔壁房間,隨時可能會听見主臥內的動靜。

    一只遵從禮節禮儀的王族人魚,怎麼能在岳母探訪孩子的時候,做出如此貪圖享樂而失禮的舉動?

    用力將覆蓋在(胸xiong)膛上的男人推開,可他情緒一激動,忘記人魚的力氣與人類力量的差別,一不小心差點將韓楊清從(床chuang)上直接推到地上。

    還好他反應迅速,一下拉住了即將掉下床沿的男人手腕。

    韓楊清在床邊滾來滾去,最終又回歸小人魚的懷抱,看著小人魚做錯事後驚慌失措的小眼神,他忍不住偷笑,丹鳳眼一眯,屬于成年人氣質減少,屬于孩童的天真涌了上來。

    成熟穩重的韓總裁很少(露)出這樣孩子氣的一面,他的這一面反而是讓尼斯最受不住的。

    被美(色)魅|惑的小人魚再也壓抑不了屬于大自然生物追求繁|殖的本(性xing),腰間發力,將男人壓在身|下,狠狠啃咬著韓總裁水蜜桃般的唇。

    “唔,嗯...”

    韓總裁半推半就的小動作,屬于小情侶間的情|趣,一番動作後,小人魚更加瘋狂地投入。

    主臥內頓時春(色)滿溢。

    室外也是情況有些復雜。

    韓夫人套上華貴的防護手套,小心翼翼將貓咪從籠子里撈了出來,小家伙可能太過恐懼陌生環境,出了籠子後,不斷在婦人懷里掙扎,想要逃到隱蔽的沙發角落。

    還好在韓遠在英國的學校里寵物學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門學科,在他的專業安撫下,小貓才收回因為驚嚇而突出的尖爪,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趴在韓夫人手臂中,瞪大黑(色)透亮的眼珠觀察它未來新家的每一個角落。

    韓夫人懷抱貓咪,哼唱著她喜歡的老式歌劇,一步步走近小兒子的房間。

    本想像小時候一樣推門而入的,韓夫人忽然想到小兒子不是孤身一人生活的狀態,突然進去,萬一踫見什麼不該看見的事情就不太好了。

    轉而輕敲了幾下房門,等待了將近五分鐘,門內還沒有任何反應。

    她握著把手轉動,隨著 噠一聲,房門就這麼被輕易打開了。

    她探著腦袋,只看見大(床chuang)上凌亂的被子和一件睡衣,兩個孩子不知道去了哪兒。

    “囡...”

    話未落地,大床另一側的地面上拱出一個熟悉的後腦勺,那是她家小兒子的腦袋,楊俞第一時間認了出來。

    “媽?你...尼斯,別起來啊,我給你拿衣服。”

    頸部又被印上幾枚新鮮的紅(色)記號,小兒子羞紅了臉,手忙腳亂地將扣子扣上,又按壓著男人不讓他起身。

    繁忙地在(床chuang)上翻找,拉著被撕扯壞了袖口的睡衣丟給地上的男人。

    穿好衣服的小人魚也不敢抬起頭,越不想讓什麼事情(發fa)生,那件事情越容易(發fa)生,現在他完全沒有臉面見楊清的母親。

    “咳咳,剛剛媽媽什麼也沒看見。”撞見最不想撞見的局面,大家閨秀的韓夫人也一臉尷尬,只是比起兩個小輩,她的承受力還比較(強qiang),“需不需要我出去給你們時間整理一下?”

    “不,不用。”尼斯硬著頭皮站起身,“真是讓您見笑了,伯母。”

    情況混亂,沒有第一時間發現韓母懷里抱著的小家伙,此時尼斯才看清小家伙的胡須和利爪。

    像是看見了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尼斯猛地竄回韓楊清身後,企圖躲得讓人看不見他龐大的身軀。

    “這,這是?”

    尼斯是他最信任的人,有時候韓總裁會忘記小人魚的真實身份,想起來後他才發現,原來無論體積有多大、智慧發展到什麼層級,血脈里傳承的永遠不會改變。

    貓捕食魚類,而魚怕貓,人魚也不例外。

    “媽,尼斯他從小被貓抓過,所以一直比較害怕貓咪。”

    誰能想到一個一米九的大個子會害怕只有手掌大小的貓咪,為了解釋現下奇怪的狀況,韓楊清只好在母親面前編了個童年陰影的理由。

    貓這種生物,能感知一個屋子的生物情緒,它可能感受到有人在懼怕,氣勢瞬間變(強qiang),威風地跳到地毯上,昂首挺(胸xiong)向散發恐懼氣息的男人邁著貓步走去。

    “楊清,貓,貓,貓,過來了!”

    小(奶Nai)貓追著某個一米九的男人竄上跳下,尼斯則從(床chuang)上蹦到窗台,又從窗台跳到書桌上。

    房間里又是一片混亂,還時不時摻雜男人的求救聲。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