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52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世界之大,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用科學解釋的。+++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這個概念,人類始終是知曉的。

    只是千年前,人類不夠(強qiang)大、思想也不夠成熟,只會將一些非自然種族當做神靈或是當做邪惡,是極與極的對比。

    千年前的人類分成兩派,一派認為非自然生物是不可冒犯的種族,一旦冒犯,人類將會受到神靈或是惡靈的打擊。

    一派則認為,這些力量(強qiang)大的種族,也就佔了個(身shen)體素質比人類(強qiang)大,也會生老病死,當人類掌握更多武器的使用時,他們也會成為人類的奴隸。

    當人類科學研究逐漸發達,探尋到的世界越來越大,他們發現,原來非自然種族也有派別之分。

    他們曾听從了能言善辯的矮人族的合作建議,頭幾年也的確從矮人族和獸人族手中取得了好處,隨著合作時間的增長,矮人族的野心也無法掩蓋。

    矮人族天生喜愛鮮血和廝(殺sha),又極其善于偽裝自己,人類過度信任的結果就是,幾千普通人類生命為代價換取人類高層看透矮人族與獸人族的真面目。

    五十幾年前,所有矮人族被允許駐扎的人類村莊,時不時地(發fa)生有人類無故失蹤的案件,矮人族表示不知情,還把所有過錯歸于其他非自然生物的身上。

    取得人類領導的同意後,他們借用人類的力量,白天黑夜在村莊附近找尋‘真凶’。

    第一次與非自然生物合作的人類們被騙的團團轉,還以為矮人族真是一群被非自然生物們聯合欺負、又真心幫助人類的好人。

    直到有次,一個有些力氣的農民大叔利用最山中地形的熟悉,從矮人族的手中逃出。

    他跑到市內,發瘋了一般,在大街上吼叫‘有怪物’‘怪物抓了好多村民’。

    這件事情被當時的各大網紅當做噱頭,在網絡上廣泛傳播。

    普通人只當這農民大叔是精神有問題,還有人非要發動募捐,替農民大叔治病。

    只有當地政府發現了事情的不對。

    還好當時網紅經濟的發達,很多網紅抓著這個可能讓他們紅的點好幾個月不放,這視頻才能被真正關心人民安全的政府人員看見。

    人類對暗中對矮人族展開調查,終于發現矮人族對失蹤的人類做的殘忍事情。

    當時安井飛站出來,帶了一幫非自然生物,要和人類站在統一戰線,追(殺sha)殘忍(殺sha)害人類的矮人族們。

    經歷過一次欺騙,人類不再信任非自然生物。

    十年間,保密局的局長依舊是人類長官,且每一個非自然生物工作的部門都有人類進行監視。

    那段時間,安井飛他們的生活並不好過。

    人類質疑、恐懼、不願靠近,一同工作的同事也總把他們當外人看待。

    還好在他的擔保下,所有經過登記、生活在人類當中的非自然生物都沒有犯過人類的法律,連小偷小盜都沒有,他們按照人類社會的規則,老老實實用腦袋或是用體力工作。

    安井飛更是帶領非自然生物們為人類解決了很多重大事件,也為人類拯救了許多重要的科學家、政治家。

    時間是最好的證明,安井飛他手下的其他非自然生物漸漸得到了人類的信任,可人類不會再放任非自然生物們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

    因此現在,保密局所有小隊中,都有人類高層派去半協助、半監視的人。

    人類在想些什麼,安井飛全都知道,可他還是默認了。

    如今,剛被派到保密局的人類有時候還會嚇得要去看心理醫生,時間長了,他們也就看清這些‘大家伙’的可愛一面,生死任務後,與大家的感情更加深刻。

    這些被安井飛一個個找到的非自然生物,也很感謝他,感謝有一個領袖願意開創和人類合作的先河,給了這個機會,讓他們在這個世界能安穩下來。

    “這樣說來,安井飛是個很實力(強qiang)大的龍族後裔?”尼斯擰著眉毛問道。

    “沒錯,局長能力(強qiang)、人品好,是我見過除了尼斯哥哥以外,最完美的雄(性xing)了。”

    “可是,他為什麼要在人類面前裝扮成柔弱的連陣風都能吹倒的男人?”

    不懂偽裝樂趣的尼斯,也想象不出來這樣做對安井飛來說有什麼好處。

    “這是局長的惡趣味,每隔一百年,他就要在人類面前換個人設,比如上次他裝成了傲嬌的大少爺、上上次他直接變成個小公主...家破人亡的孤兒、有錢到直接送乞丐房子的紈褲少爺、很喜歡吃東西的小胖子...”“還真是...不懂...”

    本來就是晚上準備回家時候,被朱岫和秦詔弄到這個奇怪地方的,看手機顯示,現在大概已經凌晨兩三點了。

    韓楊清打了第五個還是第六個哈欠,終于耐不住困意,半倚在梨花木椅子上,仰著頭。

    他很想睡覺,但身邊有其他人的氣息,又是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身shen)體告訴他要睡了,但腦袋不讓他入睡。

    糾結了半天,生理(性xing)眼淚水都出來了,他還是睡不著。

    尼斯接受過岳母的交代,也熟知韓楊清對睡眠環境的高要求。

    人類與人魚不一樣,(身shen)體是去不了睡眠的,他經常听營養師嘮叨韓楊清的(身shen)體狀況,他記得人經常熬夜的話,對內髒器官不是很好、壽命也會減少。

    “噓。”他揮了揮手,讓阿貝停下針對保密局各個小隊的介紹。

    五隊隊長的辦公室里除了材質較硬的木制椅子,沒有其他柔軟一些的家具,尼斯暗自決定,要撤出幾只木制椅子,放個和家里差不多的沙發。

    下次楊清來看他的時候,如果困了,就有地方休息了。

    (脫tuo)下外套,把外套折成一個方塊,墊在韓楊清的腰部,椅子空間夠大,足夠尼斯和韓楊清兩個成年男(性xing)坐在一起,他坐在椅子另一側,把昏昏欲睡的男人環住,讓人的腦袋能舒服地靠在他(胸xiong)膛上。

    尼斯(摸Mo)了(摸Mo)愛人的手掌,“你睡一會兒,有我在呢。”

    小人魚低沉的聲音是韓總裁最有用的安定劑,什麼陌生環境、陌生人,此時對他來說一點兒影響都沒有,感受著身邊熟悉的體溫,韓楊清迅速陷入睡眠狀態。

    海洋里的許多生物都有特定的交流頻率,掌握不了他們獨特頻率的生物,是听不見他們之間的交流,比如海豚。

    人魚作為海洋中最聰明的生物,掌握各種交流頻率也是他們天生的能力。

    “別在意,楊清他是人類,很需要睡眠。我們用這種頻率就打擾不到他了,你接著說吧。”

    他一手護著愛人,一邊面(色)嚴肅地等待阿貝的介紹,只有眼楮瞟到懷中愛人時,小人魚才會(露)出濃情蜜意的溫柔時刻。

    這種偏愛對待,是每一個雌(性xing)都想擁有的。成熟的尼斯哥哥就是所有人魚的夢中情人。

    阿貝雖然羨慕,但不嫉妒,她是衷心祝福尼斯找到戀人的,在她心底,尼斯的身份是她從小長到大的兄長,而不是一個值得爭取的結婚對象。

    能看到兄長找到陪伴終生的靈魂伴侶,她從小的願望終于實現了。

    她一個單身人魚看著兩人在她面前黏黏糊糊,阿貝加速了報告速度,一個小時就解決了她所有需要交代的工作事項。

    還好尼斯理解力和接受力都是頂尖的,阿貝語速再快,他都能完美掌握。

    “最近矮人族招惹的事情太多,局里的人魚們都被派出去執行任務了,其他的人魚族同伴住在一起,等有時間尼斯哥哥你可以去看看大家。”

    這屬于必須要說的私事,人魚族的同伴們,如果看見曾經的小王子還活在世上,還不知道是什麼反應呢。

    阿貝自然是希望尼斯能早日與人魚族團聚。

    “嗯,大家,都還好吧?”

    王族人魚接受族人的尊重與崇拜,他們也需要用(性xing)命保護人魚同伴,父親、母親和兄長、嫂嫂的確做到了為保護族人豁出(性xing)命,而他卻沒有做到。

    尼斯無法想象,同伴們失去王族人魚庇護後,是如何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

    “一開始大家被追散了,遺落在世界各地的人魚同伴們受了點罪,但後來我把大家一個個找回來,人魚族被局長和人類接受。如今,我們的生活可是人類社會中中等偏上的,也是局內所有種族中生活最好的,您大可不必擔心。”

    一個幾百歲的小姑娘,要在陌生環境中學會偽裝,還要想盡一切辦法找回族人,短時間內的急速成長,這期間一定吃了不少的苦頭。

    所以,這就是原本愛笑、愛撒嬌、很容易臉紅害羞的阿貝,變成如今隊內人人恐懼副隊長的原因吧。

    尼斯內心很愧疚。

    “阿貝你...”

    “我現在可是手下有各個族人的阿貝副隊長了,尼斯哥哥你別以為我很可憐好不好,這樣我總會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女孩大大咧咧的笑了。

    阿貝認真地認為她的那段經歷是最好的人生歷練,也不希望看見驕傲的人魚王族(露)出愧疚的神(色),在她的內心,尼斯哥哥是人魚族最後的寄托,他該是永遠自信高貴的。

    大概矮人族的騷擾也是過分了,局內人手不夠的情況越發嚴重,尼斯接手五隊的第二天,安井飛就給他安排了一項任務。

    拿著任務資料的尼斯只覺得這任務見鬼的熟悉。

    因為,這任務目標,分明就是之前在東弘會議室現場差點傷到楊清的男人。

    他記得這人不是讓韓老爺子給弄出s市了嗎?怎麼又會出現在這里?

    尼斯的記憶里很好,只要他願意,他能從腦袋里調出與他踫過面的所有人,甚至于是他們那天穿了什麼衣服、戴了哪幾樣首飾。

    他記得之前那男人個子不高,臉(色)蠟黃,看起來很不健康,而此時畫面上穿著黑襯衫的男人除了五官部分比較相像,那衣服遮蓋下肌(肉rou)十足,臉(色)也比之前健康許多。

    “徐東,s市本地人,之前任職于東弘集團旗下分公司,由于故意傷害罪,被判兩年拘役,服刑地點是在首都郊區。兩周前,他不知用了什麼辦法,把獄長擊昏,逃出監獄,三天前我們在s市當地發現他的蹤跡。”

    本來犯人逃獄的事情是交代給普通警|察處理的,可這人多次把抓捕警官擊昏,且所有警官對任務前後的記憶都出現了偏差。

    明顯是非自然生物的犯罪現場。

    于是這項任務被轉交給s市保密局,安井飛的手里,多年的生存經驗告訴他,這件事情絕不是表面上這麼簡單,也不是普通的逃獄事件。

    “這人最後出現的地方,是在韓先生所居住的別墅區外,我想還是盡快抓住他吧,尼斯你覺得呢?”

    “嗯。”

    這人之前有意圖傷害楊清的前科,如今應該是得到一些非自然生物的幫助才能逃(脫tuo)牢獄,他和楊清一直很注重房子地址的保密(性xing),外人根本不可能找到這個偏遠的郊區。

    就算是為了愛人的安全,他也會盡全力抓住徐東。

    尼斯翻開任務書的最後一頁,任務目標那一欄用鋼筆寫著幾個大字。

    ‘必須活捉目標’

    “我說,韓小少爺這是怎麼了,悶悶不樂的?是不是和對象吵架了?”

    “我哪知道,有膽子你去問啊。”

    燈光昏暗的酒吧vip卡座里,穿著閃閃發光、身材姣好的美女人數不少,卻沒一個人感靠近沙發角落陰暗處的男人。

    “喂,林安,你去問問,到底怎麼回事。”

    幾人拱火,希望林安能當這個打破僵局的冤大頭。

    按往常來說,韓楊清心情不好,林安是不會給自己招惹事情的,但今天看來,好友是真的遇到難題了,一個合格的好朋友,應該要主動寬慰,替人開解開解。

    別不是真和他家小美人感情生活出事兒了吧。

    林安揮手打發走幾個纏上來的妹子,拿著一瓶上好的酒水走到韓小少爺身邊,“怎麼了,你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

    韓楊清什麼都沒說,白眼不客氣地翻了下,低頭依舊小酌著一杯溫熱的果汁,全當眼前的人是空氣。

    “有些事情,听听外人的意見,可能才能解決,當局者迷,听說過嗎?”

    沉浸在自我世界的韓楊清心動了,畢竟和林安相比,他的戀愛經驗幾乎為0,听听別人的意見的確有一定參考價值的。

    “我家那位前段時間找了個新工作,他最近工作有點忙,我呢最近在忙那個房產公司的事,回家也很晚。我倆見面的次數少了很多,每次他回家我都睡著了,他走了,我才醒過來。前兩天他徹底在辦公室打地鋪,不回來住了。”

    韓楊清喝了口果汁接著說道,“可能是錯覺,總覺得他在刻意躲著我。”

    惆悵又糾結,哪里像那個事事以自我為中心的韓家小少爺,林安是知道韓楊清對他家那位的真心,仔細為人斟酌了一番。

    “你倆,最近有做過‘那個’事情嗎?”

    “哪個?”

    “就是,親密接觸啊。”

    戀愛的人智商為零,果然有道理,林安內心默默吐槽。

    “唔,自從他換了工作...就...沒有過。”韓楊清臉頰羞得紅了,還好在燈光昏暗的酒吧里,坐在他身旁的林安也注意不到他的細微變化。

    “他,對你沒感覺了?”

    不至于吧,這才多長時間。

    “你,胡說什麼?他是...舍不得折騰我。”韓楊清絞著手指,斷斷續續答道。

    他這幅小媳婦做派把林安驚得不輕,一口酒猛地吐了出來,“噗...”

    遭受到眼神暴擊的林安吸了口氣,“你倆或者說你家,除了工作,還有什麼變化嗎?”

    韓楊清想了想,家里最近的重大變故除了工作,還有就是...

    “對了,貓,我媽弄了只貓來給我作伴。他怕貓,但他為了討我媽歡心,非要硬撐著把貓留下來。”

    “他怕貓?那你有把貓給關起來嗎?”

    “那貓一關起來就亂叫,我睡眠淺,只好任它在屋子里跑了。”

    “不會吧,你家男朋友怕貓,你還把貓放在屋子里亂跑?看來尼斯不是躲著你,是在躲著貓,正好他找到了想做的工作,這不就把重心轉移了。”

    林安一語擊中,旁觀者清的成語是有現實依據的。

    得到點撥的韓總裁站起身,不顧被他召喚來的其他朋友,轉身就準備離開。

    “哎,你去哪兒?哎...”林安追著跑了出去。

    酒吧音樂聲太吵鬧,前方的人沒听見他的呼喚,直到出了門才听見。

    “(干gan)嘛?”

    “不是,你這就走了啊。”

    “回家處理那個讓我家尼斯不回家的小家伙啊,不然呢,在這里坐著看你泡妞?”韓楊清嫌棄地掃過林安印著五六個口紅印的臉頰。

    “怎麼樣,是不是幫助很大?那,預祝咱們韓小少爺追夫成功。”

    “你也就這點用了,滾吧。”

    “得 ,小少爺。”

    林安站在酒吧門口,目送紅(色)跑車遠去,車身後還跟著幾輛帶有韓家家徽的黑(色)保姆車。

    “跟著楊清的保鏢是不是多了點?難道又出什麼事了?”

    徐東是個很狡猾的目標對象,他每去一個地方都懂得把監控攝像先破壞掉,就算是有暗處的監控沒有被破壞,追到地方,人也像憑空消失了一般,早都不見了。

    尼斯和善于抓捕的朱岫、攻擊力全局(強qiang)度前五的阿貝組成一組,作為抓捕徐東的隊伍。

    經過這些天的努力,朱岫已經基本預計好徐東即將出現的下一個地點,遠離市區的人工湖附近。

    徐東依舊穿著那身黑(色)運動服,他拿著把鏟子,在人工湖附近挖了五六個大坑,看起來像是在找什麼被掩蓋在土壤下的東西。

    “嗡嗡嗡~~”

    尼斯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他反應迅速,將手機關了機。

    幸好目標人物沒有發現樹後的他們,仍然埋著頭挖坑。

    邊挖邊說,“怎麼還沒找到呢,真的是,我記得之前有說過是埋在這附近的,這種體力活就會交給我(干gan)。”這個坑挖了大概地下兩三米,徐東看了看手掌上的指南針,往南方的方向走了兩步。

    鏟子正準備挖下去,他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徐東看了眼手機,又瞧了眼天空,突然丟下鏟子,雙腿用力全部的力氣,迅速向人工湖處跑去。

    “不好,目標人物準備逃跑,快追。”阿貝第一個反應過來。

    還好這次抓捕他們準備充分,朱岫早在附近布下陷阱,大型河蚌破土而出,形成一道封印,把人死死堵在封印內。

    “尼斯先生?大費周章來抓我一個人類,你們是不是弄錯了什麼?”

    男人邪笑著,從懷里掏出一個通紅的珠子,丟在封印邊界。

    珠子炸開,內里紅(色)的水份噴到河蚌上,(肉rou)眼可見,封印的力量在變弱。

    “那是人魚的眼淚?”阿貝驚呼。

    人魚的眼淚能變成水晶,一般都是只能轉化成錢財的透明水晶,但當人魚傷心欲絕時,掉落的眼淚會是紅(色)的水珠,那紅(色)的水珠便有減弱封印的效果。

    沒時間思考他的人魚眼淚是從哪兒得來的,尼斯沖上前去,喉嚨不斷翻滾,一陣刺耳的聲響傳遍林間。

    “啊啊啊啊啊!”

    男人尖叫著,捂著耳朵在地上打滾,不一會兒,他的眼耳口鼻流出鮮紅的血液,昏了過去。

    調高頻率,用聲音進行攻擊或是形成保護模式,這種能力不是每一只人魚都能擁有的,阿貝就不擅長于運用聲音,但她比起其他同族,體力與戰斗力是天生的優勢。

    用聲音攻擊,還能掌握力度,把攻擊控制在令目標(死si)亡之前,這也是很難的事情。

    整個人魚族,也只有王族人魚擁有這種掌控力。

    “這個賊眉鼠眼的小子,終于被我們抓到了,快帶回去好好審訊。”

    朱岫把人丟入一個堅硬的蚌殼內,手一揮,蚌殼變成手掌大小。

    “是你抓的嗎?那都是我尼斯哥哥的幫忙。”阿貝滿眼崇拜地盯著尼斯,“話說,朱岫你的封印能力是不是減弱了?”

    “你懂什麼?那不是你們人魚族特有的紅(色)眼淚的用處嗎?話說,這是不是代表外界還有其他沒被你們找回的人魚?”

    此時地上徐東的手機在不停閃爍,上面顯示著一個畫面,類似地圖的頁面,紅(色)、一閃一閃的點恰好是他們所處的位置。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