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57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結界能力很(強qiang),細節方面做的也很到位,不太像矮人們的手筆。+++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安井飛接到尼斯的電話,立刻派阿貝帶著五隊隊員清掃現場,因為現場還涉及到結界的問題,阿貝就叫上了在辦公室里閑的沒事的朱岫。

    “我也覺得那家伙只是被派出來試探的炮灰,回去交給四隊審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我隨時可以前去配合。”

    專業的事情要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審問的事情,還是交給那群洞察人心的巫師們做比較好。

    “尼斯,韓遠他,不會出事吧。”

    韓楊清神思還沒跳出剛才的血腥現場,精神渙散,緊張地拉扯尼斯的手,不願意離開他半步。

    剛受到控制的人類,絲線未深入腦補神經,只能讓韓遠暫時停下行動,不能指使他進行攻擊其他人類的舉動。

    沈洋平當初不太一樣,他是絲線埋置頸部時間至少有一個月的時間,到後來整個腦神經都被控制了,矮人族的控制甚至讓他皮膚表層都出現了老態,這是很嚴重的狀況。

    控制韓遠的矮人應當是臨時把絲線放置在他後頸的,絲線只停留在表層,輕輕一抽就離開韓遠身上了。

    不過韓遠只是普通人類,那根絲線對他的控制,令他神經受到一定輕傷害,絲線剛被抽出,他就軟了(身shen)體,昏倒在地。

    “我提前叫了救護團隊,才做的抽離行為,這種表層控制沒什麼大問題的。”

    楊清一定被嚇到了,尼斯埋頭蹭著男人的臉頰,想用這種方式安慰他。

    這邊朱岫一手泥土,剛排查完院子里的結界裝置點,準備和房子的主人借用一下洗手池,把他那髒不拉幾的手清洗一下,一抬頭看見那對黏黏糊糊的戀人耳鬢廝磨的場景,作為單身狗的他差點當場罵出聲。

    憤恨地遠離這兩個令他嫉妒的男人,朱岫選擇識趣地離開。

    “小人魚,你快來看看,這...是不是你上次拍賣會上買的畫?怎麼會在這里?”

    朱岫的大嗓門穿破房門,傳到院落里。

    尼斯一怔,停下親(吻wen)的動作,“走,去看看什麼情況。”

    “嗯。”

    長時間未親密接觸的兩人這下簡直就是點火,韓總裁被蹭的面(色)潮紅,在冷空氣中稍稍平復了一會兒。

    朱岫雖然嘴巴閑不住,有話癆的潛質,但他活的時間比尼斯要久多了,做事情是要求嚴格的安井飛都認定的靠譜。

    客廳里(干gan)淨整潔,連紙巾盒的位置都沒有變動過,完全不像被小偷翻找過的,除了一樣東西有點奇怪。

    被放在客廳正中央的一副油畫。

    “怎麼會在這里?”

    這畫他倆拍賣回來後,韓楊清看尼斯喜歡,便讓韓遠把畫放在他倆的房間里,從沒有動過位置。

    “估計,這幅畫就是那家伙潛入我們屋子的目標。”

    矮人族頂著風險派人直接到他的住所,背後一定有更深層的目的。這目的,他剛剛已經看清了。

    尼斯仔細打量著這畫作,從前翻到後,什麼特殊的信息都沒發現。

    人魚的直覺告訴他,這幅畫最大的秘密,是畫面上背朝大海的雌(性xing)人魚。

    他本以為這人魚又是人類畫家想象中的成果,現在看來,很有可能是畫家真正看見這條金尾人魚後,創作的畫作。

    “我記得,人魚族中很少有人魚會是金(色)尾巴。”朱岫站在一邊補充道。

    “沒錯。”尼斯點了點腦袋,“上一個金(色)尾巴的人魚,是我的母親,人魚族的王後殿下。”

    “這...與血脈傳承有(關guan)系嗎?”

    和人類的發(色)或瞳(色)一樣,人魚族很多外形特征也和血緣有關,祖上擁有金(色)魚尾的人魚,出生後也可能是金(色)的魚尾。

    “有一定(關guan)系,不過母親的金(色)魚尾沒有遺傳給我和兄長,我也沒有同血緣的妹妹或是姐姐。”

    人魚族很多人魚是天藍(色)、黑(色)和墨綠(色)的魚尾。

    深(色)魚尾往往是普通人魚的特征,而相較來說清透閃亮的藍(色)魚尾是王族特征,更稀有的就是母親擁有的金(色)魚尾。

    金(色)魚尾和聖泉一樣,都代表著人魚族的希望與美好。

    這份聖潔只有人魚王族能擁有,尼斯的母親從生下來時,就確定為人魚族未來的王後。

    他從沒听母親說過,這世上還有另一條金(色)魚尾的人魚。

    “人魚族剩下年紀最大的長輩是阿肯大叔,我得回去問問他,是否知道人魚族其他金(色)魚尾的消息。”

    最近情況太過特殊,尼斯不放心愛人離開他的保護,商量著讓韓楊清找了個不舒服的理由,向他兄長請了半個月的假期。

    “媽,我真的沒事,只是前段時間累著了,私人醫生告訴我要停一段時間,好好休息休息。”

    一想到半個月時間,他能和自家小人魚無時無刻地待在一起,韓楊清一大早便打電話請了病假。

    為了請假,他特地把病情說的嚴重了些,于是掛了電話沒半小時,就得到了韓母的電話連環轟炸。

    “囡囡呀,一定要注意(身shen)體,是很嚴重的病嗎?要媽媽去照顧你嗎?”

    “不用,不用,媽,我就是累著了,有尼斯照顧我的,他很會照顧人,您放心。”

    韓楊清現在有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他生怕韓母會固執地跑到自家,對他進行全方位的看管、照料。

    小時候生病的時候,母親也是不放心他的調皮(性xing)格,非要把他拉回家里,親自看著他,從睡覺時間到吃飯飲食都要嚴格看管。

    他可不想再經歷那種24小時、360度,監押重|刑犯般的監控生活。

    對話再次陷入死循環,對面的韓母仿佛听不進小兒子的保證,自顧自地嘮叨。

    尼斯讓愛人把電話免提打開,他清了清嗓音,用乖巧的聲音說道,“伯母,你放心,我會隨時隨地待在楊清身邊,一步都不離開的。”

    “哎呦,小尼斯也在呀,你最近工作忙不忙?看著我家這個臭小子可是個很麻煩的工作,別把自己累著。”

    長得漂亮又懂事的孩子,她怎麼能不喜歡。

    “那好吧,媽媽就把我家兒子交給你看著了,先掛了,我的鋼琴課快開始了。”

    握著手中第一次被主動掛斷的手機,一直是父母寶貝的韓總裁懵住了,“我媽,她...是不是有點太喜歡你?”瞥了眼摟著他腰、(露)齒笑的小人魚。

    “岳母喜歡我不好嗎?”尼斯把腦袋埋在愛人的頸部,深吸一口氣,清新的薄荷氣味讓他沉迷。

    韓楊清被小人魚茂盛的金發弄得頸部癢癢的,他回頭(吻wen)了(吻wen)愛人的臉頰和嘴唇,“快起床吧,今天不是要去問那幅畫的事嗎?”他輕推著背後仿佛要再次睡過去的小人魚。

    “嗯,是要起的,阿肯大叔到局里了。”

    本來當天他們就想拿著畫回局里的,阿貝告訴尼斯,阿肯大叔又被三隊借調去研究新武器,距離s市比較遠,等任務完成後,他才能回來。

    阿肯是昨晚落地的,今天一大早就到局里等他們。

    人魚族王子的請求,身為人魚族子民的阿肯,絕不可能拒絕。

    阿肯是一只活了六千多年的青壯年人魚,也是從上次人類屠(殺sha)活下來的一批中年級最大、閱歷最廣的人魚。

    他喜歡生活在海底世界,喜歡海水帶給他的力量,所以平時不愛變出人類雙腿,偏愛以人魚的形態呆在五隊充當背景的‘大魚缸’里。

    尼斯把外套(脫tuo)掉,交給身後的韓楊清,他可不舍得把這一套十幾萬的衣服泡了海水。

    韓楊清死死擋在自家小人魚身前,試圖擋住眾多雙女(性xing)掃量在小人魚緊實肌(肉rou)上的火熱視線。

    找了條人魚當愛人的結果就是,要在愛人需要變回原形的時候,習慣他在外人面前赤|裸上半身的模樣。

    “王子殿下。”

    黑發黑尾人魚半俯(身shen)體,左手放在(胸xiong)口,做了人魚面見王室時的禮節。

    身邊是海水,眼前是人魚,這一瞬間,尼斯差點以為自己回到了千年前。

    “阿肯,人魚族已經沒落了,沒必要再堅持這繁縟的禮節。”

    “不,只要您還活在這世上,人魚族的王室血脈就不會斷絕。”男人的黑眸中閃爍著對王室的忠誠。

    尼斯怔住了,他沒想到人魚族的子民還能堅持所謂的王室血脈。

    他苦笑一聲,“今天不討論這些,我來是想問問您,您是否知道,人魚族中還有除了我母親以外的金(色)魚尾的雌(性xing)人魚?”

    阿肯比活下來的人魚多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幾千年,這並不是白活的。

    他想到千年前被王室禁止討論的一件事,猶豫著要不要說出口。

    “請您務必要把所有知道的事情說出口,我現在懷疑,前幾天晚上試圖刺(殺sha)我的矮人族和那位人魚的消息有關。”

    “您,怎麼能對我說敬語...”阿肯往後游動幾步,生怕尼斯會再做出什麼驚天舉動。

    考慮到他所知道的秘密現在涉及到王族唯一血脈的安全,即使陛下下了禁令,他也得說出口。

    “王後她,不是人魚族唯一的金尾人魚...她還有一個雙胞胎姐姐,也是金(色)魚尾,當年...”

    和童話故事里的情節差不多,長相一模一樣的人魚姐妹共同愛上了同一個雄(性xing)人魚,這個雄(性xing)人魚當然就是未來的君主,也是尼斯的父親。

    她們的母親多次為姐妹倆創造機會,和那個雄(性xing)人魚單獨相處,雖然長相一樣,但姐妹倆的(性xing)格卻天生迥異。

    身為姐姐的艾薩傲嬌(強qiang)勢、骨子里崇拜比她(強qiang)大的雄(性xing)人魚,妹妹凱琳溫柔可愛、讓雄(性xing)人魚們容易產生保護欲。

    (性xing)格更加(強qiang)勢的蘭德幾乎是第一次見面就愛上了(性xing)格柔軟又愛撒嬌的凱琳,成年前夕,蘭德向凱琳的父母提出訂婚的請求。

    (強qiang)勢、好面子的艾薩被蘭德當著族人的面拒絕,感到很丟面子。

    訂婚當天,她沒有出現在妹妹的訂婚典禮,為了破壞訂婚典禮,她竟然帶領許多帶著武器的人類從安全的小路進入聖泉。

    人魚們瘋狂向大海逃跑,有些沒逃出的幼崽被人類抓捕,聖泉也被破壞的亂七八糟。

    再之後,人魚族被不斷追捕,蘭德只好命令族人向更深的海域進發。

    蘭德下達了人魚們只能在他的帶領下一年前往聖泉一次的命令,且他通知所有當天在現場的人魚,從今往後都不能再討論有關艾薩的事情。

    艾薩消失在人魚族,不知生死,長時間沒人提到艾薩的姓名,這個名字在人魚族逐漸淡化。

    直到今天才被提起。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