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62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加勒德,我說過,不能傷害韓先生。”

    石塊很快被移動回去,山洞中又恢復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韓楊清只能憑借兩人的對話收集更多的信息。

    “我倆只是合作(關guan)系,你個該死的人魚憑什麼命令我?”

    “哦,你是不是不想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了?”

    “你...”

    什麼?那個女人也是人魚?

    矮人族首領看來很怕她,在金發女人面前毫無首領的氣勢。想起之前尼斯說過的,和他母親是雙胞胎的金尾人魚,這人難道是...

    “丁琪?”

    女人打了個響指,身邊自然有狗腿前來替她點燃小火把,“韓先生還是那樣聰明,很高興再次見面。”

    丁琪,哦不,現在要叫艾薩了。

    燃起的火苗比較小,但韓楊清還是能通過這一絲光亮看見女人的相貌和洞中的狀況。

    艾薩恢復了半人魚的狀態,不愧是有一定血緣(關guan)系,她的金發和側臉的魚鰓和尼斯是有些相似。

    而且他身處的洞穴側面有數十個洞口,很像螞蟻窩,每一個洞口前都站著兩三名長相丑陋的矮人,初步估算下來,光他看見的,這里就有一兩百個矮人。

    不知道尼斯他們有沒有帶夠人手。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金發人魚,真是個善于偽裝的女人,丁琪是冷(艷yan)的高貴美女,而如今的艾薩,一眼看去就是有王族氣質的女王。這樣對比下來,她旁邊長相尖嘴猴腮、身高只到她膝蓋的矮人族首領就像個落魄的流浪漢。

    “很高興再次見面,只是我現在被綁著,好像不能紳士地和美女打招呼。”

    艾薩(露)出一抹微笑,“加勒德,叫人給他松綁。”

    “可是,萬一他跑了要怎麼辦?”

    “加勒德,你是對自己有多不自信,有我和這麼一群矮人還能怕韓先生想不開選擇逃跑?”

    在艾薩的威脅下,矮人族首領再次妥協,叫人把麻繩松開。

    韓楊清松動著手腕,紳士地牽起艾薩的手,懸在手掌上方不到一厘米的位置虛(吻wen)了一口,“艾薩小姐,重新認識一下,我是尼斯•托貝克的愛人,韓楊清。”

    “哈哈哈哈,看來我外甥真是得到了個寶貝,能和韓先生相愛,是他的榮幸。”

    兩人都是高級演員,笑容底層都隱藏著更深層的含義。

    韓楊清趁著手腕自由,假裝給自己按摩,一把將戒指塞到衣服下。

    可他的舉動被人魚看在眼里,“寒暄結束,現在說說正事,韓先生可以告訴我,你(胸xiong)口的戒指是什麼東西嗎?”

    “啊,就是尼斯送我的一個小玩意罷了。”

    “那韓先生把他摘下來給我看看吧。”

    韓楊清向後退了兩步,“這可不行。”

    艾薩的多年經驗告訴她,那戒指上有復雜的結界,至少能儲存三次和剛才攻擊力差不多的攻擊,估計也有防御功能。

    她是人魚族的貴族,可不想冒著被點擊麻痹半邊身子的風險去體驗陌生武器。

    “加勒德,把韓先生請到你們的隱蔽洞穴,看來,我們得準備迎戰了。”

    凌晨一點開始,雷聲陣陣,早上的晴朗好像只是一場夢,大雨 里啪啦地打在樹林里,泥水摻雜沙土,道路變得滑膩。

    戒指的使用是連接尼斯手機軟件的,他能看出來戒指已經釋放了兩次攻擊,還剩一次能夠直接毀滅敵人心髒的攻擊,如果這次攻擊也被迫釋放,那楊清就危險了。

    安井飛在掛斷電話後就給派出去的隊伍接連打了兩個催促電話,最終,這支足有五十精英的隊伍于凌晨四點到達了印台村內。

    村子里的人提前被阿貝釋放的麻醉氣體麻醉了,造成再吵鬧的聲音村民們都不會醒來,所以他們也能放手一戰。

    朱岫也在這支隊伍中,“尼斯,放心,我們這些人還帶了阿肯研發的各種針對矮人的武器,這次一定能安然無恙地把韓楊清救出來。”

    他看得出小人魚神經繃得很緊,好像隨時會奔潰而無意識地暴躁,于是他想通過對話讓那家伙放松些。

    “東西都放好了?”

    他指的是火焰炮、電擊炮等重型武器,和帶隊隊長商量後,他們決定用一次猛烈的攻擊,先把洞內躲著的狡猾家伙逼出來。

    “嗯,放好了,隨時可以開始。”

    “從左至右準備好,倒計時三秒...”

    ‘ ’‘啪’‘轟’

    一聲令下,在洞口架著的重型武器同時向目標發出攻擊,矮人們躲避的山洞只是普通的山洞,在轟炸中很快搖搖欲墜,石塊嘩嘩地往地下掉落。

    又一輪休息中,山洞里走出來一個矮小的黑衣家伙。

    “停火!”尼斯吼道,此刻所有武器都暫緩了下一輪攻擊的發出時間。

    “我是s市矮人族的首領,我叫加勒德,人魚王子,韓先生在我這邊生命沒有受到任何威脅,我想請你站出來,咱們倆單獨談談。”

    矮人一向狡猾,他們費盡心力、冒著洞穴被發現的危險,非要把楊清從韓家綁架到這深山野林,也不傷害楊清,分明是有其他的目的。

    他們的目標究竟是誰?是他?是安井飛?

    不管目標是誰,為了愛人的安全,他都得冒這個險。

    “哥,你不能去,萬一他們有埋伏,想對你一擊致命呢?”

    阿貝是團隊中第一個站出來制止尼斯的,尼斯對于人魚族的意義實在太重大,他們無法再承擔一次失去王室血脈引領的痛苦。

    “阿貝,我必須要去,我的愛人在他們手上。”

    尼斯把小姑娘緊握著她臂膀的手指一根根掰開,眼神透(露)著他對此選擇的堅定意志。

    阿貝的力氣也不小,尼斯用上了八分力,還沒能把小姑娘的手扒開。

    “人魚王子,看來你對那個人類的真心也就那回事,虧得他渾身是傷還堅定你一定會來救他。”矮人又一次高聲挑釁道。

    想到他家楊清的無助,尼斯焦急中又加了兩分力氣,阿貝的手部開始流出血來,氣氛一瞬間有些僵。

    “阿貝,你先放手。尼斯,如果要去,至少你得拿著這個。”朱岫站了出來,他低聲勸說著兩只人魚,不動聲(色)地將一枚圓珠子遞到尼斯的手里。

    尼斯在朱岫刻意地遮擋下,把珠子揣到懷里,示意大家暫時放棄攻擊,走出隊伍。

    如果不是他們先綁了楊清來,這小小的山洞和這群矮人,根本不是對此次戰斗做足了準備的保密局的對手。

    不得不說,矮人們還是聰明的,先控制對保密局五隊隊長有重大意義的人類,再想辦法拖延時間逃離山洞。

    這點小心思尼斯都看在眼里。

    但他不能有任何舉動,萬一因為他的動作對楊清有了傷害或是生命威脅,那他要後悔一輩子。

    “你要和我談什麼?”

    跟著矮人來到洞穴邊,尼斯全程小心地觀察著周圍環境,他也有矮人們會選擇埋伏的預感。

    “放松,放松,我只想問你一件事。”矮人笑的一臉(奸jian)邪。

    “什麼?”

    “艾薩小姐你認識嗎?”

    “怎麼可能,人魚永遠不會出現在矮人的族群中。”

    人魚族天生厭惡髒兮兮、沒有底線的矮人族,尼斯想當然地認為矮人是在想辦法轉移他注意力,而不是真有姨母的消息。

    “尼斯,我的外甥,我想加勒德沒有在亂說,我就在這里。”

    女人從洞穴中(露)出半邊臉,但僅憑這半邊臉,尼斯就完全能確認這位女士是人魚族。

    因為女人的臉,和他記憶中母親的長相,一模一樣、相似得可怕。

    有那麼一瞬間,尼斯誤以為他那溫柔善良的母親依舊在世。

    “母...”

    話還沒說出口,一道刺眼的光穿透黑暗,向他的頸部飛去,洞內一堆矮小的家伙向他的方向跑來。

    不好,有詐...

    韓楊清又被捆了個嚴實,一只力氣巨大的矮人拖著他走向洞穴側面其中一個小洞口,那洞口雖小,通道里是足夠一個成年人類男(性xing)穿過的,看來是為了他的到來提早做了準備。

    “老老實實在這兒呆著,這個洞連同著各個地方,別想著逃跑,跑丟的人類在里面只會變成蛇蟲鼠蟻的食物。”

    矮人丟下這句威脅他的話,穿過另一個洞窟,消失在他的視線里。

    一陣風吹來,燃燒的火把被吹滅,狹小的空間內霎時變得黑暗,“喂,有人嗎?”

    黑暗中只有風吹過耳邊的聲音,等了許久,也沒有任何人回復他。

    韓楊清從來不知道,原來他是有密閉空間恐懼癥的人,在這環境中,他甚至覺得喘不過來氣、隨時會因為缺氧而昏過去。

    之前看過的各種恐怖電影中經典橋段輪番從腦海中涌出,他極力用愛人的容貌遮蓋亂七八糟的想法,時間一長,他連深呼吸都無法做到。

    (身shen)體對于這類似棺材的黑暗之地有很(強qiang)烈的本能反應,韓楊清沒有心思弄清楚他的(身shen)體狀況,只覺得額間和背部滿是冷汗。

    視力被剝奪,听力會變得異常敏感,風吹過衣服產生的小摩擦聲音都會讓他渾身顫抖。

    不一會兒,耳邊又出現更多的聲音,蟲子爬過石頭的索索聲,蛇吐信子的嘶嘶聲,每一樣聲音都在折磨他即將崩潰的神經。

    韓楊清長著口想求救,卻發現自己嗓子好像被濃稠的蜂蜜堵住,無法泄出一點兒聲音。

    想到萬一有蟲子或是小蛇往他嘴巴里爬,後果不堪設想,他立刻把嘴巴閉得死死的,呼救徹底沒法進行。

    在黑暗中待得時間越來越長,他甚至有了蟲子爬過他裸|(露)皮膚的真實感受,呼吸更加困難,眼前一片不可能出現在這里的白光...

    極度緊張之下,韓楊清還是昏了過去。

    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是這次昏睡時做了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夢。

    像是在冷氣開的有點足的電影院里看電影,一開始是個什麼都沒有的畫面,幾分鐘後畫面上出現了一個七八歲的男孩和三四個成年男(性xing),其中一個刀疤臉男人說著,“別浪費時間了,還是趕緊把這小子埋了,抓緊時間逃命。”

    “可是,萬一還有轉機,活著的他可比死去的他有價值。”

    “這不是吵架的時候,我看出現轉機的幾率幾乎為零,還是趕緊找塊墓地埋了他。”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

    男人們瘋狂爭吵下,得出了把男孩活埋的結論。

    之後他轉成了男孩的視角,一鏟子一鏟子的土從他的小腿逐漸到達他的(胸xiong)口、然後是臉,泥土堵住了供給呼吸的鼻子,他能感受到男人們又接連踩在上面的泥土上,把泥土壓的更加結實,才離開。

    可能是活埋的只是個七八歲的孩子,他們認為這個年紀的孩子根本不可能從土里自己爬出來,沒有進行捆綁,就把人埋下去了。

    可是男孩的求生欲讓他忽略了(身shen)體的疼痛,這電影真實的可怕,韓楊清甚至覺得自己身上也出現了和男孩一樣的繁密傷口,泥土里有很多小生物,蚯蚓、小甲蟲、螞蟻,這些沒有思想的蟲子只覺得泥土里突然出現的溫熱很稀奇,于是十分默契地同時往男孩的身上爬去。

    細皮嫩(肉rou)的小男孩就這樣被困在泥土下,憑借著對生存的執著,忍受惡心的軟體動物和各類蟲子的攀爬,一點點挖出條通道。

    手指被劃傷了,他依舊在挖土,指甲(脫tuo)落了,他也依舊在挖,因為他知道,如果不盡快挖出一條道路,這泥土下的空氣會越來越少,直到他沒有足夠的氧氣,活活被憋死在這土地下面。

    男孩頂著渾身疼痛,終于將泥土挖開,外面充足的空氣迎面而來。

    就在這時,韓楊清終于轉換了視角,他看清楚了男孩的容貌。

    是他小時候?

    這,這怎麼可能!

    他醒過來的時候,周圍還是一絲光亮都沒有的。

    ‘轟隆’一聲。

    頭頂的土塊在向下掉,一塊一塊的掉在他的身上,有些比較大,壓在他身上也有一定重量。

    這讓他忽然想起了夢里男孩被困在土里的情景。

    神經像被大力扯斷了般疼痛,(胸xiong)口的土塊越來越重,窒息感再次襲來。

    “唔,尼斯,尼斯...救...救...”

    一道暖光炸開在他眼前,男人的手掌輕柔地遮擋住他的眼楮,“噓,我在這兒,沒事了,沒事了!”

    尼斯一邊安慰著渾身顫抖的愛人,一邊溫柔地替人把繩索割斷,洞穴遭受到了重型武器的轟炸,他得趕緊把人帶出去,否則隨時可能被壓在這石塊和泥土之下。

    韓楊清迷迷糊糊間被人從洞穴中帶到樹林中,原來外面早已被陽光覆蓋,看來在他昏迷期間,白天已經來臨。

    “一隊、二隊,火力集中,支援尼斯隊長。”

    “是!”

    洞穴外打成一片,矮人們四處逃竄,有被炮火燒成灰燼的、有被擊穿心髒但暫時死不掉在地上掙扎的、也有當場被俘虜的。

    尼斯在戰火中護著自家愛人,吸收雨水形成一層保護罩,擋住了不少矮人的小偷襲。

    “不用有所顧及,大家盡情攻擊,趁著村民們昏睡的時間,盡快解決他們。”

    “好 ,大家上啊!”

    之前因為尼斯獨自闖進了敵人地盤,保密局的各位不敢太多次使用重型武器,生怕萬一把五隊隊長埋在山里,人魚族那群難惹的家伙會把他們當場撕碎。

    受到一定束縛,攻擊敵人時,他們放不開手腳。

    這下好了,敵人手里現在沒有他們的任何弱點,終于能放手作戰了。

    “咳咳咳咳...”

    尼斯站在隊伍後面,半蹲著身子,咳得撕心裂肺,甚至噗的一聲吐了血,深紅的人魚血液浸濕了土地,順著水坑流到韓楊清的腳下。

    從洞穴中出來後就呆愣著的韓楊清,眼前一片深紅,他這才注意到身旁的小人魚此時半邊身子都是鮮血,衣服也被染得通紅。

    “尼斯,你...你怎麼了?”

    他沒法確定小人魚哪里受了傷,手掌懸浮在鮮紅襯衫外,不敢輕易觸踫小人魚的(身shen)體。

    尼斯頸部流出滴滴鮮血的紅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但能看得出來,真正讓小人魚狼狽不堪的傷口不是那條紅痕。

    怎麼回事?到底是哪里受了傷?

    “尼斯哥哥,快把這個吃下去。”衣服上也沾了不少鮮血的馬尾女孩從人群中跑出,手中緊握著一顆黑(色)的藥丸。

    這是朱岫隨身攜帶的藥丸,是他用有上萬年生命的蚌族貝殼磨制成的一顆救命的藥丸,能凝血補氣、瞬間提高恢復力,吃下它,受再重的傷也能活命。

    听說有在戰爭中斷了手腳的龍族,用大量黃金財寶換了這顆藥丸,吃了後在一個月內竟然重新長出了手腳。

    尼斯把藥丸吞下,很快就感到被穿成一個拳頭大小的(胸xiong)膛在逐漸閉合。

    矮人們節節敗退,可它們的數量實在太多、生命力也太過頑固,太陽完全升起,村里的公雞接二連三打鳴,村民們即將醒來。

    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尼斯仰起頭,遠古的低吟穿透整個山頭,狂躁地矮人紛紛丟下武器,他們的眼前共同出現生命中最美好的場景,美景讓敵意從(身shen)體里消失。

    矮人們微笑著迎接紅杉武器刺入腦後,一個個跌倒在地上,被火焰清理成滋養土壤的養分。

    返程的大巴車上,兩個長手長腳的男人非要纏在對方身上,呼吸間都摻雜著對方的氣息。

    金發人魚有醒來的趨勢,蹭了蹭愛人的臉頰,濕漉漉的(吻wen)從腦袋移到頸部,男人被他鬧得難受,腦袋怎麼偏都躲不過尼斯的‘小手段’。

    “有沒有哪里難受的?”尼斯輕笑著撫(摸Mo)愛人眼角的小傷口,語氣黏膩。

    躲在大巴前側的幾個吃狗朗吃得夠飽的非自然生物互相對視了一眼,共同選擇忽略後方(發fa)生的事情。

    “睡了一覺好多了,反而是你,滿身鮮血又昏倒在地,差點把我嚇死,怎麼回事?”

    車里有幾只原形是毛絨絨動物的同事,他們比較怕熱,空調冷氣打得比較足,韓楊清把被凍得冰冷的手掌塞到小人魚溫熱的(胸xiong)膛,檢查小人魚傷口的同時還能明目張膽地吃豆腐。

    有個身材好的男朋友,還能隨時吃豆腐,簡直是人間最幸福的事兒。

    “誰能想到我母親的同胞姐妹、我同血脈的族人,比那群矮人還想置我于死地,父親當年的選擇是出于真實感情,她竟然記恨了幾千年。”

    女人將刀穿過他(胸xiong)膛時,尼斯還不能相信,這個長相和母親有八|九分相似的人魚,真的連話都不願和他多說,就急著取他首級。

    他反應迅速,在細小繩索的控制下,還能躲過女人試圖直接割下他腦袋的鋒利砍刀,這才撿回一條命。

    “一樣,誰又能想到和我有血緣(關guan)系的親表弟,因為利益,能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惡魔。想著我死了,他就有機會繼承韓家,簡直好笑,我大哥才是韓家唯一繼承人。”

    提到被利益和仇恨沖昏了頭的親戚,現實的無奈讓兩人嘆氣,“這次之後,s市的矮人就能差不多消滅了,我請個長假,我們去度蜜月吧?”

    “好啊,正好,回家先搞定我爸。”

    父親是個多麼守禮法的男人,韓楊清很清楚,這次的事情,完全可以完美利用。

    把事情說的嚴重些,再擴大化尼斯受的傷,父親一定會不舍得罵他倆,再讓母親旁敲側擊,還怕父親能不接受尼斯這麼好的女婿?

    大巴車轉了方向,陽光正好打在尼斯的半邊臉頰,韓楊清突然想起剛見到這人時,也是如此驚(艷yan)。

    “尼斯,你知道嗎?我七歲那年被綁架過,還...差點被活埋...我...”

    “你,你想起來了?”

    “怎麼,你也知道?”

    “嗯,伯母第一次見我的時候,有和我交代你的童年,她想讓我多照顧你,楊清,伯父伯母真的很怕失去你。”

    “我知道。”韓楊清把腦袋移到小人魚的(胸xiong)膛上,听著他(強qiang)勁有力的心跳聲,“我以為自己的心理疾病會讓我孤獨終老,幸好,幸好我遇到了你,我的小人魚。”

    “放心,以後無論你在這世界的哪個角落,我都能把你安然無恙的帶回來,所以,不要害怕。”

    大雨過後,天空異常的晴朗,白(色)的大巴沐浴在暖(色)陽光下,兩個從生死中逃出的男人擁抱著,又慢慢陷入沉睡。

    害怕打攪這完美的畫卷,車前端的非自然生物不敢大聲呼吸,車內一片平靜。

    作者有話要說︰本篇至此完結,還有三個番外,番外完結後會抽個獎,感謝全訂的小可愛們。

    明天暫停更新一天,後天三章番外一起放出。

    其實這篇文的數據不是很好,但每次看見有熟悉的小伙伴id,我就會打起精神,繼續爬起來碼字,在三次元很忙的情況下,保持了日更,再次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

    ps:再叨叨一句預收,《攻了我家前渣男霸總》(重生歸來小狼狗攻 x 不善言辭雙|(性xing)總裁受)【開文時間】9.14日(周一),喜歡請收藏哦!

    感謝在2020-08-31 14:38:35~2020-09-01 21:54:5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墨染紫夕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