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 第65章 番外三

第65章 番外三

作品: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作者:柚可yoker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不得不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既然這世界上存在人魚、蚌精、龍族、精靈等非自然生物,那同(性xing)生子的事情很有可能(發fa)生。

    韓楊清瞞著尼斯,和他比較熟悉的朱岫、阿貝兩人聯系,經過這兩個活的比他久多了的生物的幫忙,真的給他找到了雄(性xing)人魚和男(性xing)人類擁有血脈後代的方法。

    這方法不是改變一方的(性xing)別、也不是讓孩子從另一方肚子里出來,方法說簡單很簡單,說難又很難。

    簡單的是,對伴侶雙方來說,生育的方式簡單,而困難是指成功的概率很低。

    在朱岫的求證下,原來他們族內的蚌精也有過與人類結為伴侶的情況,通過他們的研究找到了前輩們百年間不斷嘗試才找到的方法。

    只要擁有雙方的血液,再找到一名足夠(強qiang)大的巫師,在書里描寫的咒術加持下,孩子的胚胎就會在蚌殼內形成,在這期間,每日都需要雙方鮮血的澆灌,足有兩月之後,若蚌殼頂端顯示出屬于人魚的藍(色),那小生命就成功存活,反之則是失敗。

    由于種族的不同,這方法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不幸的話,連續嘗試個上千年都成功不了。

    可再怎麼說也是一個機會,韓楊清的(性xing)格是有機會就要去嘗試,否則永遠沒有實現的可能(性xing)。

    當然他也賭對了,可能是因為他(身shen)體里現在有一半屬于尼斯的血液,連續兩個月雙方的血液澆灌下,屬于人魚和人類血脈的新生命,在蚌殼內茁壯成長。

    前期最困難的時期過去了,後期只需要保證孕育新生命的蚌殼處于恆溫狀態。

    六個月之後,蚌殼在如期水底破裂,尼斯和韓楊清眼楮眨都不敢眨盯著清澈的池水,一個黑發、淡藍(色)魚尾的小家伙正在池水下呼呼大睡。

    剛出生的小家伙掌握不了變(成cheng)人類的方法,尼斯只能作為新手爸爸在水里帶著他家孩子,手把手教他家孩子變身的技巧。

    人魚天生需要在自然界生存,自然界可不會等柔弱的幼崽慢慢長大,所以人魚幼崽的成長速度很迅速,出生五個月左右,生理、心理成熟度和人類幼崽三歲大小差不多。

    在水里隨意游動難以做到、總是在水底伸著手掌求抱抱的小家伙很快消失了,和他父親一樣,這孩子長著張厭世臉,卻是個愛哭包、撒嬌鬼,經常因為沒得到父親的早安(吻wen)鬧別扭。

    每次看見簡直是小型尼斯的孩子,嘟著獨屬于孩童的(肉rou)臉蛋,嘴巴一撇、灰綠的眼眸透著委屈,韓楊清就忍不住滿足小家伙的願望。

    和帶可可不同,在家里,他是那個孩子一哭鬧就放低姿態的慈父、尼斯就是給三歲小孩都要制定每日訓練計劃的嚴父。

    “嗚嗚嗚,父親...”

    小家伙憋著嘴,可憐兮兮地抱著(肉rou)嘟嘟的雙臂,滿臉的情願。

    “和我撒嬌沒用,繼續!”

    人魚從出生開始就需要能在危機四伏的大海里生存,這點苦都吃不了,將來怎麼能保護家人和幼崽?

    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是遺傳了誰,怕苦、怕累動不動就哭喪著小臉,每當他想和所有人魚父親一樣嚴厲教育他時,又會有疼愛他的岳父、岳母、愛人出來制止,真是讓他惱火。

    這小子學會將魚尾變(成cheng)人類雙腿後,就整天纏在他爸爸身上,恨不得變成他爸的鑰匙扣,比起和他爸爸撒嬌,用在訓練游泳速度的時間實在太少。

    像人類說的,天才是百分之一的天賦、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人魚只是比其他海洋生物有更多的天賦在海底生存,但一只貪圖享受、從未受過刻苦訓練的人魚,只能成為海洋生物的盤中餐。

    人魚以(強qiang)者為尊,一只柔弱的人魚不可能得到同族的承認。

    “親愛的,中飯韓遠準備好了,你倆都收拾收拾,安安,擦(干gan)了身子再進屋子,听見沒?”

    安安是小家伙的小名,這個名字是韓楊清取得,他說林安雖然調皮搗蛋但還算一生平安順遂,‘安’是個好名字,身為父親他不希望孩子成多大的才,只希望他能平安健康。

    溫柔的男聲拯救了要被他父親嚇哭了的人魚幼崽,“爸爸叫我們去吃飯了。”小家伙眼神飄忽,不敢和他威嚴的父親對視。

    “那上去吧,先吃飯,吃完飯再接著訓練。”

    愛人對孩子的健康百分之兩百的用心,雖然知道這孩子有人魚天生的好體魄,他堅持不能讓孩子受餓、每一餐都要準時準點、小零食可以吃但絕不能影響正餐。

    孩子剛出生一個月左右,只能在水底生存,韓楊清只好把牛(奶Nai)放在特殊(奶Nai)瓶里,讓尼斯固定時間在水下喂他。

    知道有一次,尼斯睡著了,孩子在水底發出了巨大的哭鬧聲,把隔壁屋子的處理公務的韓楊清都吵醒了,小孩聰明地拍了拍肚皮,指向岸邊的(奶Nai)瓶,告狀的意思不言而喻。

    因為他沒有準時喂臭小子牛(奶Nai),愛人也不舍得對他發火,無奈又無力地在岸邊垂眸的模樣實在讓他心疼。

    先不管這體質(強qiang)大的人魚小子遲喝一小時牛(奶Nai)會不會造成影響,尼斯就是舍不得看見愛人(露)出那副隱忍的神情。

    從那之後,無論多困、設定的訓練有多重要,他都準時放臭小子去吃飯。

    “歐耶。”

    一听到可以不用訓練了,小家伙從池水中躍到岸邊,人類的雙腿變回來,在岸上甩了甩小腳丫,蹦跳著去換了和他爸同款的衣服。

    活力十足,一點兒也不像剛才被訓練壓垮了的樣子。

    今天的訓練計劃還是泡湯了,吃中飯時,愛人提出今天是安安出生的第一個兒童節,準備帶孩子自駕到海邊玩。

    這孩子是在泳池里出生的,身為人魚卻從來沒見識過大海,韓楊清一直記在心里。

    听到這個好消息,臭小子心情大好,吃飯速度快了一倍,連平時很討厭吃的蛋黃也高高興興地咽下了肚。

    “爸爸,父親,快點,快點。”

    “等等,我再拿點消毒濕巾。”

    韓楊清一個去外國出差都只會帶一個小包的男人,為了孩子,去個路程一小時的海邊,帶了一大背包的兒童用具。

    別看包不大,被他塞得滿滿的,倒還有點重量,把他肩膀壓的像右側偏了些。

    忽然,肩上輕松了起來,他回頭看去,尼斯一手提著包、一手擁著他的肩膀,而此時,他倆的兒子正坐在兒童座椅上催促著他們。

    這不就是他曾夢見的擁有家庭後的場景嗎?

    s市屬于沿海城市,他們住的地方不遠處連接著大海,人少的情況下,開車不到一小時也就到了目的地。

    “哇塞大海好大啊!爸爸,快,我們快下去玩。”

    可能是人魚天生對海洋的親近感,小家伙見到寬闊無邊的大海興奮地手舞足蹈、一心想撲到海底,全然忘記了他親愛的爸爸是個旱鴨子。

    “爸爸,你怎麼不走了?”

    別看韓安只有人類三歲小孩的(身shen)體,但他的力氣已經能和韓楊清抗衡了,盡管如此,他感受到手上傳來的力度,便沒有繼續勉(強qiang)。

    “我...”看著兒子用著和愛人差不多的面容,(露)出委屈巴巴的樣子,韓楊清可不舍得親自說出拒絕的話。

    跟在他們身後不遠處,視線始終固定在父子倆身上的尼斯三步兩步走上前,大手握住自家臭小子的手,“別為難你爸,他不會游泳,我帶你去玩。”

    小家伙一听到要和他總是板著張臉、只有面對爸爸才會溫柔的父親獨處,閃亮的眼眸中對大海的(激ji)情瞬間被澆滅,三步一回頭、不舍地望著和他揮手的老爸,認命地被父親向礁石群附近扯去。

    “你在這里玩,我去接你爸爸,不要跑遠,看見人類稍微躲一下,听見沒?”

    “嗯。”

    礁石能很好地遮擋住小家伙,今天又是工作日,海岸上的人類很少,這些人類也集中在更加寬敞的淺水區,小家伙能在海里用原形盡情地玩耍。

    這靠近海岸邊的地方基本沒有大型捕食者,尼斯很放心把小家伙丟下,因為此刻他有更在意的事情。

    他和孩子在海里玩耍,把愛人丟在岸邊看行李,這種不負責任的事情他可做不出來。尼斯小跑著、尋著愛人身上的薄荷味輕松找到地方,“你渴了?不是帶熱水了嗎?”

    敏|感的耳後被熱氣一哈,韓楊清向後退,差點被石子絆倒,一下摔倒了他家小人魚的懷里。

    “沒,就是有點想喝碳酸飲料了。”別看韓楊清對自己佷子完全不上心,有了這個孩子後,他專門買了許多育兒知識的書籍,對孩子的吃食也很在意,從不讓小孩吃糖、喝除了熱水以外的飲品,“安安呢?你怎麼一個人?”

    “那小子就在礁石後面玩呢,不用(操cao)心,我來接你。”

    “可是...”

    “你坐在礁石上看著那個臭小子,他才安心,走吧。”

    兩個帥氣的男人牽著手,旁若無人地離開了淺水區,岸邊的幾個女(性xing)連連偷瞄,連開小賣部的大媽也逃不過帥哥的魅力、羞澀地滿臉通紅。

    “老公,帥哥!”

    “知道我很帥,不用(強qiang)調了。”

    “我不是說你帥,要長成那種程度才能算帥吧,你這樣頂多算正常人類。”

    年輕男人被噎的說不出話,只好抱過在他倆身旁跑來跑去的孩子,掩飾他的尷尬,“走嘍,兒子去游泳去。”

    礁石邊的確是個能讓小家伙盡情游泳的地方,韓楊清坐在最高的礁石上喝著冰可樂,幸福地看著海平面上一個黑(色)的小腦袋和一個金(色)的大腦袋拱來拱去。

    “楊清,想不想看鯉魚躍龍門?”

    “嗯?”

    韓總裁還在想尼斯什麼時候知道‘鯉魚躍龍門’這個典故,只見他家愛人手臂橫在距離畫面二十多厘米的地方,刷的一下,一個淡藍(色)魚尾的小家伙從男人的手臂上躍過。

    得了,尼斯又把小孩當逗他開心的道具了,“好了,好了,待會兒要被人看見怎麼辦?”

    “爸爸,安安表演的不好嗎?父親說安安這樣做,爸爸會笑的很開心。”韓楊清無語扶額。

    唉,這個傻兒子,還真把他父親的話當真了。

    “安安玩的開心,爸爸就開心。”

    听了這話,小家伙專心在海底世界,一會兒逗弄逗弄水母們,一會兒和海魚們交了朋友,在這期間還捕撈了不少漂亮的貝殼給坐在礁石上的韓楊清。

    “小天?小天?別嚇媽媽了,快出來...”

    一個女人尖銳的聲音傳遍海岸,是剛才在小賣部踫見的一家三口,尼斯伸出腦袋,望向遠處。

    “我的孩子不見了,怎麼辦,老公,怎麼辦?”

    女人推開男人的手臂,哭喊著向深海區跑去,還好被他老公拉住了。

    “父親,那里是不是有人溺水?”

    要說還是孩子的眼神好,一下就看見在礁石邊的海水中掙扎的黑發男孩,估計這就是女人一直在找的孩子了。

    礁石擋住了人們的視線,所以女人才沒能看見。

    如果沒踫到他們一家,這孩子被發現了,也只會剩冰冷的尸體飄在海面上。

    那是個和安安差不多大的人類孩子,按距離來說,還在他隨時能參與進的安全距離,“去吧。”

    得到父親的同意,小家伙深入海面下,魚尾(強qiang)勁地擺動著,以高速向深海區游去。

    “不,不要怕,我來救你。”

    男孩口中嗆了不少的海水,精疲力盡地向海水中沉下,被小人魚救上來時,差點兒就要因窒息而死,(強qiang)大的求生欲讓他摟著韓安的脖頸,雙腳奮力向上蹬。

    把一個三歲的男孩帶到岸邊,這不是難題,韓安正準備離開時,人魚的感知力讓他感受到周圍的異樣,至少有四五只虎鯊圍著他們繞圈,海水中有淡淡的血腥味,看來是男孩手腕上的傷口引來了虎鯊。

    尼斯幾乎是同時發現了遠處捕食者的氣味,“不好,是虎鯊。”

    這孩子被寵壞了,這又是他來感知海洋,一只虎鯊還能躲過,四五只有團隊意識的成年虎鯊,對他來說十分危險。

    可沒等他展現屬于成年雄(性xing)人魚的風采,虎鯊們接連著向遠處游去。

    “父親,那些家伙想吃掉我們,但我一瞪,它們就嚇得跑掉了...”

    他家傻兒子顯然還沒弄清楚捕食者的種族,無特殊應對方法之下,憑借氣勢就將成年虎鯊逼走。

    真不愧是人魚王室的血脈,這是屬于他這支血脈的天賦。

    “嗯,做的好,不過,我們得先把這孩子救上岸,看起來他快無法呼吸了。”

    父子倆把男孩救到岸上,男孩已經昏迷過去了,還好韓楊清之前有學習過各種緊急情況下的急救辦法,他一手疊平壓在手背上,不斷在男孩的(胸xiong)膛部位按壓。

    他們急救及時,男孩很快從口中吐出海水,逐漸清醒過來,“媽...咳咳,媽...”

    “小天,我的孩子。”

    女人臉(色)蒼白,擁著她好不容易救回來的孩子,顫抖著嗓音還在不斷道謝,“謝謝,謝謝你們,謝謝。”

    “不用謝,天黑了,孩子一定很冷,這個(干gan)毛巾給他鋪著吧。”

    “謝謝,謝謝。”

    年輕的小夫妻擁著小男孩,等他們想正式道謝時,發現男人們已經離開海岸。

    “你這孩子,怎麼會跑到這麼遠的地方,嚇死媽媽了。”

    “媽媽,我今天看見美人魚了,不過,美人魚是男的。”

    “亂說什麼,是不是太累了,你睡著,睡醒了咱們就到家了。”

    “媽媽,我看見美人魚了,這世界上有美人魚...”

    “...”

    二十多年後,一只黑發藍尾的人魚再次在海邊救了溺水的他,印證了他的記憶沒有出錯。

    作者有話要說︰全文完結,全訂有抽獎,感謝所有正版讀者!

    《攻了我家前渣男霸總》努力存稿中,9.14晚九點開文。

    ps︰最近有了個哨兵向導的主攻腦洞,五感(強qiang)大的肌(肉rou)受釋放獸形迎敵作戰,迷失自我,整個哨所中只有能精神安撫的攻引導他找回屬于人類的理智。攻是受的戰友、知音也是處在精神崩潰邊緣的受的救贖。

    差不多是 【溫柔冷靜向導攻 x 體質(強qiang)大精神脆弱肌(肉rou)哨兵受】

    一般人好像都磕哨向,我是萌向哨,不知道大家感不感興趣,感興趣的話我給放到預收系列里面。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小人魚攻略了顏控總裁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