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3章 齊澤

第3章 齊澤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念瑤知道三伯的府邸大,但屬實沒想到齊澤居然可以住的這樣偏僻。+++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小廝領著她穿過半個園子,走了將近一刻鐘,才在西北角一個破落院子前停了下來。

    灰白(色)牆體上油漆斑駁,看得出是不常有人來的地方,看著這樣的環境,念瑤心中暗自替三伯捏了把汗。

    她叫小廝在外頭等著,自己拿著吃食推門進了院子。

    院內景象與外面區別不大,只是因著沒人處理積雪,連個走路的道都沒有,再加之今日雪停出了太陽,半化的積雪混雜著污泥,整個院落黑  的格外髒亂。

    念瑤在邊緣處看到了一排通向屋內的鞋印,她踩著鞋印一步步走到了門前,盡量不讓自己的裙擺沾染上污漬。

    “  ”兩聲,念瑤敲響房門,半晌過去,里面方傳來的聲響,可依舊無人應答。

    念瑤耐著(性xing)子又敲了兩下,卻發現房門並沒有鎖,稍微一使勁便能推開。

    她先將門推開了一道半人寬的縫隙,隨後順著縫隙一點點往里看去,外頭青天白日太陽升的老高,可就是照不清屋內的樣子。

    念瑤忐忑的把門又開大了些,一只腳踏進去。

    她今日並未帶兜帽的披風,一身雲紋蓮(色)長裙在微風下輕輕晃動,發髻上別著支盤雲珠的海棠步搖。

    日光順著門縫折射在步搖上,齊澤半抱著膝蓋從屋里頭看,念瑤整個人都被溫暖柔和的光線包圍住,像是與他完全分割的兩個世界。

    齊澤所坐的位置隨著門的打開,被陽光盡數照到,念瑤看出來,他身上仍舊是昨日那身灰黑棉衣。

    可不知為何,(胸xiong)口哪里被他扯開了不少,碎發掩蓋下的嘴在昏暗的環境下顯得格外蒼白,看向她的眼神中只有淡漠。

    念瑤怎麼也沒想到,一推門便能跟齊澤對視上,屋內有股淡淡的潮味兒,念瑤便沒有關門,她小心走進一些,將手中包好的糕點放置在了桌上。

    “早,早上吃飯沒瞧見你,所以……”

    “你是誰?”

    念瑤的話還沒說完,便被齊澤冷聲打斷,她這才意識到眼前的齊澤,就連自己的名字都還不知道。

    “我是念瑤,齊念瑤。”

    她清亮的嗓音在灰暗的屋內驟然響起,身側少(女nu)獨有的清甜在他鼻尖疏忽而過,齊澤有些恍惚,有多久沒人這樣跟他說過話了?

    齊澤恢復了淡漠的神(色),他看著桌上半包糕點想起昨日。

    其實昨日念瑤剛走近自己的時候,他便有所察覺,再加上念瑤有躲避的意思,齊澤一開始便沒有在意,這府中人來人往,便是下人見了他也都是躲著走的,可齊澤沒有想到,念瑤竟然會替他說話。

    “你怎麼連膝蓋都沒處理?”念瑤這時才發現,齊澤衣服跟昨日一樣,褲腿上的冰碴子也好像剛剛才融化不久,仍舊能看出濕透的深(色)印子。

    這該有多疼?

    可齊澤非除了臉(色)有些蒼白外,還能照常與自己說話,甚至到現在了還沒有要去拾掇膝蓋的打算。

    齊澤也像是她說完才發現一般,看了一眼膝蓋,臉上神(色)不變,顯得滿不在乎。

    念瑤看著他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便氣不打一處來。

    這麼個人受了傷自己都不在乎,原來是把這些氣兒都埋在了心里,記著仇往後一並發作呢。

    夢中那場景她還記得真切,攝政王頭一日入京,沒幾天流放的旨意便下到了齊府。

    縱然三伯的確為了升官發財賄賂勾結過呂丞相,可其余同黨也沒這麼快就被發作了的,現在看來,怎麼都是齊澤心里頭記了仇。

    想想夢中爹爹在自己五十壽宴上當場昏倒的場景,念瑤心里便更堵了。

    她父親做了一輩子的督察院院長,監察百官上達天听,那呂丞相霸佔朝綱幾十年,爹爹都不曾像他低過頭,明哲保身的同時一切事務還能同時跟皇上匯報,又因爹爹行的正坐得直,朝中百官人人稱道。

    齊澤倒好,只因齊仲賢一人,便要牽連齊家數百口人。

    念瑤雙手不自覺握成了拳狀,一言不發扭過頭便要往外走。

    才剛要走出門,便听聞身後一聲微不可聞的輕笑。

    念瑤頓了頓,回過身便看見齊澤在光影下側著身倚靠在牆上的模樣,隱約能看見他嘴角帶著嘲諷的冷笑。

    他現在應該跟念瑤差不多大,雖清瘦卻從未給人弱不禁風的感覺。

    此刻的齊澤,與夢中那個(殺sha)人不眨眼閻羅般的攝政王沒有半分聯系。不過,不過也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

    念瑤手中的拳頭漸漸松懈,她緩緩走了回來,“你想這雙腿直接廢了嗎?”

    那股淡淡的清甜再次將屋內腐朽的潮味兒覆蓋,齊澤細細感受著這種從未有過的,被人擔心的感覺。

    這感覺齊澤十分陌生,少(女nu)清亮的聲音好似透過骨(肉rou),在他心頭打了個旋兒後又迅速離去,他抓不住,只有心下那股酥酥麻麻的異樣感抓撓著他。

    “不想。”齊澤抬頭,他斂去眼中原有的戾氣,迷茫卻又可笑的道,“可又能怎麼樣?”

    念瑤終于听他多說了幾句話,給自己鼓鼓氣後道︰“你,你等一下。”

    說罷念瑤便出了門,身側本就若有若無的清甜味兒再次消失,齊澤眉宇間再次被陰影覆蓋,四周枯朽Fu(敗Bai)的味道卻又將他裹得嚴嚴實實

    看著門口漸漸遠去的裙擺,他嘴中默念了一次方才的名字,隨後眼神又昏暗下來。

    不多時,念瑤便帶了兩個小廝回來,拎到屋內了兩桶熱水跟一身還算得上(干gan)淨的衣服。

    “我,我叫他們在外面侍候著了,你用得上就叫他們。”

    念瑤這次並沒有再進屋,齊澤抬頭看著小廝將東西放下,又去看屋外的念瑤。

    屋外的陽光打在齊澤眼皮上,有絲淡淡的灼痛感,只是一間屋子的距離,齊澤卻覺得自己跟她像在兩個世界。

    “那什麼,三伯膝下本就只有堂兄一人,好不容易收了養子,總不能因個小事兒便患上腿疾吧。”念瑤被齊澤灼灼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便開口隨便編了個由頭出來。

    這一番話說得磕磕巴巴,她向來不會撒謊,可總不能直接說,是怕你齊澤往後記我的仇,把我流放漠北吧。

    想想夢中漠北的寒風,念瑤就打冷戰。

    齊澤靜靜听著,並沒有開口點破眼前這個小姑娘蹩腳的謊話。

    不知是否是念瑤剛才出去時走的太急,裙角上沾染了院子外混雜了污泥的雪水。

    蓮(色)的長裙上繡著兩瓣淡粉(色)的花葉,那一塊污泥正巧便印在花葉的正中心。

    念瑤順著齊澤的眼神看向裙角,當看清楚那裙角的污泥時,念瑤頓時不自在起來。

    她從未把自己當做什麼養尊處優高人一等的大小姐,可卻實打實的愛(干gan)淨,甭說是污泥了,打小她連練字時用的墨盤都要日日叫人清洗(干gan)淨。

    “我,我有些事兒先走了,小廝就守在外頭,你有事記得喊人。

    她走的慌亂極了,明顯是被那一小塊污漬打亂的心思,眼神中嫌棄已經快要溢出來了。

    原來是個嬌氣包。

    匆忙的背影很快在齊澤的視線中消失,齊澤才緩緩收回了目光。

    回過頭看著桌上擺放端正的糕點,隨手抓起來放置在了鼻尖。

    齊澤深深一嗅,除了糕點甜膩的果香外,便只有油紙上(干gan)澀的氣味。

    齊澤眼中的戾氣在放在糕點的那一刻,盡數被他掩去,再抬頭,眼中便只有清清冷冷的平淡。

    “出去。”齊澤沖著兩個小廝道,語氣中的寒意幾乎讓兩個小廝有些不敢置信,這哪里還是那個悶葫蘆的齊澤?

    小廝不敢多說,擱在東西後便退了出去,屋外的陽光再一次被隔絕在了門外。

    “墨玉,墨玉……”

    另一邊念瑤還沒進門,慌亂的聲音便傳到了墨玉耳中,墨玉昨晚熬了夜,這會兒正趴在桌上小睡,听見聲音揉了揉眼皮便連忙出去。

    剛打開門便瞧見念瑤微紅著的雙眼朝自己奔來,墨玉當下便被嚇醒了,趕緊迎上去,“姑娘怎麼了?”

    這不過一會兒的工夫,難不成是外頭雪天路滑摔倒了?還是做了什麼事兒惹老爺責罰了?

    可念瑤渾身(干gan)(干gan)淨淨沒有分毫差亂,老爺又一大早便出了門,墨玉想來想去,想起三老爺家有個整天混世魔王般的公子哥。

    齊銘小時候便喜歡在後面揪念瑤的發髻,墨玉當時仗著比他們兩個小孩大幾歲,身材又高,沒少帶著念瑤替她出氣。

    “可是齊銘公子欺負了姑娘?姑娘莫怕,墨玉給姑娘出氣去!”說罷便要擼起袖子找齊銘算賬。

    念瑤緊緊拉著墨玉的胳膊一直走到了屋內,看著一臉忿忿的墨玉委屈巴巴道︰“我裙子髒了。”

    墨玉︰……

    在念瑤的指認下,墨玉才終于在裙角一處花葉上看到了一抹黑褐(色)的泥污,茶盞蓋大小的一塊被裙角的布褶掩蓋住,不仔細看當真還有些瞧不出來。

    墨玉緩緩嘆口氣,同時也寬慰自己還好念瑤人沒事,這才侍候著念瑤換了衣服。

    “姑娘今兒出去的早,奴婢方才去廚房叫人送水時听說了件事,跟昨兒姑娘叫奴婢打听的齊澤公子有關。”墨玉一邊兒收拾,一邊兒說著她今日的見聞。

    “那齊澤公子才剛來燕京時,不是一個人。”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是念•豌豆公主•處(m)女座•瑤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