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5章 責罰

第5章 責罰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新雪初化,一些下人沒來及清理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個碗口大混雜了水的灰褐(色)泥坑。+++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齊澤衣袖微微挽上去了一截,倒是格外利索(干gan)練,許是齊澤方才跳下去時沒留神,褲腳上濺染了不少泥點,這樣一身衣裳穿在齊澤身上,與他那張臉格格不入。

    齊澤唇(色)仍舊有些泛白,卻已比之前好上許多,他肩膀骨架比年齡大的李卓遠還要健壯,站在念瑤身側足比她高上一頭。

    他像是會變臉般,眼中的寒意被漸漸隱去,隨後淺聲道︰“不過,還是要多謝你。”

    這是念瑤第一次以這個角度同齊澤說話,他話中分明將姿態擺的很低,可眼神中深不見底的晦暗仍舊冷的可怕。

    念瑤微微抬著頭才勉(強qiang)跟齊澤對視,她藏在袖中的指尖揉搓著袖口,盡量將心中的慌亂壓下去。

    “嗯,不用謝。”只要你往後別記恨上我,日日送糕點過去都行。

    “方才牆頭哪兒……是你嗎?”

    齊澤聞言並沒有急著開口,他靜靜看著念瑤,叫人猜不透到底在想什麼,片刻後才淡淡開口︰“你也太高看我了,我這腿才好了一些,走路都是勉(強qiang)撐著,哪里還能上得了那麼高的地方。”

    “可……”可剛才念瑤看的真真切切,的確是有個黑影從牆頭落下,等她追出來,這邊兒也只有齊澤一個人。

    但齊澤說的也有道理,念瑤揉搓著袖口的指尖松了松。

    “我還有事,先走了。”齊澤深深看了眼念瑤,才收斂神(色)緩緩轉身。

    如齊澤所說,方才轉身還不太能看出來,現下走起路來腿上明顯有些不利索。

    念瑤想許真是她一時間看錯了吧,隨後似又想起什麼,看著齊澤約走越遠的身影急忙喊道︰“等一下。”

    她不想再叫齊澤重新走回來,便自己匆匆疾走了兩步,“我家請的有私塾先生,堂兄早年也常去上課,等我回稟了父親,你便跟去我府上吧。想來三伯也願意……”

    三伯鋪面已經到手,估計巴不得齊澤這個拖油瓶趕緊走呢。

    齊澤神(色)被碎發掩住,念瑤在側面抬頭只能瞧見他面(色)仍舊沉穩,听完這話沒有一絲波動。

    這當真是念瑤想的最合適的辦法了,她父親心軟又愛惜年輕人,有不少貧寒的門生弟子,再者俸祿比三伯高,縱再養兩個齊澤也沒有壓力。

    看齊澤沒有反應,念瑤又再度道︰“你心中不必有負擔,我父親有不少門生也常過去上課,只要你往後讀書上進,我父親可能還會為你在燕京謀得一官半職。”

    雖然知道齊澤大概是不稀罕什麼官職的,可念瑤仍是說了,夢萬一不是真的,便只當幫了他一個忙。

    念瑤看不見的是,齊澤袖中的雙手其實早已握成了拳頭,只是面上卻分毫沒有顯(露)。

    “我一個被冠了偷盜之名的人,恐怕齊大人是不會收的。”

    言辭中的生硬叫念瑤這才猛然想起還有這麼一回事來,在念瑤心里,好像從來沒有把偷竊這樁罪名跟齊澤聯系起來。

    她曾看過很多前朝的名士傳記,那些名士風骨斐然,即便落魄了被迫害冤枉也都不會做違背道德的事。

    齊澤這樣一個再疼也自己承受著的人,念瑤怎麼也不相信他會去偷竊。

    “我相信不是你。”

    念瑤眼神中的堅定不摻雜半分懷疑,齊澤微微頓住。

    可一句相信誰都能說,只要沒有證據,齊澤便還是那個賊。

    他不再多做解釋便走了,待齊澤走後,墨玉才上前疑惑道,“奴婢瞧著他好像不大在乎的樣子,姑娘當真要去給老爺帶他回去嗎?”

    念瑤此刻也有些猶豫了,齊澤方才好像的確不在乎能不能離開,難不成是他實則另有安排走不成?

    不行,不管他是不是另有安排,還是放在身邊更妥帖安心些,念瑤想到這里點了點頭。

    “可姑娘才與他見過幾次,怎麼就這麼相信不是他呢?”

    墨玉的話提醒了念瑤,在齊澤的眼里,自己可不就是個還沒見過幾次的陌生人嗎?她說相信齊澤也只是嘴上這麼一說,齊澤完全沒有理由來相信自己。

    而且現在也沒有證據說明那如意鎖不是齊澤偷的,有這麼個事兒在,父親不一定能接受齊澤。

    念瑤苦惱的想不出解決的辦法,只得帶著墨玉先回去。

    等念瑤轉身走後,不遠處的青牆拐角,灰黑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

    方才牆頭上的確是齊澤,其實他換過衣服後便出來了,不過是雪中跪了幾個時辰,燕京的雪可比漠北的寒風柔和太多了。

    他來廳堂原是要尋前日丟失的鎏金玲瓏鎖,正巧看見了念瑤進去。隨後又听見了廳堂內(發fa)生的一切,見念瑤生氣離開,這才跟了來。

    他也這才知道念瑤有這麼個不足之癥,怪不得今早上她看見裙角上一小塊污泥就急匆匆離去。

    “齊念瑤……”

    齊澤嘴中輕輕念出了她的名字,腦海里浮現出早上她到自己跟前說這話的模樣來,嬌(艷yan)的臉上寫滿了天真明媚,兩人距離那麼近,可也像陰影與陽光一樣永遠都不會交匯,只是,只是人總要有些渴望的吧。

    打齊澤有記憶開始,抬起頭便只能瞧見深宮內四四方方的天空,他身邊也只有一個年邁的奴僕照料起居,便是在這樣壓抑寂寞的環境下,他耐住了(性xing)子等待時機逃(脫tuo)。

    後來他又去了漠北,看慣了宮中弱(肉rou)(強qiang)食的場面,他在漠北一天不曾中斷過習武。

    齊澤朝念瑤離去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眸中的寒意戾氣與方才平和的神(色)判若兩人,他緊緊手中的拳頭,許久後才轉身離去。

    很快到了祭奠這日,天還沒亮念瑤便被墨玉叫了起來。

    馬車早早便在府外候著,念瑤先隨父親上馬車後,才听見三伯一家出門的動靜。

    念瑤掀開簾子去瞧,竟然瞧見齊澤也在,他仍舊一身灰黑,發髻上僅由白鹿皮制成的皮弁隨意系著,可因齊澤肌膚本就白皙,即便衣衫不比旁人的華貴,在人群中也甚為顯眼。

    齊澤也正在此時順著念瑤的目光看了過來,許是念瑤被夢中的事唬著了,即便齊澤的神(色)如常,可她偏偏覺得自己的秘密被齊澤看穿了一般。

    念瑤連忙將簾子拉下來,等馬車動起來後,她才猶豫著開口問齊伯奉︰“爹爹,養子也能一同前去祭拜嗎?”

    齊伯奉顯然因為之前听說了玲瓏鎖的事兒,對齊澤並沒有好感,淡淡道︰“齊澤只是被叫出來幫著拎物件的,並不跟我們一同過去。”

    原是這樣,念瑤再次掀開車簾,剛看見齊澤站在原地的身影越來越遠,車簾便被爹爹拉了下來,“風大,快些裹好。”

    念瑤只得乖乖應下,腦袋縮回了馬車內。

    去芒碭山的路並不平坦,車夫已經很小心了可仍舊一路顛簸,等好不容易到了,念瑤覺得骨頭都險些散架,這才明白為什麼老太夫人不叫小一輩的孩子親自來。

    老太夫人屬實英明。

    祭奠準備了多日,但所有的禮儀流程走下來,不過用了一個時辰,念瑤隨父親又是叩拜又是灑掃,這才又坐上了顛簸的馬車回去。

    好不容易到了家,從未出過遠門的念瑤已經頭昏腦漲起來。

    墨玉剛把念瑤扶到屋里坐穩,另一邊便傳來三伯發火,要再次責罰齊澤的消息。

    想想齊澤那才剛好些的膝蓋,這次念瑤顧不上墨玉勸阻,揉著昏沉的太陽穴便匆匆趕了過去。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