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6章 夜談

第6章 夜談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來報信的小廝說的也十分模糊,路上念瑤仔細盤問了,才知曉前因後果。+++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原來從芒碭山回來後,三伯本想去廳堂跟念瑤父親說話,父親還沒到,三伯便早去了會兒,可剛進廳堂便瞧見齊澤也正在屋里,並且還像在翻找著什麼。

    因著前日玲瓏鎖丟失的事兒,三伯自然便又懷疑起了齊澤,不由分說直接叫人將他綁了,還嚷嚷著要家法伺候。

    念瑤趕過去的時候,齊澤已經被人捆住了手腳跪在地上,施行家法的鐵棍眼瞧著就要遞到三伯的手中。

    齊澤才剛好的膝蓋此刻又被人(強qiang)行按在了雪地上,眸中盡是冷漠的盯著地面,念瑤腦子一熱便沖了過去。

    “等等!”她提著裙角就直接攔在了齊澤的身前。

    “瑤兒這是做什麼?”齊仲賢將將要揚起的鐵棍在空中頓住。

    念瑤一路小跑(胸xiong)口有些悶,呼吸急促著開口道,“不,不能打。”

    她攔在齊澤身前,堅定不肯讓步,齊仲賢緊緊手中的鐵棍到底還是放了下來,這可是他大哥的心尖兒(肉rou),又從小身子弱,可不能嚇出個好歹來。

    齊仲賢語氣放柔和了些,勸解道,“他手腳不(干gan)淨,上次放過了他,這次再縱容下去,往後說不定要偷到別人家去了。”

    “三伯,上次的事兒本就沒查清楚,不能做數。”

    她話說的有些急,呼吸便更重了些,齊仲賢看著心里頭都替她著急,可卻又不甘心就這麼放過齊澤。

    “上次是上次,這回可是我親眼瞧見的,真真抵賴不得,瑤兒莫要(操cao)心這事兒了,方才听人說你頭昏,快去歇著吧。”齊仲賢雖有些不耐煩了,可仍盡量柔和著同她道。

    他屬實想不通,自己一個剛收的養子怎麼就叫念瑤這般上心,齊仲賢跟旁邊杵著的齊銘試了個眼(色)。

    齊銘猶豫了片刻這才上前,“瑤兒妹妹,這畢竟是我們的家事,我小時候也沒少被父親責罰啊。”說罷齊銘便想上前將念瑤拉走。

    念瑤只覺得自己費盡心思的替齊家以後著想,可三伯卻總是在拖後腿,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直接便將齊銘的胳膊甩走。

    “堂兄小時候在燕京跟著人進賭坊,也沒見三伯那這鐵棍子打人吧!這不公平,你們明擺著就是欺負人!”

    她說著說著眼眶便紅了,自打做了那夢再見到齊澤之後,念瑤心里頭便總是怯怯的,上次大著膽子去看了齊澤,今兒三伯竟然還變本加厲要打人。

    眼看著念瑤的淚珠子就要落下來了,齊銘撓撓腦袋不敢再去勸,這瑤兒妹妹在家里要月亮就不會送來星星,這叫大伯知道她在這里哭,指不定要發多大火呢。

    齊澤從念瑤攔在自己身前時便有些發怔,其實便是挨了打,他也心中有數自己的承受極限在那里,本就沒想要給自己辯解。

    可听見她在但心自己,齊澤心口酥酥麻麻的感覺又一次出現。

    眼前的小姑娘即便身著小襖,也能瞧出那縴細不值一握的腰身,單薄的肩膀正微微發顫。

    齊澤心里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涌現,他看著念瑤的眼中多一絲探究,這種怪異的情愫一時間叫他有些煩躁。

    “誒喲喲,怎麼回事?”王氏听見動靜趕了過來,來前已經听人將情況說了個大概,瞧著僵持不下,連忙過來打圓場。

    “瑤兒方才還不舒服呢,你們這是做什麼呀。”一邊說王氏一邊把齊仲賢手中的棍子叫人拿走。

    她膝下只有齊銘一個兒子,向來覺得念瑤女兒家乖巧伶俐,喜歡的緊。

    王氏隨意看了眼齊澤,“這事兒到底也沒弄清楚,齊澤你先回去吧。”

    隨後又走到齊仲賢身側,裝作無意道,“大哥得了消息一會兒就到了,今兒先這樣吧。”

    王氏的話提醒了齊仲賢,若叫大哥瞧見自己拿著棍子對著念瑤,免不了一頓責罵,要是再叫大哥知道自己實則是貪圖齊澤帶過來的鋪面……

    “看在瑤兒面子上先罷了,我還有事先出門去了。”齊仲賢清清喉嚨,大步從齊澤身側走過。

    念瑤看著王氏叫人給齊澤松了綁,酸澀的眼眶這才恢復了正常,可心里頭卻還是有些賭。

    給王氏道了謝後,念瑤才發現齊澤已經不知何時離開了。

    自己下跑著來給他解圍,他倒好,什麼也沒說就悄無聲息的走了。

    念瑤心里頭更堵了,跺跺腳帶著氣便要回去。

    才出院子,一堵黑(色)的牆驟然便在她眼前出現,念瑤沒留神來不及剎住腳步,一腦袋就撞在了上面。

    軟軟的,還帶著絲清新的皂角味兒。

    念瑤抬起頭,正好對上齊澤那雙幽沉的眸子,耳邊能清楚听見他綿緩的呼吸。

    溫熱的氣息在耳邊細碎的鬢發吹拂過,念瑤臉頰瞬間熱了起來。

    念瑤慌忙後退了兩步,別過臉整理了下思緒,才道,“你,你怎麼沒走?”

    “等你。”

    簡短的兩個字,念瑤听了心中卻好受了那麼一點點。

    還算他齊澤有點良心!

    “你下次不要攔在我前面了。”齊澤眉間皺起,眼中有些壓制不住的急躁。

    “啊?”念瑤沒等來他說謝謝,回過頭看了過去。

    “他沒練過武功,那鐵棍揮出去不好收手,危險。”

    念瑤這才明白他的意思,辯解道︰“可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打你。”

    他眉頭皺的更深了,語氣轉為嚴肅,“能,我沒事,你這樣很笨。”

    笨?

    念瑤一度懷疑是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差錯,可看看齊澤義正言辭不像開玩笑的神情,瞬間心態炸了。

    幸好墨玉方才沒跟過來,否則指不定就一胳膊推過去了!

    “你,你,你走開!”活著十幾年沒罵過髒話的念瑤此刻什麼也說不出來,憋了半憋出三個字來,說罷看也不看齊澤一眼,直接從他身側走了過去。

    一邊走一邊心里頭委屈,替自己覺得不值。

    看著明顯比剛才還要生氣念瑤,齊澤心里竟是少有的慌了,他大步跟過去,“你怎麼了?”

    念瑤此刻一點都不想理會他,看也不看齊澤一眼徑直越走越快。

    直到齊澤明顯因為膝蓋的傷有些跟不上了,念瑤才有些不落忍,她想想心中還有疑問,這才停了下來。

    “你今天去廳堂做什麼?”

    “找鎖。”

    齊澤說完從懷里拿出那個丟失了許久的鎏金玲瓏鎖,金閃閃小巧的玲瓏鎖在齊澤的手心上躺著,有些餃接的地方還因著發潮的緣故褪了(色)。

    “從廳堂窗台底下的積雪里扒出來的,我原不想辯解,欲加之罪罷了,就算剛才拿出來也會被說成是害怕被責罰才交出來的。”齊澤一字一字認真給念瑤解釋著。

    他是不想辯解,可卻很想叫念瑤知道。

    念瑤听完,也不得不贊同他的話,的確,就算沒這事兒,也必定尋旁的來責罰齊澤。

    可想想方才齊澤竟然說自己笨,念瑤伸手將那玲瓏鎖拿了過來,哦了一聲,轉身走了。

    齊澤這次沒有追過來,他站在原地一直看著念瑤走遠。

    念瑤方才從他手心拿玲瓏鎖時,指尖輕觸到了掌心,即使只有短短一瞬間,可溫柔細膩的觸感卻好似在他心里生了根。

    齊澤想起那日念瑤的提議,看看她走的決絕的身影,若有所思離開了。

    是夜。

    念瑤今兒來回顛簸又加上下午的事兒,墨玉侍候著她早早歇息下,便也自行去睡覺了。

    待墨玉吹滅了蠟燭推門剛走出院子,念瑤的窗口便響起輕微的敲擊聲。

    聲音扣三下停一下,很有規律。動靜也不大,正好叫屋內的人听見也不至于驚動旁人。

    念瑤原本都要睡著了,可敲擊聲又給她吵清醒起來,一開始還有些害怕,念瑤縮著脖子將蠟燭點亮,緩緩移動到了窗口。

    窗外月(色)皎潔,能明顯看到有個黑(色)的人影。

    “誰?”念瑤聲音有些發顫,在家中墨玉就守在自己側面的屋子里,可這里墨玉只能去睡三伯家的下人房,跟她有些距離。

    良久,一聲低沉的聲音想起。

    “齊澤。”

    念瑤一頓,心里剛松了口氣,卻又想起夢中齊澤騎在馬上射(殺sha)敵人的場景,一顆心再度提了起來。

    莫不是白天自己給他臉(色)看,晚上要來手刃自己出氣吧。

    可要刃也先刃三伯,怎麼直接跳過到自己這里來了。

    念瑤心里慌得直打鼓,便只隔著窗戶跟他說話,“何,何事?”

    作者有話要說︰ 齊澤︰我沒事,我耐打。

    念瑤︰……來了來了他來了,大魏鐵人齊澤帶著他的不袗(身shen)體向我們迎面走來了。請大家先鼓掌再觀看齊澤選手的(胸xiong)口碎大石,沒入場的請有序排隊買票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