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7章 脛衣

第7章 脛衣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兩個人間只隔了一層窗戶紙,身影清晰可見。+++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齊澤許久沒有回話,挺拔的身姿雕像般未曾動過一下,念瑤拖著燭台的手微微發顫,生怕下一刻夢里那個狠厲的晉王就會破窗而入扭斷自己的脖子。

    再想想白天一時惱火,直接甩臉(色)走人的場景,念瑤此刻心里已經生出悔意來。

    這幾天來,齊澤沉默的(性xing)子給了念瑤錯覺,叫她幾乎忘了這個人是有多麼危險,如今齊澤不過是受困在此地,她怎麼會覺得齊澤是個普通人呢。

    四周靜謐,昏黃的燭火搖曳偶爾發出‘滋啦’的聲響,念瑤手心已出了汗。

    窗外一直沒有動靜,念瑤已經想好了,若是他當真要破窗進來,自己反抗指定是沒希望的,不如先老實巴交認個不對……

    等念瑤左思右想焦慮了好一陣兒之後,再回過頭去看窗外,原本佇立著的人影早就沒了蹤跡。

    “……齊澤?”念瑤試探著喊道。

    除了偶有山雀啼叫,再無半點動靜。

    她緊攥著燭台的手仍舊沒有松懈,另一只手剛準備去推窗戶看個究竟,才打開一個縫隙,她便又慌忙將窗戶關好。

    的確沒有人。

    難道自己再做夢不成?

    念瑤稀里糊涂的伸手捏了下自己的胳膊,隨之而來的痛感沒有絲毫做夢的感覺。她吹熄了蠟燭躺回了(床chuang)上,帶著困惑想了許久才睡著。

    第二日清晨,念瑤起來許久後仍止不住的打哈欠。

    “姑娘可是昨夜又做噩夢了?”墨玉替念瑤梳著發髻,擔憂問道。

    念瑤托著臉頰有些沒精神,懶懶道,“這幾日都不曾做了。”

    自打來這兒見過齊澤之後,糾纏了她數日的夢境便沒再出現過,這是幾天來唯一一次沒睡好。

    “對了,前些天叫你做的脛衣可縫好了?”

    那日齊澤膝蓋跪壞後,念瑤一時間又尋不到藥膏,寒冬臘月的她便想到了脛衣,脛衣是由棉花填充戴在膝蓋上的,多少也能幫齊澤御寒。

    昨日自己不過是有些不高興,晚上齊澤便尋了來,叫她一夜沒睡好,果真是個記仇的。

    墨玉點點頭,去把縫好的脛衣拿了來,“怪奴婢考慮不周,來前沒準備妥帖,叫姑娘受凍了。”

    她本以為念瑤是要自己戴的,可念瑤拿著脛衣看了一會兒,又重新遞給了墨玉。

    “你去把這個給齊澤送去。”

    叫墨玉親自去,齊澤就知道是她送的了,念瑤心里默默道。

    “給他?”

    墨玉有些不可置信,在府里她家姑娘除了老爺跟大公子,再沒替旁的人思慮這樣周全過,這齊澤憑什麼比旁的人特殊,只見過兩次就如此上心。

    念瑤再次點了點頭,示意她快去,墨玉只得點點頭帶著疑惑去了齊澤的院子。

    “諾,我家姑娘叫給你的。”墨玉將用絹布裹好脛衣抵了過去。

    齊澤怔了怔才伸手接過去。

    “你好生收著吧,我走了。”墨玉想想念瑤並沒再吩咐什麼,將東西擱下後,便離開了。

    剩下齊澤拿捏著手中的絹布,絹布掀開後,天青的絲綢料子竟是十分眼熟,像是她頭天來穿過的襦裙。

    瞬間那輕柔滑順的綢緞在齊澤手中發起熱來,心頭酥麻的情愫此刻盡數涌上來。

    不知道這上頭有沒有那絲好聞的氣味……齊澤想到此,立即制止了自己的想法,他眼神逐漸清明,又低頭看了眼脛衣,才重新用絹布將之包裹了起來。

    從小他感覺就很是靈敏,昨日明顯覺察到念瑤生氣,但回來後左思右想卻都(摸Mo)不清到底是什麼緣故。

    又想到念瑤曾說帶他回府,如今卻不知為何生了氣,煩躁之下這才深夜跳進了念瑤的院子想問個究竟。

    可那清亮熟悉的聲音傳進他耳朵時,(胸xiong)中難以抑制的煩躁感便立刻消散,也叫他清醒過來自己到底在做什麼事兒。

    念瑤一個姑娘家,他深夜過去像什麼樣子?

    意識到自己行為不妥,又匆匆翻牆回來,一來一回,齊澤整夜都沒怎麼休息。

    “齊澤公子,大老爺要走了,前面喊你過去幫忙呢。”屋外小廝的聲音將齊澤思緒拉了回來。

    待听清後,齊澤眼中猛然晦暗下來,眸中的寒意好似能隔著門便將那小廝凍住一般。

    墨玉回去後,同樣收到了要回府的消息,便先過來將念瑤的東西收拾起來。

    “送去了?他腿傷怎麼樣了?”

    “送去了,傷倒是沒瞧見,不過看起來也沒什麼精神,眼底還泛著烏青。”

    墨玉隨口說的一句話,听在念瑤耳中卻像石塊砸進了水里。

    念瑤只感覺臉頰瞬間熱了起來,好在墨玉專心拾掇著並沒有在意,她松了口氣後卻又意識到不對勁。

    昨夜只不過是隔著窗子說了句話而已,她倒像是很怕被人發現一般。

    念瑤將腦海里怪異的想法甩走,將昨日在齊澤哪兒拿的玲瓏鎖找出來去見父親。

    今兒是他們該回府的日子,念瑤找到齊伯奉後便將想要齊澤跟去府中念書的想法說了。

    這事本沒什麼大不了的,齊伯奉自己便有不少門生弟子常去府中學習讀書,更何況是念瑤親口跟他提的。

    “他若真有讀書的心,倒也沒什麼,只是我听你三伯說,他曾偷盜過家中的物件。”

    齊伯奉是個保守板正的讀書人,一向看中年輕人的品德,念瑤早想到父親會介意此事,連忙將玲瓏鎖拿了出來。

    “這鎖其實沒丟,當日不小心掉到窗台下面,下雪後便被隱埋了起來,是三伯沒有證據就隨意誣陷的齊澤,昨兒他便是去尋這鎖的。”

    念瑤擔憂齊伯奉懷疑齊澤是故作樣子,又補充道,“我,我看見他從雪中扒出來的。”

    這鎖原是鎏金的工藝,並不算高明,在雪下埋了幾日便有了袑鞢A念瑤雖沒看見,可卻也相信齊澤的話。

    齊伯奉聞言眼中的介懷當下便消散了,甚至還多出了幾分欣賞。

    分明是無辜的,卻能隱忍領罰後,再去尋證據,可見是個守規矩又聰慧的孩子,只是(性xing)子執拗了些,不過執拗也不算缺點。

    “這樣說來,齊澤這孩子倒像是個可塑之才。”齊伯奉點點頭,“一會兒便叫他跟著去吧。”

    念瑤聞言展(露)笑意,隨後又猶豫道,“三伯那里……”

    齊伯奉了然的揮揮手,“我叫人去說就是,若當真是個好孩子,擱在他這兒指不定再教出個齊銘那樣的來。”

    當年齊銘上學時,因著是親佷兒齊伯奉便沒少費心,好不容易教會了一本書,回家半個月轉頭就忘得(干gan)(干gan)淨淨,氣的他夠嗆。

    念瑤听父親這樣說也想起了齊銘的上學的事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作者有話要說︰ 我造反,自封為王,手刃當朝丞相,可我是個好孩子。——齊•尼古拉斯•澤

    脛衣︰搜索出來說是古代版開襠褲,可現在也有說是沒有褲腰,單獨套在兩腿上的,這里就理解為護膝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